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都市言情 -> 红唇蓝唇

025章 突然散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有一本书,叫做《黑社会秘密语》,写的就是“旧社会”行帮、土匪间的黑话。看来,这些黑话,不仅原来的社会有,现在的社会也有,而且是推陈出新,富于创造。可是,我都听出来了,经常和五行八作的人打交道的汪玉珏会听不出来?

    或者是艾草打呼噜,听出来,也装作不懂?

    “和了!”林J长大喊,“七小对儿,炮手四番,别人三番!”

    徐C长给林J长点炮,他后悔打那张六万了,看着立在他面前的牌说,“我真琢磨这张六万不稳当,但是手里这牌,就六万还闲着,不打它打啥?”

    吉娅芬伸过头去看,徐C两手抵住他那趟牌的两边,想把牌放倒,但没成想,牌炸了,和桌上的那些牌混在了一起,上哪儿看出他到底是不是多余那张六万哪?

    这时,有谁的脚在桌子底下碰了吉娅芬的脚一下,吉娅芬把脚缩了回来。

    林J长把他的牌放倒了,让大家看,是不是七小对儿,唬没唬人。

    真是七小对儿!

    汪玉珏说,你的手气玄了,上来就七小对儿,人儿受得了?

    说完,从他的手包里捻出四张百元钞,给了林J长。

    吉娅芬心想,不是五幺五的吗?汪玉珏怎么拿出四百元?啊!五幺五,是五十,一百,一百五的。这么大!

    吉娅芬的头“轰”的一下子,有点儿木木的。后来又一想,看上去,汪玉珏一开始就知道是这么大的,给他输了,也怨不到自己。她也就心安理得地从挂在椅背上她的挎包里,捻出四百元,给了林J长。

    而徐C长则拿出八百元来。

    接下去,林J长和徐C长轮番点炮,还都挺大的。

    林J长给徐C长点了一个大炮,林J长后悔不迭,不该打那张牌。也说满手就那么一个闲牌,不得不打。吉娅芬扭过身去要看他牌的时候,他手一胡喽,就把牌胡喽乱了。

    这时,又有人在桌子底下碰她的脚一下,而且非常明显。她忍不住去看,这才知道,是汪玉珏的脚碰的她,而且,是有意的。

    她抬头看了汪玉珏一眼,汪玉珏向她使了一个禁绝的眼色,意思是不让她去看林J长的牌。

    不用说,之前那一下子,也是汪玉珏碰我的,那是不让我看徐C长的牌。

    他们是有意给对方点炮?那他们是怎么知道对方和什么牌的呢?

    吉娅芬自此就注意他们俩说话,听来听去,也没有听出和和牌有关的话,尽说一些不着边际的。也许,就在这种听上去不着边际的话语里,向对方透露出自己想和什么牌。要是那样,他们俩得约定好了,那么些牌,挺不容易呀。

    这么想过之后,吉娅芬就不去想它了,沉下心来打自己的牌,看住下家,不给林J长吃上牌,岔上牌,这样,下家林J长就停不了牌,停不了牌,他就没法向徐C长传达他和什么牌。

    一时间,林J长“摸不到和(壶)嘴儿了”,只看到徐C长连连和牌了。

    徐C长是她的上家,她没办法看着。

    吉娅芬看了汪玉珏一眼,心里埋怨着,你说你个汪玉珏,我都看明白的事,你能看不明白?你都像我似的,严盯死守你的下家呀,明显是在欺负你,你不好好整治整治他?

    再说了,看住下家,是你的职责,属于正当防卫,你怎么……看上去,他是有意在“喂”徐C,不是给吃就是给岔,一会就喂饱了,停牌了。这么整,有多少你够输的?

    ……  ……

    一个小时不到,吉娅芬包里的钱就剩溜薄一沓了。汪玉珏比她更惨,他给徐C点了一个大炮儿,和吉娅芬分的那些钱没够,又从手包里拿出新的一个没拆捆的钱。吉娅芬心想,没想到,你还留后手呀,这么说,我包里这些钱要是输了,你还能给我输送呗?

    这么想过之后,她的心思就放松了。

    可是,牌非常不好,没有靠在一起的。吉娅芬心里倏然有个“十三不靠”的想法,就奔“十三不靠”去了。

    “十三不靠”,和头多,吉娅芬心里笃定要自搂。

    对家汪玉珏打出一颗牌,是和头,吉娅芬说,你点炮了,但我不和。

    林J长说,你不和他的,我们就谁也不能和。

    吉娅芬说,是,我谁也不和,自搂。

    徐C长摸了一颗牌,想都没想打了出去,说,反正你不能和我的牌,我就随便打。

    吉娅芬看看,又是炮头,说,你这真是炮头,但我不和,我非要自搂不可!说完,伸手就去摸牌。摸到手里,用拇指肚挡挡,心中一喜——果然是一颗和头,啪,往桌上一放,说,十三不靠,自摸,多少番吧!

