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8章 红色高跟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梦遥面对眼前的老男,通过这两次见面了解,觉得他果真如母亲所述,就像慈父一样的存在,令内心燃起温暖。

    回想母亲对她的长吁短叹,煤油灯下的泪光点点,眼看着小米粥越喝越浆糊。梦遥若有所思,已有些饱了,就把饭盒推给二喜。

    “快凉了,你吃点吧,一会儿还要干活呢。”梦遥说完,眼睛微微眯起,在二喜的眼中,充满了媚态,似一支洁白燃起待吸的旱烟卷,能勾起心中的念想。

    二喜大小眼闪动着明亮,“不不,你吃你吃。”

    “我饱了。”梦遥近似平淡的话语。

    经过反复核实,二喜才开始狼吞虎咽,吃起那一角糖饼,并且像刮风一样喝起了粥。望着梦遥的面颊,忽然他又放慢速度,吃快的话,就会马上去工地派工了,就会看不到梦遥,而且是闪电般消失。

    猛然回忆梦里,梦遥在船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就像一丝微风拂面,一秒拂拭过去也就不存在了。而持续温柔贴脸的,却早已不是了以早的那一丝。

    想到此,二喜的心头一阵扎疼,疼后便是病仄仄而又空落落,于是他索性慢悠悠用餐。本来不怎么好的牙齿里,更加塞满杂物,那他也刻意斯文优雅着。

    胡子拉碴的二喜,桌下悄悄拉紧她的小手。

    他想陪着她,即便眼前是梦也要做长久,也不枉自己守了多年的身子。虽然四十好几了,但也是大童男之身。上午忙到十点半,急匆匆寻找正在厨房削土豆皮的梦遥。

    梦遥朝木匠媳妇笑了笑,就放下土豆,奔向二喜。

    二喜诡秘眨了眨大小眼,昨晚他已对星空发誓了,今个要去逛北京的商场,郑重买点衣物。她当然从里到外的开心,通过这两次观察,她觉得大好几十岁的老男,其实也并没那么吓人,男人工地挣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这貌似也没什么不好。

    今天,他没有系那条白围脖,又是过去那一副打扮,雷锋帽和绿军大,脚下一双条绒棉鞋,前面也踢破了白边。

    出了工地乘坐地铁。

    地铁下面风很大,梦遥的头发被掀起。棉服的衣角也猛然浮动起,那样子貌似很酷。她依然戴口罩,可地铁上,又惹来关注的目光,虽然车厢里的人并不多。

    出了地铁,半小时后,面前就是一家气派的商场,上面写着“西单百货商场”。

    梦遥进入商场,这里的人依然不多,虽然已到中午,来到了一楼擦脸油专柜。

    她看到玻璃柜里,心头陡然一热,那里摆着一个精致的蚌,在灯光下雅致高贵,来不及看价钱……二喜马上给售货员指那个蚌。

    上面标价两块,把钱掏出来,售货员含笑用棕色的纸折叠着包好,梦遥轻松拿走这只乳白色的蚌,其实她也不太清楚这究竟是个啥,只笼统知道是个擦脸油或雪花膏。

    顺宽大的楼梯往上走,又见卖鞋的专柜,梦遥指了指一款红色的皮鞋,有细细的小手指粗细的跟,记得只有在《大众电影》的封面上见过,还有港台杂志的封面,这一款,美得极致。

    二喜见到这摩登款,吓得一哆嗦,她如穿上这,那电影明星都会让道儿,定能赛过姜黎黎。可一看标签,傻了眼,明码标价98元。

    我亲娘啊,这么贵,赶上老家一只猪的价了。我拼死拼活,累死工地上,一年才有5千,还因哥哥是工头多分给了些,普通那些个弟兄们,能挣3千就不错。

    二喜内心翻滚掂量着。

    但他转念一想,就问,“那你会尽快和我结婚吗?”

    因为二喜觉得这些昂贵的衣物,也算当时婚嫁的四大件——洋车,手表,缝纫机,呢子大衣。

    目前这鞋子接近100元。

    也算是接近大件了,毕竟呢子大衣或者自行车都是200元上下差不多,再品质好的差不多有300。比如永久牌、飞鸽牌自行车,这两种二八车大概都这个价,而且现在还出了女式斜梁坤车,专门给穿裙子的爱美女人设计。

    但二喜如买车,打死也不买斜梁。

    因为在农村老家那个不实惠,驮粮食包没地方放,就是个绣花枕头样子货,承重一点,浑身吱呀叮咣就要散架。明摆着,坤车根本就是给家境殷实的傲娇大小姐设计的,都十指不沾阳春水、不知柴米贵的主们,才去买华而不实的样子坑货。

    目前二喜早已攒够娶媳妇的钱,包括订婚礼,但是再多了也没有,而且还想翻修家里的老房子,至少还需要1万,所以钱还是不能乱花的。

    梦遥蓦然,刚一闪的愉悦也顿然消失,变得有些凝重,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称。想起了临行前母亲的叮嘱与深夜的哭诉,便羽睫一抖,“我想好了,如果快的话五一。”

    “哦哦,那就好!”

    二喜激动之余,眉毛胡子都乱动,而且泛白的嘴唇也开始颤抖。他决定就买这双,大手一挥,向着戴蓝色套袖的售货员招呼。售货员赶紧过来,看他们这一老一少,以为是爸爸领着女儿来买鞋,于是笑问,“穿多大码?”

