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都市言情 -> 红唇蓝唇

007章 女主持认下一个弟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袁玉鹿不免在心里替少爷唏嘘,但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姐把你的事放在心上,有合适的……哎,在酒吧里你也听到了,我们正在筹办一档节目……哎,不说它了,等姐遇到合适的,给你联系一个。”

    少爷说,“姐,这方面,我特相信缘分,人为地撮合,十有九不成,即使成了,也达不到爱情的高度。”

    袁玉鹿惊转头看少爷,心想,他年纪轻轻,怎么有这么老套看法?我就是让这种看法纠缠得至今还单着。

    少爷转过头来看她,袁玉鹿连忙把头转过去,停那么一瞬,袁玉鹿问少爷,“你爸和你妈怎么……你的爸妈还在咱们国家吗?”

    少爷说,“我爸在天国。我母亲,据信在北爱尔兰。”

    袁玉鹿说,“你母亲是爱尔兰人?”

    “是。”少爷说:

    “她和我父亲二十六年前在首都相遇,然后,怀了我。我父亲形容的轰轰烈烈,甜情蜜意,但我觉得就是一时心血来潮,年轻人嘛,尤其是我母亲,当年才十八岁。然后,两人就分手了,我母亲回到了爱尔兰。

    “回到家里,才发现怀孕了。爱尔兰有法律,不许堕胎,发现堕胎,是要判刑的,于是,我就逃过一劫,来到了这个世上。一岁之后,我母亲没法抚养我。就把我送了回来……”

    “很悲催,但也很浪漫。”袁玉鹿说,“你是什么时候学的使酒变成水的手艺呢?”

    “烈性酒酒吧的少爷都会这一手,”少爷说,“使酒变成水,脱去里边的酒精,很简单,就是我用五指从上边抓起你的酒杯时,我把手心中的乙醇脱氢酶放进了你的酒中,使你的酒变成二氧化碳和水。”

    “啊,我说怎么有气泡儿呢!”袁玉鹿惊呼。

    “是,有少许气泡儿,”少爷说,“但我用五指遮蔽着,还没人特别留意着,就不易被察觉。”

    “喝的人,可知道。”袁玉鹿转过头来十分感激地看了少爷一眼,“你不把我的酒魔术成水和二氧化碳,我今天就交代在你们酒吧,或者,汪玉珏了。”

    “汪总叫汪玉珏?”少爷问。

    “是,”袁玉鹿说,“他原来做过我们的节目,对他有一定的印象。我知道他有追我的倾向,没想到他这么流盲。”

    少爷说,“我一看,他就没安好心。所以就给你的酒‘魔术’了一下。”

    袁玉鹿又去看少爷一眼,说,“对谁都这样吗?”

    “肯定不。”少爷说,“有的就为了醉,你不让她醉,对不起她;再一个,有的人,不知你的善心、好意,当面就挑明了,你说,我图个啥?就算不当面挑,背后当谁都说,我们也受不了,我们酒吧还想不想开了?”

    袁玉鹿说,“你看我不能当面挑、背后说?”

    少爷笑了,“也不是。姐我认识你,我多次看你的《鹿子夜话》。”

    袁玉鹿很诧异,“按理说,你这个年龄段,不应该是我们这个节目的观众啊。”

    少爷说,“你的主持风格,也选定年龄段的吗?”

    袁玉鹿说,“理论上,也应该有所界定,但我觉得我没有刻意。”

    “是啊,”少爷说,“你的主持风格就很吸引我;另外,你是我姐。”

    袁玉鹿一怔,说,“此话怎讲?”

    少爷说,“你叫袁玉鹿,是吧?”

    袁玉鹿说,“是。”

    少爷说,“我叫袁玉麂。”

    “‘ji’?哪个‘ji’?”袁玉鹿急急地问。

    袁玉麂说,“是鹿字下边一个‘几’字。是一种小型的鹿。”

    “真的!?!”袁玉鹿惊诧不已。

    “那可不真的。”袁玉麂说着,一手把方向盘,一手伸到后兜里,拿出他的皮夹子,递给了袁玉鹿,说,“姐,你自己看。”

    袁玉鹿接过皮夹子,抽出袁玉麂的身份证一看,可不是?“袁玉麂”赫然写在上边。袁玉鹿张开双臂,一把搂过袁玉麂的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姐认定你这个弟弟了!”

    袁玉麂一脚踩住了车,车身一抖。

    袁玉鹿放开了袁玉麂。

    袁玉麂才慢慢启动了车。他自在地摆动了两下头,幸福地说,“有个姐的感觉真好!”

    袁玉鹿很是感慨,“天下还有这样巧的事!”

    袁玉麂说,“而且,是二十五年前就定好的事。”

    袁玉鹿知道他指的是他取名字的事。于是她说,“更早一些,三十七年前就定好的。”

    袁玉麂忽然说,“姐,你是属猴的?!”

    袁玉鹿醒悟过来,“你二十五,也是属猴的?”

