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6章 造化弄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哭够了,猛然一张嘴,一口粘液便从口里呕吐出来,黏糊到二喜的手背上。

    “你这小崽子!”二喜不顾形象,粗鲁咒骂,刚要轮起巴掌,但看着还不如他小臂长的怪物,都不知这一巴掌该撂在哪,于是,也就忍气吞声,狠狠放下了巴掌。

    这时,梦遥的眼角,淌出晶莹的眼泪,那泪水顺眼角流淌,滑落向鬓边,顿时桃花黯然几许。有的,还顺势滚落,滴进耳朵。耳朵眼儿顿觉很痒,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动。

    暂且用眼看用耳朵听就够了。

    因为生出女娃,所以彻底变天了。她早就听到婆婆的咒骂,还用那干枯的老手,狠狠抽打了她的面颊,那一侧面颊到现在还是火辣辣的疼。

    而且她也能感觉,孩子丝毫不讨全家的欢喜,自己也被牵连。她静静躺在那里,没有太多的思想,任凭血液一股一股流淌,直到更多的血迹都嘎巴成了黑色。

    二喜在墙柜旁边的板凳上,傻坐。望着满墙的男婴图,态度淡漠。既没有离开也没有欢喜,而且也不想去那屋哄一哄老妪。

    鸡叫三遍。

    终于熬到了早晨。

    以早,是因为对梦遥思而不得所以夜不能寐,而如今,是因为生了女婴打了脸而辗转反侧……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如神火接龙一般传递着小小的火种,满屋的烟雾缭绕,被迫挤出门帘,往外屋拼命晕染逃逸。

    二喜黑乎乎的糙手,揉了揉那一双满是皱纹的大小眼,倦怠异常,但也丝毫无困意。

    鸡又叫几遍。

    二喜依然没有理会梦遥,也再没有看一眼孩子。更没有听到外间屋有响动,最后站起身去东屋,见母亲佝偻着身子窝在炕头,哭过的眼睛已经肿起。

    她倒在被子里,还没有起来。

    见二喜过来,老妪只是叹一口气,并没有说出什么。今天,她没心思做早饭,就算是烧香祷告,内心垂头丧气,恨着梦遥吃她喝她,什么活计都不让做,到头来还坑骗愚弄她。凭啥?花大价钱买这么个赔钱货,生不出个男娃来,还作威作福把她当活神仙一样供着?真是罪该万死千刀万剐。

    二喜知道她醒了。

    “妈,我去熬粥。”

    “熬个屁,吃什么吃,全饿死算了。这世道,我算是看透,死了算求,丢人现眼的挖坑货,都活什么劲儿?”

    老妪想起,她这十月怀胎,自己拼了老命忙上忙下,可谓尽心尽力,用足了360伏的高压释放着能量伺候。

    可到头来还被欺骗。

    她的一双肿眼,立刻就又流下眼泪,充满着生无可恋。眼看大襟袄上已沾满鼻涕眼泪,可她依然止不住怨怼,冤屈的流泪最后都哭干了,便头不梳脸不洗,整整上午半天,呆呆枯坐在炕头。

    梦遥也自知理亏,不敢睁眼,更不敢说渴了饿了。

    任凭下体的血液汩汩奔涌,也不敢动,最后,都能感觉到有血液从腰部渗向了后背,但她只能静静硬挺着不吭声。

    生怕迁怒哪个火山口。

    二喜坐在板凳上,抓住一脑袋花白的卷头发,最后狠狠和母亲说,“这胎不行,那就再生一个,第二胎不行就回来再说,怎么样?”

    老妪浑浊的眼睛,被肿厚的眼皮覆盖,完全看不出丝毫表情,最后,她终于想通。可,想不通又能怎样?

    “好,那就许可头大是女孩,再也不要生女孩子,下一个一定要生男孩。”

    可转念一想,又有新的忧虑。

    “哎,现在越来越严格,生许多孩子,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机会,这是个关键。”

    “那咱们就东躲西藏,反正第一胎是女孩,也不会让生第二胎,不去躲躲藏藏,那就是完全不可能。”

    母亲听了,又思索一会儿,她忽然起身盘腿坐起来。

    其实,这一夜。她根本就没脱衣服,一直还穿那身老棉袄老棉裤的外皮。如果冬季到了,就往棉裤棉袄上一套,而且冬季,还必须用拇指宽的黑布带子,认认真真缠上裤腿,保证腿部不漏风。

    眼看就是中午。

    她什么都没有说,下了炕,抱柴烧火开始默默做饭。

    二喜从外屋问老妪。

    “还办不办三天?”

    老妪闻言皱眉,腾出一只手摆着,示意赶快停止这个话题,一副腻歪的模样。

    “那就过个满月?”二喜还不死心。

    老妪听了,又不耐烦腾出一只手摆动着,暗示迅速制止这个话题。

    “那就什么都不过?”

