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歌惜尘

《临走婚约》 第14章:娘的抚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嘣’的一声!

    一个陶瓷的杯子就这样被云媛捏碎了,碎片、碎屑崩的到处都是,甚至有的还崩到了菜里、碗里和其他的杯子里,而云媛的手却毫发无伤。

    她死死地攥着手里的碎片,拳头离桌面只有分毫,很怕她会抬起来猛地锤在桌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桌子就碎了,但她一直在僵持。

    脸上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在内心里早已怒火冲天。

    原本呼吸没有声音,但现在却有了明显的鼻腔呼吸声,胸腔的呼吸也出现肉眼可见的起伏。

    最愤怒的莫过于她的眼神,下眼皮在微微颤抖,两只眼睛瞪得很大,里面充实着杀戮的欲望,还有那种即将要释放的力量正在蓄能。

    慢慢的,表情开始伤心,眼角下垂,嘴唇紧抿,但很快就收了回去。

    在她捏碎陶瓷杯具的时刻,所有人为之一震,在场除了风升和风起以外,其他人都在想这个消息到底是什么,竟然让南宫夫人如此发火。

    ……

    “娘!”风凰第一个站起来,向右移动半步。

    她捧起母亲的手,慢慢的把母亲紧握着的拳头松开,看到了里面的血液,还是受伤了,捏碎没有受伤,其实是攥的,很多碎片都已经插进了肉里。

    第二个来到云媛身边的是萧攸策,“还不快去拿药?”他对着门口的丫鬟们喊道。

    “娘!你没事吧?”风凰给母亲挑出了没插在肉里的瓷被子碎片。

    “姐!所为何事?让娘如此冲动!”她的眼神全都是对娘的爱护和对姐姐的埋怨。

    这一幕,那些丫鬟和两个弟弟都看呆了,尤其是当二姐把母亲的手扒开,看到里面的内容时,极其震惊。

    从开头到现在,云媛的表情丝毫没有变,既不觉得疼,也不觉得杀得慌。

    “娘!您忍着点儿,我拔了?”风凰准备拔出碎片。

    对面的萧攸策按住了云媛肩膀的某个位置,道:“没事,拔出来。”

    “哎呀!”风凰拔出了一片。

    云媛还没叫呢,她就叫了出来,眉头紧皱,为母亲伤心。

    “说啊!”她又转头看向大姐。

    而大姐,还有大哥,以及爹爹萧攸策,这三个人对云媛捏碎瓷杯的场景表示很冷静,碎片插进肉里更是无动于衷,只有起初的瞬间担心。

    风起听到了二妹的质问,她想回答,但却被母亲阻止。

    “药来了!”

    “药来了!”

    刚才取药的丫鬟把药拿来了,放在了风凰旁边。

    而后,出现了更令人发指、深感体会的一幕,那就是风凰把最深的碎片一个接着一个取出,仍在一旁,血都流到桌子上,又流到地上。

    还是除了萧攸策、风起和风升以外,当然还有云媛本人,所有人的表情非常狰狞,不忍心看到这么痛的一幕,丫鬟和下人纷纷转过头。

    该上药了,配合内功把感染的血逼出来,而比刚才拔碎片更痛的场面现在才开始。

    那些个杀得皮肤发出声音的药撒上,云媛依旧是面无表情、镇静自若。

    “这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风凰开始反驳。

    “你听话,过后再跟你说。”云媛把气氛拉了回来,风凰开始了专心包扎。

    她说话的语气很平和,但其实牙根还藏着未平复的心情。

    “娘!”尘盟突然上前说话。

    “二哥他……”

    话音未落,伤口也正好包扎完毕,云媛顺势而起。“没吃的赶紧吃,风起、风升,你俩一会来风展院里找我。”她说完直接出去了,“不许跟!”

    她从冲劲儿很足的重音,阻止了风凰的跟随。

    “你俩!”云媛走到风升和风起中间,秘密交谈。“别把这件事说出去,风凰和你爹都不行,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什么也别说!我和风展单独聊聊,过会儿,我们一起商量对策,该如何处理。”

    云媛说完,直接离开了,丫鬟们也把被子碎片收拾了,剩下的人开始吃饭。

    虽然有很多碎屑掉进了菜里,但都是细小的粉末,肉眼可见的都挑出来了。

    “好!我不问,我不问。”风凰分别对对面的大哥和旁边的大家瞪了一眼。

    “吃饭吧,娘也真是的,太危险了。”

    尘盟和尘威坐在位置上,跟大家一样闷闷不乐,而萧攸策已经吃完了,他还有生意要做,店铺不能不管,也就离开了,膳殿只剩下了少爷、小姐们。

    丫鬟们希望最后剩下的是二小姐或大少爷、大小姐,别是三少爷和四少爷。

    两位小少爷十六岁,可还是让大人们操心。只有尘盟在有的时候是那些丫鬟的芳心,他已经勾引了不止一个了,妥妥的风流浪子。

    ……

    风展一个人在自己的闺房里,风起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一动不动,注视自己眼前,呆呆的,惶恐着,可怕的回忆只要一闭眼就会浮现。

