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大夜

第一卷 夜行 第七章 小色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走出去约么十里地,刘顾舟忽然说道:“老罗,咱们掉头,往南边儿走。”

    罗如疾啊了一声,疑惑道:“不是要去樵城吗?往南走,不到百里可就出谯郡了。”

    刘顾舟翻身跳下驴背,挎好酒葫芦,沉声道:“我前脚一到樵城,荞姨她们后脚可能就走了,所以我不能那么早去。”

    罗如疾无奈道:“那咱们去哪儿?”

    刘顾舟咧嘴笑道:“走着瞧呗!”

    带着千里独行特就是给刘顾舟骑的,结果这家伙全凭一双脚走路。要真是绕一圈儿,怎么说也有六七百里地呢,照他这速度,过年前能回烂柯镇就不错了。

    头一次出门儿的少年人,当然对一切事物都很好奇。

    他甚至在想着,会不会像话本儿里写的那样,会遇到一些朋友,以武会友的那种。

    只不过,这路上刘顾舟一直在练剑气,动不动就身子瘫软下来,不由得罗如疾不停下来陪他休息恢复。

    往南直下,走了三天了才走出去五十里地,对于罗如疾这头本就以速度见长的妖修,那就是煎熬啊!

    而且这位小祖宗那是见山翻山见水趟水,就是不走大路啊!

    可愁死个驴了。

    今个儿路过一处山谷,一条蜿蜒往山顶去的羊肠小道,山上种着花椒,此地多是椒农。

    一群与刘顾舟年龄相差不大,有些甚至都要比刘顾舟年龄小的少年少女,一人背个大背篓,皮肤黝黑,有些地方都晒得脱皮了。

    刘顾舟牵着毛驴登山,那群少年少女各自背着背篓,里面是满满当当的花椒,他们在下山。

    刘顾舟明明瞧见这些个同龄人瞧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很容易瞧出来且止不住的羡慕。

    擦肩而过之后,那群少年少女中有个年纪小一些的询问年纪大一些的,“哥哥姐姐,为什么他不用出来干活儿挣钱啊?你看他还带着刀,是不是传说中的侠客?我能不能也做个侠客啊?”

    年纪大一些的少年人轻声道:“别说了,得走快点,慢了回去饭都没有。”

    刘顾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方才说话的少年人,黝黑少年对着刘顾舟笑了笑,大白牙格外醒目,可刘顾舟的笑就略显牵强了。

    毛驴口吐人言,轻声道:“相较于别处,烂柯镇算得上是世外桃源了。这几百年间,中土大地上战乱不断,特别是这南边儿,隔几十年就要改朝换代,吃不上饭的人比比皆是。有好些人实在是交不起粮,干脆就落草为寇了。”

    刘顾舟心情复杂,直到翻过这座花椒山,还是难以平复。

    雨田跟玉策,其实跟自个儿一样,都是没爹没娘的。自己其实还好,有荞姨跟客栈的几位叔叔在,打小儿就是自己欺负别人,花钱大手大脚的,从来没有过缺钱的时候。

    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很快就天黑了,本以为今晚上又要随便儿找个草甸子凑活一夜,结果刘顾舟冷不丁瞧见不远处有火光,仔细一看,居然是个小宅子。

    刘顾舟拍了拍罗如疾的脑袋,咧嘴笑道:“老罗,走,咱们借宿去。”

    走了几步,刘顾舟忽然回头,眯眼道:“荒郊野岭的,别不是个鬼宅吧?”

    罗如疾声音淡然,“这我哪儿知道,我就这点儿境界,瞧不出来的。”

    刘顾舟一本正经道:“万一是鬼,咱们打不过咋办?”

    罗如疾也一本正经道:“跑呗,我老罗论打架,只能名落孙山,论跑路,我可是当朝状元。”

    刘顾舟咋舌道:“一个怂字儿咋被你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走了几步,刘顾舟心说怎么一股子味儿?

