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7章 海棠叶不扎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他脱下坎肩,仔细看着那一针一线的丝毫不错漏,而且都是一枚一枚凹凸的小树叶,手拉手连成片组合成了坎肩,顿觉艺术气息扑面而来,简直妙不可言。摸了摸,的确弹弹软软,但就是有点扎手。

    扎手?那也不嫌弃。扎手更证明了这坎肩定是羊毛线编织而成的,买羊毛线最贵了,所以万万舍不得祸害这款精致如艺术品一样的毛坎肩,于是重新又套上破绒衣。

    他关了手电,怀抱海棠叶坎肩平躺,脑海里闪着她在灯影摇红下,婀娜多姿编织的剪影,还有初冬午后温馨静谧的画面。

    午后,任由窗口照进来的阳光铺洒,晒着梦遥的脚背,浑身暖暖,她坐在炕头一针一线。那编织毛线的葱白玉指,偶尔因尺寸的犹豫还要抽出竹签子,不厌其烦反复拆改,或许还要用玉指来回比量思忖……

    将这些浮想联翩的画面无限构思延展,心境旎裡,令他又陷入一夜未眠。

    梦醒时分,他趴在枕上拿出旱烟卷吸着,一边陶醉烟草的火辣,一边脑子里频繁灵动美人的身影,但也从没忘记思索咀嚼她的所有……

    男人都希望女人美丽,同时又不失清纯。可一个人清纯,往往又少了妩媚;一个人妩媚,往往又添了艳俗。宛若红白玫瑰,两种美很难体现在同一人身上,这种尺度分寸很难把握,往往都要靠想象来补足完整……可偏偏梦遥,几乎将所有的美丽与幻想并存,美的不可方物。

    远处偶尔鸡叫,简易房的通铺上,福建来的二狗子被烟味儿呛到咳嗽了几声,随着咳嗽,他翻了个身,撂稳身形后,又反复磨牙。

    挨着他最近的二喜,赶紧知趣掐灭烟卷,扔到地上,卷了卷被窝筒,掩了掩被角,又继续迷糊浅睡,可却做了一个令人汗颜的梦。

    先梦到他和梦遥一起在船上,这是个烟波流水的清晨,到处垂柳摇曳,桃蕊初绽。晨雾弥漫,空气微寒,周围很像桃花堤的景致。

    忽见一年老的丑恶妇女手拿菜刀,从空中劈下来,而二喜怀抱3个开口笑的巨大石榴,却无力挽救梦遥,更无法阻止恶妇行凶。周围一群不怀好意的男人撕扯梦遥的裙子,空气里飘荡觊觎她的男人的阴笑。

    其中一个模样英俊气质很带劲儿的公子哥,从一辆轿车里出来,穿着藏蓝色西服白衬衣,留着讲究的大背头,手腕上还戴着手表。

    天呐。

    他居然手里拿着一大束桃花,悠然靠着轿车门,微笑向梦遥打招呼。梦遥看向他,丝毫不拒,傻傻醉心笑着,根本不关注窝在角落里形容猥琐的二喜。

    她笑靥如花满面春风,刚想迎上前去,忽然空中抛下钨钢的铁链。

    “梦遥。”二喜在角落里心痛呼喊,却动不了,因为浑身像被施了魔咒,心脏被恶妇砍中,猛然滴血。

    他的全身溅满了血。

    梦遥被钨钢链砸中,倒在船头,眨眼消失不见,人不见了,血液不见了,而且钨钢链也不见。就像这世界上,她根本从没有来过一样,从此蒸发得无了影踪。

    二喜一个机灵惊醒,反复确定,这只是个梦。此刻他浑身湿漉漉,脑子在澎湃着斗转星移,不知这噩梦是因何而起,但愿是因失眠而胡乱做的吧。

    可他却因此而不爽,像被人迎头泼了一瓢冷水,心中那点暖和顿时四下里消散,从他的骨子缝隙里往外冒,最终身子内外似被抽丝剥茧,空荡荡的难受。

    莫非,这梦有什么讲究?

    猛想起北京香山的寺庙,有个德高望重的僧人会解梦,解一次再抽个签最多不过5元。他便计划着明日顺便去解梦,毕竟这梦太过真切,要紧的是梦遥,她是主角,或许最起码可占卜出此梦凶吉吧。后怕,致使他不再去想。既然休息不好,也不会解梦,那就暂时先忘掉。

    我的梦遥小心肝,还在木匠媳妇那里,不知她这一夜睡得怎么样。不,现在绝对不是梦,这是真实的。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掐向自己的黑手面,很痛。

    一个鲤鱼打挺,赶紧寻找棉袄棉裤,都穿好,又诡秘看四周,发现没人关注,这才把露出来的海棠叶坎肩折好,塞进枕头皮里盖上枕巾,最后又将鼓起的枕头,藏进早已叠好的被子夹层。

    一切藏掖伪装妥当,这才安心拿起大饭盒,直奔妇女临建棚。见低矮的临建棚石棉瓦大门还没开,四周也没动静,他在那踌躇了一会儿。

    忽然,听到里面嘈杂窸窣,有讲话声,他便轻轻假意干咳一声,但没好意思呼唤梦遥的名字。屋里忽然没了声音,过两三分钟,门才被推开一个小缝儿。他一眼就瞥见梦遥,赶紧举饭盒示意去吃东西。

