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原始人日记

第32章 格格不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眼下看天气应该已经入秋,按时间差不多该是阳历八九月或者阴历七月了。

    不过这个原始部落时代还没有任何历法,因此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年月日来记录时间。

    但原始人也能通过月相的变化来大致划分月份,通过植物的变化来划分季节和年。

    不过这种季节和月份都没有建立起来任何准确的关系。

    昼夜交替一次就是一天。

    月亮圆缺一次就是一月。

    草木一枯一荣就是一年。

    春华秋实,夏热冬寒,这就是四季的变化。

    所有这些时间的概念都还停留在最原始的懵懂感觉之中。

    因此无法确切的计算每一件事的准确发生时间。

    最简单就比如年龄,没有人能够准确知道自己多大。

    最多就是每个人出生之后,母亲就会在石壁上每年刻下一个记号,而每多一个人,母巴也会在自己的专用法杖之上刻下一个记号,但族人有生有死,她那根法杖已经密密麻麻刻满了记号,不说别人看不懂,徐晨敢相信母巴自己也早已迷糊了,只能靠猜。

    甚至徐晨怀疑,母巴不会数数。

    因为整个部落的人都不怎么会数数,一般都是掰手指头和堆小石子,他们判断东西的多少都是论堆,成年人一般能够数到十,因为只有十个手指头,更大的数字已经超出他们可以借鉴的器官范围了。

    当然,男人中间那根不算,属于半隐藏数字,状态也不太固定,处于一和非一之间不确定的量子状态。

    不会数数,自然也就不知道一年多少天一月多少天了。

    最近叶已经学会使用较大的数字,也能进行个位数的加减计算,因此对徐晨突然冒出来的十五这个数字很感兴趣,徐晨也决定利用月亮圆缺来教她简单的历法。

    以月相变化建立的历法叫做阴历,阴历是不准确纪年方法,年月季节时间都不固定,并不适合指导农业生产,但对于这种没有丝毫天文知识的原始人来说,却是最简单而且最容易辨识和接受的方案。

    徐晨其实也无所谓年月日准不准,主要是他需要有一个这样历法,来记录时间,不然随着穿越的时间越长,他慢慢就会连自己多大岁数了都不知道,那才悲催。

    借着淡淡的月光,他先在石壁上画了一个环形的月相变化图,顺时针从零点到六点方向,是上弦趋满月状态,从六点到十二点是下弦月趋无状态。

    “懂嘎?”画完之后徐晨转身问。

    叶认真的看了许久摇头。

    徐晨只好用手指着月相六点钟的满月状态,然后又指指天上的满月。

    叶瞬间明白过来使劲儿点头。

    “十五!”

    徐晨笑着在六点钟的圆月位置写下两个数字符号IX,然后手逆时针往后移到三点钟方向的上弦月图,写下七和八两个数字符号,然后又指着九点钟方向,写下二十二和二十三两个数字,最后在空白的零点位置写下了三十。

    写完之后他用手绕着整副月相图画了一个圈说:“一个月,懂嘎?”

    叶茫然摇头。

    徐晨:……

    我太难了,这么简单的图都看不懂。

    徐晨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不过想想又心平气和起来,自己面对的是还在茹毛饮血穿皮草的原始人,完全就像给幼儿园小盆友讲天体物理学。

    叶虽然有十多岁了,但实际上也刚刚才学会个位数的加减法,勉强能够数三十以内的数。

    于是他只能耐心的继续慢慢解释月相和时间的关系。

    好在叶已经能够准确认识数字,对于月亮的变化也清楚,一番解释下来虽然听的迷迷糊糊,但也大致听懂了一些。

    时间如水,夜色渐深。

    时间估计到了晚上九点钟模样。

    叶打了个哈欠。

    明显学习使人犯困,特别是听不懂的课程。

    看着叶揉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徐晨只好丢下炭条说:“睡觉!”

    “哦!”叶迷迷糊糊就进山洞去了。

    徐晨一脸无奈,然后独自一人仰望着深邃的夜空和一轮皓月继续发呆。

    虽然穿越一个多月了,但仍旧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

    一觉睡醒,天色又已经大亮。

    今天天气略有些阴沉。

    风吹在身上也有些凉飕飕的感觉。

    真的是秋天了啊!

    徐晨忍不住微微打了个摆子。

    叶一个人蹲在火塘边的石壁前面,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上面的月相图。

    看见徐晨出来,她赶紧站起来帮忙去盛饭。

    徐晨撒尿洗手洗脸漱口过来,坐在火塘边稀里哗啦吃饭,用筷子指着月相图问:“懂嘎?”

