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4章 勿与春桃雪斗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好日子过得真快,这样无忧无虑被伺候,的确就是好日子。转眼快过年,二喜想备点年货,于是想明天领梦遥去下伍旗赶集。

    怎么那么不凑巧,雪整整下了一夜,足以没过脚踝。可既然答应好了,为照顾小娇妻情绪,最后没忍住,还是决定去。

    他下着狠心精神抖擞,推出那辆四大件之一的飞鸽牌自行车,崭新的。

    他骑上车,后座带着娇妻,幸好大马路上都是柏油路,平平整整不用担心什么。

    马路两侧的杨树上,都落满积雪,下面一米多高的灌木丛,也都覆盖着,到处银装素裹晃得人睁不开眼。被覆盖上白雪的世界,万物轮廓完全掩去了锋芒与棱角,一切都被酥软的洁白,雪饰得那样委婉和神秘,比画里的还要柔美。

    二喜小心翼翼骑车,生怕摔倒。

    梦遥在后面,狠狠抓住他的衣服,后来直接搂紧了腰,手冷就干脆缩回来,插进二喜的兜口里。一路上,二喜都洋溢着笑意。

    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下伍旗。

    今天因出行不方便,很少有人,可来的商贩并不太少,那些固定的长摊上,依然在吆喝着花生瓜子和各种新鲜水果。

    二喜推新自行车往里走,梦遥低头紧跟,她依然手扯着他的衣角,一副小鸟儿伊人的美态。

    忽然,他俩在一个大炒锅的瓜子面前停住了脚。瓜子很烫,刚出锅,看着冒着腾腾的白烟,也不知是瓜子的热气,还是砂子往外喷的什么。

    总之,梦遥说想吃。

    老板姓杨,是个四五十岁胡子拉碴的油腻男,他狠狠盯住梦遥。

    可以说活了大半辈子,每天站在街头,南来的北往的,什么样的漂亮妞他杨老三没见过?可偏偏就眼前这位,他真是从未见过,哪怕在梦里。

    怎么会有如此标致的美人?为何穿戴还如此出奇?像画里走出来的美人。

    这时,远处一个女孩。

    骑着一辆讲究的斜梁半旧自行车,她梳个简单马尾辫,细眉细眼五官十分秀气精致。她在骑车过去的瞬间,却扭身回首惊讶张大嘴巴。

    因这女孩认出了二喜。

    她就是二喜三舅家的小女儿润叶,就在附近的师范学校读书。本来是来学校弄板报的,没想到碰到二喜。

    她很想打个招呼。

    但看到他身边的二嫂,便惊讶说不出来话,而且马路比较宽,润叶担心自己的声音过于细小,对方听不到。倘若听到也是一种惊扰,看他俩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幸福气氛,真是于心不忍。

    这时,见二嫂身着荔枝红的呢子大衣,威风飘逸,长到膝盖下,衣摆和红色高跟皮鞋之间有黑色的勾脚裤衔接过渡,便不显过分张扬高跟鞋的大红。高高的身材,完全挑得起来这件青春如火,而又价格不菲的大衣。

    她长长的脖颈,被宽松的米色毛衣领子半遮半掩,耳朵依然别着圆形的珍珠耳夹,头顶戴着米白色的贝雷帽。

    贝雷帽?

    似乎只有在英文课本里见过,还是简单的人物线条画,那个女孩Rose的形象,就是头顶贝雷帽。可润叶,根本无法有幸见到过真实,但却一直憧憬,乃至贝雷帽都成了自己的一个少女梦。

    记得那时,手捧着英语书背不下来单词,却拿起了彩色画笔,为那顶贝雷帽,染上了自己喜欢的色彩。

    想起这个,润叶忍不住又望过来——她鬓边的那朵花,正泛着粉色。润叶以为,那只是别出心裁而又大胆、贴上去了一枚好看的装饰,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是自然天生。

    鬓边桃花?

    这令书卷气息浓的润叶,蓦然想到卷轴里的古代十美图,或者还有《红楼梦》里的踏雪寻梅景致。

    趁着满天的银装素裹,这位二嫂,宛若一枝春桃,一团烈焰,或是一株含苞待开的海棠……即便是凌波仙子微步赶来,也会美的不分伯仲,最后也只能无奈叹息。但或许仙子最后还会心存不甘,继续留在凡间与之争奇斗艳。

    此刻梦遥,正俯下身笑靥如花,聆听二喜逐渐凑过来的鬓边耳语。

    此时的他,手里拎着几斤热气腾腾的葵花子,完全忘乎所以,这世上还有旁的声音或眼光,几乎忽略所有眼外杂乱。幸福之余,纯净真空的、眼底只剩下了彼此!

