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大夜

第一卷 夜行 第二十章 喝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你小子不是挺能叨叨吗?怎么这会儿哑巴了?”

    萧练见龙丘木没有走的意思,又见刘顾舟跟个哑巴一样,心说你小子一直叫我闷葫芦,我看你才是个闷葫芦呢。

    肤色略黑的年轻书生朝着刘顾舟扬了杨下巴,并未言语。

    刘顾舟微微一笑,转而看向龙丘桃溪,缓缓开口:“一条红线决定不了什么的,是走是留你自己选。即便没有萧四叔在这儿,你只要说不走,我决不会放你离开。”

    龙丘桃溪也笑了笑,“你都这么说了,我有什么不敢的?”

    转头看向半空中的青年,龙丘桃溪喊道:“龙丘木,来这儿有我爹的意思吗?”

    青年摇摇头,轻声道:“没有,是三位供奉让我来的,因为他们察觉到了小姐身上的红线用过了,所以让我来瞧瞧,要是发现是小姐上当受骗,就把那人杀了。”

    龙丘桃溪皱着眉头,沉声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上当受骗了?是觉得刘顾舟境界太低?你多大,他多大?难不成你忘了是谁把你从落云涧救出来的?”

    龙丘木开口道:“忘不了,是夫人救我出来的。所以,我更不能让小姐受骗。”

    皇帝陛下与书院学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浅薄啊!”

    结果龙丘桃溪古灵精怪一笑,仰头说道:“既然如此,你敢不敢与他同境界一战?不,你用凝神境界打他黄庭境界,要是还觉得没把握,以金丹对他也成。”

    刘顾舟在一旁直翻白眼,心说这死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坑人了?这个龙丘木好歹是个神游境界的剑客了,好意思以金丹对黄庭?可他要是以凝神对自己,好像就是自己欺负别人了。

    刚要说话,龙丘桃溪瞪眼过来,刘顾舟只得作罢。

    龙丘桃溪眨眼道:“龙丘木,不敢?”

    龙丘木淡然开口:“小姐的条件呢?”

    龙丘桃溪轻声道:“你打赢了我跟你回神鹿洲,你打输了,就回去如实告诉三个老家伙,然后跟我爹说,手上的红线易斩断,心里的永远不会。”

    后方有个身穿黑色青衫的少年人傻笑不止,刘顾舟忽然觉得,自己都没有龙丘桃溪胆子大了。

    龙丘木点点头,化作一道剑光,瞬间落地。他看了看刘顾舟,冷冰冰道:“你要是真能以黄庭胜我凝神,我跟你认错,掉头就走。”

    龙丘桃溪眼珠子一转,忙说道:“说话算话啊!”

    说完便一个跳跃到了萧练那边儿。

    龙丘桃溪心情大好,朝着萧练喊了一句萧四叔。转过头瞧见了乔玉策,愣是没叫出来一句二哥,因为刘顾舟都从来没叫过。

    萧练微笑道:“到底是比傻小子脑子好使。”

    龙丘桃溪咧嘴笑道:“那可不!”

    刘顾舟将背后清溪与腰间柴刀解下放在了地上,缓缓卷起袖子,撩起衣袍别在裤腰带上,然后朝着龙丘木微微抱拳,轻声道:“大梁樵郡刘顾舟。”

    龙丘木拔剑出窍,面无表情道:“神鹿洲龙丘家死侍,龙丘木。”

    顿了顿,龙丘木开口道:“行了,我让你三招,三招要是打不退我,你就认输吧。”

    龙丘桃溪辛苦憋笑,暗自传音道:“小色胚,你要是想留住我,就别留手。不过你要是不喜欢我,尽情放水就行了。”

    刘顾舟以心声答复道:“装作不喜欢才辛苦呢。”

    摆出缠风一式,刘顾舟还是没忍住开口道:“当真要让我三招?”

    龙丘面无表情,冷冷道:“君子一言。”

    唉,行吧。

    一道青衫身影如同附在风中,忽然凭空消失,只闻风声阵阵,不见人之踪影。

    龙丘木眉头微微一皱,猛然回头,一只拳头却结结实实砸在其胸膛,一拳落下,龙丘木至少后退三十丈,泥土地面硬生生多了一条沟渠。

    刚刚站稳,刘顾舟便又抬起右臂,相隔数十丈远,落拳之时又无灵气波动,可龙丘木总觉得这一拳相比上一拳,威胁更大。

    此刻根本顾不得压境与否,赶忙将神识恢复到神游境界。

    可刘顾舟出拳之时,一道如同琉璃一般的透明拳头冷不丁出现在面前,龙丘木也顾不得旁的,瞬间恢复修为,以肉身硬抗一拳,却依旧退了三步,嘴角微微渗出鲜血。

    龙丘桃溪一步跳到两人中间,瞪着眼看向龙丘木,“你耍赖皮!”

