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大夜

第一卷 夜行 第十八章 凭你脸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认识龙丘桃溪这么久,这是刘顾舟第一次瞧见她如此失态。

    双马尾少女一听那六个字,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似的,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置信道:“娘咧!这不是要了命了吗?你娘这么想的,把这烫手的山芋留给你?这东西在你手上,可就不是好东西了。”

    怪不得有这么多高手在烂柯镇,光这一方印章那就值了。

    刘顾舟无奈道:“我也没见过我娘啊!还有齐笑眉这个牛鼻子,老早不说,弄的我也有些手足无措。”

    龙丘桃溪神色凝重,沉声道:“千万记住,以后绝对不能把那玩意儿从你的葫芦里取出来,千万不能。否则这就不只是你的事儿了,这就是整个人族的事情了。”

    两人各自调息片刻,随后便领着徐芝采去找寻药材。

    已然过了白露,即便是位处南境也还是有些凉意。好在山中药材不少,没过多久便采集齐了。

    刘顾舟还顺便把遇到的药材全教徐芝采认了一遍,也教了几个老方子,如真武汤、四君子汤之类的。

    与不爱读书的刘顾舟截然相反,徐芝采对刘顾舟说的这些,极其感兴趣。

    下山路上,刘顾舟笑着说道:“其实粗通药性,小病即能自医,回头我给你手写一份药性抄,你能记多少是多少吧。不过若是真想称为一名医者,还是得找个好先生的。”

    龙丘桃溪传音道:“你真学过?”

    刘顾舟轻声道:“算不上学过,我家开客栈的,又不是开药铺的。只不过三叔屋子里有许多书籍,如《素问》、《伤寒论》一类的。我对学塾那之乎者也是真没兴趣,可对这些个旁的,那是极其喜欢。”

    龙丘桃溪笑了笑,拍了拍徐芝采肩膀,问道:“重不重?我帮你背着?”

    小男孩咧嘴一笑,轻声道:“这才哪点儿?我五岁开始就跟着姐姐上山采些山珍,每隔一段儿时间米山镇会来人收,我们就拿这个换些东西。家里的几亩地,一直都是我跟姐姐打理的,半山腰的一块儿贫地,愣是给我们经营成了沃土。”

    龙丘桃溪轻声道:“你爹娘?”

    徐芝采摇摇头,“不知道,我是姐姐捡来的,姐姐的爹娘死得早,我的爹娘那就更不知道了。”

    不多久就回到了村子,小村落只七八户人家,坐北朝南,依山而建。下方有一条不宽的小河,两丈出头儿,可河水颇深且水势湍急,所以一直没能有一座桥。若是有一座桥,小山村去往米山镇最起码能少走十几里地。

    徐芝采埋着头说道:“就是因为要绕,请郎中要一天时间才能到,要是有一座桥,可能村子里好几位叔伯就不用死了。”

    刘顾舟心里当即有了帮忙修桥的想法。

    村子里遇到几个扛着锄头农作回家的人,无一不是将徐芝采拉过去瞧瞧询问这两个外乡人是谁?身上带着兵刃,别不是歹人。徐芝采耐心解释,说是两个在山里迷路的,正好会医术,想着让他们帮忙给姐姐瞧病。

    没走几步便到了徐芝采家中,尚未进门,便听到一个虚弱声音喊道:“芝采,回来了?饭做好了,自己热一下就能吃了。”

    徐芝采转过头看向刘顾舟,轻声道:“刘大哥,请你帮忙瞧瞧,让我姐姐快些好起来。”

    刘顾舟点点头,“你带路。”

    一处小院儿,泥胚院墙,有几间屋子,倒是颇有特色,是以竹子做的屋顶,与瓦片想通,半块儿竹子一正一反。

    走进屋子,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但收拾的极其干净。

    床头坐着个一身粗衣的少女,与刘顾舟差不多年纪,脸上略显粗糙,明显是长年曝晒所至,但五官端正,长得也是十分清秀。

    少女询问道:“芝采,这两位是?”

    刘顾舟本想走过去,龙丘桃溪瞪了其一眼,率先走过去,笑着说道:“我叫龙丘桃溪,他叫刘顾舟,我俩在山上迷路了摔晕了,是徐芝采救了我们。正好听说你身子不舒服,正好他会些医术,我们就来瞧瞧你,权当报恩嘛!”

    少女看了看徐芝采,小男孩笑着点头,少女这才放宽心,赶忙准备往床下走。

    龙丘桃溪拦住少女,微笑道:“你瞧着跟他差不多年纪,我喊你姐姐吧,身子不爽利就不下来,先让他给你瞧瞧。”

    刘顾舟只是看了看,并未切脉,因为他也不会啊!