    罗如疾心说那是你没吃过亏。

    这么些年,刘顾舟书读的不算少,因为家里有个宋新嘛,没法子,即便不去私塾都少不了读书。不过跟着宋新,脸皮也厚了不少。

    刘顾舟跑去宅子那边儿,就是个竹篱笆围栏,他站在门口,高声喊道:“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没过多久,有个衣着朴素,不过长得极其好看女子走出,都能跟荞姨不分上下了。

    女子一只手背在身后,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匕首之类的。

    女子开口道:“干嘛?”

    刘顾舟咧嘴一笑,干嘛抱拳,轻声道:“我是烂柯镇人,去南边儿找个亲戚,这荒郊野岭的,见此处有亮光,所以冒昧打扰,问问这位姐姐,方不方便让我借宿一晚上?”

    刘顾舟本就是个小白脸儿模样,这一年练剑学武,个头儿不算矮了,可瞧着还是细皮嫩肉的,压根儿也不像个坏人。

    果不其然,女子开口道:“你还是个孩子吧?怎的一个人出远门?”

    某人跟江中客学的那套满嘴瞎话的本事就用上了,只见这家伙忽然低下头,叹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一脸苦笑。

    “家中有些变故,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只能投奔亲戚去了。”

    罗如疾驴眼直翻,心说你小子才多大?再走一趟江湖还了得?说的跟真的似的。

    女子皱着眉头想了想,轻声道:“我家能睡人的屋子只有一间,你要是不嫌弃,倒是还有一间柴房能凑活,你要是不嫌弃就进来吧。”

    刘顾舟一把推开篱笆门,牵着罗如疾走了进去。

    “不嫌弃,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不错了,怎么会嫌弃呢。”

    进去之后,女子多余的话也没有,只带着刘顾舟去了柴房,之后取了些吃食出来,然后就回了屋子。

    刘顾舟躺在一团茅草上,以心声对着屋外罗如疾说道:“看着不像是妖啊鬼的,话本儿里边,这些个鬼不都是穿着清凉,喊人时一口一个好哥哥嘛?你看这位姑娘如此避讳,若非瞧着我年纪小,估计都不让进来。”

    罗如疾只说道:“有道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个儿怎么这么困?

    算了,有葫芦在身,又梦不到那头大长虫,不如好好睡一觉。

    没过多久,柴房便有微弱鼻息传来。

    罗如疾有些无奈,心说这小祖宗心真大,就是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睡到半夜,刘顾舟忽然听到有人喊救命,赶忙起身往外走去,结果一出门儿就瞧见几个大汉正满院子追着那位女子,女子衣裳被撕扯掉大半,大片雪白露在外边儿。

    女子不住的喊着救命,一转头瞧见刘顾舟,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一把推开一个大汉,朝着刘顾舟狂奔过来一把抱住刘顾舟。

    “救救我,救救我。”

    刘顾舟以心声道:“老罗,你咋不救人啊?”

    罗如疾在不远处卧着,漫不经心道:“我是驴,救什么人?几个山匪你还弄不了?”

    刘顾舟无奈,轻轻推开女子,将脑袋转到另外一边儿,伸出两根手指头把女子衣裳扯了扯,盖住了两片雪白。

    “衣裳穿好,离远点儿,免得伤到你。”

    对面十几个山匪已经围了过来,领头的一个大髯汉子将大刀扛在肩膀上,撇着大嘴,冷喝一声:“哪来的小子?毛儿长全没有就学人家英雄救美?”

    刘顾舟咧嘴一笑,轻声道:“你们还是走吧,我真练过,万一怕打死你们咋整。”

    大髯汉子皱起眉头,“呦呵?巴掌大的死孩子,嘴挺硬啊?爷爷今个儿让你见见血!”

    说着就双手持刀砍了过来。

    刘顾舟叹了一口气,“何必呢?”

