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原始人日记

第24章 壮阳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火灶上水壶的水开始咕嘟嘟冒出热气,徐晨将壶盖揭开。

    一群人顿时都骚动起来,纷纷吓的往后退。

    特别是负责烧水的叶,看着水壶里面咕嘟嘟沸腾的水,惊恐的紧紧抓住徐晨的皮草小短裙瑟瑟发抖。

    徐晨紧张的菊花紧缩,同时又哭笑不得。

    长这么大,两世为人,他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孩子摸光屁股。

    不过眼下所有人都没心思关心他的屁股。

    他们见过流水,见过泉水,见过无数种水花,也见过雾气,但从未见过水自己会冒气翻滚水花的。

    惊呼骚动之中,徐晨却是神态自若,用一块脏乎乎的兽皮将水壶端下来,往早已准备好的陶杯之中冲入开水。

    陶杯里面放着几粒干果。

    这种果实有点像酸枣,生吃酸中带苦,但晒干之后味道还不错,吃起来酸中带甜有一股子药味儿,女人们采集回来晒干后储藏起来当做甜味食品,不过就是核大肉少,晒干后更是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肉,徐晨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吃过。

    因为不好吃,所以徐晨试着用来泡水当茶喝试试。

    滚烫的水冲入陶杯之中,几粒干果很快漂浮上来,同时有一股果香味道随着热气散发出来。

    一群原始人不知所谓,全都瞪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陶杯。

    徐晨把水壶重新放到火灶上,然后用壶盖捂在陶杯口上,约莫两分钟后,取下壶盖,只见陶杯中的干果已经开始发胀,水也变成了淡淡的橙红色,同时还有一股更加浓郁的气息弥漫开来。

    “咕咚~”

    四周响起几声清晰的吞口水的声音。

    而徐晨也瞬间感觉自己有些饿了。

    这带着淡淡药香的气味,闻着就十分提神。

    徐晨端起陶杯,凑到鼻尖嗅了一下,然后用嘴轻轻吹开几粒干果,轻轻啜了一口,脸皮情不自禁的狠狠抽搐几下。

    太烫,没怎么品出味道。

    但久违的开水却让他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穿越整整一个月了,他终于用自己的劳动和智慧,喝上了第一口热水。

    看着徐晨脸上似哭又似笑的奇怪表情,一群人紧张无比,直到徐晨咽下热水幽幽长吐一口气,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这才集体松了一口气。

    他们不用品尝也知道这水很烫。

    更不明白徐晨为什么要用这种干果泡水喝。

    但看徐晨最后表露出来的情绪,应该还是很满意。

    难道这种滚烫的果水很好喝吗?

    在一群女人眼巴巴的注视下,徐晨慢慢又喝了几口,也逐渐品味出这种干果泡水的味道。

    酸中带甜,还带着一股仿佛人参的淡淡苦香。

    不仅口舌生津,竟然还有一种提神醒脑的作用,几口热水咽下,胃里也有一股热气开始在身体中弥漫升腾,仿佛要把自穿越之后生冷饮食积攒下来的负面感受全都驱散。

    “好东西啊,难怪野人会采集这种核大肉少味道又不好的野果晒干存储,这东西应该是一味很难得的药材。”

    徐晨舒服的恨不得呻吟几声表达自己的畅快。

    “呼嘎!”

    叶轻轻的扯着他的皮草小短裙,小心翼翼的把陶杯伸过来。

    小母野人明显被他丰富的表情勾引的忍不住了。

    徐晨微微一瞪眼,叶吓的缩了一下脖子,羞愧的赶紧改口小声说:“尝尝!”

    于是徐晨很满意的笑着往她陶杯里倒了一点儿。

    “呼!”

    小母野人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吹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尝了一小口,如同定住一般包在嘴里许久才咕咚咽了下去,脸色也慢慢变成惊喜。

    “嗦嘎!”叶小声发出一声赞叹。

    徐晨脸皮发黑,但还没来得及纠正她,就看见四周呼呼啦啦伸过来一圈陶杯。

    一圈男男女女全都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徐晨看看自己的陶杯,又看看密密麻麻的陶杯,脸皮抽抽着站起来,去山洞里面抓了一把干果过来,丢在了陶壶里面泡上。

    分享是一种美德。

    但却并不使人快乐,尤其是自己还未满足的情况下。

    徐晨感觉自己与这群原始人类最大的区别即在于此。

    而他却未曾感觉到羞耻。

    因为他来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距离共产主义还差一大截。

    当然,一群原始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全都拿着陶杯眼巴巴的看着沸腾的水罐。

    一大把干果下去,一股带着浓郁药香的气息随着升腾的蒸汽滚滚而出,弥漫整个山洞。

    不过此时徐晨才发现,自己制作陶器的时候还是忘了制作一样东西。

    那就是汤匙和勺子。

    于是他只能让一群人把陶杯都摆放在石板上,用兽皮包着水壶往每个杯子里面倒了半杯。

    这下所有人都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一人端了一个陶杯,或坐或蹲,就在火塘四周学着徐晨的样子开始品味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当然,体味的表情十分丰富,有的痛苦,有的抽搐,有的呲牙咧嘴,还有的直接吐了出来。

