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章 爱谁嫁谁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光棍的日子就那样,永远是说走就走,无任何牵绊累赘。

    第二天,二喜便随赵泥鳅坐上公交,果断去了遥家寨。下午时分,远看遥家寨和自己家乡有些像,都是北方低矮萧瑟的小村庄。

    三拐两转,被泥鳅领到他的家。

    这的冬天比工地还要冷,二喜都冻红了鼻头。进屋,炉火升腾,赵泥鳅的父母从炕上下来,热情接待二喜。

    “梦遥,梦遥……”

    在喊谁?

    二喜忽然明白了,哦,莫不是那个表妹,应该叫梦遥吧?嘿,名字真好听。

    一挑门帘,进来一高个女孩。她粉面含春微笑站在大家眼前,抬眼一瞧。嗯?陌生的那个男子,莫非就是未来丈夫吗?

    内心忍不住一哆嗦。

    看他那满脸皱纹胡子拉碴,衣着破破烂烂不说,还满嘴大黑牙,个头还不高,简直……梦遥的头晕晕的,本来饱满的热情,一下就泄了气,杵在屋子里不吭声。

    一扭头看向窗户处,内心无限埋怨没眼光的表哥。这与自己心心念念的男神图相距甚远,饶着丑,还老,当爹差不多了……她那骄傲的一颗心,在气愤里猛然冰冷。

    可二喜丝毫没察觉出女孩的神态,他坐在墙柜旁的板凳上,抬头一瞧,瞬间石化。

    面前的女娃,长马尾,高鼻梁,小巧精致的鼻头如暖玉般温润,红红的唇瓣,如贴上去的草茉莉花瓣,润泽而又秾艳,比古画里的美人还要美。

    啊,世间竟有如此美人?

    纵然自认为也没少与大哥走南闯北,可偏却未曾见过,如此这般俊俏的。二喜很想弹跳站起打招呼,可此刻双腿竟如筛糠般颤栗,太不争气了,他恨自己偏偏在这节骨眼上丢人现眼。

    “快连给你喜子哥倒杯热水!”泥鳅娘看出来了梦遥的不悦,怕冷场,便提点着。泥鳅爹“吧嗒吧嗒”抽起了旱烟,顿时炕上烟雾缭绕。

    二喜大小眼,滴溜溜端详着梦遥的脸蛋。还没看够,见她冷着脸,递过来一杯热水,距离是那样近。

    二喜忽然又有重大发现哈。

    她鹅蛋脸上的一侧,耳朵与面颊相衔接处,竟然长着一片深粉色的凸起,形状宛若一枚桃花。

    啊!桃花妹?

    真是奇了奇了……他直勾盯紧,生怕一不留神,桃花妹便顺空气消散而无了影踪!啊,那枚胎记,甚是玄妙!

    可梦遥见他的眼神却如遭电击,茶杯狠狠撂在墙柜,一下闪身躲开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因为他在张口时,口气里喷洒一股浓烈的烟袋油渍气味。她赶忙撤身,一直退到炕檐子处坐着,哪怕挨着抽烟的姨夫。

    又是个没电的日子,说着唠着,屋里燃起了煤油灯,“今儿个在西屋也生了炉子,要不你和我表妹单独说几句话?”

    为撮合好事,泥鳅大胆建议。

    二喜听了点头感激,桃花妹则嗔怒看了表哥一眼怪他多嘴,并赌气撅起嘴。

    挑起帘子,泥鳅等待他俩过来。

    梦遥面无喜色,早已走出东屋。撩着门帘的泥鳅见表妹先过来,便凑在她的耳畔,迅速低语了句什么。表妹听了一愣,表情似有缓解。

    二喜也赶紧追逐过来,破旧的花门帘撩起,还未来得及放下,又见梦遥已在靠窗木椅上稳坐。灯影摇红,笼罩着她的轮廓,若明若暗,那贝齿轻闪,比煤油灯、哦不,比100瓦电灯还要亮堂。

    哎呀,二喜的大手捂一下滚烫的面颊,瞬间觉得此动作,极不符合四十好几的形象。于是紧赶放下,又左右瞧了瞧,极不自然。最终也是没处撂,索性抓紧肥大的棉裤两侧,以为如此,内心就会淡定有依靠,心踏实了,也好应对自如。

    “来呀,坐这里。”方才不知泥鳅低语说了什么,瞬间转变一丝态度的梦遥,落落大方招呼。抬头看他那一副痴傻模样,忍不住想笑。

    心想,表哥不是在逗吧。

    怎么看他都是憨傻的样子,就跟一辈子没见过女孩一样。表哥刚说他亲哥哥是包工头,可怎么瞧着也不像。于是她别扭狐疑之余不露声色,为缓解那一丝窘迫,轻抚额头的一缕头发,一直掖到耳边固定。

    二喜听了泥鳅招呼,挪动着八字脚,缓缓靠近梦遥,距离一米多远的破凳上落座。

    太近了不敢,太远了心不甘。

    因为梦遥出来时间久的缘故,鬓角逐渐有了散落下来的碎发,恰巧有少许掩住了鬓边桃花……花朵顿然若隐若现。此时的灯火灿烂,桌上两个玻璃杯的清水,被灯光影动,偶然照透,落下小小淡淡的虹。梦遥凝脂如玉的手指,沿着杯子暗含的纹路细细摩挲,她静默间没有开口,也没有看二喜。

