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凤歌惜尘

《临走婚约》 第17章:好转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郎中院,可称为大夫院,跟皇宫的御医是一个性质的,不过这儿只有一个大夫,而且必须是经验丰富、履历慈祥行医、年龄必须超过四十岁的大夫可以,此府会帮你一起赡养你家人,每月会有俸禄。

    但这样的设计全夏原只有南宫府一家,对外说在测试,可以的话就能在各个府中普及了,但如果你想自己发工资,可以提前设郎中院。

    因此,许多达官贵人的府上,郎中院已不再罕见,上任要求上述统一。

    在府里给你划一块都一家人住的院子,每天会有饭菜,经过主人同意也可以跟主人一起吃饭,妻子和孩子可以跟主人的妻子一起娱乐。

    南宫府的大夫名叫钱予民,毕竟不是文人世家,也不是什么单传之后,所以姓名就没有字,单纯的姓名。

    云媛很聪明,南宫府盖好以后,当上知府以后,身边所有的人都是曾经的朋友和心腹,就跟被封了地当了王侯又封爵一样的待遇。

    她安分守本,二十年来一直没有起过叛乱之心,毕竟距离京城非常近,身边的人陆续都变成了考进来的,自己的人退休,病逝等。

    钱大夫比云媛还大一辈,叫叔,但钱大夫还是称云媛为南宫大人。

    风起小时候特别习惯钱大夫的儿子,长相英俊才华横溢。

    但因为长大,才知道那只是单纯的喜欢,知己之情,再加上母亲从中阻拦,也就没戏了。

    所以风起是很尊敬、很喜欢钱大夫的,更别看钱大夫现如今已经六十多岁了。

    风升、风起等孩子,见到钱大夫都会尊称一声钱舅爷,虽和母亲没有娘系亲属关系,但这句尊称是一定要称呼的,不然有失家族礼节。

    出门前风起还特意跟钱舅爷招手拜拜。

    ……

    “你还不够?看看风招被你砸成什么样了?”风升停在出去的某一条拐角处。

    “我就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冲动!”他说话都有爆破音了,是真生气了。

    然而被他拽停的风起冷笑回应,哼哼的两声,一脸不屑,四处张望着,还叹了口气。接着也是严肃、生气的反驳着大哥,而且更爆破。

    “你也不听听风招都说了什么!”

    “他那么诋毁、羞辱自己妹妹,还说什么三妹怎么不去死了这样的话。”

    “我相信,娘要是在场,娘一定会支持我的。”

    “我是在替娘教训风招,那个没教养的东西。”

    “他不配做我弟弟。”

    “要不是二妹,我非杀了他不可!”

    风起说的话尖刃刺耳,回音特别大,几乎传遍了方圆二十米的范围。

    她恶狠狠的盯着大哥,眼里不仅有怒火,还有为自己三妹鸣不平的悲伤,眼泪在眼眶边缘疯狂试探,将会随着她情绪的节奏而流出。

    满脸的不甘还有不服,以及对刚才砸风招的事不后悔,就应该这样。

    风升听后非常的无语,对风起失望透顶。

    “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他能对风展怎样?不就是说说,也没见他动手啊,你要是动手就是你的不对,因为你会暴露风展遭受的残暴。”

    “风起!妹!”

    “听大哥的,你不能这样自以为是。”

    风起的情绪慢慢降温,眼眶里的眼泪并没有流出,依旧是那副非常失望、难过的叹了口气,每次和哥哥争论打架,她都是这样收场。

    她被大哥壁咚在墙角,吵完后离开,期间还说道:“走,娘等着呢。”

    而在郎中院内正在接受治疗包扎、照顾风招和施于治疗包扎的钱大夫听到怒吼后纷纷看向了对方,然后风凰和钱大夫纷纷看向风招。

    风招此时盘腿坐在郎中诊病时的床上,眉头紧皱,表情时不时的随着痛楚而狰狞。

    他一脸蔑视,很不服大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瞪了一眼。

    “该死的南宫风起,出手伤老子。”他的喘息声犹如老牛一般气重。

    “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就欺负兄弟。”

    “我就没有她这样的大姐。”

    钱大夫把药敷在了风招的脑门上,导致他‘啊’的一声,痛感直接上身,这些语言也随着疼痛感暗示消失,钱大夫还瞪了一眼风招。

    旁边的风凰一直搀着二哥,表示十分担忧,心疼的程度都快要哭了。

    她对二哥的言辞表示无视,毕竟在气头上,气头上说的话在她看来都不是真的,属于发泄,就让二哥发泄就是了,过后这些会跟喝酒一样忘掉。

    看到二哥如此之疼,她还特意叮嘱钱舅爷轻一点,知道是老手也要让舅爷小心。

    风招对二妹的关心却视而不见,理所应当。

    本以为风招的嘲讽和发泄已经结束了,可没想到,在敷完药准备正式包扎的时候,他又开始了。

    “你们说?我不就是发了一句牢骚吗?大姐真至于的,我就不明白三妹有啥好的。”

    “本来就是,她哭的声儿都闹死我了,我不去揍她就已经是我的仁慈了!”

