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将军

第五十七章 扶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什么?!”宁风之黄休二人大惊失色:“安元回要插手朝政?他不是一直负责帮康元帝巡防四方吗?”

    “公子,如果安元回也要进朝堂,那很可能会跟高闲联手,到时候我们要对付的人岂不是又多了一个?”黄休皱眉道。

    “还不清楚。”赵怀摇了摇头,眸光闪烁。

    这个安元回多年不染朝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插手,而且要扶持一位二皇子呢?

    “也许是时候见一见那位太子殿下了。”赵怀轻声道。

    宁风之与黄休对视了一眼,皆是能看到对方眼底的那份激动。

    ……

    “你们见面,就非要挑在这个地方吗?”翰林学堂,李淑月看着四位花魁中坐着的两个男人,俏脸满是愠怒之色。

    见到李淑月这幅样子,赵怀心中她已经恢复平常,于是耸了耸肩:“整个上京城,应该也就这儿不会有高闲的眼线。”

    姜廷之正襟危坐,对于这位平北将军,他还是十分敬重的。

    若非是他,或许大梁军这次也无法突破北荒突厥之围,可是他实在不知这位平北将军为何见他。

    “太子殿下,不知您如今在朝堂上扮演着什么身份?”赵怀抿了口茶,听着耳边传来的萧萧琴音,出声道。

    姜廷之微微错愕,这位平北将军居然在跟他谈朝堂?

    他略微犹豫了下,还是道:“朝堂之事大小皆由父皇和六部大员把持,我偶尔会上书一些意见,旁听居多。”

    “那您以为,当今朝堂气氛如何呢?”赵怀紧接着又问。

    “气氛?”姜廷之陷入了沉思,脸上逐渐浮现一抹羞愧和痛恨之色。

    “如今的朝堂已经浑浊不清,原本我以为那些大臣能为父皇分忧,可他们大多是些只懂得附庸之辈,苏州水患,淮州饥荒,真正思国思社稷的又有几人?!”

    “可惜我虽为太子,却对此毫无办法,假以时日,我必重整朝纲!”

    姜廷之紧紧握拳,重声道。

    赵怀不由一笑:“太子殿下直言不讳,倒是让臣十分意外,只是……最近安相要迎二皇子殿下回京之事,您知道吗?”

    “二弟要回京?”姜廷之愣住。

    见状,赵怀心中已然清楚。

    这位太子殿下,的确是有满腹忧国忧民的心,可是却没有任何丝毫的势力耳目,居然连二皇子要被迎回京的事都不知道。

    若非翰林院有两人趁上次间隙做了刑部与户部尚书,只怕这位太子在朝堂上还如盲人一般。

    虽然现在也好不了哪去。

    翰林院的能力,还是差了一些,那两位尚书恐怕也是如履薄冰啊!

    “太子殿下,有些话臣不知当讲不当讲。”赵怀轻声道。

    “将军请讲!”姜廷之连忙行礼。

    “一旦二皇子被接入京,他身后有安相这位一品大员支持,即便安相这些年不在上京,可他终究是当年陛下登基的功臣,按照陛下的性格,您这东宫易位也并非没有可能。”赵怀平静道。

    姜廷之闻言身躯一震,他怔怔看着赵怀。

    普天之下,敢在太子面前说出东宫易位这种话,恐怕也没有什么人了。

    他真的只是一位平北的功将吗?

    “将军,有何妙计?”姜廷之声音干涩。

    虽然他不想去做这些尔虞我诈的权谋,可他也不想放弃这个位置,他一定要坐上那百官臣服的位置,然后亲自整顿这个破败不堪的大梁!

    他要让那些臣子知道,什么才是忠君爱国之道!

    听到这句话,赵怀心知这位太子殿下算是和他站在一条船上了,当即露出一抹笑容。

    “太子殿下首先要做的,不是每天在朝堂上书己见,因为陛下性格刚愎,根本不会听旁人的意见,而殿下有时候想要做成某种事,也并非只有一种办法。”赵怀道。

    对此,姜廷之露出疑惑之色:“还有什么办法?”

    “殿下,朝堂归根结底只是议论朝政,而真正实施这些政策的,还是六部的人,倘若殿下掌控了六部,那苏州如何治水患,淮州如何平饥荒,不还是殿下说的算吗?”赵怀轻声道。

    闻言,姜廷之露出震惊之色:“这,这不是欺君吗?”

    赵怀一声冷笑:“试问国已不国,家已不家,又哪里来的君呢?”

    姜廷之眉头紧皱,片刻后悠然一叹:“将军,受教了!”

