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她可爱的不像话

第五十三章:平地造谣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原以为又是一个平淡无奇的中午,不料刚出教学楼,抬头看空中已是一片乌云蔽日,气压低到总觉着什么闷在心上,攀在里面干扰心脏的跳动和欢腾,造作的风霸道卷起水泥地上的粉尘,燥闷地让人透不过气来,怀里揣着英语课本的辛小落想趁着雨还未落下赶紧跑回宿舍,偏偏不如她的意,晃动的雨幕骤不及防扑身而来。

    才在露天空地上待了几秒钟,辛小落一头干燥短发此刻湿至贴脸,她急忙退回后边教学楼的遮蔽下,如落水狗般抖了抖身上的水,转而难忍地拂开头上粘额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

    瞧了瞧空旷的外面,又望了望里边各个楼梯口,她急得在原地直跺脚。

    怎么办?她没带伞!这个时候伞也借不到一把,怪她上课时困的要死,又迫于英语老师的淫威只能下课安心睡个好觉,脑子一浑把放学铃当做课间休息十分钟,醒来后教室只剩她一个。

    四下张望,偶尔来往的人一个都不认识,她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看着雨愈下愈大,滂沱成灾,真可谓孤家寡人惨如砧板上待宰的猪啊!

    辛小落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开联系人电话,滑到一个熟悉的号码,犹豫来犹豫去愣是没下手去打。

    外面的暴雨像极了吃人的野兽,霹雳吧啦的雨声着实磨灭了她的耐心,雨大概率是不会停的,她准备把电话拨出去。惊了她一跳,先响的居然是自己的手机。

    “喂,舒悦仙女,你是来给我”

    “小落,你出事儿了!”

    话还没说全,辛小落被古舒悦的炸了个外焦里嫩,一头雾水。

    “啊?我怎么了?”

    “视频,你前几天在宿舍打架的视频被人放上了校园新闻网,现在恶评很严重。”

    在宿舍打架?哪天?她赢了吗?现在造谣都不打草稿的啊!

    “舒悦,没有打架这回事,我先挂了等会儿跟你说,让我瞅瞅她们是怎么胡说八道我打架的。”嘟嘟嘟...

    几乎是不带思考的划开手机里校园新闻页,榜首就是带她名字的视频。

    若说刚开始她觉得纯属胡扯,那么直到看见视频定格画面里的身影与她不出二致时,她怔愣了一会儿,基本不用确认了,那个人就是她。

    点开视频,全程是她一个人在野蛮抬腿踹门,周围旁边宿舍探头出来看好戏的人都被截出了视频画面,故意放大的嘭嘭强力踹门声盖住了她们的窃窃私语,反观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愤怒和狠戾,厚度结实的实木门在她的猛踹下显得孱弱不堪一击,精彩的配文在诉说着她们是多么可怜睡不了觉,而她是多么丑鄙可憎,欺负室友扰人作息,呈现的整个就是一恶女形象,无人敢惹的地头蛇。

    辛小落大致想起来了,是自己那天踹门进宿舍睡觉的事情,真是有心,特意给她剪出来视频还配上形色生动的文字。

    她气得嘴打哆嗦,想把恶意截取视频的人头给扭断!大雨天给她一声惊天霹雳,几天前的事现在才爆出来不是别有预谋就是居心不良。芝麻点儿事搞那么大阵仗摆明了不想让她好过啊!

    古舒悦又把电话给打进来了,她本不想解释,后面想想还是说了个清楚:“确实是我,不过没有打架,我只是踹门了,她们不让我进去睡觉,敲门无应才会踹门,我没想太多。”

    当时那种情况之下,踹门是她唯一的回馈方式,先不提围观的人有几个不是出来看好戏的,没有顾及到别人的感受是她的不对,但说是她成心打架和扰民简直过分歪曲事实。

    “我相信你,我更愿意相信我看见的辛小落,至于别人的评论不关我什么事。”

    她真交对朋友了,一句话便给了她无畏的支持和信任。

    “谢谢,不过近期我可能要成为众人口诛笔伐的对象了,光看评论我就能气到发抖。举报人是跟我结了多大的仇?”挖出别人祖宗十八代一个都不放过的开炮骂,她们仗着不用负责,想骂就骂。

    “举报者是你们那层楼的人,说你严重影响她们的睡眠,还说不止那次,你一直都是那副德行,忍无可忍才会举报,她们希望你得到惩罚,收敛一下恶习。”

    一直都是那副德行?除了踹门她辛小落敢对天发誓自己没有做过扰民的事!好个血口喷人呐!

    “舒悦,看来有人要揪住这件事害我了,想把我的名声搞臭,弄不好教务处要把我劝退了。”都说树大招风,她一没才二没貌三没钱的,瞎了眼才去害她!造孽啊,两次上校园新闻她不是小偷就是恶女,倒了八辈子血霉!

