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章 人狗大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大黑狗见桃花妹也被抓住,忍不住蹿上来,向着捉拿的执法者连扑再咬。

    “你这畜生。”

    执法者拿起电棍,狠狠击向大黑。几轮下来,它“嗷嗷”几嗓子后浑身抽搐,但刚缓过劲儿来,为救主人又奋不顾身发起进攻,全身弹跳起,拿身体当武器向执法者的胸口撞击而去。

    旁边人又举起电棍。

    这时,桃花妹不管自身安危,猛扑向大黑用身体护住,最后紧紧抱住它的脖颈。这一电棍,正好击中桃花妹的肩膀。

    但他们一看未遂,又躲开桃花妹,合力击向大黑裸露的腿部。桃花妹疼得来不及惨叫,闭眼抱紧大黑扑倒,在地上努力翻滚躲避。

    大黑从桃花妹的怀里挣扎出,它不再想着撕咬,而是借路灯昏暗的光,流泪向漆黑的夜空哀嚎,但几声后,便缓缓倒下不甘的身体。

    桃花妹见状,梨花带雨,痛心疾首。

    “大黑,大黑,你怎么了大黑……”

    她蹲身抱起,搂在怀中,面颊无数次贴紧它的头,反复呼唤摇晃,试图能够看到它的清醒。可只有柔软的耳朵,在反复摇晃里无力摇摆,却再也听不到,看不见它曾经“吱吱扭扭”的哼唧与眼睁。

    这时,老脸的队长一声令下,“都带走,查封饭店!”

    此刻的桃花妹忽然紧蹙娥眉,似搜肠刮肚想起了啥,眼睛忍不住一闪……但马上刻意恢复了方才的悲恸黯然,似在努力遮掩着内心没底,可又必须斗胆一试的什么主张。于是,她继续抹泪哀求年岁大的执法者,“大哥,求你,请让我先埋葬大黑。我与大黑相依为命,现在它死了,我要负责埋了,求你们。”

    “呵,一个畜生而已,你都泥菩萨过河了,还有心情管它?”老执法人毫不在意,话里透露着讥讽。

    “就十分钟,十分钟,如果您不放心,可以派小兄弟跟着。”桃花妹说完并跪下,那好看的杏色铅笔裙,勾勒出她身段的美好。

    另一个年轻的凑过来耳语几句,老执法者思索片刻,才勉强点头,“好,快去快回。”

    桃花妹抱紧还热乎的大黑,眼泪滚淌……唉,能不能行就看最后这一搏了,或许也要看受伤的程度。桃花妹暗暗鼓劲儿,期待着能够一把赌赢。

    年轻的执法者看在眼里,也有些不忍,便帮忙拉扯大黑柔软却没有生命力的身体。

    十几分钟,来到桃花堤,没心情嗅桃花堤残存的香,更不想听运河里鱼儿撒欢的水响……她又蹲身,在落花滚过的湿润泥土处,用手拼命刨着,最后把大黑卧在坑里,然后掩埋。闭眼小声祈祷后才缓缓起身,继而一步一回头的离去。

    她在心里默念:“别了,大黑;别了,我的子墨……”想到就着目前事件的阵仗,断定自己可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够轻易脱身的。

    但与子墨下周的初次约会,该咋办?

    想到会失约,猜测子墨找不到了自己会有多么难过焦虑……她内心绞痛起,手掌努力贴在了胸口试图令自己平静。

    这一来去就是半个小时,老执法者等待有些不耐烦,好容易看到他们回来且平安无事,最后将越走越近的桃花妹,一把手推上车。

    肩膀处的洁白,顿时落下了一枚挂了尘土的掌印。她倚在像通铺一样的座位上,大家不分男女的拥挤着,而且都衣衫不整。只有桃花妹在这群人里与众不同,白皙的皮肤,衣衫整齐,一袭杏色铅笔裙,左侧处开衩,一巴掌长,适度分寸彰显小腿的弧度。上身白色衬衣,系着艳丽条纹的蝴蝶结,和脑后的蝴蝶网相映成趣。还有鬓边那枚桃花,秾艳里更增添几多超凡脱俗的气质。

    她此刻头部很疼,捋了一下过去,很沮丧。

    随着车体摇晃着启动,半车女的都拼命哀嚎和哭泣。思前想后的桃花妹觉得很累,便小憩,但依然还念念不忘为大黑祈祷。

    出了村,执法车一溜烟儿,奔驰在乡镇公路。

    正于马路上飞驰,忽见远处尘土飞扬,似大片乌云在做着迅猛漂移。只见后面一群家狗野狗都在追逐车子,领头的那只最为威武,身形矫健如奔腾的猎豹。

    “队长,不好了,怎么后面一群疯狗?”

    “定是刚那条黑狗,死前给喊来的吧?”

    队长皱了皱眉,“到局里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千万不能停车。”司机听后果断一踩油门,车子于白杨树下的柏油路上快马加鞭,风驰电掣。

    但是一条健壮如大黑的狗,最先跑在前面,它比大黑不同的是,脑门上有块白毛。白毛不知该如何截下桃花妹,只好拼命撕咬轮胎,还有几只在前面的大狗、也模仿它的样子争相撕咬。

    桃花妹早已被惊醒,一看玻璃窗外,是大黑的同伴又来索命,她的内心豁然,但只是一闪,略微想想后果,便又哽咽黯然。

    桃花妹随车的摇晃颠簸,手扶住了疼痛的胸口,喃喃低语:“大黑,这又是何苦呢?那次在冰河之上救我性命,恩情已还。可今个你为我不顾生死,还拉来野狗帮,这次亏欠的,又该怎么还?”