    她俯身浅笑,仔细倾听二喜的问话。

    “这么馋,是不是有喜了?不然咋如此迫切想吃零嘴?”说完二喜面带羞涩,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

    “啊?”梦遥惊骇张开花苞,面颊瞬间绯红。

    她又轻启贝齿,那贝齿与外界的银装素裹交相辉映,举止投足间,越发美得倾国倾城。

    一向胡子拉碴的二喜,今天面部也刮得精光,皮肤似涂抹了油脂。厚嘴唇,虽然多年没了红润,可如今,也消失了白碱,但终究无法改掉那半哭不笑的奇怪表情。

    他今年都没有穿破旧油光的绿军大,也没有戴那顶怪味儿四溢的雷锋帽,都是为了和梦遥站在一起显得格外登对。头结婚前和过春节前,居然还花过5块钱,去高档理发馆理发。

    此刻,他穿着黑棉袄黑棉裤,外套一条蓝色裤子,因为个子矮和浑身的漆黑,也或者是因笑起来满嘴的黑牙齿,无论如何依然显猥琐。似乎他不论穿什么,或者拿砂轮打磨一下重新塑型,也都无法褪去或改变多年早已浸泡成的土气。

    这土气,如同被熨斗烙上了一样根深蒂固,根本无法轻易掉。天长日久,早已融入固锁进了他的身心灵魂而且板结化,俨然成为生命灵魂中不可缺的全部。

    润叶的确不敢,不忍惊扰这一对酣畅沉沦的恋人。但这位二嫂,在街头如画的美丽却无比震撼着她16岁的心灵。

    街头美人,那面颊绯红俯身的一瞬,永远刻在她的脑海。

    尤其面颊一朵花。

    宛若一枝春桃傲然于灰黑的街头,与更远处的白雪皑皑浑然、描绘出一幅再美不过的画卷。

    春桃?

    在这么寒冷的街头,桃花柔弱会令人无比疼惜,春桃应该在春天热闹,而不该在这冰天雪地。这样恶劣艰难的环境,该让柔弱的它如何好好活?倘若真是桃花,也会注定不平坦的人生。

    而梅花,则傲霜斗雪迎风怒放,可以铿锵有力活着,人生的路无论怎么,一路披荆斩棘,想不平坦或许都会难。所以润叶便希望鬓边是梅花,而不是春桃。可梅花也不可,会不会与霉运同音?人活着,万不可倒霉。

    润叶在心中为她真心祷告。

    多数都是因为初遇,二嫂便宛若《踏雪寻梅》里的宝琴穿上红披风,在白雪皑皑里攀枝折梅,娇唇边还吐露芬氲的美丽。

    润叶被深深折服。

    是啊,她的光辉璀璨,丝毫惹不起来同性的嫉妒。这,足证明她美的超凡脱俗。相距太远的光芒,人们只能膜拜而丝毫不会嫉妒。或许,也嫉妒不起来,因为嫉妒永远是水平差不多的恶劣产物。

    润叶带着无尽澎湃,骑着自行车,悄然而闪,无丝毫痕迹。三三两两赶集的人们,都在斜眼忘我欣赏街头美人,流连驻足看花儿呆。

    二喜拎着瓜子,柿饼子,黑枣,糖炒栗子还有几斤橘子。他薄而小的耳朵,被冻早已无了颜色,只剩一点点红色光秃秃的边儿来证明他的寒冷。

    “回去吧!”

    二喜嘴边哈出白色的烟雾。

    冻成冰的手指尖儿早就麻木,好想放在嘴边暖和处染点热气。刻意做秀穿戴精神,而搞的他如此冰冷尴尬好不自在。

    他后悔着为了配合,而不顾自己的老身子骨,玩老命作死,被冻的感觉都要与路边瑟瑟乞讨的相仿。所以四十好几的他,此刻只能与娇妻讨饶。

    梦遥听了点头。

    她怀里抱几个兜子,面颊永远粉面含春,二喜转过身不忘心疼她,将兜子拿过来挂在自行车把上。

    她只拎瓜子。

    另一只高贵的玉手,再高高举一支糖葫芦就好,瓜子热乎并轻松,糖葫芦可以边走边吃。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她手举糖葫芦,那紫红色的大个山楂,靠近白皙的面颊一侧,又是一个颜色艳艳,黛眉弯弯,乌云墨墨的美人画。

    这时,因出来太久了,鬓边已有乌发散落,随北风呼号微微拂动,试图淹没那枚桃花……他们此刻,完全置身于冰雕玉琢的银色世界。

    她轻启花苞嘴,将凑近唇边的山楂果衔住,送进去来回裹动。黛眉被酸得紧蹙,高而耸的玉鼻也微微皱起。缓缓吞下后,贝齿又轻咬住红红的果实,尔后红润的花苞收缩,又见她的眼睛微眯,漆黑的睫毛,盖在白而粉的下眼睑上。

    如此,一枚红色果子,便不见了。

    偶有路人骑车过来,距离几十米远还不停回头张望,期待再一次能够记住她惊鸿美艳的容颜。

    错过去,他们依然心有不甘。

    纷纷隔着二喜那一团碍眼黑色的身影,哪怕远远,只为看到荔枝红的衣摆,如火似花秾艳灼目开出的热烈盛景。随着寒风吹,衣摆抖动,一下下撩拨着心湖,激起阵阵涟漪。还有只在明星画报上,才能偶见的红色高跟鞋,也是梦里的唯美,那是乡下女人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珍奇。

    瞧那女人被宠的!看那女人骄傲的!

    路上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因为久久回头不看路,连车再人竟纷纷跌入了沟渠。

    跌进沟渠后。

    他们第一件事,并不是爬出来,而是揉了揉眼睛,继续趴在沟边,傻呆呆看远处的那抹红云移动,直到彻底逝去了影踪。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