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歌惜尘

《承负》 第1章:毅然决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夏原王朝,廷华二十一年,十月十八日,巳时一刻。

    中副隶央寰郡良佳县南宫府。

    这里挂满了非常喜庆的颜色,一个个由红色丝带包裹而成的灯笼,还有牵引着灯笼的一条条红布。它们环绕南宫府内墙,每隔一段就会看到一盏,每个角落也有固定的一盏,每扇门的房檐上还有两盏。

    而大门外的两盏是最大的,突显出了‘嘿,这家有喜事’的预响,大气而张扬,豪华而好面儿!

    特别是帮助南宫府弄这些玩意儿的帮手,他们都是央寰郡官府里的官兵,而良佳县,正是央寰郡直属县,那央寰郡也正是中副隶的省会。

    他们有帮助装饰昏礼事物的;有在府里巡逻、保卫新娘子安全的;还有在后厨、前厅帮忙的。

    南宫府把好面儿发挥到了极致,没有人比这更豪横了。

    除此之外,前来参加昏礼宴的也都是来自各府的达官贵人、商界要员和朝廷命官,他们在门口跟新娘子的母亲鞠躬、送礼、致词——

    踏进南宫府,还只能看到它仅有两进院子那么大,其实在左右两边和后面一直在拓张,想必范围不会太小。

    ……

    在第二处院子刚进门往右看,第二间房门口,有两名专注的侍卫在门外站岗,守护着的,正是这次昏礼宴会的新娘子,她静静的等候。

    一身红色新娘装下的她,坐姿唯美,腰板挺直,红盖头下还露出了她那白嫩光滑的脖子。

    一看,就知道是受到过高等教育的大小姐,身世显赫、家财万贯,能识文断字知书达理,有博览群书、才女之貌,还显枭姬之风、不让须眉。

    ……

    “唉!”

    新娘突然叹了口气,失望、不满、不服,使得旁边的丫鬟扭过头来疑惑的看了一眼。

    只见新娘解开了婚服外套的扣子,然后……她竟然把一只脚担在了床沿上,朝着自己小腿挠了挠。刚才那副形象在这一刻全都塌了!

    “到何时辰了?”

    一声低沉,伴随着叹息问出来的话,不过不失富贵之气,新娘子向丫鬟做出了提问,不服的劲儿更为浓烈,像是在为了什么感到着急。

    她无论是什么姿势、干什么,只要做完都会搓手,然后显出她不耐烦的样子,都要搓出茧子了,虽说...她手上本来就有茧子。

    丫鬟看了看窗外,扭头道:“回大小姐,巳时两刻。”

    说完,新娘子直接毫不犹豫的取下了盖头,这下更是把给丫鬟吓到了。

    新娘的相貌与声音的契合度极高,五官在她此时此刻认真而又不服的表情下,显得格外有男性英俊的魅力,若是放下这种表情,那她就是倾国倾城的美女。

    跳下床,来到旁边的换衣间,让丫鬟别进来,然后在里面一边换衣服一边唠叨……

    “娘,您这次真是太过分了,那休怪女儿不孝!”

    “这次的任务,我能回来……就成亲,回不来,哼,您就等着为您的女儿收尸吧!”

    “急着把我嫁人是吧?那我……就急着把我送走!反正您在死这件事上比谁都擅长,谁让女儿学到了呢?那个叫什么萧攸策的,休想得到我!”

    她在换衣服的时候,旁边的丫鬟透过换衣间的缝隙,看到了新娘不同的一面,丫鬟做出了一个非常震惊的表情,瞬时间捂住了脸。

    “这还是女人吗?怎么跟官兵一样壮?”

    她看到了新娘的身材,不仅有女性的魅力、线条和肌肤,还有男性的腹肌,有型、性感,力量感十足,感觉外面的官兵都不一定打得过她。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但这肉有的却秀色可餐!

    换完了一套类似于战斗的服装,她就往门外走。丫鬟不能让她离开,就拦在了她的面前。

    可是这个丫鬟,弱不禁风,新娘轻轻一扒拉她就倒了。

    新娘回头看着,不屑的笑了笑,离开了卧房。

    从她的卧房走往大门这段期间,她还给自己戴上了一条和衣服颜色很不符的丝巾。即便是难看,她也要戴上,也要把自己的脖子给遮起来。

    丝巾戴完,她也就来到了门口,正看到接待客人的母亲,她过去汇报。

    “娘,女儿还有任务,暂且告辞。”

    新娘的表情非常严肃,手持佩剑像个武官似的,给自己的娘行抱拳礼。

    “嗯!去吧。”只听娘的一声回应,她转身离去。

    这一幕,一度让那些见过新娘的亲朋好友觉得,明天的新娘是不是她?如果是……那她为何要出门?还全副武装的执行任务去了!

    但还有一些人他们没见过新娘本尊,这一幕也就无视了。

    走到胡同拐角,没想到,第一道阻止她的关卡,竟然是她的亲妹妹。

    “姐!”妹妹喊着,跑了过来。

    “姐姐大婚在即,出什么任务?我替你!”妹妹拉起她的手,领她往回走。

    可是,没走两步就被云媛甩开。

    当她面向妹妹时,整张脸转变了情绪,变得很有爱、很有姐姐的风度。扶着妹妹的肩膀,整理着妹妹的着装,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随后,滑过手臂,顺势拉起了妹妹的手。

    “妹,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娘抗争,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爱、不认识的人,可娘死活要把我嫁出去。”

    “你姐姐我——南宫云媛,是这么容易屈服的人吗?”