    “小落,今天新闻部轮班的不是我,我也是中午才看到这篇新闻,我尽所能以不明真相把这条新闻压住撤回并删除,别人的空间转载量我虽没办法控制,但我可以给你做篇文章澄清恶意造谣,用时大概会比较长,需要几天时间。”

    辛小落记得与她刚认识还没有几天,而她已经在为自己不遗余力地帮忙处理问题。

    你信吗?有些人结识一天便抵得过十年,只一眼便是铁打的朋友。

    “舒悦,谢谢你。”

    “朋友之间提谢字很生分的,以后有的是你帮我的地方,我是个不太喜欢吃亏的人。你周围有雨声,你一直待在室外吗?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欸。”古舒悦掀了掀窗户帘子,黄豆般大的雨点敲击着玻璃窗,汇成一条条的水帘。

    辛小落干笑了两声,“我没带伞,现在一个人站在教学楼下面等雨停。”

    古舒悦放下手中的窗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来接你吧。”

    “好。”

    媒体大楼502室——

    辛小落坐在皮椅上吃着外卖,和往常不同的是胃口一去不复返,嘴里的肉咸淡不分,翻看着论坛里的恶评能吃下去才怪,那些话能把她气的七窍生烟。

    那伙认都不认识她的人正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骂她,拖家带口地乱吠,凭个一分半钟的视频就认定了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古舒悦移走她的手机,把她的头掰到饭菜正上方,“别看了,你一个人是对付不了成千上百张嘴的,饿着肚子不就让她们得逞了么?”

    辛小落咬着嘴里炒焦的豆角,混着饭硬塞进肚子里去,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她想把骂自己的人全部拉出去毙了。

    “主人您的电话响了!”

    “主人您的电话响了!”

    略显尴尬的手机铃声响来响去,辛小落在铃声这方面是个花心大萝卜,遇到喜欢的铃声可以一天改好几个,并且她向来不怕节操碎一地。

    在古舒悦稍显惊奇的注视下她接通了电话,“谁啊,找我什么事?”

    “是我。”电话那头的声音清冽如泉,单两个字便印证了他的寡淡性格。

    她拿起筷子拌了拌一次性餐盒里的饭菜,问了句话:“唐亦风队长,有何贵干?”

    “过来集合,两点之前。”言简意赅,八个字足以惊掉她的下巴。

    辛小落对着电话想都没想就喊:“哈?有没有搞错?外面在下大雨哎,这样还练你们想淋死我可不想!”

    唐亦风捏着手机一角,咬紧下颚线:“室内篮球馆,不用淋雨,后勤工作如常。不来也行,扣奖金和工资而已。”嘟嘟嘟...

    “喂?喂!挂我电话!”奶奶的!

    他每句话里不带一个威胁的字眼,但字里行间满是资本家的恶劣行径。大不了她娘的不去了,烦人!心情糟糕到极点,还要继续工作,让她舔舐伤口的缓冲时间为零啊。

    离两点还剩最后十分钟,她一点儿也不想去了,不停地搅拌饭盒里的东西。

    过了二十秒,她起身把外卖袋子装好,问前面伏案写作的人:“舒悦,能借我把伞吗?我有事。”

    与其兀自神伤还不如减小影响,钱还是不能扣的。

    古舒悦用笔尖指了指门口的蓝伞,“在那里,你拿去吧!”

    在漫天大雨里撑伞狂奔不失为一种变态体验,等人跑到室内篮球馆衣服湿了大半,发尾也滴着水。

    辛小落看也没看唐亦风和张云杰,按部就班的开始做日常的工作,不知怎的她总觉得除了那两个人,其余人看自己的眼神里带了些探究和推拒的意味。

    给杜文涛和陈晨递毛巾的时候,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她视频的事。她还以为他们不会知道,没想到传播速度快到了这种程度,她真是低估了网络的时效性。既然篮球队都知道了她的丑事现在还找她过来是作何心态呢?难以捉摸。

    他们怎样一种眼神呢,是质疑里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是明显的不带任何遮掩的

    思考她的人品。辛小落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冰冷地走开,她没有义务去解答,信任的人根本不会问,浪费口水的东西意义不大。

    真以为能认真干活的,太高估自己了,会因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乱了心神,推塌了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防火墙。

    她坐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刷着手机里的视频和评论,眼眶通红,指关节嘎嘎作响,把后勤的任务早扔出了天外。

    而那些不敬业的偷懒行为全部落入了一个人的眼里,他打算去揪她起来,但被另外一个人截住了。

    “队长,后勤貌似遇到麻烦了,她打架踹门的视频被人挂到了校园新闻上,心可真大,现在还能继续工作。”刘胜左手抱着球,右手扯着白毛巾不停擦汗脖子上的汗。

    “什么时候的事?”他不看校园新闻,吃惊里同样带着疑问。

    刘胜擦脸的动顿了两秒,开口道:“今天中午吧。”

    得到答案,唐亦风单手拎着球,偏头盯住坐在地上的人,却意外对上她的双眼,他瞧见了月牙瞳里隐匿的红光,瞬然间震得他心口一跳。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