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随笔书仙

第一卷 离山深处有人家 第五章 不死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倘若纪源真如少女所猜测的,与山中精怪沆瀣一气要坑害这批行脚商,想必便是久居山中的修道之人亦是命悬一线何况是区区十数凡人。只不过眼前这种情形是万万不能认的,那几头妖兽已然走远,看人群中已有几个武夫样子的汉子已将手放在随身的兵器上,要真暴起杀人纪源这小身板还不被剁成肉酱了。

    “想必姑娘是舟车劳顿没能休息好看花了眼,小可一介书生读的是圣贤书,自不信那怪力乱神,怎会与妖怪为伍,还请姑娘切莫坏了在下的名声。”

    纪源大感头疼,这小姑娘也太难缠了。可自己又无法证明什么,只能打着哈哈,双眼直视崔诚“崔先生若是不信,眼下便可将我绑了送交官府,是不是妖人自由官家定夺。”

    众也在等崔诚发话,老头儿抚了抚短须,想来一时间也无法定夺。

    不知是谁于人群中说道“哼哼,送官又有何用,不如就于此地给你结果了了结后患 !”话罢,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汉子提刀向前。

    却被崔诚拦下“刘老六,休得胡言!我等乃是行脚的商贾,如何行那剪径伤人之事。”

    “纪公子,非是老朽不通情理,出门在外小心为上,想来公子亦能深谙当中道理。不若你我就此分道扬镳,如何?”

    纪源略微思索,正想点头答应,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从庙外传来。

    “大哥,山庙到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纪源正站在门内,回首向庙外望去。几个提刀佩剑的汉子正向庙中疾行而来,为首的是个身披兽皮的汉子,面上一道极为狰狞的疤痕从额头掠过鼻梁直至唇边,手中提着一柄大砍刀,风风火火。

    纪源赶忙挪步庙门一侧,避开为首的彪形大汉。那汉子也瞧见了他,到了门槛外便停下步子,先是看了纪源一眼,随后扫视一圈,又见了庙中一众行脚商,眼神微不可见地在他们的货物上停了一瞬,又极为自然地收了回去。

    “某乃大泉鲤州铜陵城猎户郝广,今日入山狩猎,同行者有人受伤,不知可否分一块薄地给我等歇息。”其声如雷,向着庙中崔诚抱拳。

    崔诚拱手笑道“无主之地来者是客,有何不可,英雄且自行方便。”

    破庙本来就小,先前又塌了小半,那边没法休息,而崔诚一行昨夜已将货物都搬到休息之处,占了大半地方。郝广没有多作思量,领着身后之人便向着庙中靠近神台的地方走去。其身后总共五人,一位身着粗布黑服的女子戴个斗笠,面上一方灰色布条遮住大半,仅露出双目。再后面便是两个年纪较轻的汉子,一前一后用几根杂乱木条绑起来的简易担架抬着一个满身血污之人,那人胸口略微起伏,口鼻中是不是传来哼哼的喘气声。而最后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数岁的少年郎,肩上斜跨了一个大包裹,一身的泥污,满头是汗,神色有些慌张。

    郝广与那女子到了神台前,从地上胡乱抓了几把干草铺平,身后抬担架的两人则将担架放在干草边上,随后几人合力将那受伤之人抬到干草上。

    郝广尝试着脱去受伤之人的上衣,奈何那人没法动弹半分,只能提起手中的大刀顺着胸口往下将袍子割开。

    “小弟,药呢。”那女子从身后喊了一句,走在最后的少年郎赶忙将背上包裹卸下,却被那女子抢了过来,打开之后瓶瓶罐罐极多,杂乱无章。

    “噗!”一口浓烈的酒水由女子口中喷出,疼得地上那人一身闷哼,身体忍不住一挺,身旁几人赶忙按住手脚。一时间庙内弥漫着弄弄的酒香,只不过随后而来的血腥味加上那人胸口处狰狞的四条爪印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大虫?”崔诚身侧的毕松低语一声,没想却被郝广听见,轻轻点了点头。

    “走!”

    崔诚一声令下,身后众人赶忙开始收拾货物,或背或挑或抬,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便收拾完毕准备离开。

    “且慢!”

    郝广突然发话,崔诚一愣“英雄有何指教?”

    “敢问先生可有多余的伤药?我这兄弟伤得太重,我等随身的药物不多......”

    见崔诚有些迟疑,郝广又道“可否卖些予我?”

    崔诚略微迟疑,随即向身后的李姓老者要了两个瓷瓶抛向郝广。

    “卖就不必了,萍水相逢,一瓶止血外敷一瓶补气内服。”

    话罢,也不等郝广回话便领携众人出了庙门。

    郝广接过两瓶药,站起身来冲着庙门处喊了一句“多谢先生大恩,他日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可到铜陵城郝镇找我!”话至此处,又想起什么,补了一句“大虫在山阴出没,先生且走南边小路较为安全。”

    也不管崔诚一行是否听到,随后便嘱咐先前抬担架的两人到庙外找寻一些野生的疗伤药材,二人得令出门。

    而纪源就这么看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显然,崔诚一众行脚商对其跟脚有所怀疑,不希望他跟着,若此时出去没准真被当成什么妖人提刀砍了。可眼前几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善类,哪有猎户上山带砍刀佩长剑的,饶是纪源这么个现代人亦察觉出问题,更别说走南闯北的崔诚。

