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大帝小说库 -> 网游竞技 -> 炉石之末日降临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我的征途是地狱深渊(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轰隆隆!

    “冰封王座被锚定了!”

    托加斯特射出来的五道锁链,投射到黄泉中,简直是地动山摇般的恐怖存在。在人间界,这不过是五根粗大的铁链,黑不溜秋毫不起眼。但在黄泉中的投影,却是澎湃的灰白能量流。其能量震荡引得众人神魂摇曳,几乎破防。

    黄泉空间不同于人间界,这是在灵能潮汐中才扩充起来的位面,时空壁障不够稳定。托加斯特主要目标在冰封王座,只是顺着堡垒倒影传导过来的顺劈伤害就能令空间不稳。

    这种情况就连设想都没想到过,精英团自然没有行动预案。张辉梓立刻用心灵链接跟冰冠堡垒中的妹妹通话,询问对策。

    张辉琰道:“老板说了:冰冠堡垒又不是地球上的东西,对方要就让他们拿去好了。他会设法切断冰冠堡垒与黄泉堡垒倒影的联系。你们坚持一阵。”

    同时,刘颖萱也在询问吉安娜的意见。

    “灵能导流!”吉安娜眼睛盯着空间灵能模型三维图,解释道,“时空拉扯的作用力是相互的。托加斯特如果想要通过锁链拉扯侵入地球位面,它同样也在往自己那边拉扯。把这股力量引导过来,连接到幽冥界,我们不但能削弱它对这里的影响,还能借托加斯特之力来沟通幽冥界。”

    两边意见一综合,发现可以同步进行。

    于是,堡垒倒影中的亡灵立刻开始切断与冰冠堡垒的联系。

    而吉安娜则飞到上面,分析锁链的运作原理。

    吉安娜沉吟良久,在通讯频道里说道:“我需要五个人,帮忙引导锁链中的时空之力,与我们开启幽冥界的法阵连接。这五个人的实力必须足够强,能抗住时空能量运转时的反噬。而且,这个方法我也没有用过,成功率无法估算。一旦出问题,他们很可能被时空乱流送入幽冥界。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冒险。”

    何洋立刻抢着道:“算我一个,我的实力绝对没问题!”

    沈涛给了他一个禁言,道:“你闭嘴!吉安娜女士,请问具体怎么做?我会根据要求安排人员。”

    吉安娜点头道:“刘颖萱,你来接应,然后交接给其他人。”

    说完,她向其中一道锁链伸出了法杖,小心翼翼地从中引出一股能量流,投向刘颖萱。

    刘颖萱跟吉安娜学了一年多法术,默契无比地接下能量流,将其引导灌入牛头阿旁他们构建的幽冥界沟通法阵中。

    吉安娜一点点加大能量传输,直到能量流达到约三十厘米粗细。期间,能量流左右晃动,但被刘颖萱双手环抱住,始终固定在法阵节点。

    “何洋,你来。跟我一样抱着能量流,用体内灵能构筑一个能量循环,别让它甩脱。”

    何洋连忙有样学样,从另一侧伸手抱住能量流。刘颖萱松手后,他就感觉一沉,能量流的波动反馈到手上身上。

    这种感觉就像握着一根喷水管,高速喷出的水流产生的反作用力迫使双手必须用力稳定喷口方向,否则,水管就会哗啦啦乱舞,把水洒得到处都是。

    “很简单嘛!我一只手就能控制得住。”何洋本想松手示意,可惜,一松手能量循环就流转不畅,只能作罢。

    刘颖萱斥道:“这才引了不到百分之一的能量流呢。你要是这时候就感觉到费劲,趁早换人。下一个!”

    何洋说道:“嗨,不就是薅托加斯特的羊毛嘛!包在我身上。”

    重复相同的动作,将五道能量流连接到法阵上构筑成一道五芒星铭文。由何洋、冉修戟等五名传说英雄手动固定。刘颖萱机动支援,其他人继续清理周边的怪物。

    “注意,输出加力!”刘颖萱道,“谁有问题或者感觉压力过大,立刻跟我说。”

    嗡!何洋只感觉手上逐渐变沉,但实际上没有任何受力。这是灵魂能量层面的反馈,似乎魂都要被扯出去。

    “我去,还是有点挑战的嘛!这种工作,果然只有像我这样的强力英雄才能胜任。老冉,你感觉如何?”

    冉修戟说道:“别废话!熟悉控制能量流的感觉,别一会被掀翻。”

    “切,再加两倍我也不会被掀~哦~~”话没说完,何洋就发出酸爽的叫声。他身体一抖,差点没把锁链能量流扔掉。偏飞的角度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才能重新校正。

    刘颖萱也没空管他,由于五道能量流出力不均匀,整个五芒星阵的均衡性被打破。她必须先施法稳定五芒星阵。

    只见一道纤细绵长的幽暗虚影从下往上腾起,一部分从何洋身体里穿过。幽影中不时显露一道道诡异恐怖的面孔。

    “幽冥死气!那是智慧生物死亡前最深沉的怨念纠结灵能而成的能量体。能从灵魂层面让人感受到死亡时的痛苦滋味。”牛头阿旁道,“幽冥界在向我们靠近。这还只是泄露出来的一缕死气,后面会越来越多。”

    “我擦!老牛你不早说。”何洋面容扭曲,灵魂颤栗。这是被死气侵入后的自然反应,没有哪个活人能面不改色地承受死亡的痛苦。

    冉修戟问道:“那这鬼东西怎么对付?”

    阿旁眨巴着牛眼道:“什么怎么对付?你们已经是人类中有数的强者,只要坚定意志,这些游离在地府管辖外的孤魂野鬼能拿你怎么着?习惯就好。”

    “习惯……就好……”何洋龇牙咧嘴道,“那我要是不习惯呢?”