    刘顾舟心说是咱们耍赖皮才对吧。

    龙丘木再无方才那无喜无悲的神色,此刻微微皱眉,沉声问道:“你到底是炼气士还是武夫?为什么明明没有炼气士气息运转痕迹,却能隔空出拳,且有一道灵气所凝聚的拳头。”

    事实上就连龙丘桃溪也十分好奇,这家伙什么时候已经能熟练运转天地熔炉,能将自身内在气息炼出实物了?

    龙丘桃溪瞪眼道:“输了就是输了,你管人家呢?”

    刘顾舟走上前拉住了龙丘桃溪,对自己嗯龙丘木轻声道:“烦劳回神鹿洲了告诉龙丘家主,我叫刘顾舟,会亲手把桃溪带回神鹿洲的。”

    龙丘木神色复杂,沉声道:“你若是对我金丹境界,有几成把握?”

    刘顾舟想了想,咧嘴笑道:“若是让我三招,我有十成把握。不让的话,五成吧。”

    龙丘木不由得嘴角抽搐,这还哪儿敢让?要是再让你三招,元婴都得给你打伤,更别说金丹境界了。

    青年对着龙丘桃溪抱拳,沉声道:“是龙丘木有眼无珠,还是小姐眼光好。既然如此,我即刻返回神鹿洲,与家主如实禀报。”

    刘顾舟笑着开口:“等我追上木兄境界咱俩再切磋。”

    龙丘木转过头御剑离去,独留下三个字。

    “免了吧!”

    刘顾舟背好清溪挎好柴刀,手心凭空变出来个酒坛子,酱缸那么大的酒坛子,手里还拿着两只瓢。

    龙丘桃溪瞪眼道:“你要泡澡吗?”

    刘顾舟讪笑一声,对着乔玉策说道:“两年多没见了,酒量有没有长进。”

    乔玉策无奈叹气,走过去接过瓢,没好气道:“刘顾舟,你大爷!”

    俩人就这么一人一瓢,正常人水都不敢这么喝的。

    萧练笑了笑,轻声道:“龙丘丫头,等着还是进城?他们从小到大,喝酒都这样。喝了去吐都没事,但喝不完是不会走的。”

    客栈几人印象最深刻的,怕就是三个孩子跪在那颗大柳树下,用刘顾舟从客栈偷来的青椋酒,一人一碗,就这么成了结拜兄弟了。结果喝完之后,三个人扎在草堆里边儿,栽倒睡到半夜。

    三年前起,乔雨田去樵城做学徒学生意,乔玉策去了樵城读书。两人几乎每两三个月才回一次烂柯镇,每回一次,刘顾舟就要搬个大酒坛子,三个葫芦瓢,就这么喝一晚上。

    龙丘桃溪咧嘴一笑,轻声道:“萧四叔你先去,我等着他。”

    两人连干十瓢,刘顾舟面色如常,乔玉策不住的打着饱嗝儿。

    龙丘桃溪走过去,无奈道:“你们俩能不能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喝酒?”

    真是的,荒郊野岭的,放个大酒缸,就这么喝?

    乔玉策微笑道:“弟妹啊!你是不晓得,小时候不会喝酒的时候,这家伙领着我跟雨田跑去青椋山上,装两坛子凉水,冻的人都发抖,就把凉水当酒喝。你也晓得,这家伙不能远离烂柯镇,所以我们两个一有空,就陪着他往山上跑,以前青椋山上可全是我们搭建的木屋。”

    龙丘桃溪直翻白眼,心说真是有够无聊。

    龙丘桃溪挥手取出个桌子,又让刘顾舟取出些菜食,硬是把两人按在桌子上。

    少女紧了紧双马尾,把清溪与桃花坞靠在一旁,静静坐在了刘顾舟身旁。

    得亏俩人都是炼气士,若不然不知道要去方便多少次。

    酒过三巡,刘顾舟并起双指碰了碰。

    乔玉策顿时明了,掏出来两根烟杆子,俩人同时吞云吐雾。

    刘顾舟深吸一口气,微笑道:“雨田也是炼气士了吧?”

    乔玉策点点头,轻声道:“我们俩都是凝神境界,他主修雷法,我主修水法。不过,看模样还是打不过你啊!”

    刘顾舟点点头,轻声道:“过几天一起去一趟东海郡招雨田喝顿酒吧。”

    离两人喝酒之处不到十里,有个白衣男子面色凝重。

    白衣男子苦笑道:“咱们还要过去吗?”

    黑衣中年人无奈一笑,叹气道:“别说这三个年轻人咱们能不能收拾了,就那一个梁国皇帝咱们就招惹不起。一个琉璃身武夫,只要过海,崇和山挨不过几拳头的。更何况……神鹿洲的龙丘家,咱们实在是招惹不起啊!”

    说来也真是运气不好,谁想得到这俩人能扮猪吃老虎到这份儿上?明明一个是天底下最顶尖的势力少主,另一个管一国皇帝叫四叔,可非要装作没钱,去住个玄字号的卧铺?

    有个中年人凭空出现,笑盈盈看着二人。

    “二位,听说你们喊了人要找场子?喊了多少人?够不够,不够我再等一会儿。”

    白衣男子双腿打颤,想说话,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