    这时,火苗突然跳动,冒起一小股黑烟儿。

    梦遥顺手拿起一把剪刀,站起,俯身,墙壁上瞬间浮现着一剪侧影。

    不紧不慢,她修剪着灯花,灯火猛然跳跃一下,屋子也跟着暗了。过一会儿才又亮堂,梦遥举起剪刀,轻轻一口,吹灭了附着在刀面上的灯花,顿时一缕淡烟飘散。

    二喜端详她认真做事的模样,偶尔看看跳跃的灯芯,又努力看向窗外,想瞄一眼月亮星星,也好提醒着自己该找点话说。可无奈,窗户不给力,上面贴着一层厚而黄的报纸,他什么都看不到。灯花去除,屋内自然又稳妥亮几分,可空气,似乎又凝固起来。

    “泥鳅哥哥,我要回家。”

    见他依然痴傻,根本无法交流,梦遥便果断放下剪刀,冲外面的表哥娇声喊。一听人家说要回去,而且还站起身子,二喜面部陡然击碎了傻笑。

    看来要玩真的了。

    他赶紧将大手摸向怀里,掏出一沓子钱,虽然有些破旧,用橡皮筋勒着,少说有一百多,“来太急,没带礼物。这个,你收好。”

    不由分说,用力拉过葱白玉手,把钱匆忙撂在她白嫩的掌心。梦遥猛然一惊,想推过来,可是他的大手又将软嫩的葱白折叠,一副不容反悔的架势。

    此时,梦遥心念沸腾,双颊粉润,软嫩的手掌心,渗起无数颗细密的汗。嗅着纸币特有的臭氧味,她黑亮的眸子慌忙扭头看向门口,并迅速抽回手,沉默着攥紧了拳头。

    此刻,她的心底,似有了几分亏欠,难以言表的不舒服。

    哦,他终于摸了她的手。啊,这辈子就算死也值了……二喜欢心如大热天在麦地里,猛然喝了几口冰镇汽水,舌尖爆炸沸腾清凉不已。他拼命握紧掌心,好想把刚刚那点温热和柔软都留住。

    在外屋,大家都穿好外套。

    梦遥穿长款防寒服,挂帽子的那种,中间还有腰带,但没有扣上,而是松散自然垂到衣襟两侧,腰带扣是个心形戴钻的样式。

    梦遥面部丝毫看不出表情,但匆忙中黑亮的马尾,被压进了领子,二喜赶紧过来帮忙揪出,随着动作太快,还传来划动衣领的声响。

    正在低头鼓捣拉链的梦遥,自然被这动作暖了一小下。

    院落里,四周繁星点点……赵泥鳅拿着一尺多长的手电筒,三人并排走出院子,直奔村子东头。

    半小时后就到了。

    寒风,将梦遥的面颊冻出一片绯红,一路低着头沉默着心事重重。她迅速打开角门,回身摆手后,“滋溜”一下就钻没了踪影,随后“吱扭”一下推门闩声。

    碎步进了院落,她慌张一溜小跑,进外屋时不小心还踢飞了烧火棍。

    母亲还没有休息,坐在炕檐子上扭着身,刚给久卧在床的父亲喂完了药。见梦遥这么大动静慌张进屋,还捂着胸口,煤油灯火都随着风跟着晃悠了几下,屋内忽明忽暗着,便心有不悦,“这么大了,也不说行为举止稳重些。”

    沉吟片刻,便又问,“那个,怎么样?”

    梦遥一听,眼圈一红,开始告状,“妈妈,他年龄老大,胡子拉碴的。我可坚决不同意啊!你们爱谁嫁谁嫁,反正我不去。”

    说完摇头蹙眉,看向墙壁上挂着的明星画。她端详一眼容貌俊朗,神态自然端庄的男演员,再对比二喜,顿觉一阵反胃。收回眼神的她,继续嘟囔,“距我的喜欢,差太远了。”

    梦遥的娘听了她的话语,叹口气,看了看久病的丈夫,泛起无尽的愁苦与失落……她眼底闪着水雾,撂下了水碗,沉默半天回不过神。最后,她抬起袄袖,蘸了一下眼睛,依然沉默着没说什么。

    心地善良且孝顺懂事,梦遥自小就如此。所以她根本见不得母亲难过,于是知趣沉默。后来为了哄开心,便笑着岔开话,“不过,他貌似做事爽快,还给了一点钱,说来时匆忙,没买见面礼,别挑剔。”

    母亲一听,惊得从炕檐子上猛然站起,撂下的碗差点碰掉。

    女儿把一卷钱塞了过来。

    一股子油墨香席卷,母亲又点了点头,心里总算有了底,最起码判断男方有大的诚意。目前,只是自己闺女不老实心气高而已。

    见母亲又愣神,梦遥便开始简单麻利洗漱,只用几分钟,就好。躺在炕上,松开马尾,头发即刻如浓稠荡开,垂落在面颊与脖颈处,娴雅如玉。煤油灯的小火被吹灭,借着月光,却翻来覆去无睡意。

    “怎么还睡不着?”母亲低声问。

    “嗯,他,我怕。除了墙上贴的,我谁都不嫁。”

    “哎,傻孩子,我看他老实巴交人不错。男的重要看能耐本事,咱们这样实在过日子家庭,莫要贪恋什么轻浮的样子货,那样靠不住。”

    母亲苦口婆心后,眼睛瞥向了墙上的男演员,可借着月光,啥也没瞧见。

    梦遥听了沉默,随即又摆弄头发,撩起来铺散在枕头上。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