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歌惜尘

《临走婚约》 第9章:姐圆与妹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李邺领先于风起说话,并且语句之迅速、语气之平稳,直接看呆了风起。

    “不...不是我……”风起又没来得及说完。

    “你跟我来!”云媛侧回头,喊着李邺随自己离开了。

    而李邺和在路过风起时,他看到了风起那般心急之气,委屈到快哭了的红眼。但他只是过眼一转,也没安慰,跟着云媛就离开了。

    敞开的门里,就只剩下风起一个人的背影,是那么无助,被限制所压抑。这对她来说,无疑就是爱的拒绝,忍下昨天的争吵还不够。

    她流下一滴眼泪在母亲的书房里,擦干整理好状态,回到自己的屋里换了身衣服。这次比较保守,穿的是母亲送给她的红银色服装。

    ……

    六月甘二,酉时日落前夕

    公审堂聚集了很多人,这里虽然不是京师的官府,但气质和气派堪比京师官府。官兵的训练在南宫云媛的带领下,连这声威武都如此磅礴大气,喊得几十米以外的人们为之一颤,堂内回声漫天。

    不知为何,李邺竟然站在了云媛的身旁,作为带刀侍卫一样的存在保护着。

    还没开始,外面的某些人就已经开始拿着纸笔写了起来,眼睛看过公堂所有的地方,等待着好消息出现,然后给说书者做些文章。

    距离风起和李邺见云媛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受害者和凶手纷纷到场。

    楠岳孤身一人跪在一旁,而另一位凶手品述鸣却跟着一位蛮横的家属。

    对这种穷凶极恶的罪人,云媛选择了让那些想要旁听的人们进来旁听。

    “南宫大人!”品述鸣家属一声高呼,率先展开审问。

    云媛面无波澜、蔑视的看向这位品述鸣身后的家属,是品述鸣的哥哥。

    “请你站在自身的位置上看待此事,别到时,判你抓错了人就不好了,而你也不在了。”

    所有人都听出了哥哥这句威胁,然后纷纷看向南宫大人。

    云媛面不改色,反倒是下面的风起,脸上刮起了一些冲动的劲儿,想要冲过去杀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她的手已经放在了剑上。

    “我……”云媛的话还没说,哥哥又开始了。

    “我家在皇宫可是二等官员,要杀要剐,还需走个流程让上面同意吧?”

    “你现在审、现在判,过后咱们的脸色都不好看。”

    品述鸣的哥哥开始在门口来回走,边走边手足舞蹈的夸张的说着辩论。

    另一边,风起和二妹聊起了天。

    “这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风起问二妹。

    “她是品述鸣大哥,品述荼,为人低调,不常出门,所以大姐你没见过他,他也没见过你。”二妹在大姐耳边悄悄的说着品述荼的来历。

    而品述荼越说越过分,风起已经难以忍受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自己的娘了。可是,自己的手早早的就被二妹牵住,因为二妹了解自己大姐。

    风起惜家如命,待亲如己,不准任何人对自己的家人口出狂言或做出什么行为。

    “冷静!”二妹用力攥了下大姐的手心,制住了大姐。

    “证据确凿,犯人供认不讳,人证物证具在,你等休得再胡言乱语混淆视听。”

    云媛左手边,有一位拿着笔的老先生,一字一句,着重清晰的大声咬字说出。

    随后,老先生又把蹋师父、蹋师父的妻儿、楠岳和品述鸣的供词画押亮出来。

    这些东西,已经坐实了犯罪事实,旁听得、想做文章的纷纷站在了云媛这一边,把眉头指向央寰品氏二子,还有那个铁匠和蹋师父。

    但品述荼誓不罢休,用尽一切也要救弟弟。

    突然,云媛把双手放在桌子上,自己也站了起来,威武再次响彻全场。

    风起也渐渐的冷静下来,二妹也省了心。

    李邺全程都在看着风起,特别害怕风起会在公审堂上做出啥事来。

    “他!是真凶吗?”云媛开口道。

    楠岳看了眼风起,微微一笑。

    “没错,那三位姑娘,是我威胁我师父盯梢的,品二公子只帮我绑架了我师父的妻儿。”

    “三位姑娘我都是事后灭口。”楠岳停顿几秒,大家纷纷议论,他也随着声音四处张望。

    趁此机会,品述荼和楠岳对视了一下,互相眯了下眼,不过这个举动谁也没看到,就连特别专注的风起,也被李邺吸引走了自己的视线。

    “我真诚的向那三位姑娘家人道歉!”

    “事已至此,请南宫大人下令吧!”

    云媛听过楠岳的陈述,没有什么问题,都是真的。

    “楠岳、品述鸣二人,当场斩首示众!”

    宣布完,很多人懵了,被斩首的不应该是楠岳吗?为什么连仅仅绑架的帮凶也斩首呢?

