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都市言情 -> 红唇蓝唇

005章 酒怎么变成了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汪玉珏把袁玉鹿和唐玉协两人往一起指指,说,“口径一致。”

    唐玉协这时说话了,“有第三个了解这里边情况的人,也得如我们俩这么说。不过……”

    汪玉珏紧抓不放,“‘不过’什么?”

    唐玉协琢磨一下说,“给鹿子配一个记账员,比如,让舞台监督兼记账员,或者叫出纳员,我想鹿子……”

    “你看,”汪玉珏用手指尖儿拍在吧台边沿上,说,“总有办法的吧?就这么定了,这个制片,就鹿子干了。”

    袁玉鹿还要争辩什么,唐玉协转过脸来,看了她一下,那眼光里包含着许多。这样,袁玉鹿的话就拐弯了,她挺起上身,越过唐玉协,对汪玉珏说,“发现我胡乱花钱,或者有贪污行为,你立即就把我这个制片撤了,你千万不要客气,汪总。”

    汪玉珏听到袁玉鹿答应了做这个制片,他很是兴奋,他拿上自己的酒杯和底托,从他的吧椅上出溜下来,走到袁玉鹿的另一侧,把酒杯的底托放在离袁玉鹿很近的吧台上,把酒杯放在底托上,又把吧椅往袁玉鹿跟前拖了拖,坐了上去,转过身子,嘻哈着对袁玉鹿说,“咱们谈工作。”

    袁玉鹿看看少爷、唐玉协以及那边的几个人,然后,对汪玉珏说,“不地,我们还能谈什么?”

    汪玉珏涎着脸说,“……情,感情……”

    袁玉鹿严肃起来,看着汪玉珏,上腭发出一声“嗯?”

    汪玉珏连忙掩饰、狡辩,“你说,咱们在《鹿子夜话》那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有一点儿感情?我说的过了吗?”

    袁玉鹿的脸色缓了一些,但话语还是冷冰冰的,“还是谈工作吧。”

    “谈工作谈工作。”汪玉珏连忙迎合着袁玉鹿说,“资金,我包葫芦头,但是,要保证我的广告。”

    袁玉鹿说,“这没问题。这一时段的广告,都由你来支配。自己打,别人打,都成。有好的收益,到年底了,给这帮兄弟姐妹们表示表示,表示多少,那就看你汪总的了。”

    “那是少不了的!”汪玉珏拍着胸脯说道,“眼下,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袁玉鹿一时猛住了。

    她右边的唐玉协在那里闷着头说,“头两期的男女嘉宾。”

    “对呀,”袁玉鹿击案而起,“头两期的男女嘉宾怎么办?两期?两期恐怕都够呛,我看至少得四、五期。”

    汪玉珏不知他们俩说的是什么,就问。

    袁玉鹿对他说,“这样的节目,不便于打广告公开招募,说我们要办相亲节目,谁想来相亲,快快来报名?哪有这么的?都是出了几期,打出带片广告,联系电话,多少多少。然后,别人看了,认为真能相亲,就来报名了。可是,这头两期的男女嘉宾,上哪找去?咱们唐导愁的是这个。”

    汪玉珏看了一圈,说,“这不用愁啊,不就小姑娘小小子吗?咱们有啊。”

    他这么一说,使唐玉协都转过头来,越过袁玉鹿,看着他。

    汪玉珏说,“你们忘了我有个艺术学校了?那里可都是小姑娘小小子,一个个水亮亮的,养眼。”

    吧台那边的人,往这边看,他们在听汪玉珏他们谈话。

    于是,唐玉协说,“不能,那咱们不等于造假了吗?”

    汪玉珏想说什么,唐玉协向他做一个制止的手势,他就把话咽了下去。

    袁玉鹿也明白了唐玉协的手势,就说,“招募男女嘉宾的事,我来负责。咱们干一个吧。”

    说着,袁玉鹿从底托上拿起了酒杯,左碰一下汪玉珏,右碰一下唐玉协,率先把满满的一杯酒,倒入口中。她知道自己杯中不是酒,只是一杯普通的水。

    她的这个动作相当豪放。汪玉珏和唐玉协看了有点儿目瞪口呆,汪玉珏去看少爷,少爷一丛肩头,说,“到一定境界,都这样。”

    “我也能吗?”汪玉珏问。

    “你更能了。”少爷非常肯定地说。

    汪玉珏问,“为什么?”

    少爷答道,“男人嘛,进入境界要快一些。”

    “那我倒要看看,”汪玉珏说着,举杯一饮而尽,然后说,“进入境界,是什么样的。”

    唐玉协无语,只是哑着笑笑,把自己那杯酒也一饮而尽。

    袁玉鹿环顾左右,说,“还喝不喝?”

    汪玉珏说,“喝呀,连境界的边儿还没摸到呢,怎么能不喝呢?”

    说着,他把酒杯连同底托一起推给了少爷。

    袁玉鹿也推了过去。

    唐玉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杯子推向了少爷。

    少爷把三只杯子斟满了酒,如同前两次一样,把酒杯分别送给了三个人。

    汪玉珏指着袁玉鹿的杯子说,“哎,你的酒杯里,怎么有一个气泡啊?”