    袁玉麂又停下了车,扭转过身子,说,“对不起,姐,咱俩还得抱一抱。”

    袁玉鹿迎过去,抱住了袁玉麂,说,“乐不得的。”

    这次抱,袁玉鹿有所感,她赶忙放开了,掩饰着说,“有个弟,尤其还是猴弟,这感觉更好。”

    袁玉麂也觉得不自在,他慌忙发动起车,也掩饰着,另辟话题,问袁玉鹿,“姐,明天汪玉珏要问你,你咋说?”

    袁玉鹿说,“我就说我也醉得不行,是少爷把我送回家的。”

    “你不说你跟我去了?”

    “说也行,只是我醉的人事不知。”

    “那我咋知道他住在那儿的?”

    袁玉鹿想了想说,“你问我了,我就说他的那个店,然后,我就睡过去了——这么说行不行?”

    袁玉麂笑了,说,“行倒是行,有过这种情况。”

    袁玉鹿说,“你们这里天天这样——动不动就有人醉得一塌糊涂?”

    “基本吧,哪天也有一两个。”袁玉麂说:

    “问题是,伏特加不像白酒,口感那么凶烈,一口下去,直接到胃里。喝伏特加只是感到凉爽,不烧膛,咱们的人就放松了对它的警惕;也不像白酒,那么‘忽’的一下子就上头了,而是逐渐的。

    “但你别忘了,它也是烈性酒,也是45度啊。不过,我可以控制一些,比如少放一些乙醇脱氢酶,实际上就把伏特加的酒精度降低了,一般,都是在看到客人要喝醉了,才放,这样,他们满嘴的酒味儿,又是一下子倒进胃里,就感不到酒里的酒精度降低了。”

    袁玉鹿说,“为什么这样做?只为了让他们多喝吗?”

    “是的。”袁玉麂说,“要不,像汪总唐导他们俩那样,喝了三杯,就醉成那样,我们上哪儿挣钱去?史上,E罗斯一度禁酒,就是伏特加容易喝多。喝多了,容易闹事,也有生命危险。”

    袁玉鹿凭空打了一个抖,说,“很可怕!”

    袁玉麂看了袁玉鹿一眼,说,“所以呀,开伏特加酒酒吧,少爷都有控制酒精度的手段,不然,任其下去,酒吧没几天就得关门歇业了。”

    “多少钱一杯?”袁玉鹿问。

    “三十元。”

    “三十元?”袁玉鹿在心里算着,“你那三角瓶能倒几杯?”

    袁玉麂说,“正好十杯酒。你们的,你呷了两口,到最后,还剩不到一杯。”

    袁玉麂早就减速,这时,他停下了,说,“姐,我到了。”

    袁玉鹿扭头一看,见真到了“伏特加酒吧”门口了。就说,“你非得马上回去吗?”

    袁玉麂说,“那都不要紧,经理知道我出来送你们。姐,你……”

    袁玉鹿说,“那你就把我送回家。男人嘛,有始有终。”

    “嗯……”袁玉麂有些迟疑,“行,姐我送你回家。”

    袁玉鹿说,“你迟疑啥?我还能咋地你啊?”

    “不是,不是。”袁玉麂有些慌不择言。

    “‘不是’,就开车。”袁玉鹿说。

    袁玉麂应声,就重新发动起了车。

    ……  ……

    到了袁玉鹿家的楼上,袁玉鹿对袁玉麂说,“弟,跟我上楼。”

    “……哎。”

    袁玉鹿推门下了车,袁玉麂也跟着下了车。进了屋里,袁玉鹿对袁玉麂说,“我给你冲一杯咖啡?我这可是上好的。”

    “啊不,”袁玉麂说,“你也不要喝咖啡、茶、可乐等含咖啡Y的饮料,乙醇脱氢酶和它们有反应。”

    “噢,是吗?”袁玉鹿拍一个空心掌,“亏得让你上来了,要不,你也不会提醒我。”

    袁玉麂说,“我没想起来,一般晚上了,人们都不喝含咖啡Y的饮料。”

    袁玉鹿用指头点搭着他,说,“你这小嘴儿,可到挺能遮。”

    “不是。”袁玉麂辩解,“真是这样的。”

    袁玉鹿也不去听他的,到衣柜里翻自己的衣服,翻出五百元钱,给了袁玉麂,说,“给你酒钱。再捎给钢琴师和那个唱歌的小姑娘,小费,一人五十元钱。剩下的,你留下。”

    袁玉麂不去接钱,他说,“姐,何必你给呢?不是汪总请的客吗?”

    袁玉鹿把手里的钱向袁玉麂送送,说,“算了,以后不搭搁他就是了,还跟他分那么清干啥?”

    “节目不办了?”袁玉麂问。

    袁玉鹿说,“这种情况下,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像碗边爬一条蛆虫似的?还怎么和他合作?”

    “……那,姐,你以后主持什么节目?”袁玉麂问。

    “什么?”袁玉鹿说,“还不知道,再说吧。拿着。”

    袁玉麂躲着,说,“太多了,我拿四张就行。”

    袁玉鹿笑了,“你以为姐没什么节目可主持的,就不开支了?怎么也是国营电视台,不主持节目,奖金拿得少一些,工资还是有的。再说,在台里,我还是前排主持人,会有我的位置的。拿着。”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