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2章 跌落沟渠种桃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啊!终于要成一家人了,二喜开心满脸洋溢幸福。

    二喜早已站在院子里。

    那几只老母鸡依然在墙角,它们的圆眼珠滴溜溜乱转。不知人们都在搞什么,怎么忽然院里多了个人?那齿白唇红的好看鲜嫩模样,分明就是个女人。

    从柴禾棚里,推出破旧的老红旗加重自行车,梦遥挎着包,包里有他俩的户口本。

    今天太振奋,只要想一想,二喜就都会笑。

    二喜拼命蹬起自行车。

    一想到马上就要板上钉钉,身体为之一振,仿佛年轻30年。而且觉得自己瞬间虎背熊腰,面容英俊起来。也是啊,如果不假想着自己高大美好俊朗,以过度的平凡,就去跟仙女一样的她结婚过日子,自己的内心,该如何坦然?

    窄小的土路坑洼不平,二喜努力扭转车把,尽量找平整些的地方,生怕颠簸到身后的美丽俏佳人。

    而且,半小时后,还能感觉到梦遥的玉手,紧抓他的绿军大,虽然侧处已有了油渍。至于怎么清洗,他还真有想过,但也没想出来法子。只能每年用刷子好歹刷刷,但绿军大已变硬,里面都是棉花,肯定无法用水直接清洗,所以后来就任凭它常年油污。

    对她的玉手歉疚之余,只听后面梦遥问,“还有多久?”

    “再过一个摆渡,穿过这片树林,再过一个村,大概还有一个来小时。”

    因为手续的简单,还能拖上关系,让梦遥对二喜有一丝崇拜。他大哥是包工头,亲戚还是公安局的领导,民政局还有堂姐关照,这很神秘很不简单。

    面前就是运河,运河水面是那样宽阔,现在已是3月,河水还没怎么化开,但早已被摆渡人索性破冰开来。因为怕怀有侥幸心的人,为了省事怕绕远,而斗胆去踩半化不化的冰凌,会突发意外。

    他们两人站稳在摆渡上。

    摆渡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似乎很健壮,周身也很燥热。大冷天的,居然只穿个半身棉服,还敞开怀,一副青春洋溢的气质无法遮掩。

    他目不转睛,虎目盯紧梦遥那张俊脸,如一个猎人面对猎物,那眼神饥渴火辣,尤其那朵桃花,在他眼里,出奇美艳。

    今天摆渡人的手臂,拉滑轮绳索尤其慢,似乎是故意的。他害怕这河面太过于窄,而这罕见的美妞就会忽然不见。毕竟自己只是个过客,他并没有想着自己总能好运,经常见到这绝世的容颜。

    快到运河的中间。

    他忽然抬头看一眼天空,瓦蓝瓦蓝无处不透露着春的生机,千里河堤的两侧,栽种着绵延的桃树。

    桃树都有碗口粗细。

    它们在冬天里,早已浸足了养料,就等着春起那一刻的爆发。

    摆渡人若有所思,忽然高声唱——

    “星星咋不像那颗星星哟

    月亮也不像那个月亮

    河也不是那条河哟

    房也不是那个房哟

    只有那篱笆墙影子还是那么长

    在那墙上边爬满了豆角秧

    ……”

    还未唱完。

    一个罩着头巾的妇女小声嘀咕,“什么世道?看到漂亮女的就狼嚎?真是头发短见识更短。”

    其余人小声迎合,“就是,什么毛病啊?”

    “垮声野气长腔短调,赤裸裸无病呻吟,分明是在公开耍流氓。”戴头巾的妇女又继续批判。

    二喜大小眼,瞪向这个不怀好意、流里流气的暗恋贼。但自己这么个黑乎乎的干巴角色,站在梦遥旁边,简直就是个滑稽的陪衬。二喜想到这硬伤,恨恨而又无奈着,两只黑手狠狠抓住车把,很是气愤,但又能怎样?打,打不过;骂,骂不过。

    好容易摆过运河,二喜回过头诅咒着,希望运河水迅速蒸发,立刻成为平地,快点干枯。

    也幸好梦遥对摆渡人,只是垂着眼帘不听也不看,看不出有丝毫情绪。任凭摆渡人用劲扭动跨部,以流氓的姿态勾引着,但梦遥始终也没有抬头。

    “看那个裤穿的,都漏出来了屁股沟子,不害臊的臭流氓,咋不直接就光着腚眼呢?哼。”二喜内心气愤异常。

    可梦遥听了,依然无情绪,并且沉默不语。

    推车努力爬坡,好容易从河床上三转两转爬出来,过了堤顶,他们骑上车,一路穿过树林。又在土路上颠簸半小时多,终于在一个威严的大院门前,下了自行车。

    他俩一前一后,来到民政局。

    民政局的堂姐一个电话打进来,只需要几分钟就好……检查无误,便顺利盖上戳子。

    领了结婚证,他们就是合法夫妻了。

    二喜拿出一兜子头晚上老妪早已装好的花花绿绿水果糖,往发放结婚证的同志面前一放,说了很多客气话,那个同志也推脱好一会儿,才收下。

    出了民政局,二喜拿着小本本亲了又亲。民政局紧挨着户口办,一出示户口本,很快就妥。

    河北的户口来到大天津,在1982年,是属于严重大倒流,简直无法想象,即便是农业户口,也没那么简单。就这样,梦遥的户口,直接入到了二喜的户口下,她瞬间就成了幸福的天津人。拿着所有办妥的证件,骑上自行车,又往家的方向返回。

