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原始人日记

第28章 砌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一根经棍,一根卷棍,一根纬刀,一根分经棍,一根提综杆。

    这就是这种织布机的主要结构。

    织布的时候,先再经棍上缠好经线,然后一头捆扎在卷棍上,卷辊用绳子绕在腰间捆好,平坐在地上双脚蹬住经棍,就可以分经穿梭,开始织布了。

    当然,细节肯定要比说的复杂多了,但原理就是如此简单。

    叶吃晚饭一声不吭的继续她的纺线工作。

    虽然不高兴,但因为徐晨给她安排了新的工作,又教她学会了一样新的词语,她其实还是挺高兴的,只是不想表露出来而已。

    不过表情包动物再如何隐藏,也还是无法掩饰她已经开始原谅某人了。

    因此她在慢慢纺线的时候,时不时的还会偷偷看一眼坐在空地的石头上砍劈削剁的徐晨,偶尔嘟一下嘴,但很快又会伤感和失望。

    因为徐晨自顾自的忙碌着,专心的弄着他那些长长短短的棍棒,根本就没心情看她。

    日落黄昏,残霞消隐,天色慢慢晦暗下来。

    忙碌一天的男人女人们,又开始三三两两的互相结伴进山洞睡觉,很快又响起嗯嗯啊啊少儿不宜的声音,偶尔夹杂几声小孩子的哭闹。

    这些声音仿若带有一种魔力,让小母野人有些心烦意燥,麻线也慢慢缠的乱七八糟起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学着成年女人一样勾引他,他却不愿意和自己睡觉。

    部落的男男女女都是这样互相表达亲热,每天晚上在草窝里面翻滚打架。

    心烦意乱之中,山洞里面的令人心跳脸红的声音慢慢消停下来,然后慢慢变成磨牙打呼噜的声音。

    不知不觉,月亮升起,然后某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身边坐下来。

    “母巴嘎嘎坏!”

    野人少女委屈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低着头,声音很小。

    徐晨哭笑不得,拉着她的手走到洞壁前面,指着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日记。

    “学习!”

    “嗯!”少女这次没有哭着没有再转身逃走。

    虽然委屈,但她觉得只要和他时刻在一起,即便不能和成年男女一样去草窝打架,也很满足。

    于是这一晚,她又学会了一个新的字:线。

    就像一根细细的丝缠绕在木棍上,很好认。

    ……

    一睁眼醒来,外面又是阳光明媚百鸟啼鸣。

    这原始时代的天气真好。

    徐晨打着哈欠从草窝里面爬起来,然后在身上一边到处抓刨一边走出山洞。

    吃完早饭的一群原始人又都各自忙活去了。

    山上留下一群妇孺老弱。

    一群孩子拔来青草正在喂小马。

    叶坐在明媚的阳光下,正认真的纺线。

    不过今天看起来动作要熟练多了,纺锤转的飞快,麻线拉扯的也很均匀。

    而且心情看起来也比昨天好多了,看见徐晨出来,赶紧放下手中的麻线,一路小跑着去帮他盛饭。

    皮草小短裙在晨风中飞扬,脸上恢复了往日的轻快,仿若一只生活在林间的愉快小兽。

    徐晨去小树林嘘嘘完,洗手洗脸漱口,等他回来的时候,叶已经把满满一碗半干的米饭和羊肉羹盛好,小心翼翼的端过来递到他手上。

    “谢谢!”

    徐晨接过碗筷,蹲下来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线!”

    叶把绕的满满的纺锤拿过来给他看。

    “很好!”

    徐晨笑着点点头,稀里哗啦很快就把饭刨完之后丢下碗筷拿起石斧,又去树林里砍回来一根木头,一番劈削打磨之后,又是一根新的纺锤。

    叶拿着继续去纺线,徐晨一口气做了五根之后都放在叶的身边,这才叫来古和举,拿起木锄和背篓去树林里面挖土。

    上次弄的麻皮并不多,肯定不够用来织布,只是让叶先熟悉纺线的过程,还要等到母巴安排人采集回来足够多的树皮沤好之后,才能开始大规模的纺线织布,这中间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今天山上男人很少,估计都是去找树皮去了。

    等到再过半个月,随着秋意更浓,采集食物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到时候他还会有更重要的安排。