    四十好几,第一次当爹的二喜,什么仪式都不给,内心多少有些许失落。

    老妪没抬头。

    她一屁股坐在木凳上,开始烧火,不再扭头理会他,偶尔还用手抹平了几下胸口,很堵很闷。又擦擦腮边的眼泪,一夜的泪痕干巴在皮肤上,感觉痒。可面部立刻闪现一抹草灰的黑印,幸亏原本的皮肤早已黄黑不堪,那一指长的黑色,居然也不怎么惹眼。

    灶膛里的火已经燃尽。

    老妪忽然拿起烧火棍子,猛然敲打风箱,以泻怒火和那么久的被愚弄而自己却蒙在鼓里,傻傻为愚弄者倾盘付出。白白使唤我?她有啥资格?不值不配,再让她妈把她吸回肚里去,重新再回炉吧,哼!

    二喜站在外屋,一阵子烟熏火燎起来,于是他又挑门帘进西屋。

    西屋。

    无意里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笑哈哈的男娃图画,内心一阵酸涩,顿感滑稽讽刺。

    炕上的女婴大概是饿了,又开始“滋滋啦啦”啼哭不止,看着她没牙的嘴巴,还有那圆片的舌头,感觉怪怪的。舌头不是尖的吗?这货怎么连舌尖都没有呢?而且两瓣中间有个缝,像趴着的阿拉伯数字3。

    带着疑虑,二喜厌恶的一转身,又挑门帘出去了,再也不想看这个生个女怪物的下贱老女人。

    梦遥已缓缓睁开眼。

    哎,变天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的内心灰暗失落,难过着。本想第一胎来个开门红,继续在家里稳稳被宠,可没想顶出个女婴来,致使她遭到连累,极度被嫌弃。

    都是这女婴,把自己的一切都毁了。

    她挣扎着坐起身形,真想将时光倒流,回到没有怀孕的从前,或者是刚怀孕时,二喜每天围着自己的嘘寒问暖。

    他总问,今吃什么?明吃什么?粥冷了快喝,天冷了一定穿多。

    自己平日里,性格大大咧咧。他经常亲自拿过来衣衫,开心而又庄严为她披上,哪怕是将一粒一粒纽扣亲自给扣上,也从不嫌烦。

    一边扣,一边左端祥右看,大宝贝小美女,喊个不停。

    这一整个冬闲。

    他都是在集市里频繁穿梭,哪怕有几大麻袋需要择选的棉桃,宁愿多放几日,他也要奔出去,还不是专为自己买那一小口吃食。

    试问,河西务炸糕,香河肉饼,杨村糕干,马房豆腐丝,河北屯臭豆腐,票粮务驴肉……

    为了取悦自己,哪样他没有买过?

    可如今这一切,全都完了,就因这个女婴。她想起来,好想爬过去,如果缓缓爬过去,定能一下掐死这个皱皱巴巴的女怪物,这个扫把星害人精。掐死了她,过去的所有爱怜就会失而复得。

    她欲起身翻转。

    可就在这时,二喜进来了。

    她瞬间停止了行动,千万不能流露出自己的意图,既不能也不敢,否则又会多加无数条罪状。

    看着二喜奔向哭泣的女婴,梦遥扭脸向左侧的墙壁,看着炕头那图画的男婴,眼泪忍不住流淌。那是滑稽自嘲,委屈无助的,仄仄软弱,而又晶莹剔透的泪水。

    从张家口农村出来的时候,母亲说,生完孩子在没出月子时是不能哭泣的,否则将来会留眼疾。

    可自己刚19岁,怎能留眼疾?

    但又不由得不信,赶紧止住了泪水,任凭内心的阴霾堵塞。

    这时,二喜已抓过来哭泣的女婴,随意一丢,“给你,别让这货鬼哭狼嚎。”

    不容梦遥愿不愿意,孩子已经扔了过来。她修长的手臂,一下接住。孩子面颊蹭在胸口处,努起嘴巴到处用小鼻子小嘴拱着,似在寻觅什么。

    梦遥刚才哭泣时,只感胸部又胀又疼,开始女婴蹭她还躲闪,满满的都是初为人母的羞涩难为之情。后来也就红着脸任凭孩子拱来拱去,当孩子吸到第一口奶汁时,哭泣声戛然而止。

    二喜不停擦拭梦遥的身子底下,换上新的宽大绒裤,把身底下的褥子,也扔了出去,换上了一条更厚实些的,而且铺上了塑料布,免得再被血液污染。

    下炕打开墙柜。

    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包包粉色卫生纸,一条条展开,给喂完奶的梦遥,平铺在了身子底下。二喜一语不发,无意里抬头又看到墙壁上的男婴,更是面沉似水。

    他边做活计边想——这些个好物件,可都是提前为预想的2个男娃准备的,可偏偏?

    哎,造孽,堵心。

    一个女娃子赔钱货。也值?也配?一家老小就这么蒙在鼓里,被甜甜蜜蜜瞎使唤那么久?

    简直是愚弄人。

    自己年龄一大把,也没几天好日子了,还不赶紧趁身体硬朗抢出个男娃来,可这偏偏?真不长眼罩,没眼力见。哎,咋就这么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老天爷真能捣乱开玩笑。

    想到此,二喜撵揉着被刮生疼的心脏,长长出了一口气,顿觉脚底板轻飘,有些站立不稳。似乎很疲惫,感觉身体的活性被瞬间掏空了去。

    梦遥什么都没说。

    她平静躺在炕上,看着侧处裹着小花被的女婴发呆。看腻了婴儿,便盯着那错综复杂的炕席花出神不语。一个祸根,一个迁怒全家的人,能有什么资格言语?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