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3章 多好的一家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他需要去挣钱养活老妈,还要养活梦遥,和他们未来如蒜辫子一样多的儿子。所以趁年轻,千万不能从家赋闲,况且明摆着五一结不了婚。

    虽然领证,但不吃席,也会得不到乡里人的认可,那样即便立了门户,将来也是绝对混不开的。所以喊着亲朋好友、父老乡亲们吃席,是必不可少的,到时也会破费不少。

    他依然那身破棉袄和雷锋帽,春捂秋冻。

    1982年北京,寒冷。

    来到工地,望着越来越高的楼房,他估算着完工的日子,过夏天就有希望,五一不结婚,那十一也是肯定的。

    梦遥差不多到家了吧?那一千块钱应该也没丢吧?二喜忍不住嘀咕着。

    工地上,二喜认真干活,尽可能付出很多,大喜这么几年一直在关照二喜,每次发钱都比别人多些,他要对得起自己多拿的这份褒奖。所以他比别人更努力,也想弥补这几日的耽搁。

    渐渐,春日已过。

    也不清楚梦遥那边怎么样了,忽然有一天,和泥鳅正吃完饭往休息处走拿着大饭盒,一起说笑着,猛然见远处身材矮壮的大喜,向他挥手。

    “啊?一封信?”二喜赶紧跑过去。

    接过信件,他赶紧躲进临建棚里,拆开信字斟句酌。

    大概意思是说,多亏二喜那1千元,让父亲得到治疗,现在虽卧床不起,但毕竟还活着。她需要在家里,和母亲一起照顾他们,还有,弟弟五一结婚,她和母亲一起为弟弟操办。

    最后,她又一次感谢二喜,并答应忙完了见。

    二喜赶紧毫不停歇,只为她回复一句话:“我在等你。”

    他觉得字数越少越有力,而不是轻飘的……于是,大好春光,就如此度过。二喜依然每日勤劳着,又来了2封信,终于熬到工地的活计全部结束。

    这次二喜挣将近8000元,他从未这么欢喜过。工地没活了,二喜和泥鳅也分别了。

    那信上还说,梦遥要自己坐长途公交来莲花池找二喜。新媳妇,终于要过门了,二喜自然欢喜。所以回到老家,便着急收拾房子。

    东屋西屋外屋,一个人忙乎,里里外外擦着收拾规整,连外屋顶上的燕子窝也被捅下来,狠狠扔到粪堆上。每年燕子最为闹腾,扑棱来扑棱去的,在外间屋隔空随意大小便不说,还经常扑楞翅膀,飞旋起无数鸟毛,飘落一桌子,乃至一案板,简直太恶心。

    翻新房子,由二喜亲自上阵,他可是行家里手。第一天,就把房盖的瓦片重新规整换新。

    第二天在所有的墙壁上,都涂上了大白,还亲自仰面朝天,扎起了苇子屋顶。不想让房顶的高粱秸秆,赤裸裸露出来,而是如城里人一样的平板而又雪白的文明屋顶。也好每日清梦醒来望着雪白,有个好心情。所有一切,都是由他自己设计,而且亲自实施并独立完成。

    不足一个月。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屋里确实亮堂起来。夜里居然不用开灯,也能瞧见人。老旧的灯绳也换了,墙壁上几张破旧的两幅破旧图画,也撤了下来丢弃。

    在炕头的墙壁上,还特意贴了一张男婴图。

    婚后为求多子多孙添吉利,就应该有讲究。不但贴在炕头墙壁上一张,余下的各种姿态的小男婴图,还要贴满后墙。胖小子图有的坐,有的卧,有的趴,还有的抬头回身……无处不在祈福能顺利生出小三喜,小四喜,小五喜……

    最后,破洞的门帘也换新。

    外面黑旧的窗户门,也重新涂上了油漆,连风门子也没有丢下。整个三间房,从里到外焕然一新。最后又着急在风门子上,贴了喜字。连外屋的水缸,院落的咸菜缸,还有大门口的破门,也都贴上。刚栽下不足一年的小桃树上,也同样贴好几张红双喜。

    老妪眼见着菩萨显灵,便也更加紧了烧香次数,而且户口本和结婚证,一直供着,每日燃香祈祷。都忙完,二喜又不顾脏累,着急和亲朋好友送喜讯。

    9月22日,这天最吉祥。9代表长长久久,2代表相爱,多么好的日子,无处不充满吉利。

    9月20日。

    在河西务长途汽车站,二喜接来了梦遥。梦遥刚一进屋,就对粉饰一新的家赞叹不已。当看到那墙壁上的贴画时,怔住了……但顿时,又粉脸通红。

    懵懂间忽然被人一下子引领,点醒了活着的含义和婚姻的重点。似乎被前人操控着指点了,而过去从未意识到的迷津。所以她浑身僵硬,不知该做啥表情。

    不论怎样的懵懂羞涩,两个昼夜不到,就迎来了好日子。

    9月22日。

    这日,终于来了,天公也作美。

    其实,头天晚上。就提前把梦遥送到邻村的亲戚家,等着第二天的迎娶。临行前,老妪给她穿上大红肚兜,怀里还揣一个圆圆的镜子,镜子包着的塑料壳上,还印有自己的属相图案。

    一切准备,完全随了莲花池本土的风俗。

    早晨三四点,二喜就赶小驴车,去邻村接新媳妇,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家。紧跟着,就是一通喜气的一百头鞭炮,在红白碎飞的烟雾里“噼啪”作响。