    林J长和徐C长半天没说出话来。

    林J长用手指头在掌心里算了算,说,六番呗。

    六番多少钱?吉娅芬在心里算了算,说,一人三千二?

    林J长说,那可不咋地。一把牌,小一万。省电视台的,可真厉害!

    徐C长嘴斜眼歪地问林J长,她是哪儿的?

    林J长说省电视台的。

    徐C长难掩心中愠怒,说,你不说她是汪总的秘书吗?

    林J长说,啊,我逗着玩儿呢。

    吉娅芬想象到徐C长会拍案而起,指着鼻子大骂林J长,可是,他没有,而是温温地笑笑,从他的抽匣里点出三千二百元,给了吉娅芬。

    林J长迟滞不给,徐C长笑着说,咋地,大把大把赢钱,往出拿,你就执拗了?赢得起,输不起?还是对这么甜美的小女孩?

    林J长一百个不服气地点出钱来,给了吉娅芬。

    汪玉珏也如数地把钱拿了出来。

    吉娅芬把这三人给的钱放在一起,墩墩齐,厚厚的一沓子,没有一万,但好像比一万元一捆都厚。

    把牌翻下去,又翻上一把牌,抓不到一圈,徐C长忽然想起了什么,把手里的牌推了出去,说,哎呀,我忘了一个事。不行,我得回去了,这件事耽误不得。

    说完,就站了起来,把手伸向汪玉珏,说,对不起汪总,我们单位真有个事,被我给忘了,我得抓紧回去办。以后的,有时间再聚。

    汪玉珏对此感到很是忽然,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徐C长又把手伸向吉娅芬,一副大哥哥的样子说,“玩前,我怎说来着?我们这三个男的,果然让你这个小妹妹吃了。牌技不错,而且胆大心细,还有男子汉的豪爽。你猜怎么着,你说我们点炮你不和,我寻思你完了——那就等于你失去75﹪和的可能性,哪里想到你打出‘十三不靠’的牌,你有N头觉,就你这把手,今年参加咱省的麻将大赛,没准拔得头筹!”

    吉娅芬好奇地问,有这样的赛事?

    徐C长说,有。你以为我们在这就为了这点小输赢吗?不是,我们为了练牌技,练好了,一等奖二十万!你们新闻口不知道这个信息吗?

    吉娅芬摇摇头,她真不知有这么一个赛事。

    徐C长说,“你留个电话,以后和你多交流,你要诲人不倦呐?”

    吉娅芬被徐C长这几句话说的心里极其舒坦。谈到“诲人不倦”,她不敢当,就说,“哪里哪里,互相切磋。”

    说完,就从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双手捧着给了徐C长。

    徐C长念着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说,“咱省有一个棋 牌协会,他们定期搞麻将技艺培训,到时候我给你报个名?”

    吉娅芬说,“我们单位不一定给假。”

    徐C非常不理解地说,“不能吧,这是一项运动啊,我们那样的单位都是大力支持的,你们单位怎么能够阻拦呢?到时,我和你们单位领导讲去。”

    吉娅芬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甜甜地笑着。

    徐C长拍了一下吉娅芬的小臂,说,“小妹妹,笑得真可人!好了,走了,后会有期!”

    说完,徐C长跨出自己的椅子,向汪玉珏和吉娅芬招了招手,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吉娅芬有些纳闷儿,忽然想起了单位的事,一定是很急,但又不急着走,和自己说了这么一大通话,有巴结自己之嫌,他这是为了什么呢?

    徐C长走后,吉娅芬回头看林J长,只见他小了一圈儿。

    半天,林J长说,“咱们今天也就练到这吧?以后的,以后真得向你这运动健将学习,你还真得诲人不倦。”

    吉娅芬不明白了,他们明明安的是宰汪玉珏和我的心思,怎么都把这一行为转到体育运动上了?

    吉娅芬说,“你们都这么谦虚,我那是否极泰来,之前一个多小时,一把没和过,最后这一把,抓到手里,一锅粪,没办法了,我才打的十三不靠……”

    林J长没心思听吉娅芬的,没等吉娅芬说完,就说,“走吧,我想起来了,我还真有点事儿。”

    说完,冲吉娅芬展开弥勒佛的呆笑,然后,冲外边喊老板娘。

    老板娘走了进来,往屋里一看,愣了,说,“怎么散了?不玩儿了?”

    林J长说,徐C单位有点事儿,回去办事了,我也……那么的,还有没有刚出锅的饺子?

    老板娘说,还真有,刚刚出锅,还烫着呢。

    林J长对老板娘说,“你那样,用个大餐盒,装一餐盒,给小吉拿回家,给家人尝尝。”

    吉娅芬说,“我家不在本市,我住宿舍。别了……”

    林J长说,“那正好,回宿舍给小伙伴们尝尝。你到别的地方,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饺子。宿舍多少人,一盒不够,拿两盒。”

    老板娘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林J长说完,就往出走,边走边和汪玉珏讨论着什么事。吉娅芬被徐C和林J长的反常行为弄得丈二的和尚,挖不到耳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