    也不管春寒料峭与否,二喜下了自行车,“呼啦”一下,脱甩掉绿军大,摘了雷锋帽。霸气感十足,英雄感爆表。

    梦遥抱着他的绿军大和帽子,还有已经变成灰色的2米长围脖,一股股汗味猛然滚滚席卷。

    梦遥只记得小时后,从爸爸身上似乎闻到过,她觉得这种味道特别熟悉。哎,二喜虽然年龄大,模样丑,但能够用心对她,便足够。还没怎么呢,四大件就已置办妥当,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证明他的在乎与诚意?母亲常说,只要舍得花钱,那就是最起码的重视。

    想到此,梦遥的睫毛颤了颤。

    看到如小孩一样,扔下自行车倒在地上打滚的二喜。梦遥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就被他拉着手一拽,一起滚进了沟渠。

    在沟渠的一侧趴着,看着偶然落叶下冒出的一抹绿草芽,哈哈笑着,在斜坡的干枯杂草上打滚。并且从怀里掏出来红色的结婚证,向着高空抛掷……耍够了,将结婚证又郑重揣进怀里。

    他的面颊凑过来,亲了她。

    “啊?”梦遥惊叫。

    只那么一小下的触感,随即就消失了。

    二喜从沟渠里望向天空,瓦蓝瓦蓝,偶尔飘过几朵云彩而已,活了这么多年,只感觉到今天的与众不同。或许觉得此刻,才是真的活着。在土沟里的梦遥,暖暖躺在热乎的绿军大上,被太阳晒后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沟渠里的温暖宁静。

    片刻后。

    二喜见她的面颊红润,毫不客气又重重一下。偶尔看到电影里的亲吻镜头,其实只看到一点,然后就见女主角踮起脚来,所以其实二喜从来不清楚,该怎样去亲。

    他的脑子很乱。

    面颊又成了酱猪肝颜色,为遮掩慌乱,又在她的唇上,如皮搋子一样搋了几下,然后赶紧松开手。

    晒着太阳,浑身一暖,都要犯困了,可也不能睡,还要赶路。抓过来沾满杂草的雷锋帽,戴好,俩人从土沟里爬出来,又骑车向莲花池的方向而去。

    路过一个集市,已经散集,忽然瞥见一个角落,码放许多桃树苗子,二喜灵机一动。

    “不如买棵树苗回去吧,结婚纪念?”

    梦遥一听,面颊绯红,开心点头,丈夫太有心了。树苗还小,精挑细选了一只最强壮的。二喜怕她累,而且拿着手心会冷,便自己拿起树苗还要攥住车把。

    好在距家里不远。

    刚一进门,二喜扔下树苗,赶紧举着结婚证书喊娘。老妪挪动半大脚,看儿子手里烫金的红本本,赶紧一把夺过来,扭身冲向东屋,她跪在门后,嘴里絮叨着感谢观音菩萨的话语,又燃几炷香。

    半个时辰后,老妪起身整理花白的头发和脑后的揪揪,赶忙起身找儿子。

    二喜正在院里刨坑呢,很快门前压机井旁,便有个半米多深的大坑。二喜一脚坑里一脚坑外,“媳妇,由你亲自请过来。”

    梦遥揪着桃树的尖。

    “怎么那么不尊重我们的纪念物。你看,要拿中间,双手递。”他讲解着。

    梦遥笑了,“好有仪式感。”

    “那是,人这一生一世的,仪式感必须滴。”他一把一把的泥土,掩埋向根部,“哎呀,你也来几下吧,咱俩都要参与。”

    梦遥弯腰蹲身,好看的轮廓隐现。

    最后,他俩一人端了一盆水,倒进去,培在树苗根部的泥土,马上深陷进去,所有的水迅速跟着渗透。看着迎风摆动的小树苗,他俩靠在了一起,幸福的表情。

    此时,天空有暖阳。

    温柔牵手,进了西屋。西屋,二喜正在和梦遥说话,见老娘挑起了门帘就知有事。原来是今天大队有广播,让梦遥赶紧回老家一趟,说父亲病重,是北京那边捎来的信。

    二喜一想,肯定是泥鳅在传话。

    梦遥的脸色阴暗下来,没想到爸爸会这么快病重,于是不想耽搁,明摆着五一结婚就彻底泡汤。

    二喜说明天陪梦遥走。

    可梦遥执意不肯,最后只能给她拿走一千元,算是给老丈人尽孝。晚上,把钱掖在梦遥的贴身衣物里,缝了又缝。

    鸡叫了。

    二喜送梦遥到河西务长途车站,她的手腕戴着结婚的信物——那块海鸥牌手表。怕惹眼被抢,基本拉长了袄袖口,盖得严严实实。

    一直等到车开,摇摇晃晃看不见了为止,二喜才转身。回到家,把户口本也交给老妈,又起身奔向北京。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