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还没过门就要守寡?

第六集:臭味蝇来,相友邻谁人搭桥1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柳絮回转身来看去,却是周昶站在门外,这么短的时间他就洗漱完毕,也确实让柳絮吃了一惊。

    “周公子这收藏当真广罗,这般书法,我竟是第一次见到。”

    “柳姑娘谦虚了,不过师宜官此人确实不太出名,但他这一手八分书,当世却是无人能及,这一份也只是我的临摹之作,比之本人的书法意境上,只能算是涂鸦之作。”

    “这些都是周公子写的?”柳絮有吃了一惊,想不到这周昶这般有才华,可为何浔阳四公子的名号那般响亮,他身为县令公子却又名声不显呢?

    “柳姑娘若是喜欢哪个,摘了去就是。”

    “啊,周公子太客气了,我一女子,哪里懂得欣赏,还是不要了吧?”

    “如此也罢,只是临来之时,飞时有没有提到需要我准备些什么物什带过去?”

    “唔,倒是提起过要一辆马车,好载我二人出城。”

    “哦?飞时这般说的?”

    周昶沉吟片刻,柳絮以为他很为难,道:“若是为难,我自去雇上一辆便是。”

    “非是如此,也罢,就先应了他,等我去了再与他商议。”

    周昶与柳絮二人乘着马车来到城东药铺,伙计赶紧将人迎了进去。

    柳絮进来看了看床上的孟飞时,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又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孟飞时睁开眼睛,让柳絮将她扶了起来。

    孟飞时看了看门口的周昶,又看了看柳絮,道:“我与伯通有些事要谈,你……”

    柳絮恍然大悟道:“明白,我出去,从外面将门带上,对吧?”

    “辛苦你了,莫要让人进来打扰。”

    柳絮撇了撇嘴,应了一声走了出去,将门带上后蹲在门口扯着衣角,“什么嘛,神神秘秘不说,还让我给你看门,当我是看门儿的狮子狗吗?听都不让听,两个大男人有何秘密?哎咦……”柳絮身子一抖,显然想到了别处去了,又撇了撇嘴,拍了拍裙子,站了起来,走到小院中的桌前端坐,低头生闷气。

    屋子内,周昶坐在孟飞时的床头,低着身子问道:“你好歹也是西北游侠头子的入室弟子,怎地两月之间数次受伤?是不是上次的伤还没好?”

    孟飞时叹了口气道:“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前几日后背上又受了伤,根本都没有痊愈,哪里想到会遇到这般高手,若不是他主动退走,我必死无疑。”

    “这般厉害?对了,伤你的箭簇我仔细研究过了,不似咱们的工艺,倒像是外族的手艺,可我想了许久,也想不出哪一支外族擅长制箭,当真头大。”

    “伯通莫要再查下去,免得打草惊蛇,我意今日便搬出城去,你随我去,那夜打斗之时我也伤了他,想必痕迹还没来得及处理。”

    “搬出去岂不是去送死?你重伤在身,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回去做甚?不行,绝对不行。”

    孟飞时见周昶神情激动,不免莞尔,道:“正要与你说件事,我师伯马安国就在柴桑隐居,你可着人去找他,让他来护卫我几日,莫惊动他人。”

    “柴桑距此也有段距离,这段时日又当如何?”

    “放心便是,我既然能活着,就说明这人没有想要我命的意思,他一定还有别的目的,在目的没达成前,我是安全的,你也不要着人前来护卫,只秘密将我二人送回去便是,郎中这里让他将药准备出来,我自回去煎。”

    “你让柳絮为你煎药?使不得!”

    “伯通,莫要小看了任何人,柳絮也是一样,今日还给我做粥吃来着,手艺进步很大。”

    “你都想好了,我又能如何?只是你师伯如何肯前来?”

    “这就是我要你随我去的另一个意思,我的佩剑也落在了那里,带着它去,师伯定会前来。”

    “好,我这就去安排。”

    “对了,这事不要对柳絮提起,我怕她会担心。”

    “那她若问我,我该如何作答?”

    “就说你已经暗中着人护卫了,要她放心便是。”

    周昶点了点头,起身走出去安排去了。

    院中呆坐的柳絮见周昶出来,起身问道:“是要叫郎中吗?还是……”

    “都不是,我去吩咐一声,一会儿咱们便启程回城外的宅院。”

    “怎地商议这般快?”

    “哪里是商议?我是来听调的!”周昶笑了笑,给柳絮行了一礼后走了。

    柳絮没明白周昶的意思,什么叫来听调的?当下走进屋来,到孟飞时的床边问道:“不是有事商议的吗?怎地没说两句人就走了?”

    “本来也没什么事,这不是不会写字,怕被你笑话,才让你特意跑了一趟嘛。”

    “你?哼!”柳絮照着他的胸口就捶了一下,孟飞时如遭雷击,眼睛瞳孔瞬间睁大,嘴巴鼓起,想是又要吐血,柳絮吓了一跳道:“哎呀,我忘记了,你还有伤,你快让我看下,有没有流血啊!”