    袁玉鹿歪着头看看自己的酒杯,对汪玉珏说,“你快到境界了,我就是,进入境界之前,看哪儿都有个气泡升起来——哎,汪总,你信不信,我看到你的鼻孔里冒出一个气泡来。”

    汪玉珏说,“那是鼻涕泡。”

    袁玉鹿掩口而笑。

    他们又说了一些具体事宜,汪玉珏和唐玉协就有点招架不住了。可是,汪玉珏为了追求境界,非要把杯中酒喝了,袁玉鹿劝阻,他不听,还用力扒拉她,她只好听之任之了。

    唐玉协要比汪玉珏醉得重,没怎么有意识似的,袁玉鹿把唐玉协的杯子拿个过来,小抿了一口,然后把杯子给了少爷,说,“少爷,斟满。”说完,向少爷睒了一下眼睛。

    少爷会意,给唐玉协的杯里斟满了酒,然后,五指抓着杯口,给唐玉协送了回来。

    袁玉鹿看到唐玉协的杯里,也泛起一两个气泡,心下松了一口气。

    果然,倒完了酒,汪玉珏就又张罗着找境界,并率先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还醉眼迷离地看着袁玉鹿和唐玉协两个人。

    唐玉协已经支撑不起来了,趴在了吧台上。袁玉鹿走过去,一手托住唐玉协的下巴,把他的酒倒入他的口中,说道,“你还没达到境界呢!”

    汪玉珏拍手笑道,“对对对,没到境界,统统要到境、境界。”

    说完,他头一歪,死了一样倒在吧台上。

    袁玉鹿惊问少爷,“怎么了?死了吗?”

    少爷探过身来扒拉他一下,他“哽”了一声。

    少爷对袁玉鹿说,“没有。他可能等着你向灌唐导那样灌他一杯。”

    袁玉鹿恨恨地说,“那就来一杯!”

    少爷轻轻地摇了摇头。

    袁玉鹿知道,少爷怕灌汪玉珏真的伏特加,怕把他弄个好歹的;要是灌他那种水,他就知道这里边的猫腻了,怕他闹起来,以及找后账。

    袁玉鹿看到吧台前没别人了,就对少爷说,“付账了没有?”

    少爷说,“还没。”

    袁玉鹿说,“我没带钱(那时还不能手机付账)。这种情况下,翻他们俩谁的钱夹都不好,这样,你先和你们经理说说,记在我的账上,过后我来付账——你能不能信任姐?”

    少爷说,“鹿子姐,看你说哪儿去了?信不过我自己,也信得过你。”

    “那好,”袁玉鹿说,“你帮我,把他们两个搀到车里。”

    少爷说,“好的,没问题。”

    少爷说着,就绕着从吧台里走了出来,接过袁玉鹿递给他的车钥匙,先搀起汪玉珏,向外边走去。

    屋里,就唐玉协趴在吧台上,其他人都走了。只是钢琴还在连绵不断地弹奏着,钢琴旁的小女子,还在那里咿咿呀呀地唱着。从他们进来到现在,始终是这个样子,致使袁玉鹿怀疑那两个人是智能机器人。

    她心想,应该给他们小费,但是,自己身无分文。她走过去,看着弹钢琴的和浅吟低唱的女孩子说,“我走了,你们别走,我有小费要给你们,现在没带,一会儿让少爷捎回来。”

    钢琴演奏者忽然变了调,弹出激越欢快的曲调,唱歌的女孩子,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

    少爷回来了,袁玉鹿问他,“汪总没耍磨磨丢?”

    少爷说,“他都想耍,但他还得有那个章程?”

    袁玉鹿浅浅地一笑,指着唐玉协,说,帮我把这个厚道人也扶上去吧。少爷应声,就到吧台跟前搀起了唐玉协。

    唐玉协已经醉得丢丢当当的了,亏了最后那一杯酒是水,要还是酒,他就废了。袁玉鹿想问问少爷是怎么做到的,用什么做到的,但,这毕竟是在酒吧里,有人没人的,问这些不合适,就忍住了没问。

    到了唐玉协家楼下,袁玉鹿按开了楼门,让少爷搀着他上楼。可是,唐玉协两条腿软的,像没有骨头似的,一点支撑不起来他的身子。没办法,少爷抄起他的腿弯,把他当胸抱了起来,就往电梯间里走。袁玉鹿慌忙在前边开路。

    下了电梯,少爷还是抱起他,走到他家的门前。

    唐玉协的夫人和他小女儿早就把门敞开着,迎接着唐玉协。看唐玉协被人抱着,都大吃了一惊,围了上来,连连追问袁玉鹿,说唐玉协怎么了。

    袁玉鹿把着唐玉协夫人的手臂说,“师母,我师父和一个投资人喝了两杯酒,他醉了。不过,没关系,他睡一会儿,就能醒来的。”

    少爷挡开她们母女,说让我进去。

    唐玉协的夫人和他的女儿闪开了身子,少爷就抱着唐玉协进了屋。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