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随笔书仙

第一卷 离山深处有人家 第十六章 怀璧其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岂不闻花鸟草香,岂不见柳叶随风,岂不知人间盛景此处独有。

    若说纪源生平仅见的世外桃源,非柳河芳园莫属。

    眼前,亭台楼阁林立,小河蜿蜒,流水潺潺,满园花草芬芳,房前屋后大大小小诸多柳树在阳光下摇曳枝丫,树下牛羊埋头吃草。

    纪源心中早有答案,冲着前方喊道“柳二哥,我回来了!”

    话音落下,最大的那栋建筑中走出一道人影,远远望向纪源,抬手挥舞。纪源见此,快步向前。

    不一会便到了房前,没等纪源开口,柳二郎双手拍在纪源肩侧,笑道“老爹说得对,纪兄弟果非凡人!”

    纪源咧着嘴嘿嘿一笑,也不知为何,自打来了这方世界,见过了许多人,唯独眼前这个给过自己大耳刮子的汉子令自己提不起戒心,有种莫名的亲密感。

    随后柳二郎将纪源带到河边一处小亭,亭内有石桌,二人相对而坐。

    “纪兄弟可要饮酒?”

    柳二郎开口询问,纪源摆了摆手笑道“酒今日便免了吧,先前二哥在我包袱里放的那两壶柳叶青还没舍得喝,什么时候嘴馋了再来找你讨要。”

    柳二郎点头答应,也不再多废话,开门见山问道“不知兄弟此番前来可是有事要帮忙?我看那姓曲的郡守也来了,想必是与那金鳞龙纹鲤有关吧!莫不是兄弟好心与他报信,这人反而恩将仇报,挟持了你?也不对,以兄弟的手段,既然能够轻易找出入园之法,想必已然踏上修行一途,没道理在凡夫俗子手上吃瘪。”

    见柳二郎自说自话胡乱猜疑,纪源赶忙打断“没有的事,二哥切莫忧心。事情是这样的,自打上次与二哥告别前往郡城......”

    随后纪源将入城后的经历事无巨细与柳二郎细说了一遍,即便是夜见城隍并得了城隍赐宝亦没有半点隐瞒,听得柳二郎一愣一愣的,直笑道你这什么狗屁运势,瞌睡打盹都能捡着宝。

    纪源挠了挠脑袋嘿嘿两声,连说运气好而已,谁家过年不吃回饺子。

    二人就这么坐着聊天打屁,聊得久了,确实也觉得无聊,柳二郎也不管纪源推辞,伸手一招,也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两壶柳叶青,口中念叨着,真不当我是兄弟可以不喝,而后仰头自顾自先闷了一大口。

    纪源无奈,哪有你这么劝酒的,酒喝着了,就是有点费兄弟。手中却不含糊,亦是将酒壶提得极高,倾灌入口。

    柳二郎看着纪源,心下不有几多感慨,要是老爹还在就好了,上次喝酒还是三个人,如今却是物是人非。

    纪源自认看人不算准,入断鸿界来,也没少遇见尔虞我诈之辈。前有崔诚一行还算厚道,救下他,有怀疑,但没下杀手。后有捉山客,穷凶极恶,说砍就砍,所幸自己运道不错,活了下来。而后铜陵郡城之中,城主曲阳风与城隍苏诗明,若真无所求,亦不会以礼相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可厚非。唯独柳氏一族,相交甚浅,言谈颇深,终究有个信得过的。又应了另一句俗语,谁家孩子天天哭。

    石桌两端,修士纪源,柳妖二郎。

    言语间,诸事皆明。

    大泉王朝推崇古儒文学,向来不信怪力乱神之说。站在统治者的观点,所有与鬼魅精怪相关之事皆当封闭禁绝,否则人人寻仙问道,家国何在?然而,存在便是存在,世上当真没有不透风的墙壁,明里庙堂文官武将治国守土,暗中阴神城隍、山君、水神之流震慑八方。一个山下凡人,一个山上仙人,看似分庭而治,实则当中联系千丝万缕,深究下来,源头皆在庙堂之上。就拿一国一郡的城隍来说,身居其位者无一不是生前于国于民有大用的有识之士,或庙堂高官,或一方名宿。身故之后趁着魂魄未散,以古传秘法得官府封正,兴建庙宇,塑造金身,食受香火,从而改头换面以另一种方式庇护一方臣民。

    至于各方阴神的任务则极为简单,维持山上治安,震慑鬼魅精怪,监察境内妖物,捉拿作祟邪修。

    柳氏一族又哪里是什么他州流民,分明就是柳河湾修行有成的柳妖之身。柳二郎之父柳镇元于此地扎根千年之久,得了来自于离山的天地灵韵与柳河的浓厚水运,早在数百年前便开了灵识,凭借着本能缓慢修行,虽说不是修为通天但也不至于中途夭折。

