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5章 秾艳桃花初蒙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良久。

    他俩才狼狈推车,用力与沟渠的坡度挑战。滚动好一阵,才踩着枯草丛生,顺利爬出。

    马路上,相互拍打着身上的积雪和泥土,没有半点埋怨。但他俩还不忘向早已远逝的红云处盯望,哪怕只是茫茫一片,仍期待着侥幸,巴盼着美人回眸,或是从天冉冉而降。

    一小时后。

    梦遥手里的糖葫芦签子,早就无了影踪,纤纤玉手紧紧钩住一大包葵花子。

    二喜的一只脚支住了地面。

    “脚麻了吗?慢点落地。”他对梦遥,永远是婆婆妈妈。

    拎着所有的零食,他们进了屋子。老妪依然跪在东屋门后祷告,一进外间屋,就闻到了草木香的气味,隔着门帘,又听见祷告的声音。

    “保佑我人丁兴旺,添人进口,一百个孙子院里头乱跑。”

    二喜一听,立马就能辨别母亲碎碎念的是什么,他老脸一红。又偷看一眼梦遥,想把羞涩惊喜的可能,告诉给母亲,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嘿嘿。

    进了屋。

    环视着墙壁上,所有的男婴图画,他的心总算落了地。这幸福,简直不要太突然。

    撂下所有,二喜出去,他清扫院落里的积雪,从屋门口扫到院子门口,再扫到茅房,还有埋着过冬菜的角落,欢欢喜喜。

    最后还不忘将雪,厚厚堆积在门口桃树的根部。代表特别含义的小桃树,早已被二喜扎上稻草,紧紧裹了一大层。待来年春天,它会更加茁壮,丝毫不担心抽条。

    梦遥脱下荔枝红,不见二喜,于是来到外屋。

    二喜见她出来,“别出来,冷,在风门子里面站着就好,我给咱们的小桃树盖被子呢。这就好,哈。”

    但为了逗弄梦遥开心,他拿起铁锨三铲两铲,再拍打几下,桃树旁竟然站着二个简单的大雪人,围着桃树手拉手。

    梦遥看直了眼睛。

    他没有停手,不愧是木工瓦匠出身,三掏两掏,一个雪人弯着的身子,便成了一个拱桥。

    二喜弯腰俯身,脸部贴过去,对着窟窿喊:“喂!还看得见我吗?”

    果然,被雪人挡住了大半个身子。可那拱桥窟窿处,却露出他的脸,梦遥捂嘴笑弯了腰!

    “哎呀,吓死人了!快进来吧,哈哈,冷。”梦遥看着他冻红的面颊,冻紫的鼻头,便心疼地招呼。

    二喜拍打着裤腿,跺着脚,便走了过来,还不忘回身说,“那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哈。”

    梦遥面颊绯红,才18岁的她,对一些什么还没有品味深刻过,为了缓解内心说不出的几丝什么,她赶紧为他打开风门子。

    到了屋里,还没怎么,梦遥就喊,“喜子哥,我饿!”

    二喜闻言,半哭不笑的脸上,又泛起喜色,莫不是真怀孕了吧!

    “快快,姑奶奶,哦不,小祖奶奶。快躺炕上,啥都别做,我来我来都我来。我和老妈,就是你一辈子的奴仆,你可以任意驱使,千万可别动了胎气。”

    “哎呀,你在说什么?”梦遥听了,很不好意思。

    “啊,这肚里面,可是我刘家的苗苗啊,应是个男娃,小三喜小四喜,哈哈,我也要有儿啦……”

    呼喊着的二喜,一溜烟儿从屋跑出来,招呼老母一起忙乎饭食。

    中午吃馅糊饼。

    梦遥一见是白菜馅,觉得不错,便吃很多,但饭后一阵反胃,都吐了。

    二喜心疼搂着梦遥,一直给抹平后背和胸口,生怕再把刚吃好的字母小饼干,还有两根江米条再给吐出来。

    一连三天,梦遥都没怎么吃东西。

    当二喜想送她去医院时,忽然不怎么呕吐了。

    老妪挪动半大脚,又去邻家淘换点儿晒干的马齿苋。用马齿苋与大白菜掺和一起,包了一顿菜饽饽,一顿吃2个,老妪和二喜轮流伺候着,梦遥的呕吐感才算止住。

    等一切好起来,肚子已经完全隆起,在这期间,婆婆和二喜都更加对她无比谦恭,百依百顺。

    他们不让梦遥出门,想吃什么说话,隔一天,肯定集市上买来放餐桌上。

    春节很快就到了。

    “我想回娘家,”挺着大肚的梦遥,撅着小花瓣嘴嘟囔。

    “哎呦我的小宝贝,这个春节不行,你身子不方便呢,”二喜无奈拒绝着。

    “那咋办?”梦遥泪眼婆娑。

    二喜看了也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拉过梦遥的手,搂着以示安慰。

    但梦遥依然嘟着小嘴。

    二喜见状,勉强说,“要不给父母邮寄几个钱,人不到钱到,就当算是女儿女婿,为他二老买点年货,行不?”

    “嗯嗯。”梦遥闻言,这才点头,止住泪眼婆娑。

    春天,梦遥只能在院子里活动,不能出门,而二喜和老妪却整天忙地里农活,忙完后,老妪还要提前回家做饭。

    院里的老母鸡,斜转着眼珠、瞧着这无比尊贵的梦遥,颇为不服。

    “凭啥她在家的地位,比我们还要重要?咯咯咯。”

    “是的呀,看那大大的肚子,莫非病了吗?”

