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奶团小天师:掌门随身挂着小奶瓶

第001章:锦鲤福宝要下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夏夜。

    巍峨高耸入云峰的玄门宗里,一身蓝色道袍的奶娃娃正坐在蒲团上,满心欢喜的摆弄着手里的奶瓶。

    “暖暖,我们宗门破产了!”

    “啊?师父怎么会?”

    说话的老者是玄门宗主,他叫玄尊。

    三年前,他下山游历,在一处荒草中拾得婴孩,婴孩哭声撼动天地,引来山水河川中百鬼哀鸣。

    从那次起,玄尊就看出安暖暖的不简单。

    “哎!师父知道你不相信,你来看看你师兄最新做好的账本就知道了。”

    小娃娃接过账本仔细看了几页。

    还别说日常开销,明水利润,一笔一画记录的如此清晰。

    就算前些日子宗门接了个替县府娘子抓外室,赚来的几百两银子,三天内那钱每一文的花销都很清楚。

    “师父,是不是师兄偷藏小金库了?”

    一个暴栗锤击在小家伙的头上。

    “大……大师兄……”

    “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能吃呢?”李利没好气的说道。

    玄门宗五位师兄对安暖暖那都是宠爱有加,大师兄李利氏族是大徽第一皇商,加上又是宗门管账的原因,每天都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吃的都给小奶团送去。

    知道小团子打小就比平常婴孩能吃,李利直接在大殿后院开辟一块空地,单独给小家伙开上一个牧场,奶牛货源全部由李利一手操办。

    “那是……那是因为暖暖还小,在长身体吖!”安暖暖抱着奶瓶低声说道。

    “你是能吃,可是你也要考虑下那些被你吃的连奶滴子都没有的奶牛嫲嫲唉!”

    小东西被李利说的有些不好意思,缓缓低下了脑袋。

    “咳咳,你够了啊!”

    玄尊瞪了李利一眼,将一封引见函递给了奶团。

    自己的徒弟只有自己能说!

    “前些日子,玉清观观主来信,为师本想着让你师兄过去的,不过你与那地方冥冥之中

    有联系,师父便觉得派你更合适。”

    玄门宗作为世间道门之首,每年都会派遣一个弟子下山去继任其他道门掌门之位。

    可六个徒弟里面,五个都是在俗世间有点地位的,思来想去也就只剩安暖暖一个人了。

    “呜呜,师傅和师兄是不要暖暖了吗?”

    看着玄尊捋着花白的胡子,极力装出一派正经的模样,小团子就像打开了泪水的闸门,一步扑到他的怀里。

    小东西的眼泪水,那就是宗门师兄弟的软肋。

    在门外扒着看半天,生怕奶团子受委屈的二师兄元皓看不下去了,一步上前推开众人,将小团子搂入怀里,“乖!暖暖乖,二师兄不会不要暖暖的,二师兄只不过最近可能要……”

    “可能要下山游历一圈,顺便平定下自己莫名会上江湖头号悬赏榜的大事。”躲在案桌下一直偷看的四师兄韩憨人如其名,一不小心吐露出真相。

    元皓直接被惹火,“闭嘴!”

    他凌厉的眼神瞬间将整个殿堂内的空气都下降好几度。

    玄尊旁观在侧连番摇头。

    自己座下六个弟子,可抡起玄力修道的天分来说,他们五个都比不上安暖暖。

    这年头千金易得,天才难求啊!

    玄尊此番把安暖暖弄去玉清观,更大的原因是不想自己找到的“天才”,被这么一群宠师妹狂魔荼毒养歪了……

    “咳咳,咳咳”

    玄尊朝着韩憨丢去一个白眼,吸引来大家的注意力后,从怀里取出一个金灿灿的小奶瓶挂在了安暖暖的脖子上。

    “这个是你那个神出鬼没的三师兄托人给你送来的法器,这玩意内有乾坤需要你自己好好探索,当然了你实在无聊的时候,也可以用它装个水,应个急什么的。”

    “师父,师妹又不是男的,应急这件事恐怕就有点……”

    韩憨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师傅和师兄们齐声打断:“老四给我闭嘴!”

    玄尊注意到元皓的剑都已经出窍,赶忙从包里又拿出一叠符咒递给了小团子,“做了人家掌门可就不能再这么随心所欲了,这些东西师傅都给你,你记住省着点用啊。”

    “知道了,师父——”安暖暖乖巧的应道。

    依依不舍的看着元皓和韩憨带着小东西回后院收拾东西,玄尊一滴老泪却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喏!帕子要不?”

    李利作为入门最早的,心里对于玄尊的心思却也是最能够理解的。

    他拿出准备好的一叠子手巾,从真丝到蚕布的。

    只是明码标价上的价格,让玄尊看了眼想要拿却也只能摇着头把手收了回去。

    玄尊痛心疾首的说道:“你说说你们五个,但凡有一个让为师放心的,师傅也不至于让暖宝去啊。”

    李利摇摇头,“您啊就别装了,什么叫不放心,您啊就是怕小师妹被我们几个带坏呗。”

    玄尊干咳几声掩饰尴尬,毕竟他这六个徒弟心思,除了安暖暖他一个都摸不透。

    “待会儿去账房支点银两给你师妹,人家现在做的是掌门,哪都要花钱!”

    “要钱?”

    听到玄尊要给钱,李利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不过,师傅不是刚刚已经公开破产了吗?!

    玄尊看他呆愣,敲了下他的头,“臭小子,我知道你那账本就是骗你师妹,你别给为师装穷,快把真账本交出来!”

    李利挠着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忘了和您老人家说了,打从乡民们知道暖宝要去玉清观,找咱趋吉避凶、画符看风水的已经少了一半。”

    “什么?我们真的要破产了?!”

    李利点点头,“是的,您也知道,暖宝在我们这里可是远近闻名的,谁听说玄门宗有一口气喝那么多奶的娃娃不想上来看看呢,而且现在玄门宗的存粮应该只够我们几个人吃半个月。”

    “所以呢?”玄尊不死心的继续追问道

    “所以……玄门宗现在一切开支其实都是我们李家在支付。师傅,欠条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看看要不现在就签个字画个押?”

    玄尊轰然倒地!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桃桃!”

    踏着清晨的朝露,哼着愉快的小曲儿,安暖暖叼着被大师兄装的沉甸甸的奶瓶,心情愉快往山下走。

    她身后腰间带着的小福袋里也装满了师傅和师兄们沉甸甸的爱。

    虽然她对玄门宗有些不舍,可想到师傅委以重任的眼神,她就莫名的对自己很有信心。

    突然,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草丛里跳了出来,问道:“呔!小娃娃你是从玄门宗下山历练的吗?”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