    柳絮手忙脚乱的解开孟飞时的衣襟,拉开一看,这绑着的布条上仍然洁白如新,昨日夜间才刚换过的,哪里有血迹渗出来?再看孟飞时,脸上挂着笑意,只是面色仍然惨白,让这笑容有些阴森。

    柳絮撇了撇嘴,懊恼道:“伤成这般也不忘打趣我,我怎地还又受了你的骗?”

    孟飞时道:“不是骗你,当真打在伤口上,只是现在没有那般疼罢了,你也真下得去手?”

    “我怎地就下不得手?打死你!”

    “好好,随了你的意,只是先记下这顿打,容我将养将养如何?”

    “就要这般打死你,才解了气。”

    柳絮与孟飞时斗了会嘴,周昶那边已经着人进来,将孟飞时抬进了马车,周昶将柳絮扶上马车,自己也跟了上来,柳絮刚要说什么,周昶开口道:“柳姑娘,事急从权,我若再去准备辆马车,不免会招人怀疑,届时再想隐瞒怕也瞒不住了。”

    “周公子恩情,柳絮铭记在心,公子请。”柳絮向里面坐了坐,可马车就这般大,给周昶让了足够的地方,她就贴在了孟飞时的身边动弹不得,一时间羞得脸色通红。

    若是没有周昶在场,柳絮得了这般便宜,当真是愿意的,可这有第三人在场,难免有些妨碍处。

    一路无话,直到马车停在了孟飞时与柳絮居住的小院外。

    孟飞时被抬进了屋子,柳絮留下照顾他,周昶此时才腾出手脚来,去看孟飞时提到的转角处打斗现场。

    周昶走过来时,这路边的弓箭居然没人来收走!周昶顺着弓箭射来的方向看去,见那四周全是制高点,且都便于藏身,起身走进了密林中,找了个大概位置,在附近搜索。

    果然,周昶在一颗大树下发现了已经干涸的血迹,只是没发现孟飞时的佩剑。周昶顺着这个方向又向前搜索了一阵,在地上发现了沾满血迹的佩剑,周昶将剑拔了出来,提着剑一路砍将出来,走出密林后,周昶如同被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整个人都湿透了,密林里面杂草甚多,闷热异常。

    周昶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走进了孟飞时的房间,伸手将宝剑举起来问道:“是不是这一把?”

    床上的孟飞时点了点头道:“就是它,这是我鬼剑一门的制式佩剑,你拿去吧。”

    “好,那你好好将养身体,我自去了。”

    “我送送公子。”

    “不必,柳姑娘还是留下照看飞时就好,我们不是外人,不必如此客套。”

    柳絮暗中撇了撇嘴,“哪个与你不是外人?不是外人,怎地,还是内人不成?”

    嘴上却说道:“那周公子自便。”

    三天时间转眼过去,这日,周昶带了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柳絮正在后院喂小鸭,闻声放下槽子走了过来,看到是周昶,擦了擦手道:“周公子今日这般早就来了?”

    “柳姑娘气色不错,我今日来是给飞时带了个人来。”

    柳絮顺着周昶的手看向边上站着的中年男子,那男子个子不高,体态臃肿,尤其肚子突出,衣衫已经罩不住,露出了大肚皮来,脸上络腮胡子浓密,反倒看不出胖来。

    “这位是?”柳絮不认识这男子,等着周昶给她介绍。

    周昶道:“这位是鬼剑宗师马大侠。”

    “马大侠?”柳絮没有反应过来,她这般女子,何时听过这些游侠的名号?

    “哦,看我,柳姑娘没听说过也属正常,哪个女子会没事关注江湖游侠,这位马大侠是飞时的师伯,这么介绍姑娘该清楚了吧?”

    “师伯?”

    “小女娃儿这声师伯却是叫的早了些。”那位马大侠一开口如万马奔腾一般,声如巨雷,中气十足,震的柳絮向后退了几步,赶忙挖了挖耳朵。

    周昶也是闭着眼睛硬生生受了,道:“马大侠且随我来吧,柳姑娘要不,一起?”

    柳絮赶紧摇头道:“你们先,我还要喂小鸭。”说着赶紧逃也似的跑了。

    周昶埋怨道:“师伯,你就不能小点儿声?看把人姑娘吓的!”

    “爹生娘给嘞,咋个小法?”

    “得得,师伯有话还是和您那师侄说去吧,我这离您近了,耳朵受不了。”

    “瓜怂,外头等着。”

    “您请。”

    周昶捂着耳朵看着马大侠进了孟飞时的屋子,走到院中的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刚喝一口就喷了出来,这般天气,桌上的水早就晒的滚烫滚烫,周昶不留意下被烫个正着,吹了吹气,周昶叹了口气,走到阴凉处蹲在了那里,这地方哪都好,就是太小了,没地儿坐也没地儿躲日头。

    “哪个龟儿做的好事?”这声音震动四野,柳絮跑了过来,问周昶道:“周公子,怎地了?”

    周昶道:“我也不知,走,过去瞧瞧!”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