    扑簌簌泪眼迷离,早已看不清玻璃外奋战的身影。

    窄小的乡村公路上,车子开始有些不稳,时不时剐蹭到白杨树干,但司机依然猛回方向盘,狂踩油门继续加速,力求和这群畜生斗争到底。野狗狠狠咬着轮胎,忽然车子斜着身子一下撞向沟渠,左前车胎漏气,好容易调整方向,右后侧轮胎也漏气。在争斗中,司机拼命保持车子平稳,就不信斗不过这群畜生。两处车胎爆破,司机脑门已经冒血,坐副驾驶位的执法者脸部已被严重擦伤,一侧的耳朵早已血肉模糊。

    所有的执法者又都举起电棍。

    车里的桃花妹,继续被这巨大的左右摇摆惊扰。她蓦然间双手紧紧捂住面颊,再也不想去目睹这血淋淋的人狗搏斗。

    他们早已做好一级战备,以免发生任何不测。执法者连一群畜生都斗不过,这说出去简直奇耻大辱。最后商议,如果再战不过,就扔下戴着手铐的桃花妹,或者请求总部支援。可最后白毛带领的野狗队,终于被他们捅出来的无数电棍击中要害,或许还有体力不支速度慢下来。

    执法者终于见得云开月明,车子便更加飞快,试图努力甩开野狗队。于是车体左右摇晃,一行人一蹦三颠、狼狈逃着……可距离目的地,依然还有一大段距离。桃花妹在颠簸里,望着抓满狗爪痕迹的车窗,一声声鸣笛,瞬间将自己拉到十几年前。

    那是1981年的夏天,在建筑工地上,泥瓦工们每日每夜都在奔忙……四十几岁的二喜,撸起袄袖卷起裤脚,拿着泥瓦刀,在这挥汗如雨的劳动队伍里忙碌着。

    马上要吃午饭,民工都纷纷撂下工具,寻着葱花香味儿,一窝蜂涌入土坯垒起的厨房,奔着喷香的白菜粉条而去,白菜粉条上还飘几片薄薄的五花肉。肉白菜旁,摆的是一盆蒜黄瓜,还有噶头片。

    二喜端着大个铝饭盒,津津有味吃着五花肉,一口米饭一口肉,偶尔还“吐鲁吐鲁”狂吸那一串串粉条,胡子拉碴的嘴边,瞬间晕染起油花。

    扭过头,发现从遥家寨来的赵泥鳅,拿着一只破碗蹲躲在角落,啃着窝头咸菜。坐在宽板凳上用餐的二喜,忍不住问,“你咋天天不吃荤菜?”

    赵泥鳅憨憨一笑,“窝头一毛一个,咸菜一毛一份,这样既解饱又省钱。”

    “那也不能总吃咸菜啊!”二喜略厚的嘴唇咕哝着,眉间透着不解。

    “这?”赵泥鳅继续憨笑,接下来便不好意思再抬头回应。

    “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我负责给你多打一份荤菜。”二喜热情而又真诚。

    “不不,那怎么行?”泥鳅猛然抬起头,颧骨处泛起了酱紫。

    “怕啥,你这样吃久了身体会垮的,每天工地活那么累。”泥鳅闻言,虽沉默,但内心却是无限感激,而且他相信二喜所说。

    因为工地上的,谁都知大喜身为包工头,是二喜的亲大哥,所以,在泥鳅的眼里,二喜虽是个老光棍,但却言而有信。

    下午,工地上,他们光着黝黑的脊背,搅砂子拌灰,还有码砖砌墙往高空吊水泥桶的,高空的人一桶一桶将水泥缓缓灌注……

    转眼又到饭点。

    二喜来到简易棚,见赵泥鳅端着大碗,米饭上依然是噶头片。二喜招呼着负责食堂伙食的木匠媳妇,“多盛一勺荤菜。”木匠媳妇是个中年女人,面对包工头亲弟弟的要求赶紧笑着,麻利给多盛了一份荤菜,满满在饭盒盖上顶着。

    只见他左手端着铝饭盒,右手将牛肉土豆霸气递过来:“嗨,你的!”

    赵泥鳅一见慌了,赶紧起身端过饭盒盖。

    香味儿这么近飘翻涌来,忍不住喉结动了动,咽了几口唾沫。但他立马就回过了神,向二喜连连鞠躬。以后的日子,赵泥鳅时常接受二喜的照顾,于是便逐渐熟络,话语也就自然多起来。

    高楼盖起来一半,转眼也到了立冬时节。一个饭后,赵泥鳅忽然趴在他的耳边,压着嗓音说,“喜子哥,我有个表妹,今年17岁,个高人漂亮,我想介绍给你当媳妇,你看中不?”

    “啊?太小了吧?”虽如此说,但二喜的面色立刻红润到鼻头。

    又过一个月,街上飘起雪花,工地也该休假了,每个民工都因分到工钱而欣喜若狂。

    “喜子哥,那件事哈,我给老家捎信了,反正她娘不反对,你怎么样?这次要不要跟我回趟遥家寨,去相亲?”

    啊?真是喜从天降!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