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佳龙婿

第0429章医治的条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墨自钦话音一落,周围的众人也立马面色一变,聚精会神的望着墨庆武,全都在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医生说通过检查结果,能够看出来,割伤自臻的匕首上带着一种****!”

    墨庆武紧紧的抓着手里的拐杖,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这个一生戎马、浴血奋战的老人,头一次说话的时候内心如此沉痛。

    “****?”

    墨自钦一听这话急忙说道,“中了毒那把毒素弄清楚,研究出毒药,解了不就行了吗?”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毒,不是我们国内……”

    墨庆武说到这里猛地顿住,接着转头看了眼一旁的中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方便把具体的说出来,轻轻的叹了口气,继续道:“反正就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毒,根本无……无药可解……”

    他这话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子竟然闷闷的,眼眶也有些泛涩。

    “无药可解?”

    墨自钦闻言面色猛然一变,急忙道:“爸,不会的,现在医疗条件这么发达,只要假以时日,一定能够研究出解毒的法子来的!”

    虽然墨自钦跟二弟两个人之间多有不和,而且也嫉妒父母偏袒老二,但是他知道老二对于墨家意味着什么,外界很多人对老二的忌惮甚至比对他更甚,所以老二跟他一样,都是支撑墨家的顶梁柱,而他们两兄弟,也是墨家被称为第一大世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向来奉行家族自伤,所以自然不希望老二出事。

    站在一旁的萧曼茹静静地听着这一切,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紧紧攥着拳头,指甲近乎都掐进自己的掌心里了,面色惨白一片,身子瑟瑟发抖,眼泪从眼眶滑落也兀自不觉。

    墨庆武低下头,轻声叹道:“军区总院十年前就接触过这种毒,已经研究了十年了,仍旧无药可解……”

    “十……十年?”

    众人闻言皆都面色猛然一变,实在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奇异顽固的毒药!

    墨自钦咕咚咽了口唾沫,急切道:“爸,你的意思是说,十年前有人中过这种毒?!”

    “不错,这个人我也认识,也是一位通天彻地的英雄人物,十年前,他也是在这里接受的治疗!”墨庆武回忆着往事,满脸沧桑无力。

    “那……那这个人现在如何了?”墨自钦虽然听清楚了父亲说的每一个词,但仍旧不死心的问道。

    “我说了,无药可解,你觉得他能怎么样……”墨庆武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小,语气中的绝望显而易见,微微的抬着头,不想让眼眶中的泪水落下来。

    墨自钦张了张嘴,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墨自珩猛地一个箭步冲过来,咬着牙厉声道:“不能解我们也要解,总不能就这么放任二哥去死吧!”

    “二爷暂时不会有事!”

    这时从走廊一侧急匆匆的走过来了一个身影,正是这所医院的副院长兼外科主任赵忠吉,他走到跟前后急忙说道,“虽然这个毒很厉害,但是药性也很慢,二爷的中毒创口确实很多,但是撑个一两个月还是没问题的!”

    “撑个一两个月?”墨自珩猛地窜过来一把撕住了赵忠吉的领子,怒声道,“我要的不是撑一两个月,是要我二哥活过来!你们医院干什么吃的,都十年了,竟然连个毒都解不了!”

    “自珩!”

    墨自钦立马把三弟的手拽了回来,接着冲赵忠吉歉意道:“老赵,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三弟也是着急!”

    “我们又何尝不着急呢!”赵忠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十年前战……十年前同样中这种毒的患者去世后我们也一直没有停止对这种毒的研究,但是我们发现这种毒非常的奇特,里面的每一种成分单独拿出来都不会致人中毒,但是将它们放在一起,却会产生非常奇特的毒性,所以这让我们根本无的放矢!”

    似乎也是为了避免泄露什么机密,他特地没有交代清楚十年前中毒的患者是谁。

    “那你们解不了,就没有找世界上其他的医疗机构请教研究过吗?”墨自钦继续问道。

    “我们当然请教过米国医疗协会和欧洲医疗协会这些知名的医疗组织,但是他们在我们之前很早就接触到了这种毒液,一直到现在,也是无法可解!”赵忠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而且欧洲医疗协会那边的存档显示,这种毒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记载,可见是一种很古老的毒。”

    众人听到这话不由面色凝重,一言不发,整个走廊的气氛顿时变的沉重了起来。

    “无药可解……无药可解……莫非我二弟真的要就此殒命吗……”墨自钦紧紧的握着拳头,脚步有些踉跄,自顾自的喃喃念叨道。

    “其实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起码还有一种法子没有尝试过!”赵忠吉拧着眉头沉吟道。

    “什么法子,老赵你倒是快说啊!”

    墨自钦神情一振,顿时来了精神,急忙说道。

    走廊的众人眼前也皆都重新变得明亮起来,满脸期待的望着赵忠吉。

    萧曼茹心头一动,急忙抹去脸上的泪水,快步的往前走了几步。

    “其实我刚才跟墨老爷子也说过了,我们自始至终都在以西医的方法研究这种毒,但是这么多年都没有进展,说明我们的西医水平仍旧需要继续发展进步,远没有达到巅峰!”赵忠吉沉声道,“如果想解这种毒,那就得找一个曾经达到过巅峰的医学,那就是我们的华夏中医!我们华夏中医的巅峰不存在于现在,也很难存在于未来,所以,它的巅峰,只能是存在于过去的明清时代!”

    “你的意思是说,唯一的方法,是用中医来医治我二弟?”

