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5章 护手油的馨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梦里看着一群孩子,二喜乐得合不拢嘴。

    天天梦到的日子过得很慢,终于2周的周日熬到了,他很振奋,想喊赵泥鳅一起,可他偏不买账。居然还说,“自己媳妇自己去接!这哪有搭伴的?我可不当电灯泡。”

    二喜听了“媳妇”二字,眼睛着实一亮。既兴奋欣喜,又有点懵。

    啊!媳妇?电灯泡?

    这两个关键词在脑海激荡不已,与她单独一起?哈……这太快。

    顾不得吃早点,刮好几遍胡子,又用大块透明皂,洗了好几次脸蛋。最后被过度清洁的恶果,便是面颊很疼,胡子还被刮伤2处并渗出了血珠。他忍着疼,照样哼唱自己瞎编的情歌。

    上午忙碌活计,十点钟出了工地,一顿地下穿梭,迅速奔向长途汽车站。

    等啊等……站台处空荡荡,萧条空旷,灰蒙蒙的天,几只不怕冻的麻雀,扑楞起翅膀无聊地四处飞……他没处猫着去暖和。于是黑黑的双手,一会儿插在绿军大兜口,一会儿又拿出揉搓,并来回跑跳。

    此时,双脚有些麻木。

    肚子“咕噜”一阵响动,顺一股子香味,扭头看几十米远处的空地上有个烤白薯的。见白薯表皮处,还不停往外翻涌诱人的焦糖,他咽了咽唾沫……时间似乎已熬过一半多,最后终于忍不住,果断向白薯车走去。

    “多少钱一斤?”快到了,他才问。

    “5毛。”胡子拉碴的高个老男人也是绿军大,唯一不一样的是他用棕色脖套捂住脑袋,而不是雷锋帽,只见他边说着价钱边拉一下套袖。

    二喜犹豫一下,“那我要2块。”

    高个黑脸老男人闻言面容充满喜色,他长满老茧的手,抓向熟透的最大个。掏出一个破旧的杆秤,将秤砣绳儿捻开,麻利套上,杆秤平稳升起。卖白薯的垂着眼皮聚精会神,“二个五斤,五五两块五。”

    二喜解开绿军大胸前的纽扣,从里面掏出一把零钱。两个一块和五毛抓成一把,放在那只比自己更黑的手掌上。高个老男认真点数确定后,才拿出2张棕色的草纸将热气腾腾的烤白薯分别裹起,恭敬递过来。

    二喜又冷又饿。

    迅速揣在怀里一只,手里拿稳另一只,打开那层纸没舍得扔,因为不时会有糖汁浸透草纸。他赶紧顺一头掀开串皮,橙红色的软糯立马露出。

    不容分说,饥肠辘辘的二喜先嘬干净了糖汁,尔后大吃起来。咦?刚才还嫌弃个大的白薯,怎么一入嘴又缩小了?

    嘿嘿,他又不由自主傻笑。

    自打心里入住了梦遥这个小心肝,他经常会愣神,发呆,喜欢一个人独处傻傻而又不由自主地笑,哪怕在梦里也会笑醒。都说谈恋爱的人,状态就会很不一样,如今竟也轮到了自己,想到此,他无奈。

    烤山芋依然烫着胸口,二喜便目不转睛盯着站口的远处,生怕错漏过去车辆,更怕错过去了小心肝。

    忽然,晃晃悠悠来了一辆公交在二喜前面刹住,足足静止二分钟,车门这才“吱呀吱呀”慢吞吞打开……顶头出的是几个民工,扛着大鸡皮袋子摇摇晃晃,东怼西怼顾不到旁人。

    二喜不管他们,着急凑上来,可怎么也是挤不进去。民工们鱼贯而出,相互挤撞推搡并且有的已经骂起粗话。打架的人,最后被戴红袖章的执勤人员统统带走,去了临时保安室接受处理。

    车内的那一半人流,才又滚动。

    终于见有五六个人出来了,二喜刚想从这小口往里钻,忽瞧见一个人影儿冒出来亭亭玉立。马尾辫,新月眉,大眼睛,还是那件棉服,红色的雪地鞋,戴着洁白的口罩勾勒住高高的鼻梁和暖玉一样的鼻子,还有那枚桃花,也都被遮掩了大半。

    二喜顿时无法呼吸。

    梦遥看着二喜摘下口罩,桃花瓣的嘴巴“哗啦”一闪,刺得他揉了揉昏花的眼睛。梦遥想下来,提前朝他笑了一下,礼貌好看且惨淡,或许还掺杂有一丝尴尬与陌生。

    二喜忽然伸出黑手,想抱她下来,可看着一米七多的大个头,又犯起了含糊。

    梦遥不假思索扶了一下二喜欲动又止的肩膀,等脚全部落地,二喜才真的腾出手来,扶一下她的肩膀……手还没撂稳,她的上半身因失重剐蹭下来,撞击到了他的胸口。

    梦遥一惊,顿时面颊灼热。

    梦遥肩膀背一个条绒布简易兜子,里面鼓鼓囊囊不知装了什么。还没有到地铁站,她一伸手,打开米色的条绒布兜,顺手一掏……一条白色的围巾,足足有2米长。

    “啊,真好看。”二喜抬头看了看天空,白云也没有这条围脖洁白无瑕。啊?莫非男的也能围这?哦,无论咋,有女人关心的日子,真好!啊,这么多年打光棍,定就是为了等她?

