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都市言情 -> 红唇蓝唇

024章 人哪,不可貌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林局长看着汪玉珏和吉娅芬两个说,中午带你俩吃大馅饺子去呀?

    吉娅芬去看汪玉珏,

    汪玉珏说,到你的一亩三分地啦,客随主便。

    林局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走!

    吉娅芬心想,这个林局长可是不错,给我们办事,不用我们请他,反倒请起了我们。看他一身肥肉,不着吊的样子,还真不是一个混吃喝的贪腐分子。人哪,不可貌相。

    林局长坐汪玉珏的车,指挥着,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小饭店。林局长和这家的老板娘很熟,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不过,吉娅芬知道,林局长和这位老板娘不会有男女关系的,老板娘比林局长长得老四五岁的样子,他们也就是臊臊嘴而已。

    老板娘说,三个人?

    林局长说,哪能,一会儿还有一个来。

    老板娘问,那得四盘?

    林局长说,可不咋地。

    老板娘又问,开在东屋?

    林局长说,不,在西屋。今儿早上,一只喜鹊在我家的西房顶上叫。

    吉娅芬心里想,吃个饭,和喜鹊在哪个房顶上叫,有什么关系?

    这时,有一伙人向西屋走去。老板娘现和那伙人商量着,才把他们劝到东屋的。那伙人从吉娅芬他们身边走过,有一个小子说,刚才我就要到东屋,可老柴人非得说有人定下了。这会儿,又让我们去东屋了,她那张嘴是什么?

    吉娅芬知道那小子说的老柴人,可能就是老板娘,至于她说东屋有人定下了,也可能说的就是他们。是不是这么回事:以往林局长来,都在东屋,这一次见到他的影,就代替他占了东屋。可林局长一反常态,今天偏偏要在西屋。老板娘只好把已经撵走的人,又请了回来。

    可是令吉娅芬不解的是,也就吃个饭呗,还费这个周折干啥?

    西屋,不很大,二十多平的样子。屋里摆了两张桌子,一张桌子放的偏一点儿,上边有吃碟,筷子筒,还有没剥皮的蒜瓣,辣椒碎,酱油和醋壶。看摆设,这桌是吃饭的。另一张桌,在屋的中间,被一个羊毛毯蒙着,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林局长大手一挥,让着汪玉珏和吉娅芬两个,说随便坐。

    汪玉珏坐下,吉娅芬挨着他坐下了,林局长就捡一个空位坐下了,把那张椅子压得“嘎嘎”响。汪玉珏对他说,你让他们换一把椅子吧,可别摔了你。

    林局长怪怪地看着汪玉珏,有些凶狠地问,你说啥?!

    吉娅芬想不到有人这么跟汪玉珏说话。

    汪玉珏一时慌了,他赶忙改口说,我,我是说,怕那椅子不结实。要不,把我这个给你?

    林局长一字一板地说,你那把椅子,你坐吧,咱不稀罕;我这把没事,都坐了十多年了,还是稳稳当当的,有老天保佑。

    吉娅芬一时糊涂了,一句平常的话,犯得上剑拔弩张的吗?林局长这话,好像有所指,不仅仅说实体椅子。他那把椅子坐了十多年了,可能是指他在局长位上十多年了。啊,汪玉珏说林局长那把椅子嘎嘎响,别摔了,林局长嗔心了。

    汪玉珏慌得不行,坐立不安的。

    林局长的电话响了,他接了,说在西屋。就关上了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精瘦的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林局长走上去握着他的手说,“徐处,他们这里今天宰了一头肥牛,我请你吃大馅饺子。”

    徐处一双贼眼看看汪玉珏,又看看吉娅芬,说,“这两位是?”

    林局长说,“这是咱市的大富汪总,这是他的秘书吉小姐。”

    吉娅芬心里纳闷儿,我什么时候成了汪的秘书了?但她没说什么,只是冲徐处长笑了笑。

    徐处长说,“这妞儿真甜,你这一笑倾城,二笑倾国。别再笑,再笑,地球就翻了。”

    大家一起笑。徐处长分别和汪玉珏、吉娅芬握手。

    林局长让座,徐处长坐下之后,扫视了汪玉珏和吉娅芬一眼,对林局长说,“我怎么看他们当院有两张牛皮,一张大的,一张小的。”

    林局长说,“不管。他们把大牛和小牛的肉剁在一起了,咱们通吃,就完事了。”

    吉娅芬心想,我怎么没看到有牛皮呀?再说了,这么个小店,宰两头牛,就是生意再好,得吃多少日子?他们这不是在说宰牛什么的,分明是在说汪玉珏和我。他们俩要干什么?我和汪总要遇害吗?

    徐,不知真实身份,可是,汪玉珏知道林是工商局的局长啊,一个局长敢在光天之下害人吗?