    果然是一群野人,喝茶都不会。

    徐晨微微撇嘴,然后悠然自得的继续品味这种曾经的地球上绝对不存在的美妙果茶滋味。

    这野果不一般,不光开胃提神,似乎还有很强烈的壮阳功效。

    半杯热茶下肚,浑身冒汗的同时,皮草小短裙竟然被顶了起来。

    此时他真正才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女人们会特意采摘这么多这种干果晾晒存储了,应该是给一群野男人吃了晚上好耕田。

    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好的效果,若是放在曾经的时代,估计会被都市男女疯狂追捧。

    不过可惜,他喝了只能更难受。

    于是他只能默默的放下陶杯,把注意力放在炖肉和煮粥的陶罐上。

    相对于喝茶,煮食才是陶器最重要的作用。

    而随着瓦罐的食物慢慢煮熟,一种和烧烤完全不同的食物香味在山洞口再次弥漫开来。

    烧烤的香,是一种焦香,因为烤的简单野蛮,吃在嘴里干而且柴,非常费牙,牙口不好的老弱孩童根本就不适合经常吃。

    但在只有这种原始条件的蛮荒时代,却又只能日复一日的坚持这样进食,因此原始人的牙坏的也很快。

    而用瓦罐炖煮的食物,能够将食物的内在香味完全烹煮出来,而且可以煮到熟透软烂,吃起来是完全不同的口感。

    最主要的是煮食有利于减轻肠胃的压力,营养吸收的也更快。

    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从新石器时代发明陶器开始,炖煮食物便成为最主要的烹饪方式。

    然后一直到发明铁锅,才诞生除开烤和煮之外的第三大烹饪方法,炒菜。

    这个中间一直持续了近万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从新石器时代发明制陶到唐宋时期这漫长的时间段,煮食一直都是烹饪主流,烧烤辅之,羹、粥、糜、糊等都是人们吃的最多的食物。

    正是有了陶器,有了更加方便营养的烹饪方式,粮食种植也才被逐渐重视得到大规模的发展。

    农耕文明的崛起,才使得人类最终摆脱茹毛饮血的生存方式,产生一次质的飞跃。

    而与农耕文明一直冲突不断的游牧文明,哪怕到了宋元时期,许多依然还不会制作陶器,只会烧烤。

    太阳西沉,转眼又是一天过去。

    今天对于一群原始人来说,绝对是有史以来过的最激动最兴奋的一天。

    部落一下多了上百件各种各样的精美陶器,可以喝水泡茶煮粥煮肉。

    经过徐晨半天时间的演示和引导,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些陶器奇怪的名称,也都认识了这些陶器烹制出来的新食物。

    这些叫做米饭、粥、肉羹和菜羹的美食,彻底征服了所有人。

    日落黄昏,饱餐一顿美食的男男女女又迫不及待的三三两两进洞睡觉。

    徐晨却只能满脸郁闷的坐在山洞前面等待夜幕降临。

    喝了好大几壶果茶的男女都情绪亢奋,估计今晚会折腾许久才会入睡。

    而他,只能当一个孤独的单身看门狗。

    “晨嘎!”

    叶捧着一杯水慢慢的走过来,把陶杯放在他手上,神情很是扭捏,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羞怯。

    “来,我教你认字!”

    陶杯里面泡着几颗壮阳果,徐晨脸皮抽抽装作没看见,放下陶杯转身,捡起一根木炭走到洞壁前面开始写字。

    “粥~”

    “粥!”

    “茶~”

    “茶!”

    徐晨感觉一只小手轻轻摸到了自己屁股上,他不得不挪动一下身体。

    “糜~”

    “糜……嘎!”

    一只小手不知不觉又摸到了他屁股上。

    狗几把,这课没法上了。

    徐晨叹口气丢下炭条,转身看着小母野人,温柔而坚决的摇头:“晨嘎,叶嘎,不能在一起!”

    “能!”叶眼神迷离,声音如同小野猫,带着一丝倔强。

    “不能,母巴不会同意!”

    小母野人眼泪哗的滚落下来。

    一个多月朝夕相处,徐晨奇怪而简单的语言她大致都能听懂,这句话虽然复杂,但她却能够猜透意思。

    “母巴嘎嘎坏!”

    小母野人扑在徐晨的怀里,揪着他的皮草小短裙哭的肝肠寸断。

    赤身裸体相拥,徐晨却没有半分情动。

    品种不同,血缘相亲,两者交织隔阂了他多余的想法。

    相处的越久,他越发稳如老狗。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还会被一个小母野人爱上。

    虽然这种爱来的很原始而野蛮,不是花前月下的吐露衷肠,而是用摸屁股的方式。

    因为自己的超常发挥,让这个原始部落的小女生已经开始想要霸占自己了。

    不过这种感情,大概率也就和小学生谈恋爱差不多,朦胧的让小母野人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爱还是喜欢。

    又或者只是因为相处久了,在一群成年野人每晚没羞没躁的群啪影响下,变成了一种简单的模仿和学习,以为只有交配才是表达喜欢的最好方式。

    原始野人少女的爱是盲目的。

    徐晨不能接受,但也不想伤害她,于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背,指着石壁上的字说:“学习……”

    小母野人松开手哭着跑了。

    她很伤心,明明晨知道她想要的不是这个。

    她今晚一点儿都不想学习。

    看着叶瘦弱的身影消失在洞口,徐晨幽幽长叹一口气。

    看来以后不能天天带着她一起瞎玩了,得给她找一件事做,而且还不能去窑厂。

    徐晨把头看向水坑的方向。

    或许……

    制陶氏该升级成为织布氏了。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