    嗯,值,哪怕等死也值。

    梦遥不容分说,往二喜脖上缠绕,绕了五六圈,可依然垂下一米多。

    葱白玉手一圈一圈折腾,嗅到新毛线的特别,其间还掺杂新签子的青草味儿,更有临编织前,清水净手后涂抹护手油残留的馨香……花样的芬芳,随着针线,都均匀拉抹紧缠,铺洒给了围脖,足足2米。

    梦遥仔细为他缠好。

    最后,在胸脯处麻利打了一个结,远看二喜的苦瓜脸,衬着白花花的围脖,怎么看怎么像是个从前线逃回来的伤兵。

    哎,好老……梦遥内心无比感慨和凄苦无奈。

    二喜幸福摸着柔软的洁白,心想:人家刚18岁,自己的年龄就意味着落伍,审美早已被时代out了。

    系上围脖白嘎达后,梦遥让他别动,纤纤玉指从嘴角处,轻轻捏下一小块白薯皮。二喜的面颊,宛若被羽毛轻扫,皮肤痒痒,一直酥软像被电击,内心的孔窍层层晕染,顿时脑袋嗡嗡嗡。

    他不知做何表情,猛然想起怀里的烤白薯。拿出来一看,顿觉不妙。果不其然,好好一个烤白薯早已瘪了,再也没有买时那骄傲鼓鼓的椭圆,而且掀开纸一看,除了瘪,还四分五裂开来。

    “哈!”梦遥先笑起来,顿时贝齿晃眼,忽然又觉失态,纤手急忙捂住皓齿。

    沉稳片刻,松开了手,强忍着现出笑靥浅淡。

    二喜赶忙用大黑手,帮梦遥顺势掰开烤白薯,以解窘迫之态。

    “来,吃口吧,还热乎呢!”

    梦遥笑着,牙齿又一次闪的二喜头晕眼花。他举着烤白薯,递过去红瓤子最多的那一块,“快吃!”

    梦遥听了,接过来。

    早晨五点半就去村口等车,考虑到路途遥远怕晕车,于是选择了没吃没喝。可面对陌生的他,吃东西显得还是有些不自然,不过也确实饿了,面对软糯的烤山芋,她便选择扭过头避开,侧过身子大口吃起来。

    二喜欢喜把皮子拿过来,舔了舔皮里剩下的少许红软糯,又递过去那半块。梦遥接过来,这半块的吃相端庄斯文。

    二喜依然耐心接过剥下来的皮子,放在手心里,攥得热乎乎。

    梦遥跟随二喜的脚步,一眨眼也坐上了地铁。今个座位上的人很多,一直冷清的地铁,居然没空出几个。

    人们的眼光,瞬间都在他俩身上秒来秒去揣测,最后纷纷又都将眼光盯在梦遥的脸蛋上。这眼光似旋涡,恨不能将她一点点卷吸进去。

    梦遥先是环视四周,想观察大都市人的穿戴,可一见大家如此不避讳,所有人的眼睛都朝她闪。紧张羞怯之余,她紧紧低头,再也不好意思抬头与陌生人碰撞眼光。

    焦虑不安了一会儿,将口罩拽出戴上。

    顿时,那好看的光彩一下被遮掩……大家也就都各自思索去,再也没有太多复杂的眼神抛闪交织了。梦遥稳坐,不知不觉眼神向车窗外无限凝视。

    到站了,梦遥的葱白玉手被牵着,虽然感觉并不好,像木错一样扎手。但从吃了烤白薯尤其一起坐车后,与他相处便自然了很多。

    刚来大都市,梦遥依然对那幅明星画念念不忘,她坐了半天地铁,也没有瞧见画上的人。确实如母亲所述,那样的明星脸现实里几乎没有。记得她还说年长的男人多数会如父、如兄长般体贴,此时自己似乎已体会到了此话的深意。

    而且表哥赵泥鳅早就断言那张图是假的,都是经过反复修图再重拍,然后做好看了才能糊弄人卖钱的。所以劝她不如面对现实,趁年轻找个心疼自己的男人踏实过日子。

    正在思想神游,二喜忽然说:“我带你出去下馆子吧。”

    “啊?”梦遥有一小点吃惊和诧异,但又觉心中一暖,随后点了点头。

    三拐两拐,找到了一家饺子馆,落座。

    “一斤半酸菜猪肉,半斤茴香肉。”

    十几分钟,现包的饺子已盛盘,热气腾腾端上来。借着橘黄色灯光,他俩隔桌相望,中间烟雾缭绕。摘掉口罩,那饺子热气腾腾,更是滋润梦遥的小脸蛋。

    她嫣然浅笑,接过二喜递过来的筷子。

    二喜上手给梦遥拿来饺子碟,倒一小口醋,又手忙脚乱为她剥蒜皮,生怕照顾不周,他小心翼翼、努力示好。

    两瓣小巧的蒜放在碟里,二喜拿起一次性筷子递过去。

    梦遥拦腰夹住饱胀的饺子,一口切在一头的尖尖处,然后含在嘴里蠕动,唇部立刻变成花苞。咽下去后,花苞又微裂,将那半口嵌入。

    二喜不吃也不说话,看着她吃完一个又给夹一个,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喜子哥,你也吃啊。”梦遥眉毛一挑。

    “哦哦,我。”他忘乎所以一愣神,大脑短路状态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赶紧解除尴尬,“嘿嘿,吃!看着你吃,我高兴,嘿嘿。”

    二喜傻笑,顿感面部刺痒,他顺手往下扒了一下白围脖。

    忽见一滴醋汁,溅到她的嘴角。

    二喜身子一抖。只见她根本没用纸巾擦拭,而是含糊伸出红红的小舌尖试图舔舐。红舌收回,像花朵含露乍开时伸出的长长花蕊,抛洒暗香。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