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章 长大的标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母亲又看了药罐子丈夫,“饶着不挣钱还拖累,这,还有两个长大的男娃子,能怎么办?我算是活腻了。”话到伤心处,她的声音近乎哽咽。

    梦遥不吭声,可内心却沉重。

    母亲叹了口气,继而又唠叨,“何况,你还要考虑到弟弟。两个弟弟如果跟人家学手艺,满处搞建筑能够养家糊口,不也算一份能耐吗?何况工地上,他哥说了算,用谁不是用?里里外外一家人,那样多踏实?

    再说,你休要任性自私,总说墙上的,如果一辈子你遇不到,那就打算一辈子不嫁人?留在家里当老闺女,给我添堵被人说三道四吗?你看看你,都是平时我把你宠坏了,任性娇惯不懂事,不肯为弟弟去牺牲成全,自私自利。”

    也不知听到没有,女儿没有回复,也不再翻身,任凭母亲唇枪舌剑滔滔不绝。

    二喜子和泥鳅,见梦遥钻进去插上门。他们俩便伫立在门口听了听,始终没动静,这才放心,回身往泥鳅家走去。

    “当你媳妇咋样?”借着月亮地儿,泥鳅问他。

    “哈,算你小子有良心。”语罢,他举起粗糙大手,用力猛拍泥鳅的肩膀。平素里,那张永远半哭不笑的老脸,终于有了大幅度变化。

    这一夜好容易忍到鸡叫,摸了摸衣衫,满满都是汗,或许是炕头太热了吧……上午,吃不下饭的二喜,瘪着肚子和泥鳅一家告别。归心似箭,他要将这天大的喜讯,闪电般告知老母。

    而梦遥这夜又何尝好过?

    母亲深夜谈了很久,最后她才明了表哥的用心良苦。母亲反复强调,年龄大的男人,可以如兄长赛父亲般呵护她,而且能够养家糊口,性格沉稳,跟他过日子不会吃苦受累,一辈子靠得住。

    这几日,梦遥夜里总是做着相同的梦。梦里,男演员走近了她,在一片桃花树下,伴随着片片落花,凝视着自己,而且眼神脉脉。似乎她的心思,他怎么都懂,就在梦遥张开小嘴,想说什么之际,男人笑着将手指立在了唇边,示意她不要吭声。

    他将背在身后的手臂举起来、

    梦遥的眼前一闪,“啊?一束桃花?”

    在花树下,她与男神靠很紧。男神的衣服上,有一股淡淡薄荷香,他的手撂在梦遥的头上。啊,她的头上竟然披着婚纱。

    梦到这里,她惊醒。

    醒来,心事重重,每日凝视那个演员发呆很久。一扭头,时常捕捉到母亲在一旁拼命皱着眉头,愁苦无奈的神态。

    终于有一天清晨,为了周围所有人的感受,她踩着板凳,默默摘下并反过去悬挂。男演员的俊朗帅气,立刻全然不见,留给视线范围内的,便是与墙面融为一体的白色纸张。暂时告别心中的男神,那夜,借着月光她很想哭泣,可是耳边又传来母亲叹息和父亲病痛引发的叫声,所以她不敢一意孤行去任性。

    综合一切,她最后还是决定放下自己内心的所期所待,为了家人,而去尝试接受。可是,为了那个梦里,带着阵阵薄荷香牵她小手的男神,她病了。

    发烧了一周多,母亲在身边唉声叹气,坐在炕檐子上,喂她喝了一碗又一碗的芦根水。没钱抓药,只能用尽了村里的土方。还不见效,又采了新鲜的荷叶煮汤,还用沟渠边的刺菜捣碎,不但贴满了全身,还用带满刺的整个叶片,擦手心和脚心,直到皮肤发紫才住手。

    忙乎2周,终于好了。

    退烧后又缓了几天,她时刻告诫自己,一定要放下心中的那个影子,为了家里大局,甘愿牺牲努力成全。

    这天上午,她匆忙去集市买了一抱毛线。母亲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而酸涩难过的只有梦遥自己,但她极力遮掩。病好了后,她内心一下成熟好多。或许,懂得取舍,才是长大的标志。

    下午,母亲笑眯了眼睛,抢着配合缠好毛线团。梦遥拿着,找到了郭婶。郭婶个头不高,是个样貌精致的女人,而且还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

    梦遥见她家桌子板凳上,铺的都是钩编,包括炕上枕巾枕套,挂着的门帘……有的底色是白,里面却嵌着粉色的花朵,一环一扣,针针透着艺术,着实让人爱不释手。

    郭婶不藏不掖,教她编织海棠叶。

    想起昨夜母亲的对话,夜里被反复质问现实。她非说男演员不是现实,不能当眼前的饭吃,内心憧憬描定着玩儿还可以,万不能当真。

    最后母亲又说那张图是假的,人不能真长那样,都是骗小女孩玩的,还说“一床两好世间无”。梦遥想想心中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虽然自己手头编织着,可内心?

    绝望吗?自12岁开始就在墙壁贴上了他,这好几年的内心期待,一下被母亲批判成了虚飘。

    深夜里,母亲还反复强调,这么久村里从未见过画里那样男的,倘若永远找不到,那莫非这一辈子就在娘家养老了不成?到那时,眼前这个能养家胡口的,岂不也会错过去?