    (四声媛)

    她低着头,叹了口很累的气,又咽下充满着艰难的口水。

    “妹,你要好好的。”

    刚要转身走,妹妹又拦住了她,也认真起来,相比之下比云媛还要认真。“你这话什么意思?”

    “是,娘逼你成亲,但你可以跑啊,为何还要屈身在此?折磨自己呢?”妹妹悲愤的说着,而云媛在一旁笑。

    “妹!”她皱紧眉头,重音打断了妹妹的说话。

    “过去十几年,我都是一个人,好不容易找到你,又跟你一起找到娘,杀了那个忘恩负义,还忘了咱娘养育之恩的继弟,而我唯一爱上的人还为此送了命。”

    “或许他还活着吧……但总之,他在我面前咽气。”

    “经历这么多,好不容易拥有了你、拥有了娘,姐姐不想再一个人了。”

    “我之所以顶着娘的逼亲不走,就是因为我想挽回、我不想离开你俩。”

    “可还没过上几年团聚的日子,娘就逼我让我嫁给我从未见过从未喜欢的男人。我太失望了,娘就这样把我送人,脸上连一点儿舍不得都没有。”

    “这次我挑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那些特务都不敢接,只有我这个将死之人接了,竟然我享受不到我想要的家,那我就去找我的宁郎!”

    妹妹听后,非常讽刺的嘲笑着。

    “你不喜欢......可以直说呀!”

    “何必送死?若你硬要去,那我...我也跟你去,咱们一块儿死,让娘后悔去。”妹妹喘息着,情绪越来越激动。

    “哼!”云媛苦笑着哼出了一声。

    “妹,你多幸福啊,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再说了,你已身怀六甲,真能舍得呀?”她拍了拍妹妹的腹部,看着妹妹还没长起来的肚子,可里面却已经有了萌芽的生命。

    “萧攸策这人我看了,他能文能武,一表人才,跟姐姐在一起绝对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他还是家中独子,都愿意为了你入赘,你还有什么……”妹妹戛然而止。

    “姐!你要三思啊!”

    “咱俩为了娘......做了那么多,你甘愿吗?想一想,这点小事不至于的,万一......万一这个萧攸策会是你第二个宁夙桓呢?啊?”

    “还有……”

    妹妹的话从清晰到语无伦次,再到语句断断续续,都要没词可说了,被云媛阻止。

    云媛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抿着嘴宠笑,自己也忍着舍不得妹妹的眼泪。

    妹妹着急的情绪已经说不出什么话,她心疼姐姐,同时也心疼娘,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云媛舔了舔嘴唇,抱了下她,她是真的很舍不得妹妹和自己的娘,又或许……她怕死!

    于是,她虚伪、合理的想到了一个给自己台阶下办法:

    她靠近妹妹的耳朵说:“妹,姐向你承诺!”

    “若这次任务我能平安归来,就成亲,跟你描述的那个萧攸策,好好的过日子。”

    “若这次任务我失败了,你知道后果。我会离开,去找宁夙桓,他肯定还活着。”

    妹妹没有什么反应,可云媛已经把实话说出来了。

    宁夙桓拍住她的肩膀,又强调着说:“我会全力以赴的,放心吧。”

    “具体……就看你的祈祷喽。”伴随着她诙谐而又给自己寻找台阶下的话结束后,走了。

    妹妹也在深深的伤心之中祈祷着姐姐能平安归来,但并没有把赌约告诉给娘。

    宁夙桓刚出拐角,就脚踏石柱以此借力,轻功飞起,再蹬上最近的屋顶,在屋顶上蒙面奔跑,从这个屋顶跳到那个屋顶,依次循环,直至出城。

    离开城墙时,她还跟城墙上的侍卫做了一个手势,面纱下露出微笑。

    出城了,没有东西给轻功借力了,她就从树上寻找,飞到这一课树的树杈上,然后再飞到下一个树的树杈上,以此类推,再次依次循环。

    终于,她来到了一片非常茂密、古老而又隐秘的森林。看着任务目标从屋子里往院内的茅房走,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院子里有很高的草丛,很明显这是个藏身之所,而为的就是营造那种这里没人的意象。

    她本可以潜伏进去,从草丛里走到茅房,悄悄的把任务给杀了。但她没有,她偏要从门口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然后抽出佩剑跟巡逻的侍卫展开战斗。

    虽然云媛技法高超,但敌人人多势众。

    不过也很快,她就杀光了迎面所有的敌人,然后那一条通往大堂室内的路上又塞满了敌人。

    “希望你们不再是废物了!”她挑衅着、邪魅的说着。

    几分钟后,她又杀死了这些敌人,变得更为愤怒。

    “一群废物,不堪一击,难不成……就没有一个能杀死我的吗?”她语气超快的说完后面的话,暗示自己求死,但又不愿耻辱致死的目的。

    话音刚落,茅厕里等待机会逃跑的目标出来了,他刚看了一眼云媛和地上自己手下的尸体,就在慌乱之中被云媛一计飞刀击中额头。

    “嘿!”

    一个男性的声音出现在左耳后方的墙上,同样也是一位蒙面杀手。

    “姑娘,你我的任务并不是他。”

    “此地高手云集,快随我离开!”

    杀手的话没说完,大堂旁边,云媛的右前方,出来了一位雄壮的男人,身穿铠甲,手持战斧。云媛都已经一米八了,可这位壮汉更高。力量不足以与其抗衡,但她还是笑了。

    战斗了三十秒不到,她后背的衣服就被战斧劈烂,还擦破了后背的皮,漏出血肉。

    趴在地上,伤口往外流血,被壮汉踩着,无法起身。

    壮汉已经对云媛做出举起战斧准备朝云媛的后背劈下去的动作了。

    而云媛,就这样心甘情愿的等待死亡!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