    瞧了瞧,刘顾舟开口道:“姑娘,我这里有早就制成的药丸,你且服下,再睡一觉就好了。”

    取出一枚丹药递给少女,待其服下后,少女叮嘱徐芝采道:“把存的腊肉给两位炒了,饿了一天了,不能就这么凑合着。”

    龙丘桃溪微笑道:“你好好休息,不用担心我们的。”

    出门之后,刘顾舟笑着说:“不要肉,我们是练武的修行中人,几天不吃也没所谓,况且我们主要吃素,你要是实在不好意思,你自己吃什么就给我们弄什么。”

    徐芝采苦笑道:“那条自我记事起就挂在房梁的火腿,姐姐就没吃过一口。”

    刘顾舟轻声道:“所以你姐姐容易得病,身体太虚了。”

    结果这孩子忙活一天,晚饭就是一碗野菜烩的面糊糊。

    夜里刘顾舟带着徐芝采跑去那条浆水河河边,见此地树木多是藤蔓漫延,便打发徐芝采砍了一捆竹竿,刘顾舟将那竹竿打通两根连在一起,又找了一些刚刚发芽的藤蔓引入竹竿。

    看着刘顾舟在河道跳来跳去,徐芝采羡慕极了。

    弄好竹竿之后,刘顾舟与徐芝采说了些悄悄话。

    小男孩一脸诧异,“这能行?”

    刘顾舟笑道:“当然行了,过几个月你不就知道了?”

    小男孩忽然抬头看着刘顾舟,欲言又止。

    刘顾舟笑了笑,“有事儿就说,能帮忙一定帮忙。”

    徐芝采紧紧抿着嘴唇,片刻后沉声道:“能不能把你的药丸子多给我几粒?你告诉我你家在哪儿,不管多远,以后我会还你的。”

    刘顾舟二话没说就掏出来几粒药丸子,反正陶罐儿里还装着一大把呢。

    小男孩一脸欣喜,抓着药丸子就往村子里跑去。

    半夜里,刘顾舟取出纸笔以脑海中的记忆默写了药方医书,然后留下了两式拳法。

    走出小山村,刘顾舟心情大好。

    龙丘桃溪好奇道:“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高兴?”

    刘顾舟咧嘴一笑,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瞧见那孩子捧着丹药去村子里那些个帮过他的人家时,就觉得很好,特别好。”

    谁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若是没有世俗侵扰,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山民大多都是世间最纯粹的善良之人。

    龙丘桃溪也笑了笑,抢过酒葫芦抿了一口酒,轻声道:“现在咱们在什么地方?东去建康还是直接北上乘坐渡船去斗寒洲?”

    刘顾舟板着脸说道:“说什么呢?害你娘的人在建康有消息,我们当然要去建康。即便我本事不大,咱们不是还有闷葫芦嘛?”

    双马尾少女笑容灿烂,轻声道:“你抓紧炼化清溪,先与你心神相通,等你破境凝神之后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其实胡二铸造的那柄剑,龙丘桃溪最早是想起名行舟的,可刘顾舟说叫桃花坞挺不错的,所以才起名桃花坞。

    龙丘桃溪忽然取出一块儿玉佩递给刘顾舟,她撅着嘴说道:“呐!今个儿九月初三,你又老了一岁。”

    刘顾舟一愣神儿,好像自己都忘了这茬儿。

    龙丘桃溪轻声道:“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跟清溪一样,从未给男的动过。”

    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手上那道已经消失不见的伤口的原因,龙丘桃溪总觉得与这个小色胚在一块儿时,就跟在家里一样。该哭哭该闹闹该发脾气发脾气,她才不在乎自己是好看了还是不好看了。

    事实上刘顾舟也差不多,偶尔行至山涧无人之处,他总喜欢把头发解开披着,因为刘顾舟自小就不喜欢扎起头发。他也从来没在意过龙丘桃溪是否觉得自己邋遢,两人相处,唯有自然二字。

    刘顾舟揣好玉佩,咋舌道:“好家伙!小财迷居然会送人东西?”

    说完话拔腿就跑,龙丘桃溪瞪着眼在后边追赶。

    湖山郡再往东约么三万里就是建康了,靠双脚走去建康,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所以两人决定先往东南方向,找一处仙家渡口,然后乘船去往建康。

    只不过,最近的渡口也要近三千里,以刘顾舟磨磨蹭蹭的性子,估计年前是到不了,所以龙丘桃溪索性御剑带着这家伙,走走停停,每日行进几百里,终于在十月初到了梁国中部的红嘴渡,碰巧今日就有去往建康方向的渡船。

    不到两万里路程,至多三五日就到了。

    刘顾舟那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绕着渡船甲板走了好几圈儿,看够了才作罢。

    龙丘桃溪就有些闷闷不乐了。

    小色胚!出门儿也不带钱,三枚五铢钱的船票还得我自己出。

    楼船之上,有个一身白衣的白面书生笑呵呵望着龙丘桃溪,随后笑着打招呼。

    “这位姑娘,地字号卧铺可不舒服,与其跟着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不如到我这里来,天字一号,地方也宽敞。”

    龙丘桃溪还没说话,刘顾舟就板着脸走来了。

    “凭你脸白吗?”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