    梦遥早已收拾妥当。

    一张桃花俊脸都不用化妆,浓妆淡妆都是多余的,依然穿米色长款棉服,婷婷玉立,更不用穿高跟鞋。她的大长腿袅袅摇曳着走起,竟然比二喜还高不少。

    面对她笑起来的贝齿,和眼波里滑过的几分涟漪与少女特有的娇憨,宛如燕尾裁切开水面,有种春水盈盈的娇媚,但却娇而不俗。因为晨起,又有慵懒窈窕佳人临窗而立,强赋新愁之感。

    二喜又是一阵头晕眼花。

    钻进简易棚的食堂处,二喜扶着梦遥柔弱的肩膀,按在板凳处不许动,然后他便忙碌起来。

    饭盒盖上有噶头和酱豆腐2块,还有2角大饼,2角红糖饼,2大片火腿,还打2份黏黏的小米粥。

    梦遥沉默,莫非他真如母亲所述,年龄大的会如兄长赛父亲?丑夫薄地破棉袄,长得丑的跟着更放心,过日子更踏实?心神澎湃里,她注意到盘里的新鲜。

    “这是什么?”梦遥指着眼前椭圆的2片。

    薄片上是红色的,还有几个白色的点点,但不管怎么样,它飘散的香味,就像在老家一年都不吃一次的红烧肉,很美味。但这片片,却比炖肉清爽很多,反正就是没吃过也没见过,更不知名。

    “嘿嘿。”二喜撕一片饼,把那2大片放在中间,然后一撮一卷,就递了过去。

    梦遥的葱白玉手接过来。

    五指一拢,便拿起那一个饼棍,放在花瓣嘴边咬下一块,顺便也将火腿片咬下一个边,贝齿努力撕扯粘连的一点肠衣,闭上眼睛品味,红红的花瓣又在开合,长长的睫毛颤动,如一幅动人的美人画卷。

    二喜又痴呆起来。

    见梦遥睁开了明眸,他问,“好吃不?”

    梦遥狠狠点头,乌黑的马尾辫一抖一抖,煞是好看,诱惑力十足。

    “告诉你吧,那是火腿。”

    “火腿是什么?”

    “就是猪肉做成美味的肉泥,又将这些肉沫用力灌进猪肠衣里,再往下的具体操作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从南方传过来的,咱北方,也就北京还算有,这要换在天津。嗯……”

    二喜翻白眼想了想,“反正必须是大城市有钱人,才能吃上火腿。”

    “哦。”梦遥似有所领悟,又点了点头。

    “再尝尝这个。”二喜又将一角糖饼递过去。

    梦遥的花苞开启,红与白交替,将糖饼慢嚼细品。

    二喜依然还是忘记自己,就像只要看着梦遥吃饱,自己就丝毫不饿了一样。

    “甜吗?”他问。

    梦遥明眸瞥过来,又是一阵点头,这时的马尾辫梢,垂在了一侧的肩膀处,浓黑的发丝,在肩膀还有雪白弹性的脖颈处来回挪动,让二喜的心跟着抖动。

    “这是粥,还冒热乎气呢,你尝。”

    二喜把自己没动过的勺子,又用黑手揩了揩,小心翼翼递过去。

    梦遥面无表情接过来,又品尝软糯的小米粥。回忆在村里,那时吃小米粥只是偶尔的,自己是家里的老大,底下2个弟弟都会抢食,即使有好的也永远轮不上她。在家是头大,顶头的驴子先受苦这是老话,而且又是女儿身,早晚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终归是门外头人,谁会把她怎么太当回事呢。

    所以从小,都是无条件谦让弟弟。

    临来北京前,母亲说,大弟弟被迫与村书记家的女儿订婚,所以自己父母诚惶诚恐,但要尽快拿出一笔丰厚的礼金,否则就将他家自留地没收。

    为什么会没收?传言她家有不雅黑历史。

    遥家寨,是示范分产到户的先行村。冬季,在缴纳公粮大队干部验收时,竟然在她家的小麦里挑出2块石子。其实梦遥也知被误会,因为那小石子,是最小的弟弟放进的。

    当时弟弟只有五六岁,刚学会数数,就把家里所有的麻袋里都放进2颗石子,只是后来忘记取出更没主动告诉给大人。但孩子也永远不知那是个错,还以为父母会为自己获得数概念的新知而惊喜,得到褒奖才对。

    可怎么解释都没用。

    村长和书记,认准她全家不忠心,尤其对党和国家不忠。

    那件事过后好几年了,这顶大帽子依然压得她家喘不过气。幸亏生产队早已解散,不然的话,全家都没脸去队里混了。队里每天面对那么多人,干着集体的活,吃着大锅饭,怎么受得了被大伙戳脊梁骨的分分秒秒?

    她大了,内心什么都懂,只不过什么都不愿意去说而已,家里自己就是个赔钱货。而且母亲因第一胎是女孩,也总一直被奶奶咒骂,幸亏后面的2个弟弟出生,总算是圆了脸救了场,母亲受气的日子才算是到了头,地位也有所提升。

    说到最后,弟弟才是一个家族维系的基础资源与兴旺的保障。反正自己是女儿身,迟早嫁人,至于究竟父母将自己这一盆水泼向哪里,只是具体不详不可提前预知而已。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