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0章 四大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三个人进了院子。

    “妈。”梦遥喊着。

    “大姨。”泥鳅也喊。

    “哎,哎。”她应着,手背擦着浑浊的眼睛。

    “这就是梦遥的对象。”泥鳅大方介绍着。

    “婶子好。”

    二喜不清楚这边的习俗,究竟怎么称呼才算得体,便喊了个“婶子”,不过开口后,因为年龄相差无几,自己也觉得别扭。但梦遥的母亲很大度,也并没有因奇怪的称呼而多事挑剔。

    他们一起进了东屋。

    “都该订婚了,还不喊妈?”泥鳅在一旁起哄。

    二喜一听老脸通红。

    “快点喊妈。”泥鳅催促。

    “你看看你,别闹。”梦遥的娘给二喜圆场。

    “妈。”

    二喜忽然费劲傻傻喊了一声,喊过后,别扭令大脑一片真空,完全断片。

    “啊?哎哎,哈哈你看,这,快进屋。”

    梦遥母亲其实也别扭,毕竟这太突然。而且这未来姑爷,与自己年龄相仿,更像是兄弟。

    见炕头上,常年卧病在床的梦遥父亲,二喜很吃惊,从来没听泥鳅和梦遥提起过。原来她,还有个卧病在床的父亲。

    “得了个重感冒,然后就一病不起,总喊着头疼,也干不了活,幸亏家里男孩多,啥也不耽误,不然的话,这一年到头的,光地里的农活就做不完。”梦遥的母亲,生怕被天津卫来的准姑爷挑剔,赶紧解释。

    “我们还没吃饭,要不简单弄点吃的吧。”泥鳅主动要求着。

    其实泥鳅有自己心思,他想在饭桌子上,就把这事情赶紧敲定,钱拿过来,也就稳妥了。

    梦遥和母亲,在外间屋烧起柴火。不到半小时,就烙好大饼,还炒了一盘鸡蛋大葱。饭后,泥鳅拿着准姑爷刚给过来的6000元,趁着二喜去院外茅房的空,递给了梦遥的娘。

    梦遥的娘,拿着沉甸甸的钱,想到自己有卖闺女成全儿子之嫌,不免心里矛盾,五味杂陈,壮怀激烈,犹豫之余于心不忍。

    哎,再扭头。

    看一眼常年病卧在炕的,形容枯槁的丈夫,又浮现两个那么大的儿子,灯下就是火……不知怎么,泪眼开始朦胧婆娑。狠狠心,她果断收好钱,又笑脸相迎,努力招呼着二喜。

    简单切开大饼,成了很多个三角,最后,梦遥给他们又炒鸡蛋韭菜,还清炖了一大盘白菜粉条,因为高兴,还多放了几个大料瓣炝锅。

    饭后,为了不打扰炕上的老爹休息,泥鳅领走二喜,提前撤了。二喜到泥鳅家歇脚,准备明天领梦遥去派出所迁户口,然后带她买结婚四大件。

    买四大件后,还想翻新旧房子。

    这半年重大事情太多,他都有些措手不及,这玩意儿,男女如果缘分到了,那自然是、说当新郎就当新郎。哈!二喜心情极为复杂,这么四十好几,盼望这么多年的好事终于成了,他居然坐立不安、不知所措。

    不知这,算不算是幸福的烦恼?

    深夜里,吹灭了灯火,梦遥躺在母亲身旁,娘俩借着月光说着话,母亲安慰着女儿,不知不觉睡了去。

    第二天一大早,还未来得及吃饭,梦遥就来敲门了。

    她依然背着那米色的布包,里面装的就是户口本和随身带的蛤蚌油。泥鳅和他们一起,骑着笨重的自行车,直奔乡里派出所户籍处。拿着大队证明信,说明情况后,不足五分钟就办好。

    他们几个出来。

    二喜长长松一口气,眼看又快到中午,几个人饥肠辘辘。

    “我请吃顿便饭吧。”二喜大方着。

    小餐馆里,匆忙吃了一顿包菜烩饼,外加一大碗番茄汤。

    饭后,泥鳅领他们又去梦遥家里,全家凑一起吃了顿晚饭。明天梦遥就要跟二喜去天津,所以今晚,女儿要多和母亲单独待会儿。

    泥鳅早早领二喜,回到自己的家。

    第二天早晨,梦遥告别母亲,嘱咐弟弟们要听话,便简单背包去找泥鳅,跟着泥鳅和二喜,坐上了开往北京的车。

    婚嫁本来也不是耽搁的事。

    泥鳅叮嘱的结婚四大件,二喜要去北京西单买,才算是对得起小他那么多岁的梦遥,而且那么端庄美丽。因岁数相差大,二喜会有亏欠感。

    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呢子大衣这四大件必须要上好的。但这些东西如果在西单买,那天津劝业场百货大楼老字号,就什么都不买吗?那岂不是遗憾?