    随即纪源打定主意,待崔诚走远后,自己也赶紧动身离开此地。好在郝广一行没人在意他的存在,纪源踌躇了一会不在多想,就地靠墙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良久,一阵鸟叫声传来,源源不断,却极有节奏。纪源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会,眉头微皱,好像不是鸟叫,而是某种信号。

    相传古代军伍之中,由于不像当代社会有无线电等设备的支持,山野作战时最常用的便是模仿动物的叫声来传递信息,即便被敌军察觉到异样,但因为无法破解其中意思不能做出及时有效的反应。

    一阵疾风掠过面门,纪源猛然睁开双目,一道黑影正从身前闪过除了庙门,正是先前那位蒙面女子,身后紧跟着背药的年轻人,几个呼吸便不见踪影。

    纪源正要起身一探究竟,突然脖颈上一凉,低头一看,冒着寒光的看到正架在自己右肩,循着刀身侧目一瞥,果不其然,那张带疤的狰狞脸庞,不是郝广是谁。

    “嘿嘿,小夫子一路走好!”

    郝广咧了咧嘴,提刀便砍。

    “我去尼.玛的!”

    纪源下意识侧身躲开,转身要跑,刚迈出第一步背心便挨了重重一脚,面门着地摔了个狗吃屎。干草泥巴糊在脸上,视线模糊,来不及细想,双掌着地正要起身,刀尖钉到身后。

    “要死了!”

    这瞬间,纪源将这一生的所有场景都过了一遍。

    冥冥中一声谶语破空而至。

    生门之内不往生,死手之下不枉死。

    刀尖处的第一点鲜血弥漫开后,一股热浪由背心泛出,长刀一滞,竟无法再进分毫。只见那抹鲜红顺着黑袍激荡开来蔓延至周身,随后仿若天人感应一般,神台上的泥胚神像金光乍现抨击而出,犹如一阵狂风汹涌而至,化作一股强大劲力直奔郝广头颅,泥牛入海一般转瞬即逝。而后,郝广的身躯扑通一声倒在纪源身上,再无半点气息。

    一时间,天地寂静,唯有纪源厚重的喘息声。

    忍着剧痛勉强挣扎起身,好不容易把压在身后的郝广推开,纪源不明所以,伸长了脚往郝广身上踹了一下,没反应。鼓起勇气上前探了探鼻息。

    “死了?!”

    纪源一惊,环顾庙内四周,除了躺在神台前的受伤男子,这庙中并无第四个人。

    苦思无果,纪源不再思索,踉踉跄跄站起身来,扯动背后先前被踹的地方,忍不住哎哟一声。暗骂一声狗.娘养的 ,抬腿向着郝广尸身踹上一脚,算是解那心头之恨。

    没想眼角余光瞥过,躺在神台前的那人居然强撑着受伤的身体坐了起来,随后从身后摸出一柄短刃,死死瞪着纪源。

    “你......你杀了我大哥!咳咳咳......”

    伴着剧烈的咳嗽,鲜血由嘴角渗出,刚包扎好的胸口亦慢慢泛红。

    “我没有!”

    出于现代人的第一反应,纪源脱口而出。又补了一句,“他自己死的!”

    然而这话却没什么用,眼前那人早已不顾身上伤势,晃晃悠悠站起身来,躬着身体,缓缓向前挪步。

    “与我大哥陪葬去!”

    刚迈出两步,却一个踉跄扑通倒地。

    随后又挣扎着试图再次起身,面目狰狞,双眼从未离开过纪源。

    纪源头皮发麻,出于自保,赶忙俯下身掰开郝广的手指提起那把长刀,刀尖指向身前那人。

    “你别过来,你伤得那么重,打不过我的,我不杀人的,你别过来!”纪源语无伦次。

    但那人哪能听得进去,起身后再次摔倒,这次摔得更重,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再站起来。

    “你还我大哥来!”声中竟带着哽咽。

    纪源看着那张满是泪痕的面庞,喉头微微耸动,抬起刀来向着那人的头颅,双手止不住颤抖。

    而后哐当一声,长刀落地。

    “你大哥不是我杀的!”

    转身向庙外跑去,沿着庙外小道一路狂奔,转眼不见了身影。

    庙中,那重伤之人意识渐渐模糊,口中喃喃道“我记得你,天涯海角,终有一日,我郝天要将你碎尸万段!”

    庙上高空,四道兽形虚影悬空而立。

    “不死庙中禁制还在,姓墨的果然没死。”

    “我看未必,禁制是那小子身上的法袍触发的。”

    “不如将那法袍抢下来查看一番?”

    “不可节外生枝,万一着了姓墨的道,你我兄弟但凡少了一个,四象阵法被破就真只能任其宰割了。”

    “也对,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在这一时半刻,只是这不死庙作为离开此界的阵法中枢,即便破败成这般,我们还是无法进入,实在可恨。”

    “不急,你看看那神像。”

    “咦?又比先前破损了几分!”

    “没准等神像全破了,阵法自然就解开了。”

    “静观其变吧,派人盯着那姓纪的小子,有必要的话还可帮上一帮,我倒要看看这姓墨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随后,虚影飘散,无声无息。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