    叶略微羞愧的点头但很快又摇头。

    徐晨也不再过多问,懂不懂没关系,但这种热情的学习态度很好,比一群一上课就如同浑身长跳蚤的小野人强多了。

    眼下整个部落之中,就是叶对学习比较感兴趣。

    其他野人虽然经常也会很好奇的过来看看,但对墙壁上越来越多的稀奇古怪的符号越来越懵逼。

    徐晨曾经试着叫古和举也加入进来一起学习,但两人只学了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来了,一听得见徐晨说学习两个字,跑的比兔子还快。

    他们宁愿打猎挖土背石捡柴,也不愿意坐着不动看晦涩难懂的各种符号。

    这种事徐晨也没办法强求,但好在时间长了,潜移默化之下部落的人也慢慢学会了他创新发明的许多字词,继续这样发展下去,迟早会形成一个完整的语言文字系统。

    这件事他还不急,可以慢慢来。

    吃完早饭,徐晨把卷在一起的织布机拿出来,找个平坦的地方坐下来继续织布。

    不过坐下来才发现地上很凉,忍不住呲牙咧嘴吸几口凉气。

    入秋之后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天天坐地上也不行,但部落乱七八糟的事太多了,什么都缺,好在自己这个野人身体皮厚肉糙比较耐操,暂时还能忍受。

    看见徐晨又开始织布,叶跑过来蹲在旁边仔细观看。

    一群正在喂小马的孩子看见徐晨又在弄一样没见过的新玩意儿,顿时也一窝蜂的围过来。

    拴好腰绳,双脚蹬住经棍。

    提综、分经、穿梭、打纬。

    咔咔咔咔纬刀轻轻拍打之下,麻线也一根一根的不停增加。

    随着一遍又一遍不断的简单重复,徐晨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

    一群孩子惊奇于这个复杂到无法理解的东西,只能嘎嘎不断的发出各种惊呼,特别是几个小女孩,更是看的目不转睛。

    “懂嘎?”

    一口气织了十多分钟之后,徐晨抬头笑着问。

    “嗯!”叶认真点头。

    “试试!”徐晨停下动作,松开双脚解开腰绳。

    叶很紧张的使劲摇头,但在徐晨鼓励之下还是坐下来,然后在徐晨的帮助下系上腰绳,蹬住经棍。

    “不要紧张,第一步提综杆……插入经棍……穿线……打纬……”

    徐晨手把手仔细教授织布的动作。

    叶虽然紧张,但看了这么久步骤早已熟悉,只是突然上手有些手忙脚乱,但徐晨仔细教了几遍之后,随着步骤慢慢熟悉,动作也渐渐变得流畅起来。

    看着叶已经能够独自完成织布动作,而且动作越来越熟练,徐晨满意的露出笑容。

    纺线织布这种事比较简单枯燥,只有细心温柔的女人来做比较合适。

    最主要的是这个工作无需太大的体力,更没有任何危险,非常合适不能干重活儿累活儿的妇孺老弱。

    纺纱织布出现之后,以后部落的女人会更加忙碌,但也会创造出更大的财富。

    徐晨教会叶开始织布之后,就招呼正在和几个成年人制作工具的古和举一起下山。

    “咴~”

    看着徐晨背上藤筐要走,拴在树林边的小马不断跺脚发出嘶鸣。

    “走吧,带你一起下去!”

    徐晨笑着把绳子解开,想了想让古找来两个藤筐,用绳子拴在一起做成一个褡筐的样子放在小马背上。

    “咴……”

    对于放在背上的东西,小马明显感觉到不舒服,又是跺脚又是昂头的不断扭头嘶鸣,还回头想用嘴将藤筐咬下来。

    徐晨又是抚摸又是挠痒的安抚许久,这个小家伙才慢慢安静下来,勉强接受了这两个让自己难受的玩意儿。

    藤筐并不重,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徐晨也没往里面放任何东西,只是先让小马慢慢习惯背上驮东西的感觉。

    驯服任何野生动物,最好从小开始。

    虽然下山的途中小马依旧时不时的还会回头咬几下,或者故意又是颠又是跳的想把藤筐弄下来,但徐晨要不仔细安抚,要不弄一些野草勾引,反正是不让它得逞。

    于是几番折腾之后,小马也开始认命,最终把两个藤筐顺利驮下山。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