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4章 家乡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二喜果然停止了动作。

    五六只花母鸡嗅到了安全的气息,便不再隐匿。它们先一起压低头部,塌下腰身,扑楞起翅膀“咯咯”一路呼喊着狂奔,争先恐后一拥而至,欢喜围拢过来后迅速大口啄食。

    啄食够了又来到水盆处,绕过盆边的冰凌,将尖嘴巴伸入到冰窟,铲到水后脖子再高高仰起,向着天空似引吭高歌。又一会儿,母鸡们悠闲在院子四周踱步,有的嫌冷,还圈拢起一只脚爪,挤进腹部的羽毛处自暖。

    二喜在等待时嫌弃冷,便不断挫着大手并且跺脚,还来回急切走动,试图有所缓解。

    “还不去扒芫荽?”母亲顺鸡翘脚的方向,举起烧火棍指了指。

    二喜扭头,那角落确实有一块突起。走过去铲几下,芫荽裸露出,拿起2捆,抖落掉大块冰土坨,又往鞋帮子上磕打,只剩下满手挂着冰霜的青翠时,便扭身拿进外屋。

    老妪接过来,麻利拆开稻草绳,将芫荽泡进水……搓几下,拿出,控水后甩了甩。移步案板摆放码好,切成细碎,放在盆里,倒入三合油。

    “你来拌一拌。”老妪招呼完,半大脚踱步在灶台处,掀起大锅盖,满锅黄澄澄的玉米面饼子。她铲下几个码放在盘里,又盛来两碗玉米糊粥。

    “快端走。”老妪不耐烦催促。

    因为她计划在饭后,继续跪拜祈祷。她坚信,菩萨能保佑家里不断香火。想起大喜家两个牛犊般的大壮儿,她打心眼里替二喜着急。过去有老头指望老头,如今没了老头就要指望菩萨。

    这二喜,自小就是老妪的心头肉。他善良懂事又安静,还读过高中,一个村里数他文化高,可为啥阴差阳错就打了光棍?

    而且这一晃就到了40好几,一给介绍对象,不是嫌老儿子紧张时说话结巴,就是嫌弃大小眼。有的居然嫌弃他读过高中,说文化人心眼多不好斗,手无缚鸡之力,看着就不是做农家活的一把好手,这预示他会一辈子受苦穷。

    想起这,老妪面沉似水。

    东屋的炕头,小木桌上摆着玉米饼和粥,饼子上还撂着几片类似糯米纸的粥锅领子。破旧的小木桌中间,还有一碗翠玉般的凉拌芫荽,个别的芫荽,叶片上还泛着艳丽的紫色。

    老妪盘腿坐在炕头,桌子上缕缕冒着热气。拿起巴掌大的玉米饼一口口咀嚼,偶尔的硬边儿,让她很不耐烦。牙掉了,只靠牙槽磨练出来的坚硬牙肉来反复碾磨玉米饼,最后皱起眉头,索性抠掉饼上的黄嘎,递给二喜。

    二喜一阵欢喜,老母还记得他爱吃这一口,不容分说果断拿起嚼着,香脆如小孩的零食。吃着黄嘎都不再去夹芫荽,生怕破坏这焦糊味。感知着香味,二喜内心泛起知足与喜悦。再想起过不久,家里就要来新主人,以后工资就给桃花妹留着,想到她接过一沓钱的嫩手还有那笑靥如花。

    嘿嘿,二喜周身一阵热乎。

    饼子吃光,芫荽吃光,就差喝面粥。他用筷子先挑开粥皮,然后若有所思干嚼。喝了几口,剩下碗底便是浆糊嘎瘩……回味浆糊疙瘩混杂铲子留下的一股子金属味儿,其乐无穷。

    没几天,热闹的春节也就这么过了。

    过春节是个啥?无非就是多蒸几大锅豆馅包子和碱大的开花馒头,然后再吃一顿猪肉粉条白菜,关键日子,再放2卦小洋鞭。但这些,目前都不足以彻底喜气。要说今年最大心愿,那就是娶上个漂亮媳妇搂着哈。

    唉,这一打光棍,转眼就成四十好几的半大老头,二喜腻歪透了。哈哈,如果小心肝顺利嫁我,我一定每日伺候她美美的……想到这,他忽然浑身涌起使不完的力气。

    门框对联红色未褪,窗上的吊钱张牙舞爪,刚被北风吹烂了边儿,二喜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狂热。他魂不守舍跨过墙头催促大喜开工,也好尽快回工地。

    大早晨五点半就起来……二喜从河西务车站,坐上公交,匆匆向工地飞奔而去。

    工地处,回来的弟兄们大概只有一半。撂下破旧的绿军挎,摘下雷锋帽,拿起铝饭盒,匆匆奔向食堂。瞅向门口旮旯处,那空荡荡的,泥鳅果然没回。二喜凑合吃光没滋没味的饭菜,内心一片昏暗。早起上午,他干着木工负责的测量任务,好几次都出错。

    中午,又去用餐,一眼见到了赵泥鳅,内心金光大亮,“哈哈,你小子怎么才来?”他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大小眼闪着烁烁的光亮。

    二喜破天荒把自己的饭盒腾出来,给泥鳅打饭用。此刻,泥鳅欢喜笑眯了眼。自己何德何能,让工头的弟弟如此真心热情?