    干脆还是去天津劝业场买吧。

    泥鳅到工地继续劳动,二喜领着梦遥,和大喜说一声后,就坐上了去往天津劝业场的长途。又是从早晨五点多开始,一直晃悠到过中午才到。

    这里,满眼都是古老的街道。

    大商场小胡同,滨江道,花花绿绿比比皆是。尤其劝业场和百货大楼,如北京西单王府井一样,昂贵的好东西琳琅满目。但买结婚四大件,肯定不会去逛如农村集市一样的滨江道。

    滨江道属于小商小贩小作坊,买的东西地摊货不延年,注定上不台面。结婚,是一生一次的,万不可瞎凑合。凑合,不光对不起梦遥,也更对不起自己。

    他俩直奔劝业场。

    先到一楼,一楼都是手表,精挑细选,最后淘汰了宝石花,决定买海鸥,这表花了一百多。

    拎着沉甸甸的牛皮纸兜,往楼上走,满楼层都是女士服装,梦遥立马看上一件荔枝红的呢子大衣。这颜色很跳跃,很大方,颜色也很正,看上去真像一颗熟透的荔枝果,那么自然鲜艳而又威风。

    梦遥一下就喜欢上了这款糖果色,挪不动脚,哪怕标价380元钱。

    二喜掏钱时,真有些头晕眼花耳朵嗡鸣,心中琢磨着,麻蛋,这一件衣裳,就顶家里3口猪的钱?

    他无论怎么想破脑瓜,也都想不明白,可又能怎么样呢?无论城市和农村,娶媳妇就要走这个过程,谁让自己这么大岁数,好容易娶上的呢?

    男不娶媳妇,女不嫁人,那这辈子就等于白投胎成人,怎么说都是不完整的。哎,所以无论刀山火海,也就这堆这块,还是顶风冒雨往前冲吧。

    哗哗掏钱,噼里啪啦掉肉,心里汩汩滴血,一会便是血流如注。

    可梦遥却是开心异常的,如进了水晶宫,四面八方都是珍奇。

    路过楼梯时,梦遥看上一顶白色的贝雷帽。这样的帽子,只有在明星画报上才有的,她拿在纤细粉嫩的玉手里把玩,如获至宝。

    售货员将帽子双手捧过来,帮她斜斜戴在头顶,衬着鸭蛋圆的面颊,又帮理了理侧处漏出来的那半边头发。最后举起一面镜子,左照右照……

    啊,别提有多美,而且是港台的洋气感。

    拗不过梦遥那期待纯洁的眼光,真不忍心扫了美人的兴致,何况是自家的老婆了。于是,二喜还是狠狠心掏了15块钱,买下那顶毛线编织的贝雷帽。

    哎,谁让她爱不释手呢?

    四大件已买了两件,还有自行车和缝纫机。这两件又花掉差不多7百元,最后身上就剩下车票钱,说了无数好话,劝业场的售货员,才勉强为他们找了一辆拉货的车,送到中心花园长途汽车站附近。

    又多打了几张票钱,才央求公交车司机帮忙抬了上去。下午已经四点钟,这一路颠簸,钱花空了,二喜也筋疲力尽,更重要的是钱花没了,他心疼抽搐。

    他内心里不停做着等量对比,这边是梦遥、是四大件,那边是白花花的银子,思来想去心里天平称着分量,累计叠加,一会儿觉得值,一会儿又觉得亏。

    省吃俭用四十年,今天如此大放血,似扭肠子疼还没过劲儿,又被一轮尖刀刺戳心,汩汩流血。

    他和梦遥又央求司机,受累给开到家门口。司机见他那么大岁数,刚讨到个小岁数老婆不容易,何况这女孩又是花枝烂颤的,也就爽快答应了略显无理的要求。

    到家门口,二喜示意梦遥去开门,栅栏门很方便的打开,他俩抬着这些新婚物件,进了院子。

    “妈,妈,我回来了!”

    听外面喊叫,老母刚灭了光亮,于是摸索着又点上了煤油灯。以为自己在做梦呢,怎么大半夜的儿子回来了呢?而且刚上完香祷告完,这么灵验呢?

    “管我妈,你也要喊妈。”他有些不放心,所以提前嘱咐。

    梦遥忽闪着大眼睛,乖巧点头。

    足足五六分钟,外屋门才打开,从里挪出来一个干瘦的老妪。

    这?

    梦遥愣住,这怎么和自己家的奶奶年龄相仿?那衣着,那木纹雕刻一样的干脸。

    “妈。”不管怎么,梦遥还是脆生生喊一句,不顾内心如何唏嘘。然后红着脸,就不吭声了。

    “这是儿媳妇。”二喜和老妪解释说明着。

    “啊?”老妪闻言,两眼直勾勾亮闪闪,盯紧梦遥上下打量不算完,还左三圈右三圈转着仔细瞧。

    最后连连点头。

    “这好,确实像生一大串儿子的身坯子。腿粗,胸脯肥,以后足实够吃,丝毫饿不到娃子,呵呵,放心了。”

    二喜听闻老脸一红,“妈,您在胡说什么?怎么这么流氓?”继而又扭脸解释:“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听见,我妈老了,就总爱胡说。”

    二喜小心翼翼,万般赔不是,生怕梦遥被刺激,内心结了疙瘩。

    老妪可不管这些,赶紧扭身回屋,很快拿出一个破旧格条手帕,抖落开,拿出来20块钱。

    “就当给个见面礼压腰吧。”

    梦遥拿着钱,也是含笑不已,又客气好几句。

    这要感激菩萨和老天爷的恩赐,于是老妪又扭动半大脚不去招呼,跑门后边又多加一炷香,而且跪在地上,任凭皮筋已经松开、花白的头发散落。

    她双手合十诚心祷告:“大慈大悲观音菩萨老天爷,保佑家里多多添人进口,人丁兴旺,多生几十个男娃,我保证每日来这里,分分秒秒给您祷告平安吉祥。”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