    阿旁不屑道:“不习惯?那就像现在这样,扯淡聊天,转移注意力呗!不就是死亡时的感受吗?又不会真死!”

    “啊噗!”

    刘颖萱不耐烦地道:“何洋你叽叽歪歪的,到底行不行?现在的进度不够,我们还要加大能量流速。不行赶紧说,我换人!”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你放心,老冉挂了,我这也绝对不会有问题。”

    “你放屁!就你最不靠谱!”

    在众人的互怼中,死气入侵的痛苦逐渐过去,刘颖萱引导法阵趋于稳定。一直掌控全局的吉安娜再次加大能量输出,将托加斯特锁链五分之一的能量引导出来,用于打通幽冥界。

    “兄弟们加把劲儿啊!嘿呦嘿呦!”反作用力大增,何洋却依然没个正形。他身上圣光能量激荡,将战甲染上一层金光,如同照亮地狱的光柱,氤氲着神圣之息,驱散魑魅魍魉。

    随着引导之力增强,死气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其他人还能及时躲避,只有五名稳定能量流的传说英雄只能硬抗。

    何洋用噼里啪啦的废话来缓解痛苦,而冉修戟则相反,他闭目放空自己的思维,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稳定能量流上面,心无旁骛则外邪不侵。恍惚中,心头一颤,一股直入灵魂的冷意从双脚直升头顶,令他不由打了个寒颤,心头忽然涌起无法言喻的大恐怖。

    轰隆!似乎很响亮,又似乎是幻觉。地下传来一阵颤动,仿佛一闪大门被打开,露出幽深无尽的黑暗巨口。当冉修戟不由自主地凝视黑暗巨口时,只觉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拉扯着自己的灵魂,坠向地狱深渊。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冉修戟能感觉到下面就是死者的归宿——幽冥界!那种扑面而来的死亡之息令任何生物本能地恐惧。他的身体仿佛被撕裂,肉体发出快跑,快跑,快跑的指令,而灵魂却逐渐沉沦。尽管理智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但就像瞌睡来袭,哪怕努力睁眼,也会陷入迷迷糊糊的状态。

    蓦然,一股暖流从双手上传来。那熟悉的触感和难忘的情愫令他立刻明白,这是梁雨婷的手。顺着这股意念,冉修戟猛然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张微笑的娇颜,秋水脉脉地注视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

    梁雨婷答道:“幽冥界气息越来越浓,那些黄泉中的孤魂野鬼要么跑了,要么躲了起来。我看你挺辛苦的,就来搭把手。”

    “嘿嘿,不辛苦。我好着呢!”

    梁雨婷微微一笑,没有拆穿他的谎言。

    “有没有天理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撒狗粮!”耳边传来何洋聒噪的抱怨声。他只要嘴不停,精神就不会像冉修戟那样沉沦。

    康纳突然摸到何洋身后,道:“要不,咱俩给人撒点狗粮!”

    何洋一个激灵,差点把能量流扔了出去,怒道:“滚!搞基找别人去,我一个人完全扛得住。”

    “那这位呢?”康纳侧移两步,露出身后的德莱尼妹子。

    何洋顿时脸色一垮,呻吟道:“哎呦,伊莉莎快帮我搭把手,扛不住了!快快快!”

    随着精英团其他人收缩回来,沈涛安排了数十人警戒,其他人都去帮忙稳定能量流。

    时间逐渐推移,幽冥界的死亡阴影越来越浓重,死亡之息仿佛随时要把人吞下去。

    “冰冠堡垒即将脱离,准备迎接冲击!”张珲梓提醒道。

    轰隆隆!昏黄的天空剧烈震荡起来,雄伟高耸的冰冠堡垒先是松动地基,接着撕裂周围的环境,被统御之链扯向高处。在吉安娜分流的

    而倒影堡垒则荡起一阵时空波纹,轰然斩断与人间界的最后一丝联系,完全落入黄泉之中。

    受此影响,黄泉空间再次撕裂般剧震起来,就连景物似乎都被扭曲。

    拉扯冰冠堡垒的统御之链实体正在飞速后退,吉安娜引出来用来薅羊毛的能量流也陡然一紧,好一顿拉扯。

    此时,哪怕每根能量流有二三十个人帮忙稳定,但还是剧烈震荡起来。在时空之力面前,传说英雄都显得渺小无力,然如暴风雨中的小树。他们以何洋冉修戟五人为核心,手拉手肩并肩,互相扶持着,联手对抗时空伟力。

    不知谁起了个头,呜咽鬼泣中陡然响起了嘹亮的歌声:“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嘣嘣嘣!五道能量流全部崩溃,这是因为托加斯特收回了能量输出,众人被甩得东倒西歪,却借助左右伙伴的力量没有溃散。

    “撤!不想下地狱的赶紧离开幽冥界范围!”一声令下,众人连忙各显神通远离幽冥界投射范围。

    刚休息一阵,头上有嘈杂起来。无数亡灵士兵踏入倒影堡垒,顺着阶梯下来。

    项宁轩在亡灵大军的簇拥下,脚步似缓实快地走了下来。他取出地府阎王徽记,放入牛头阿旁他们布置的法阵中央。天地共鸣,灵息狂涌。幽冥界张开了深渊巨口。

    无数亡灵士兵从就像归巢的游子,涌了进去,长长的队伍无边无际。

    项宁轩低头看去,无尽的深渊下,仿佛有一道清澈的目光迎了上来。“久等了,今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挥手向众人道别:“同志们,你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的征途却是地狱深渊。再见!”

    (全书完)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