    赶巧在十数年前,得了一位游走人间的人族前辈指点,传授一门断鸿界早已失传的化形残法,竟还真让他修成了人形。

    自古以来植物化妖本就比山中走兽艰难百倍,何况还修成了人形。自那之后,柳镇元不仅自身修为暴涨,更是打破了妖族自古以来繁衍困难的桎梏,短短十数年间根系沿着柳河湾蔓延出去覆盖了周边数里地界。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才有了柳树根与柳二郎一众子嗣。对此,柳镇元甚为自得,只盼着有朝一日放眼望去满山皆是柳枝摇曳的光景。

    然而,这世间哪有万般顺遂之事。

    碍于本体是柳树成妖,化形功法又有缺陷,待尝试远行之时才发现自己这人身竟无法走出一州千里之地。而身后子嗣便更为不堪,如柳树根、柳二郎之之流却仅能在一郡数百里范围内行走。一旦离开本体稍远,便人形不稳,妖气外溢,一个不小心可能落个灵气涣散修为跌落的下场。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地方。虽说柳镇元自开了灵识之后修行已有数百年之久,然而所见所闻皆限于这人迹罕至的离山脚下。初入人世,不谙世事在所难免。自学那人族兴建村落于柳河之畔安家,便来了官府中人前来查看籍册,这事也不算太难,略施手段便蒙混过关。

    然而专司山上事的阴神之流便没这么好打发了。柳河湾虽说隶属铜陵郡城管辖,照理来说应由城隍阴司差人前来查看,亦或由最近的离山山君监管,没曾想最先到达柳河湾的阴神却是远在柳河末端的通海河神。

    时至今日柳二郎记忆犹新。那日,柳河之中窜出一道人影落在院外,来人头戴通天冠,身穿衮龙袍,腰系碧玉带,足践步云履,身上香火之气极盛,威风凛凛,隐隐中透出一股无形威压,震慑在他心头,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好在父亲柳镇元及时出现,只是随手一挥散出一团绿光罩在族人身上,那股威势方才散去。

    令人意外的是,眼前的通海河神前来并不为了监察一事,刚打了照面,开口便道,何处得来的化形之法,即刻上缴,水府可出面帮忙促成封正之事。

    此言一出,柳镇元暗道不妙,他哪能不知那神秘前辈所传的化形法门的重要性,在此世间早已断绝,乃是货真价实的无价之宝。若真将此法轻易交出,届时无数山上妖修找上门来,怕是有灭门之祸。

    随即,将早已熟念于心的说辞和盘托出,只道柳氏一族之所以侥幸化形,并非身怀化形法门之顾,即便是自己也不知为何化形的具体原因。只是在千百年的缓慢修行途中,天降而来的传承记忆,烙印在脑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后便循着那那浅薄的记忆烙印一步步修行出来的,且并非自己独有,所有子嗣后代皆有传承,否则,以过往妖族修士的化形条件来说,哪个不是修为达到极为高深处才能身具化形之资,没道理族中小辈那般微末道行便可在灵识初开之后便得以化作人形。

    修行界中,精怪靠天,人族靠功法,妖族则有血脉传承一说,且不论是何物种,皆有可能觉醒血脉中的传承记忆获得远祖传承的某些特殊能力。这点通海河水府龙君自然知晓,自己作为世上仅存不多的龙族后裔,虽非正统龙族血脉,但族中亦偶有气运极佳之辈得此机缘。对于柳镇元的话自是将信将疑,却宁可探究到底亦不愿就此放弃化形的大道机会。毕竟如今水府龙族之中,只有他自己因为官府封正的缘故得以化成人形,且受限于河神庙中的金身,此生无法离开一州一郡之地太远,实乃利弊参半,与真正化形不可同日而语。至于族中其他人等不论修为高低皆还是兽类之躯,始终无法突破那道障碍。

    只道是这柳妖是嫌筹码太少,便又说了几样宝物要与之交换。而柳镇元则不为所动,一口咬定先前的说法,大概意思是,我化形是因为得了血脉传承,且这血脉传承不太完善,虽可显化人形,却也无法离开本体太远,当真没有那所谓的功法一说,否则早就携带族人另找一处得天独厚的修行之所,怎会死守着这片灵气稀薄的贫瘠之地。

    龙君自然不信,又碍于城隍府那边的管束,不敢轻易动手,不再多言便告辞离去。只是自那之后,柳氏一族封正之事久久无法办下,只能就地结茅,以野修的身份缓慢修行。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