    “结果还落到这种下场,真是不公平。”

    风凰在一旁继续冷场无视二哥,仔细看着钱舅爷给风招敷药包扎和帮忙。

    结果风招不乐意了,直接就问:“说话啊!我说的对不?”

    风凰连忙回应:“嗯……对对对!”

    “去!”风招推开了风凰,一脸嫌弃。

    “敷衍,要说就好好说,不会说话就别放屁!”风招连瞪眼带语言攻击。

    而风凰只是抿着嘴,双眼瞪得大大的,对二哥充满了近似于最高级的宠溺,毕竟还在发泄情绪,无视即可,不必发脾气,这只会让他更气。

    风凰靠近二哥,想再次扶着他,但却被二哥推开。

    “等你什么时候跟我一样,骂咱大姐,就原谅你!”风招的的行为让钱舅爷大喘气,但敢怒不敢言。

    “你要是还眯着呢,我就不理你了,你看着办吧。”风招下达了一道威胁。

    而此时的风凰,已经发生了表情上的变化,也深吸了一口气并咽下这口气,眼睛僵硬的眨了眨,嘴巴僵硬的抿着,始终没有说出诋毁大姐的话。

    她就跟犯错的女孩一样,从旁边站着,一动不动,表现的极其柔弱,不敢上前。

    但她平下气来,再次上前的时候,被风招接受了。

    “妹妹就知道二哥不会真生气的。”她说完羞涩的抿嘴并咬着嘴唇,双手依懒性的拉着二哥的手臂,继续看着钱舅爷治疗包扎伤口。

    ……

    郎中院和孩子们的住所距离很远,一个在东边,一个在最最西边。

    就连住在外面一点,隔着大院两堵墙的风展的院子,都要走上近一刻钟。此刻她还在娘的怀里默默的哭着,但情绪明显比之前好了不少。

    是时间和陪伴以及目前的安抚解决了她的伤心,但只是暂时解决。

    “展儿?”云媛再度温柔细腻的叫道。

    “这次……好些了吗?”她问。

    风展之前把双手缩在自己怀里,然后钻进母亲的怀里被母亲抱着,现在她变成了双手展开,紧紧的抱着母亲的姿势,已经冷静了。

    她听到母亲的问话后,慢慢的抬头,满脸泪痕的看着对着自己笑的母亲。

    “嗯!”她轻声回答道。

    声音小道犹如打响指打失败了的音,就那么一小撮声音云媛竟然听到了。

    “娘叫人给你做点饭,你吃点饭可以吗?”云媛接着轻声细语的问,而不是强求。

    “大早上的,不吃饭怎么行呢?”她把手放在仰头看自己的风展的额头上滑啊滑。

    “嗯!”风展继续以那种细小的声音叫着。

    “那,吃完饭你好好睡一觉,娘陪着你睡,好不好啊?”

    “嗯!”

    云媛这才肯放开风展,过去把毛巾沾湿喽,然后一点点仔仔细细的给风展擦身子。

    “小时候啊,你怕烫,娘就是这样给你沐浴的记得吗?”云媛边擦边说。

    “记得,娘每次都很嫌弃女儿,可每次娘都愿意给女儿用这种方式洗澡。”风展回答问题都已经能正常生育说话了,这可是给云媛开心够呛。

    接着,云媛就一直给风展讲过去开心的事,母女俩甜美幸福的回忆,和跟爹爹一起甜美的回忆,与兄弟姐妹们一起甜美的回忆等等。

    时间流逝,一刻钟过去了,身子也擦完了,脸上的泪痕也消失不见。女儿的身子还是那个身子,唯一不同的就是……她不敢再想了。

    刚才云媛已经叫丫鬟去做饭了,还特意叮嘱做哪些风展只喜欢吃的。

    “对不起!娘!”

    “我没看清那个人的样子,我当时太……”她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没事,没事。”云媛见状直接把手放在风寒的双眼角,捧着风展的脸。

    “别提了,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给娘。”

    “别再让自己再难过,啊?听话!”云媛皱着眉,让风展暂时忘了此事。

    风展点了点头,坚强的把眼泪又憋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门外院内,传来一声“娘”。

    云媛直接向外走去。

    “娘!”风展害怕的叫道,“你去哪?”

    “你大姐嘛,还有你大哥,娘去跟他们说点事,放心,娘不会走的,一会儿就回来。”

    风展点了点头,云媛出去了,把打算要进屋的风起和风升拦在院内。

    “娘,风展好点了吗?”风起上来就着急问道。

    “已经没事了,吃点东西我就哄展儿睡觉。”她说着,三人走到了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话音远离风展。

    “咱们得计划计划该如何行动!”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