    缝纫机自行车……

    顺序摆放在外间屋,向父老乡亲们展示,刚拆了包装,锃光瓦亮,能映照出人影,自然显得格外霸气。

    院里搭起绿色的喜棚,亲朋好友推杯换盏,分发着喜烟喜糖,都频频赞叹二喜交了桃花运。等来等去,居然等到一个天仙的媳妇,光棍那么久,丝毫不亏。

    听大家这么一说,二喜羞涩低头。

    他黑厚的大嘴唇颤抖,都不知该怎么接话,虽然这么大的年龄,但确实没有经历过,也没有太多思想准备。

    这一年啊,喜顺的感觉,宛若梦幻。

    梦遥的面颊,早在昨晚去邻村前,被婆婆用棉线开了脸。那根白线,来回滚,足足搅动一个小时,又用黑线来回滚,弄得肌肤有些疼,但不敢说出来只能忍着,估计皮肤上汗毛都被搅没了吧。

    今早的她略施粉黛,发髻高挽,乌云顶上还插着一朵红色喜花,盘起的头发衬托着她长长的脖颈,如白天鹅一般挺拔妖娆与骄傲。还有那粉嫩的鸭蛋脸,侧处的桃花,映衬面颊的绯红,如丹霞一样自然美丽。

    见到行礼来的亲戚,她都会弯腰点头大方得体,任凭怎么笑,皮肤也都是那么光亮润泽璀璨,无半点皱纹瑕疵。

    耳上的珍珠,虽不如钻石闪耀厚重,但却冷静优雅,轻美内敛。盈盈洁白,在素简中,泛着持久润泽的光华,足以用之点亮人生,大有润物细无声,至柔者至润之感。

    此刻,含蓄的珍珠,却被那枚耳鬓桃花,悄然争了光辉。

    她上身穿粉色的毛衣,下面粉色呢子长裙,脚下一双红色的高跟腕靴,就是二喜从西单商场吐血买的,她穿上合脚又好看。

    在那土房院落伫立,她凹凸有致,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浑身散发着一股仙气,所有到场的宾客,都被惊艳到了。

    大家一时间,竟不知所以。

    恍惚间都以为来到了天宫,这是在蟠桃宴上,为月宫仙子庆祝节日,浓浓的超凡脱俗感。

    在满屋裸体男婴的图画前,二喜拉紧她,叔叔婶子的介绍着,她娇羞喊着,声音也是动听的。

    喊得叔叔婶子们,都笑出了眼泪,纷纷毫不犹豫,拿出了更多的礼金。虽然只有2块,5块或者10块,但也全都是图个高兴,大伙都为二喜,能够娶到美娘子而开心。

    酒席散后,新人入洞房。

    亲朋好友也早已散去,都各自骑自行车早早回家,有条件好的,几家合租一辆手扶拖拉机。只见戴着喜花的他们坐好后,师傅奋力摇起铁棍。

    无数圈后。

    “砰砰砰”传出一串巨响。

    就见拖拉机的浑身,猛然颤抖起,一股股黑烟滚滚喷窜出。师傅坐稳,车走时,那挥手的场面,真是威风凛凛,庄严不凡。

    亲戚们都是从各个村子来的,有的都十几里地,为了不打扰这一对新人,下午三点就差不多走净了。

    这一夜。

    他们终于算是彻底结了婚。

    第二天,鸡叫了几遍后,梦遥早早起来,准备抱柴烧火。但婆婆似乎已经起来了,她烧香祷告完了,听到声音,立刻挑起门帘出来。

    “哎呀,不用,新媳妇不用做活的,歇着吧,听话,去歇着。”说完,又实在的将梦遥推回屋里。

    梦遥被推回了没有烟火的西屋炕檐子上,坐着休息,二喜又问:“媳妇,渴不渴?要不要喝杯水?”

    梦遥拿过递来的水杯,手捧着温暖,心里也暖暖。

    确实如母亲所预料,多好的一家人啊。夫君年岁大,可待我确实如兄长如父亲,婆婆年岁也大,但也待我如亲闺女般疼爱。虽然身在外地,丝毫无失落感,而是实实在在掉进了一个福窝。

    一股股暖意,浑身四散激荡。

    尔后,老妪扭过身,迈动半大脚,又开始任劳任怨忙碌早餐。一会儿看大铁锅,一会儿又蹲着拉风箱,时不时还要用火棍子挑柴禾,看有浓烟,立马又拿起风箱上的破蒲扇,果断扇几下,直到没有烟雾为止。

    不过今天省事。

    她只需贴饼子熬粥就可以。

    昨天的饭菜,虽在归还借来的家什时都分给了街坊邻居,可也还是剩下不少,于是把煎豆腐白菜热了热。

    已经快十点了,老妪终于斗胆喊两个人吃饭。

    梦遥想规整餐碟,搬动餐桌,都被婆婆推开,依然说,“新媳妇什么都不用干,我来、我来哈。”

    梦遥心里暖暖,再次庆幸嫁对了人家。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