    “嗨,你回天津,当天我就问表妹了。”他忽然觉悟起来,抢着和二喜汇报。

    “怎么说?”二喜的大小眼,又烁烁泛着精光。

    “哈哈,你猜!”

    二喜充满喜色的脸,一下蒙住,“怎么叫猜,你小子有话说有屁放,麻利的。”

    “哈哈,她同意啦!”

    “啊?”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仙女居然同意?哎呀!欣喜若狂之际,他突然感到头晕耳鸣喘不上来气儿,险些昏厥过去。

    “哈哈,哈哈……哦哦,啥时候再见?啥时她真心嫁?”他缓过神来后,接连冒出一连串傻傻的问题。

    “你问我?我问谁啊?”

    “你是表哥,不问你问谁啊?你小子快说!”二喜装作温怒。泥鳅听了却坏笑不语,看着二喜半哭不笑的脸,有意捉弄。

    没想到,如今的泥鳅不但没有了过去的怯生,竟然还……哎,有啥办法?谁让人家有女待字闺中?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乖乖这半年伙食全包了也顺理成章。

    叹气后,二喜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真的悲切,他竟是欢欣不已的。

    “实话告诉你吧,最快今年五一,她父母同意把她嫁给你!其余就看你小子的表现好与坏了。”

    哦哦,这貌似话里有话,确实要看我表现。

    “那最晚呢,啥时能嫁给我?”

    “十一或者元旦,要不就是明年了。”

    “啊?别介啊!”二喜挠了挠脑瓜皮,那卷曲的干枯黑白头发,被扯下来好几根。

    “这是我老家地址。”赵泥鳅掏出一个抽烟纸,皱皱巴巴的上面有字迹。啊,真是社会主义乖巧哈!二喜赶紧一把抢过来,检查确定好,如藏个宝贝一样,迅速掖进棉服兜深处。

    夜里。

    留几个人看工地,二喜扎在临建房里,写第一封信,提笔但却不知写啥,干脆去被窝。果不其然,裹着被子,他文思泉涌起来。

    “遥妹好!多日不见如隔三秋,你近日可好?想想你的漂亮,我这一个来月睡眠都不好了。我在想你的同时,你可在想我?

    我在北京王府井工地上,每到夜里看到漫天的繁星,就想起送你回家的那晚。京城的夜里,天上也有好多星星。你有时间吗?我想约你。你能来工地吗?我想请你来我这住几日,咱俩一起数星星,可好?想你的喜子哥!

    1982年2月14日”

    好容易写完,读了一遍又一遍后,才将信纸竖折起小心塞进信封,起身。走出足足五六里地,才找到绿邮箱。将信塞进去,随着“吧嗒”一声响,顿感手里空空。

    他有些失落而又不安,想走却又回头,投错口没有?本埠,外埠,他又努力辨认排查。核对好了,猫腰低头奔往工地。

    第二天,醒来。

    中午,泥鳅没有在食堂等二喜请饭,他在门口,朝姗姗迟来的二喜摇晃着手臂!啊?他攥着一封信!二喜一惊,立刻振奋,太阳穴处,一根筋都猛然跳动起,赶紧小狗一样欢快跑来。

    “傻了啊,快拿着啊!”

    二喜的心一下落地,这两天他正好七上八下,琢磨差不多该回信了呢!

    “哈哈!”

    回过神来的二喜跳起身子,一把手抢过来。迟疑片刻后,他居然没舍得拆开,揣进怀里的暗兜。

    “嘿?你看你这德行的……没来信吧整天丢了魂儿,来了吧,又假不指。”泥鳅没大没小的开始奚落他,无限嘴损着。

    “先吃饭!”

    很快吃好了后,又等泥鳅慢吞吞吃完,然后迅速拿起空饭盒,扭头就跑。迫不及待回临建棚,拿出来了信件。正这个空儿,闹闹哄哄又来了很多工友,最后二喜终于忍住,把信件藏在粗布枕套里,留着夜里字斟句酌吧。

    好容易挨到晚上,终于大家都睡了,二喜才从被窝里拱起身子,然后摸索着掏出信,打开手电……顿时,仅有的空间内白浪滚滚,他哆嗦着撕开了信封的边。嘿嘿,抖落开,信笺上一阵芬芳氤氲,这气味,足能令二喜澎湃很久。

    “才这么点儿字?”二喜陡然失落,没办法,勉强看下去。

    “喜子哥好,我也想念你,至于说看星星,妈说你那的星星和我这的都一样,没啥好看的。我这些天,给你编了件毛线坎肩,还有一条白色的围脖,围脖是棒线签子织的,摸着松松的很软。

    我大概2周后的周日,去工地探望你。”

    (空白)

    下面光秃秃的,居然没有落款……这?二喜瞬间石化无语。可无论咋,想着葱白的手,为他舞动竹签子编织毛坎肩,还有围脖……缠线穿针,煤油灯下奋战的模样,二喜欣喜。

    爱了就是爱了,一切都不重要,况且自己多年的老光棍,四十好几了,还求什么?他掰起手指计算日子,到时也好去赵公口长途车站接她。然后又幻想拉起梦遥的小手,逛遍北京大街小巷,后面紧跟一大串的儿子,拼命喊着妈妈爸爸……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