    “38。”梦遥低头怯生生地报告。

    因为她知这双鞋的天价,毕竟自己脚穿的才5块钱,从农村大集上用尽了零花钱买的。此刻,这天价鞋子,买吧,那么贵,天打雷劈犯罪感,那100元,或许是农家好几口人的一年生活支出。不买吧,可确实喜欢,想狠狠心离开,但根本放不下心、拔不动腿。

    售货员弯下腰去,翻找一会儿,拿出来一个精致的棕色鞋盒,盒子透气圆孔处,还镶着银色的宽边锁眼。

    锁眼旁,甩着钢笔字迹——牛皮鞋,38码。

    掀开鞋盒。

    售货员显得极为庄重,小心翼翼拿起一只,红色的皮子有些闪亮,细细的跟,让人摆弄在手里,便再也不舍得放在脚下。

    熟练抽出纸团,鞋子递给梦遥。

    梦遥坐在椅座上,脚下还有一块绿色的小绒毯。脱下鞋,待白色袜子蹬向红高跟后。嘿!不大不小刚刚好。红牛皮里也有一层绒,很暖,穿上就不想脱下。

    最后两只都穿上,在墨绿色小绒垫上走了几下,感觉很舒适。梦遥觉得自己此刻比明星还要美,内心舒爽,像一把手拥抱住了蓝天。

    二喜掏出散碎的钱。

    终于凑够了,售货员恭敬递过来鞋子。梦遥赶紧双手接过来,内心依然抑制不住的欣喜。

    还想去三楼看看,但二喜已没了底气,内心在打鼓,因为目前连吃顿饺子的经费都没了。于是,俩人大着胆子又到三楼,这里有秋衣秋裤和灰黑色的棉袄褂子。

    梦遥左瞧右看,只挑一身秋衣秋裤,正好8块,也用纸包好了。忽然一扭头,发现远处柜台把角,挂着一簇五颜六色的纱巾,“我还要红纱巾。”

    说完,梦遥又掀起红颜色的纱巾,观看被遮掩的纱巾颜色和花样,有的纱巾编进了金线,还有的横纹的那种,绣着竹叶……指尖轻撵着材质,似乎对哪一款都情有独钟爱不释手,可偏偏她看出来了对方的不高兴。

    二喜确实一阵肝疼。

    “5元。”

    售货员将红色的纱巾折叠起,包在一张棕色的草纸里。

    梦遥拿过来,小心翼翼放进袋子。

    二喜提兜,果断下楼梯,而且一口气直接跑出西单商场的大门口,飞速来到地铁站口。

    二喜忽然说,“坐车去香山寺庙,解梦。”

    “解梦?做个梦还要去香山解?”梦遥头一次听说,一头雾水,怎么做个梦还如此讲究?

    二喜也不方便说,反正铁定要去,最重要的是,这梦的主角是梦遥,关于小心肝的梦,他值得一去。

    看二喜忽然严肃的神态,也不好说什么,便也由着了。顺楼梯下地铁,绕过把角乞讨的老汉。梦遥一看,赶紧掏出来2枚钢板,朝碗里扔进去。

    二喜没说什么,但心里老大不乐意,他隐隐地想,这么大手大脚,将来会过的起来日子吗?这以后一定要和她说说,坚决改掉。

    继续走,瞬间就到地下,一阵冷风迎面而卷。

    地铁有许多空座,这次,梦遥坐下,而且幸福的将头倚在他的肩膀,地铁哼鸣好久才到了香山。顺着香山脚下盘旋向上,不到一小时,面前便是一座气宇轩昂的寺庙。

    “你先别进去。”二喜忽然觉得不放心,不光如此,还摘掉雷锋帽,扣在梦遥头顶。

    “戴着,怕这里阴气太重,我的帽子充满阳气可以化解。”

    不足18岁的梦遥一听,吓一跳。赶紧乖乖躲进一株枫树后,用大石头挡住自己,而且把帽子两侧护耳拉下来,顾不得油性味儿呛鼻,她紧蹙娥眉,慌乱摆手示意快去快回。然后脖子一缩半蹲下身,扎在三面都有遮挡物的角落里。

    二喜扭过身,向着门口走去。

    远看红色的寺庙,被墨绿色的古木参天掩映,蓝砖院墙,古朴自然而又不失庄严,人都说佛教重地,乃人间福地,乍看确实如此。

    顺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向前。

    小径是鹅卵石铺陈的,一直通到了很远。两旁种满了花草,四周不知名的稀奇树木,虬枝舒展。蜿蜒逶迤良久,停脚在桌前。

    身着灰色僧衣的小和尚迎上来招呼:“施主。”

    “买香。”话音一落,二喜狠心掏出5元钱,小和尚随手恭敬递过来三根香,“施主,请跟我来,这边请。”

    进了寺庙,里面香烟缭绕,庙顶上铺满了琉璃,金碧辉煌,屋脊上雕刻了好多古人的画像,虽不知是谁,但各个都仙风道骨,衣袂翩然,栩栩如生。

    见正中间,有个年老的和尚双目微闭,手捻佛珠,坐在蒲团上。

    “解梦。”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