    “当朝六部,有一半都在高闲的掌控之下,虽说前段时间翰林院趁机拿下刑部户部尚书的职位,可下面终究还是高闲的人,办起事来多半也是阳奉阴违。”

    “先从简单的入手,殿下眼前应该彻底掌控这二部才是,刑部掌一国律令,户部拥有财政大权,若能牢控必然是殿下安天下的一大助力。”赵怀缓缓说道。

    而听到这里,姜廷之眼前已经是明亮一片,他无比兴奋的看着赵怀道:“先生,我明白了,我这便去找老师商议!”

    望着离去的姜廷之,李淑月起身走到赵怀身边,柳眉微挑道:“你居然和太子商议朝堂上的事?”

    “怎么了?”赵怀轻轻一笑。

    “没什么。”李淑月摇了摇头,只是感觉眼前的赵怀越来越陌生,昔日那个纨绔的少爷已经消失不见了。

    “从古至今,朝堂的斗争都无比凶狠,稍有不慎,便是牢狱之灾,你可要小心了。”李淑月轻声道。

    “你关心我啊?”赵怀调笑道。

    “嗯。”原本只是玩笑,谁料李淑月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过,赵怀在她眼中没有看到先前那种异样的情愫,反而有一丝别扭的尝试。

    她应该是想通了,不再把自己当成白袍将军,而且试着与真正的赵怀相处。

    赵怀沉默,李淑月不言,空气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感觉她们怎么样?”察觉到周围气氛不对,赵怀连忙岔开话题。

    李淑月知道赵怀说的是四位花魁,当即轻笑一声:“你说得对,先前是我错了,不论她们有着怎样的身份,但是与我们一样,她们拥有追寻一切的权力。”

    “我是问你她们天赋如何。”赵怀揶揄的看着李淑月,这女人未免也太敏感了吧?

    李淑月一愣,恍然明白会错意了,当即露出羞恼的眼神。

    “她们天赋很好,本就有琴艺的基础,现在已经快有一流琴师的水准了。”

    闻言,赵怀微微诧异:“才几天时间,居然有这么大进步?”

    前世他也是精通音律的人,这四个花魁在赵怀第一次见时便看出了她们的底蕴。

    虽然她们都有琴艺的底子,却也只是熟悉而已,就如同流水作业一般,没什么感情,更谈不上造诣。

    所以,他才会请李淑月来教习她们。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能力?”李淑月鼓起香腮。

    见状,赵怀哭笑不得:“上京城第一才女的能力,我怎么敢质疑?”

    李淑月这才娇哼一声:“算你识相!”

    “对了,我也跟她们学了一些东西,不如你帮我看看?”似是想起什么,李淑月忙道。

    这位大忙人,可是难得一见。

    “你跟她们学?”赵怀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看到赵怀的表情,李淑月黛眉一蹙:“是舞曲啊,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额…”赵怀这才明白他想歪了,不过他转移话题的技术已经是炉火纯青:“你还会舞曲?”

    “当然。”李淑月说罢,转身来到学堂中央。

    适时花魁们的琴音响起,李淑月随着曲音开始舞动身姿。

    赵怀这才发现,她今天似乎精心穿了一件白色的衣裙,曼妙的身姿随着身体轻盈舞动,如脱离凡间的仙人,若一张绝美的画卷,让人渐渐放松了心神。

    良久,曲音已毕,赵怀依旧沉浸在其中,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李淑月俏脸绯红的来到身前询问,赵怀幡然醒悟。

    “怎么样?”李淑月有些期待的看着她问道。

    赵怀眼神复杂,轻声呢喃:“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好舞!”

    得到赵怀的称赞,李淑月不知为何,心中更多的是一种甜蜜,但随即她又注意到了赵怀刚刚的诗,不由问道:“什么是霓裳羽衣曲?”

    闻言,赵怀轻轻一笑,走至琴边:“来,我弹给你听。”

    窗外。

    孟旬与王有道听着那如同天籁一般的琴曲,不由心生感叹:“这位赵小友还真不愧是当世奇才,无论从哪一方面,都非常人能比。”

    “如果说当今的大梁还有谁能救,恐怕也只有他了!”

    王有道听后,不由诧异的看了这位老友一眼:“所以,你是打算帮他了?翰林院可是不能插手国事的!”

    “呵呵,如果我没记错,你那块学子令已经给了他的吧?”孟旬掀了个白眼。

    王有道顿时老脸涨红。

    “那我这个是为了感激他对翰林院的恩情,你懂什么?”

    ……

    片刻,王有道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他似是自问似是提问:“你说刚刚他与太子殿下说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打算……”

    孟旬浑浊的眼底则是涌现几分精芒,他望着堂中那道挺拔的背影,缓缓吐出两个字:“扶龙!”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