    徐处长坐下不一会儿,老板娘和一个干干的女服务员就端上四大盘饺子进来了。饺子真大,一盘里真多。

    吉娅芬心想,一人怎么能吃一盘?连半盘都吃不下。饺子确实是牛肉的,也挺香。林局长风卷残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那盘饺子吃光了。别人纷纷把自己盘子里的饺子拨给他,他也来者不拒。

    吉娅芬想,这么好的胃口,不像要行凶的样子啊。

    徐处长笑对林局长说,你说你这么能吃,还能不胖?

    林局长说,我觉得我最近瘦了。

    徐处长惊讶万分地说,你瘦了?!我看你又胖了一圈儿!

    林局长说是吗?

    说话的时候,林局长眼都不抬,只顾往嘴里填。

    吉娅芬想,看林的这个形态,真不像干坏事之前的样子。她在一篇文章里看到,大凡是作恶之人,在作恶前,他们也会紧张。因为,大多的日子里,他们毕竟是普通人,受制于善良的社会。

    吃到后边,林才想起吉娅芬,他转过头来,对吉娅芬说,其实,咱俩是一个体性的人,我现在,就是你的未来。

    吉娅芬说,你要教我懂得了这个,我今后就少吃,尤其遇到大馅饺子。

    林局长听了这话浑身肉颤地笑起来。后来,喝了一口茶,才算把笑压下了,他拿起了桌上的那罐辣椒碎,让着吉娅芬说,来不来?吉娅芬说,不。这是我未来不能成为你的又一个主要原因——我不能吃辣的,吃辣的就过敏,浑身起疙瘩。

    吉娅芬说这话后,徐摆了一下头,用眼睛偷偷瞄了吉娅芬一下,吉娅芬转头去看他,他尴尴地一笑,说,听你说这话,不像一个秘书。

    吉娅芬逼问过去,那你看我像个啥?

    徐处只是笑了笑,往嘴里抿进半个饺子,在嘴里翻卷着嚼着,没有回答吉娅芬。

    到底林局长把他们三个人剩的饺子都吃了。

    徐处说,你一人顶 我们仨。

    林局长睒一下眼睛,说,我这叫一吃仨。

    徐处说,我看咱们三个男的,得让这个甜妞吃了。

    林局长和汪玉珏哈哈笑。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吉娅芬也没明白他们都说些啥,只是跟着哈哈地傻笑。

    林局长撂下了筷子,拿桌上的一块餐巾纸,揩了揩嘴,环顾四周,说,活动活动?

    汪玉珏说,活动活动吧。

    徐处长也跟着应声。

    吉娅芬不知他们指的是什么,不言语,只是一味地跟着傻笑。

    林局长站起身来,走到屋里另外一张桌前,把上边盖得羊毛毯子掀开,吉娅芬才看到,原来下边盖的是智能麻将桌。

    吉娅芬心里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林局长之所以这么大方地请她和汪玉珏吃饭,原来就是奔着赌钱来了。

    汪玉珏早有这方面的准备,他不转账,不用银L卡去海威大厦结账,而拿现金,就是为了赌资方便。剩下的钱,分给自己一半,就是给自己用作赌资。三千多元,赌多大的,用这么多的钱?

    四个人坐好,抓风,正好,林局长和徐处坐在对面,吉娅芬和汪玉珏坐在对面,徐处长在吉娅芬的上家。

    徐处长问林局长,多大的?

    林局长说,咱就是一个玩儿,别太大了,就五幺五的吧?

    林局长这话是冲着汪玉珏说的。

    汪玉珏说,行,太大了,我们小吉受不了,她还小。

    林局长又是一阵肉颤地笑。

    徐处也像隐忍不住的样子,破唇而笑,然后,怪模怪样地看了吉娅芬一眼。

    吉娅芬脸上傻笑,心里骂这三个衣冠禽兽:CNM的,你们就往那上边想!

    这么骂了一句,就不去想了。心中想,唐导讲话了,这些社会上的人,说话有时不分轻重。不说点儿粗啦话,好像不仗义似的。

    吉娅芬就把这页翻了过去。

    随即她又想,筹码是五幺五的,我这包里都是百元钞,也找不开钱哪。

    有的时候,吉娅芬的中学同学、亲戚什么的玩起来,三缺一的时候就找上她,他们都是玩五毛一元一元五这样的五幺五。多了,她不玩儿。

    她想,林局长他们玩,得是五元十元十五元的,她听说,他们这些社会上的人,玩起来,都挺大——他母亲的,自己一提到这词,也免不了想歪了。

    大就大吧,反正不是我的钱,输了,我也不心疼,我就当替你汪玉珏行贿了。

    话里话外的,吉娅芬听出来了,徐处长是省工商局的一个处长,和林局长平级,二人要好,多次在一起吃饭,打麻将。就是这里,也不止一次了。

    大体琢磨一下,他们俩说了很多黑话,内容就是合着伙儿宰汪玉珏和她。比如,林局长说,“这里今天宰了一头肥牛”,指的就是汪玉珏。

    但徐处看到有我在,就说“看他们当院有两张牛皮,一张大的,一张小的。”指的就是汪玉珏和我。

    而林局长说“不管。他们把大牛和小牛的肉剁在一起了,咱们通吃。”意思就是管他一个两个,大的小的,统宰。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