    因此他得趁这段时间把山洞按照自己的想法弄好。

    这个天然的洞穴就像一张张开的大嘴,从西往东略微倾斜。

    最深的部位在靠西的位置,地势比较高,水坑在最低的东面洞外,是从陡峭的岩壁中沁出来的泉水,水量并不大,差不多刚好满足数十人平日洗漱饮用。

    随着大量陶器餐具的使用和清洗,用水量增大不少,而清洗餐具和洗手洗脸吃喝都在一个水坑之中,肯定也不卫生,因此他对水泉也有改造的想法,但还得等到石灰烧好之后才行。

    眼下先要在山洞口砌一道石墙起来。

    然后将火塘重新修整,不光要多砌几个专门做饭烧水的灶台,还要砌一圈围栏,到时候上面铺上陶砖当餐桌。

    眼下山上石头不少,泥土随便挖一些就行。

    忙碌一阵之后,三人来来回回背了十多筐土倒在山洞口前的一块空地上。

    接下来三人分工合作。

    举负责和泥。

    古负责搬石头。

    徐晨则砍了一根胳膊粗细的木头大致劈削成为一把瓦刀,简单的规划一下之后,绷上绳索就开始砌墙。

    三人的动作自然迎来了一群留守人员的关注,大家都好奇的围过来观看,当得知徐晨要把洞口用石头封起来的时候,瞬间都高兴起来。

    山洞在半山腰上,四周都是密林,夏天多蛇虫,秋冬多老鼠,特别是夏天,经常都有蛇钻入睡觉的山洞之中,甚至还有人在自己的窝里面被蛇咬过。

    有时候半夜被淅淅索索的声音惊醒,一摸蛇就睡在自己身边。

    虽然是一群原始人,比较野蛮粗鲁,但对于蛇虫还是十分恐惧。

    若是把山洞口都用石头封堵起来,以后蛇虫鼠蚁就要少得多。

    因此一群人兴奋一阵之后,都开始帮忙搬石头挖土,很快山洞前面便堆了好大几堆。

    忙忙碌碌,一天时间转眼过去。

    三人成效卓著,砌起来一道高一尺,十多米长一截石墙。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按照徐晨的规划,这道石墙至少要有一米高才行。

    傍晚随着采集和打猎收集树皮的人陆续回来,看到这道整整齐齐的石墙,全都兴奋激动无比,纷纷赞叹徐晨神奇的创造能力。

    母巴更加高兴。

    昨晚徐晨连比带画的解释的时候,她并不是十分明白,但现在她却是完全看懂了,搂着徐晨差点儿又奶了几口。

    随着徐晨展现出越来越多与众不同的聪明才智,实际上她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同时也越来越紧张和纠结。

    按照部落的婚配习惯,等到徐晨再长大一些,就会去别的部落生活。

    那绝对是巴族的巨大损失。

    因为他会把各种神奇的技艺也带过去,那样巴族的先进优势就会荡然无存。

    最近依靠徐晨发明的这些东西,部落收集到的食物比往年多多了,并且男人们有了弓箭,最近猎获也大量增加,几乎每天都没有放空过,这是从未出现过的事。

    甚至连山下的狼群和许多猛兽都杀死了。

    使得女人们的采集的范围几乎扩大到整个山谷,部族的生存能力大大增强。

    更何况徐晨到底还会有多少新奇的创造和发明?

    到底还会给部落带来多少改变?

    她完全无法去想象。

    巴族承受不起徐晨离开损失和代价。

    若是徐晨能够永远留在部落就好了。

    但这几乎不可能,因为随着部落的来往和交流,这些事很快就会传播出去,想要得到他的部落会越来越多,而像乌这种实力强大的部落,他们会用各种办法来抢夺威胁,若是自己不同意,说不定巴族就此会灭族。

    于是母巴搂着徐晨,想着想着竟然忍不住悲从中来嚎啕大哭起来,这一下把整个部落的人都吓到了。

    “母巴嘎嘎!”

    一群女人紧张的围在母巴身边抚摸安慰。

    拱在老太婆充满体味的怀抱里,徐晨也被老太婆哭的满脸懵逼。

    砌了一堵墙而已。

    值得高兴成这样吗?

    等自己在山下把房子砌起来,还不得高兴的哭死。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