    “你去!”云媛命令着李邺。

    李邺也很纠结,但不能抗命,于是走向楠岳和品述鸣。

    期间,楠岳和品述荼也很懵,但已经来不及阻止,官兵已经把二人牵制住了,品述荼也被官兵死死地牵住。

    手起刀落!李邺砍掉楠岳和品述鸣的头。

    一旁的风起看得是由衷的过瘾,满脸崇拜的看着高台之上自己的母亲!

    然而品述荼表现的却不是伤心,而是气愤,脸上脸一滴眼泪都没有,气哄哄的离开了。

    随着最后一声威武,案子就这样完了。

    ……

    在李邺准备离开南宫府时,风起追到了门口。

    “你混蛋!”风起直接扇了他一嘴巴,大骂道。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在害怕什么?你是有多不想跟我成亲?说出来!让我放弃!”风起也不管周围的人听不听见,自己的形象如何。

    “还有,你知道这份功能赚多少银子?记多少功绩吗?”

    “来,说,我慢慢听。”

    风起的嘴颤抖着,跟身处寒冬一样,特别悲愤,眼角还能看到依稀的泪花。

    周围的人确实挺多的,但没有围观者,只有身边的侍卫。

    李邺叹息着。

    突然!

    他竟然当众亲了风起!

    “风起——我的小风起,别生气,你看。”他暗示着自己亲风起的行为。

    “要不要再来一下呢?”李邺也不管风起愿不愿意,又亲了风起一口。

    “钱,我的不就是你的么?你要明白,我得自己干,凭自己能力升官,这才是我,理解吗?”他牵着风起的手,跟风起好好简易的解释道。

    还擦了擦风起眼角即将流出来的眼泪,不让大家看到是自己弄哭的南宫大小姐。

    风起很吃这一套暧昧的安抚,很快就好了,也相信、理解了李邺的作为。

    在二人甜蜜的拥抱之下,第二次亲吻之中,李邺回去了东城。

    转眼间,七天时间已过,六月甘九。

    酉时四刻————

    风起的小妹南宫风展带着自己的丫鬟逛街,已经逛完,在回家的路上了。

    “三小姐?”丫鬟凑近叫道。

    风展很温柔的将耳朵凑近丫鬟,还不忘挑选面前店铺摆着的饰品。

    “为何这几天总感觉有人跟着我们?。”丫鬟说完。

    她确实有一种类似的感觉。

    从前几天开始,每次出来逛街买东西,为自己出嫁前做好准备,好好放纵放纵,都有这种被跟踪、被监视的感觉,不知是不是真的。

    “走吧,该回家了。”

    在风展的转移话题下,丫鬟跟着风展离开了这条街,走进了一条常常打此走过的近路。

    就在这时,二人被打晕!!!

    ……

    再一睁眼,风展发现自己在一个荒屋里,而对面躺着自己丫鬟的尸体,身体全裸着。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不要!”

    “不要!”

    所有人向她走来,看到丫鬟裸露的尸体就已经知道他们要对自己干什么了。

    但这些人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在等,等门口走进来的那个人。

    这个人,就是品述荼!

    品述荼把风展抱进了面前的房里,剩下的人在门口帮品述荼守着。

    “娘子!不如在嫁人前跟我睡一晚吧。”

    品述荼开始疯狂的撕烂风展的衣服,控制她的四肢。

    她的全身都在颤抖,眼泪不止,不管怎么喊,也没有人来救她。

    可她还是拼命的喊着‘大姐’、‘大姐’……‘大姐’!

    过了不久……

    只见风展全身裸露,流着汗液,侧躺在床上,将身体蜷缩在一起,闷声的抽泣。

    还要听品述荼跟手下讲自己有多么……舒服!

    “去,帮南宫三小姐穿好衣服。”

    “我亲自送她回家。”

    她比丫鬟的下场好多了,至少她是被一个人……

    但是丫鬟,是被十多个男人……直至致死!

    这一重创,直接让她的心理变得无比虚弱,对任何人的接触都有了排斥感,不自觉把自己蜷缩在一起,然后躲在角落,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品述荼送风展回家,竟然安然无恙的送她回到了南宫府风展自己的闺房里。

    “我还在回味你的......味道!”品述荼勾起她的下巴。

    她能做的,只有哭和颤抖,还有抱紧自己。

    不敢直视,不敢阻止。

    “只可惜!只能玩这一次!”品述荼走之前,甚至又亲了风展一口。

    风展也只能接受,然后畏畏缩缩的爬到闺房的角落,不停的让身上揽自己已经稀碎的衣物,露出身上被品述荼玩弄之外的伤口和红肿……

    在黑暗中擦亮双眼、不敢闭眼、不敢入眠。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