    “不对不对,她莫不是如我们一样要生蛋吧?”

    “我看不会,如果生蛋应该早就生了,肯定不是蛋。要么就是病了,肚里长不好的东西。不然都这么久了,这么大的蛋,怎么还不生出来?”

    “嗯嗯,你们可别忘了,她从去年就开始在院落里溜达,可是还没有生,所以肯定不是蛋。”

    “况且,也只有我们尊贵的母鸡,才会生蛋,人肯定不会,就像他们没长翅膀,还不如我们,我们急了,都会飞呢。”

    “看她在家女皇一样的地位多么尊贵,哎,我们都嫉妒了,咯咯咯。”

    老母鸡们堆在墙角洗澡,扑楞着翅膀议论不止。

    梦遥的肚子一眨眼大如气球,简直就如同怀了至少两个宝宝。阳历6月中旬,夏天来到,这一年出奇天热,还有闰7月。

    忽然一天的夜里。

    梦遥喊肚子痛,而且流出来很多米汁一样温热的水,丝毫不自控。但惊恐万分的她能感觉得到,那肯定不是尿液。

    二喜见状既惊喜又恐慌,连滚带爬喊起来老母,老母惊慌失措,以为这么快就妥妥生出来三喜和四喜。

    她白天玩老命,干一天的地里农活,累得浑身酸痛无比,所以要不是儿子来喊,还真醒不了。

    二喜拼命跑到村医生家。

    医生是个四十岁的妇女,一听要生,而且是头一胎,便赶紧拎起箱子,跟着二喜跑来。但距离家老远,就听到老妪哭喊声,“啊呀,我可怎么活呀!”

    二喜内心猛地一沉。

    咋?莫非出事了?脑袋嗡的一下,他可不希望母子出问题呢。

    二喜和村医生更加快脚步。

    哭声居然是从东屋发过来的,可梦遥是住在西屋的,便没有理会哭声。医生和二喜赶紧掀开西屋的门帘,扒头一看。

    墙壁上所有男婴的笑脸依然未变。

    梦遥正半睁眼睛躺在西屋炕头,又缓缓闭眼面色平静,她居然不吵不闹。

    闪电般就生出来了孩子?那老母还哭啥,一切还不都是正常?哼,存心瞎诈唬搞事情。

    女医生上前只做割脐带处理,也就回去了。

    二喜定睛一看,那双腿旮旯处,他却也傻了眼。就连女医生离开,失态的他都没去送一送,竟然无动于衷痴呆在了那里。

    因为,他刚看清了,那千盼万盼烧香拜佛求的三喜四喜,居然是一个而不是两个,并且还他妈的是个女婴。

    哎呦我的老脸哟。

    我的那双胞胎儿子呢?哪去了?哪去了?莫非丢了?被狸猫换太子了?这,这,这根本就不是全家、自打那一天烧香拜佛祈求的结果。

    又一次环视满墙壁,那一张张笑意盈盈的大眼睛男婴,哪一个无论什么姿势,都是男的啊,那怎么,怎么就不灵验?

    她怎么,就偏偏生出来个女婴?

    二喜可日夜都盼望能有个男孩,来续香火光宗耀祖立门户,而且在农村,也是个很好的劳动力。那样的日子,才可以风生水起,红红火火,在村里才能立门户,被人瞧得起。

    生个女孩?

    赔钱货还要嫁人,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自此就会在村里,彻底清户断了香火。

    他站在地上,窘迫间欲哭无泪,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也没有继续再多看一眼梦遥,更没心思看墙壁贴的男婴图。

    梦遥似乎累得睡了,身下都是很多鲜血染了一褥子,而且边上已经凝固,形成了黑红的血嘎巴。

    许久,二喜才回过神来。迈着沉重被打脸的脚步,默默含泪收拾炕头的血渍。

    老妪还在声嘶力竭。

    “为啥偏偏生个女娃仔,我究竟是哪辈缺了阴德,老天爷如此惩罚我,为啥偏偏和我过不去。我想什么,怎么就不来什么?想钱不来,生男娃为啥也不来,我不活了啊,我……”

    接着便是“咚咚”撞击山墙声,尔后又是一阵哭一阵笑,再下去又是头部撞击墙柜,那声音是发闷的。

    “呜哇呜哇……”

    二喜擦拭着皱巴巴哭嚎的女婴,简直她就是个讨吃鬼。他极不情愿用卫生纸,大力擦抹她身上的血迹,腰部,还有块青色的不规则胎记,看着就恶心。

    女婴刚从湿湿暖暖的肚子里出来,一下暴露在空气中,初来乍到,小小的生命体是那样拼命反抗和极不情愿。

    空气里又干又冷,小小的躯体一下脱离开了肚皮式紧绷包裹,四肢四处炸开,无法收拢,真是太不舒服了。

    见好久无人理睬,她依然拼命不知足且幽怨,哇哇哭闹宣泄着不满。挥舞的小拳头,一会儿塞到嘴里,一会儿拳头又变成几个弯曲的小鸡爪子,不知轻重抓向自己皱吧的小脸。

    再一会儿,她又无助痛苦绝望地,睁开近乎于灰色的小眼睛,缓缓瞥向躺着不吭声的女人,和一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郁闷至极。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