    它不停的在脑子里折磨自己,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抵不过这一次的冲击。

    房间里唯一有变化的,是风展身上的衣服,已经随着她抱紧自己脱落,夹紧双腿,两眼直勾勾的瞪着,哆嗦着,眼睛里恐慌始终存在。

    她不敢斜视、不敢移动,更不敢闭眼,只有眼睛受不了了会闭一下眼,然后就会出现昨晚的可怕画面,那感觉……就像是在夜晚突然见到一张鬼脸一般,忘不了、不敢完,刻骨铭心,造成呼吸困难。

    现在是夏季温热时期,光着身子在闺房里不会太冷,甚至时间长了还会出汗。可风展,她完全相反,整体表现的就像是在感受冬天里的寒风,冷缠不止、无法安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来源于她的病。

    风展是云媛和萧攸策没准备好就怀上的,生完风招和风凰以后打算休息休息,多玩玩二人世界。可谁知,生完风招和风凰后还没到三个月呢,就怀上了,也正因为如此,她没做好怀孕后的期限休息,导致身体出问题,早产风展,连同一些症状也带到了风展身上。

    之后的尘盟和尘威都是规定好时间怀的。说难听点,风展其实是意外!

    但云媛最爱、最疼的女儿也是风展,跟最骄傲、最得意的女儿风凰跟风展如出一辙。

    云媛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她破坏了自己的规矩,利用轻功在屋顶上飞。

    “不!”

    风展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还以为是坏人,所以直接跑到了旁边最近的角落,拿起了零碎的衣服盖在身上,躲着、藏着、不让别人发现。

    即便是蹲着,双腿也自然的颤抖了起来,显得很弱小,非常不堪一击。

    “展儿?”门外传来一阵令她短暂清醒、安心的声音。

    “展儿!”

    云媛推开门,气喘吁吁的跑到风展闺房。

    “娘的展儿……”她缓缓靠近,小心翼翼。

    虽然听到了母亲的声音,让她短暂安心,但依然不敢起身回头看,或相信这就是娘。

    云媛已经靠近了她,手已经快摸到她了。

    而就在触碰的时候,风展惊的一下跑出这个角落,跑到了另一个角落。

    这一幕,云媛想起了第一次她碰到她妹妹的时候,也是这般害怕,已经养成了习惯。

    但她面对自己女儿出现这一幕时,瞬间泪如雨下。这不是长时间养成的,而是一次重大打击之后,刻在了心里的,如此快速,令人心疼。

    “娘?”风展颤抖的声音呼唤着,极为细小,可云媛还是听到了。

    “娘?”她接着尝试,就跟之前姐姐一样。

    声音的颤抖仍未消失,隐含哭腔,语带抽泣的轻声呼唤。

    “对,别怕,娘来了。”云媛边说边靠近。

    “展儿,娘来了,你不用再怕了。”她已经搂住了风展的右肩膀,也就是靠墙的肩膀。

    “看看娘,好吗?”她忍不住鼻子吸溜了一下,眼泪落在了地上。

    风展畏缩着,慢慢扭头,看到了娘的面孔,她像是找到了自己最强大的依偎,直接冲进了娘的怀抱,躲在里面,拼命的、狂声的嚎哭。

    云媛的外套风展包起来然后抱起来,就像风展还是婴儿的时候在娘的襁褓里一样,被娘抱到了床上,盖上被子,却还没办法离开怀抱。

    不过这一路,被抱到床上,她的情绪得到减化,虽然还是放声的大哭,但已经可以说话了。

    “娘,我对不起您,我对不起赵郎,我该怎么嫁人,我还怎么见人呐!”

    “娘,我好怕,我好害怕,你别走!”

    “娘不走,娘不走,娘会始终陪你,陪你睡觉,别怕,有娘在呢。”云媛滑过风展的头,抚摸着她的裸背,让她在自己怀里哭诉。

    ……

    与此同时,在风展院斜后面,风招的院子,哭声已经传到了这里。

    风招根据哭声出来查看,十分生气,很不愿听到这难听又刺耳的哭声,烦人、闹挺。

    “来人!”

    院子里丫鬟的房间走出来一个丫鬟。

    “二少爷!”丫鬟行礼道。

    “你去看看这么回事,风展怎么又哭了,犯病了?神经!”

    说完,他甩了下门帘,回到了室内,门又狠狠的摔了下,吓到了丫鬟。

    可风招的性子很急,丫鬟刚出门,他就踹了桌子一下,然后摔碎了茶杯。

    “真烦,还不如吃饭去呢!”

    他离开自己的院子,去往了膳殿。

    而被他派去的丫鬟,当然不敢去问为什么哭了,丫鬟想了个以前的理由。

    回来的时候,她松了口气。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