    澎湃着母亲所言,梦遥闭上眼睛,念着梦中男神的俊朗帅气,儒雅清新,亲切自然,眼神能洞穿一切的睿智……在叹息里,她如鲠在喉般无能为力,这一切美好,终归会挥手而去。

    经过十几个小时公交的颠簸,终于从河西务刹住了车。二喜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扎紧雷锋帽,把头一低,向着摆渡口一路小跑冲刺狂奔。

    此时的运河,早已结满了冰,不用摆渡,二喜脚踩冰路纵横飘移,绿军大胀满了风。他的内心陡然豪迈,秒变成战神、英雄。

    运河渡口并不太宽,不到半小时,他便腾云驾雾飞跨到了对岸,眼前便是莲花池。

    村东头,栅栏门歪斜,他蹦跳着一步跨进院子,高兴像个孩子。

    “妈,我回来啦!”进了院子,正在洗澡的几只老母鸡,莫名其妙看着陌生人,“咯咯”叫了几声,赶忙扑楞翅膀躲避。

    他拉开风门子,见母亲正在东屋门后双手合十,烧着草木香跪拜叨念。不用听,二喜也知母亲的心病是什么,于是不等她反应便打断,“妈,我回来啦,看这是啥?”

    跪拜的老妪,忽然睁开眼,看到老儿子就在面前,简直如从天而降,而且手里拿着一捆子钱。老妪眼前一亮,赶紧挣扎着扶墙柜想站起。

    二喜上前搀扶,母亲又瘦了,这么多年为自己操碎了心……想想便心生愧疚,扶母亲稳坐在炕头。她习惯性盘起双腿,干枯的双手,颤抖攥着那一沓子钱,一边数一边往下掉,足足半小时,最终也没搞清钱数。

    “妈,我有媳妇啦!”

    二喜脱掉绿军大,一边随手扔在被窝垛上,一边报告,底气十足。

    “啊?在哪?在哪?”手里好容易捋好的钱,“哗啦”一下又全都掉在裤兜子上,她四下里张望。

    “我昨去过一趟张家口,相亲,看中那个姑娘。放心,不是骗子,是工地铁哥们给介绍的,那女孩是他表妹,刚17岁。”

    “啊?”老妪听闻,真是喜上加喜,便张大嘴巴追问,“好看不?”

    “好看,好看。”脱口而出后,二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皮,“像仙女一样,皮肤透亮水润的,能掐出水来。”

    老妪闻言,愣神好久。

    “哦,菩萨显灵啦!”恍然大悟的她似又想起什么,马上找鞋下炕,还不忘回身,把钱划拉到一起压在炕被底下,继而挪动起半大脚,来到木门后。“扑通”一声,跪下。继续双手合十,闭目之余念念有词,不再搭理二喜。

    二喜见母亲如此迷信,便摇了摇头。

    老妪又坐在炕头揣起袖子,依然盘起腿,一只干枯细长的老手,握住右侧的半大脚,瘦削的身子,左右摇晃打着节奏,欣喜得意菩萨显灵!

    “快说说。”老妪催促,

    “哦,不过这和显灵没关系。”二喜清清嗓子。

    他就把工地上怎么请泥鳅吃荤菜,久了就成好哥们,然后泥鳅介绍表妹给自己讲述几遍。老妪最终才敢确定,并满意点头,脸上洋溢着希望之光。

    “那啥时能过门?只有真正领了红本本,才算是妥妥的两口子,好赶紧给咱们家续香火,不趁年轻,赶紧生他十个八个大胖小子,还等什么?”老妪想趁热打铁。

    “好,等过年去工地干活时,我再催促。过了年,怎么也给您领家来。”

    “她不嫌咱家老土?不嫌你的年龄大?”

    二喜翻眼珠想了想:烛光下梦遥的粉嫩香腮,他的心便酥酥痒痒,还有那夜,抓住葱白玉手的一瞬。嘿,那感觉,简直盖了帽儿。

    “没问题,这事儿板上钉钉了,泥鳅那小子也是实托实靠的实在人。”他和母亲斩钉截铁保证。

    深夜里,任凭冷风拍打窗棂,二喜紧紧抱起枕头……哎,再忍忍吧,反正过些时日,就能搂住那冰清玉洁的人了。嘿嘿,抹净嘴角溢出的口水,粗糙大手刮了一下老脸上的胡茬。

    他忽然起身,深夜里,拿起剃刀,不看时间的刮起了胡子,还哼唱年轻时的歌。挨到早晨,鸡都叫了好几遍,二喜才缓缓从炕上爬起去劈柴。快过年了,母亲要多蒸几锅馒头,还有豆馅饽饽,怎么也需大量的硬柴。

    不一会儿,外屋也有了窸窣的动静,母亲在弯腰洗锅熬粥贴饼子。一切弄妥后架上柴火,来回拉满风箱,看到灶膛里喷满火焰,才住手。

    她后脑勺的揪揪有些松散,也顾不得管,半大脚努力踱步,又来到院落还端出个鸡食盆子。

    “别劈了,别劈了,等喂完食再劈。”老妪有点不耐烦,用力墩撂一下鸡食盆子。

    墙根处的几只鸡,在犹豫里缓缓站起,目不转睛盯紧院落这位陌生人,揣测是否有危险。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