    刘顾舟往前一步,一把就将持刀双手握住,随后右脚一踢,大髯汉子整个人便被踢了起来。

    刘顾舟又往前凑了凑,微微提起膝盖,大髯汉子落下之时,下巴正好落在膝盖上,那叫一个血水四溅。

    后方小厮见状,个个提刀砍来。刘顾舟一步走去毛驴那边儿,伸手取下柴刀,拿着刀就开始拍人。

    一刀拍趴下一个,刘顾舟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这么大人了,干什么不好,学人家当山匪。当山匪也就算了,不想着劫富济贫,跑来欺负人家姑娘,娘的,窑子不够你们逛的是不是?”

    骂骂咧咧好一番,再转头时,十几个山匪已经全趴在地上了。

    刘顾舟咧嘴一笑,“放心,没事儿了。”

    结果这女子也不知道咋回事,大片雪白又露在外面,一览无遗。

    刘顾舟这次没回避,只是无奈道:“能不能把衣裳穿好。”

    女子脸色微红,小步走到刘顾舟面前,眼含泪水,哽咽道:“你都把我看光了,以后我还怎么嫁人?”

    刘顾舟有些无奈,“我还小。”

    女子忽然抬起头,眼神变得妩媚至极,身上衣裳缓缓滑落,月光之下,玉体洁白无瑕,一览无遗。

    “你救了我,也看光了我,不如……”

    少年人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女子脸上,一个大耳刮子都女子扇倒在地,女子一脸惊骇,随即便哽咽着说道:“原以为你是个好人,不曾想你跟他们是一类人,你都救了我,要做什么我又不是不应,打我作甚?”

    刘顾舟这个气啊!手指着女子,没好气道:“你他娘的当小爷瞎还是当小爷鼻子闻不到味儿?一股子骚气隔着三里地都能闻到,还跟我装?”

    女子缓缓起身,再不复方才那般楚楚可怜,一转眼便披上一身白衣,缓缓悬浮在了半空中。

    女子冷笑道:“没有男人能经受这等诱惑,你只是不知道什么叫做鱼水之欢罢了。看在你细皮嫩肉的份儿上,要是跟本仙子回山,好好伺候我,今个儿我就饶你一命。”

    后方山匪一个个爬起来,个个儿眼神空洞,如同一副行尸走肉。

    一看就是给这狐狸精榨干了。

    柴刀在手里旋转一周,刘顾舟双脚一跺,耸身而起,手持柴刀便朝着半空中女子砍去。

    结果那女子冷笑一声,一只硕大狐狸尾巴如同鞭子一般扫出,刘顾舟瞬间被击飞出了院子。

    爬起来回到院子,刘顾舟扭头儿对着罗如疾说道:“你他娘的坑我就算了,还不帮忙弄她?”

    那头狐妖猛地哈哈大笑,讥讽道:“呦!难不成一个二境炼气士身边儿还带着个驴妖?”

    刘顾舟又骂了好几句,可罗如疾就是不搭茬儿。

    没法子,只好一咬牙,再次拔地而起,手持柴刀运转体内气息,一击剑气斩出。

    结果,屋子砍塌了,狐妖一点儿事儿没有?

    狐妖先是一阵心静,随后再次讥笑道:“年轻人,拿着刀用剑法,这剑气能发出几次啊?准头儿还得再练练。”

    都不用狐妖出手,刘顾舟已经摔倒在了地上了

    少年人看向毛驴儿,大骂道:“罗如疾,你大爷!”

    罗如疾心说我没大爷。

    狐妖缓缓落地,笑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回去做我的小相公。”

    刘顾舟啐了一口,大骂道:“滚边儿上去,当你爷爷我还能考虑考虑。”

    狐妖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煲汤了。”

    眼瞅着一条大尾巴就要落下,罗如疾刚要出手,忽的一道剑气斩来,狐狸尾巴愣是给截去大半。

    随即一柄长剑从天而降,钉在了刘顾舟眼前。

    月光之下,屋顶有个少女双臂环胸,静静站着。

    少女上身红衣,下身黑白长裙,扎着双马尾,脚踩一双白色短靴,一双眸子好似装着天上星河,璀璨无比。

    少女瞪了刘顾舟一眼,冷声道:“小色胚!”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