    墨自钦听到这话立马领会了他的意思,急切的问道。

    “不是,我们医院有中医,他们也都研究过这种毒,也破解不了!”赵忠吉摇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我说的这个法子,是一个人!”

    “一个人?”墨自钦眼前一亮,急忙说道,“不管这个人是谁,我都一定会把他请过来!”

    “墨心医馆的墨小生墨医生!”赵忠吉郑重说道,“他是我唯一想到的法子,也是墨二爷唯一的希望!所以要想救墨二爷,就得立马去请墨医生!”

    他刚才来的匆忙,而且走廊里全是人,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墨小生,所以才说让墨自钦立马去请墨小生。

    墨小生听到这话猛地一怔,回头望了眼墨小生的方向,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老赵,你确定?”

    虽然他对墨小生前段时间出尽风头的事情有所耳闻,而且墨小生也医治好了他女儿的蛇毒,但是仍旧对墨小生的医术持有一定的怀疑态度,或许是他潜在的抵触心理在作祟吧。

    “确定,当然确定,现如今华夏中医的巅峰,在我认为,除了墨小生墨医生,再无第二人选!”

    赵忠吉挺直了胸膛,对于墨小生击败韩国医圣,医治好瑞典小公主怪病的事情他可是请钦佩不已,忍不住替墨小生吹牛道,“在我认为,墨医生的医术,就是拿到中医鼎盛时期的明清时代,那也绝对是空前绝后的佼佼者!”

    一旁的墨小生听到他对自己如此盛赞,倒是不由有些摇头笑了笑,没想到这个只见了一面的赵副院长竟然对自己如此青睐。

    “忠吉,不瞒你说,墨医生就在这呢!”墨庆武见赵忠吉这话急忙走过来,说道,“我刚才上来的时候便看到了墨先生,所以就请他留了下来!”

    这就是他刚才为什么呵斥自己闺女的原因,因为赵忠吉刚才在楼下的时候谈起中医,跟他推荐过墨小生。

    墨庆武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偌大的一个墨家,有朝一日竟然真的会求到墨文星的儿子墨小生!虽然同是墨家后人,但早在数百年前就已是分成了两脉。作为外放一脉的代表人物,墨庆武打心里也是抵触内隐一脉的,毕竟现在他们京城墨家可是赫赫盛名,在整个华夏也是极为有话语权的。

    但身在汴州的内隐一脉,却是平庸无奇,没有丝毫的社会地位。任谁看来,都是这内隐之人想要高攀这外放的京城墨家。

    但自从二十年前那件事之后,墨庆武虽然对墨文星他们一脉有了一些改观,但内心始终都是有些排斥的。

    这次若非事关墨自臻的生命,他也不会这般的与墨小生主动说话。至少在他看来,辈分在那里放着呢。即便是墨小生的实力让他们墨家望而生畏。

    “哦?墨医生在这,太好了!”赵忠吉面色大喜,急忙道,“这个毒虽然是慢性的,但是会一直扩散,自然是越早治疗越好!”

    话音一落,他便立马四下寻找着墨小生的身影。

    萧曼茹听到这话几也是满色一喜,无比欣慰的望向墨小生,内心庆幸自己把墨小生叫了过来。

    墨小生见状赶紧走了出来,冲赵忠吉笑着点点头道:“赵院长,您缪赞了,其实我在解毒方面不太拿手,并不敢保证能医治好墨二爷!”

    他这话说的是事情,刚才听赵忠吉把这毒说的这么玄乎,他也不一定有信心能够医治的好,毕竟这个世界上自古至今,所流传的稀奇古怪的毒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光他祖上记忆中能让他自行配制的无色无味的剧毒就不下数十种。

    “墨医生,你不要有压力,尽力而为吧!”赵忠吉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西医研究了这么多年也没研究出解药,你们中医就算治不了,也不丢人!”

    “墨先生,我知道我们墨家一些人以前得罪过你,你想让我惩治谁替你出气,就尽管说!”墨庆武以为墨小生在故意推辞,立马出来其实威严的担保道,“而且不管你能不能医好我儿子,我墨庆武跟你承诺,我墨家始终都欠你一个人情,不管什么事,只有我墨家能做到的,我墨家绝不推辞!你放心,我墨庆武这把老骨头,还值几个钱!”

    墨家的众人听到这话面色不由一变,要知道,他们父亲向来信守承诺,可是很少许诺过别人什么的,现在竟然可以答应墨小生的任何条件,而且还会为他惩治墨家的人,都不由心头一惊。

    尤其是墨自钦和墨老爷子的大女儿墨珊,面色都不由微微一变,墨家得罪墨小生最多的就是他们两家了吧,当然,还有刚刚走掉的小妹一家。

    “老爷子,我不用你帮我惩治任何人,也不用你答应我任何条件!”墨小生昂着头,坦然笑道,“有些人,给我金山银山我都不治,而有些人,一个铜板不给我,我都会给他医治,墨二爷是我敬佩的人,也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所以给他治病,我分毫不取!”

    说完他转头冲赵忠吉道:“赵院长,能开门让我进去吗?”

    “可以,当然可以!”

    赵忠吉立马命人拿过一个新的口罩和手套递给墨小生,接着带着墨小生进了重症监护室。

    病床上的墨二爷面色苍白,憔悴不已,每一次呼吸都十分的沉重,带着一股深深的疲惫感。

    只见他的身上缠着一些绷带,伤口处的绷带被渗出的鲜血染成黑红色。

    黑血?

    墨小生看到这种情况猛地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声道:“赵院长,快,把他的伤口处的绷带拆下来我看看!”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