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7章 遗落的纯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女婴吃饱喝足已睡下,而且睡着时还忽然歪嘴巧笑一个。

    像是一个弱者在时刻提醒大人她的乖巧神秘可爱,和未来前途十拿九稳的不可一世,似乎更加暗示自己未来,或许会有一代女帝武则天的能耐和造化。她努力诱惑着善于幻想的大人们留下并垂怜养活自己,愿意为暂时柔弱的她去赌一把。

    似乎更提醒人们不要盘算弱者轻易打什么歪主意。

    平时爱说爱笑的梦遥,脑子里忽然又是大片的空灵,目光开始呆滞。

    毕竟才19岁就初为人妻人母的她,终究还是参不透人生。其实,或许迎接她的人生,才刚开始,序幕只是拉开了一点而已,未来的,才是她更加无法挑战的艰难。

    嗅着空气中烟火的味道……她闭眼平静睡了去,随孩子的哭泣声,又被猛然惊醒。

    枕头边上,有一碗面糊粥,粥里放了一嘎达红糖,红糖的旁边,还放一小口擀碎的芝麻。她两手撑炕,缓缓拉扯出无力修长的身躯,折叠坐起,一口一口吃着月子人才能够吃到的特殊饭食。

    但不知为啥,她却很想吃口咸菜。

    “我想吃咸菜。”

    “坐月子不能吃带咸味。这个都不知道,你个臭无知。”二喜极不耐烦夹枪带棒。

    “为啥?”梦遥弱弱问。

    “我看你就是皮痒痒,成天介揍憋的!你个外地臭老娘们,懂个屁?你怎知我们大天津本地的风俗?”

    梦遥根本已辨不清,这就是丈夫所说的话,她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这前后的对白,一夜之间怎么就丝毫对不上号?

    同一个人,时间不同,窝囊腼腆温柔的他,竟然能说出来惊人的话,而且演技堪比专业。

    这,简直。

    原来恶人,不止是婆婆。

    好容易熬到晚上,炕檐子处又放了一碗粥,依然是一嘎达红糖和一小口碎芝麻,梦遥舔了舔发甜的喉咙。

    她不想吃。

    但看到睡着的女婴努着嘴巴挣命的样子,便又端起了碗。猛然想起母亲时常说坐月子的人,必须要吃煮鸡蛋补元气。

    虽然自知理亏。

    但又不得不胆怯而又大着胆子说,“我想吃鸡蛋。”

    “没有!”二喜干净利索。

    “娘不是养了好几只鸡吗?”

    “瞧你那一副穷德行,有资格吃吗?请问你长那个金嘴来了吗?连个眼子都不是镶金边的,何况那个穷相的臭嘴岔子……”

    二喜话音未落。

    忽然老妪一挑门帘,冲了进来,手里还举着一把燃起的草木香正在蒸腾着烟气。

    “你个扫把星,还有脸说吃煮鸡蛋?你配吗?你凭啥吃?过去就是因给你吃太好了,所以肚子才那么不争气,眼子也是白长,肚子也更是妨人。”

    二喜见老母收拾她,便悻悻出了屋,来到院子处,望着墙角那几只老母鸡发呆,任凭屋内争吵。对此他不但无动于衷,反而长长出了一口恶气,内心痛快无比。

    “我母亲说必须吃。”梦遥小声顶嘴。

    “你母亲你母亲,我说你还有完没完?真是揍憋的,今个在我这的一亩三分地上,你还提老家?真是臭不要脸。

    你要真有能耐本事,就去吃娘家喝娘家,滚回娘家去。你别以为我不知你缺德娘家,那点歪心眼子臭猫腻儿。嫁给我儿子,就是拿你换钱,你那恶毒偏心眼的妈,拿卖闺女的钱,转手就给你弟弟娶个媳妇。

    就你娘家那两下,你当谁还不知道?

    哎哟我呸。

    还敢在我这窝里横,哪一天就算给你扔回老家去,你妈也不要你,弟媳妇也会把你揍出门。所以你要认清点形势,有点自知之明,你现在已是生过孩子嫁过人,地地道道二手便宜垃圾货。

    切,整个大天津,你拿着2斤棉花到处纺一纺,究竟还有哪个好人家,会要你这个扫把星、臭骚烂货?”

    梦遥听了这些滔滔恶语。

    看着她暗黑而又干瘪的唇部,虽然没见有几颗牙齿,但就单凭借那牙槽,就可以口齿清晰不漏风的滚出恶言恶语。

    而且旁边的草木香,冒着缕缕的烟雾,看她的样子,如鬼神附体的妖邪一般,在滔滔不绝诅咒着自己。

    她忽然身子一顿。

    剩下的半碗面粥,扭身撂在了炕檐子上。忽然捂住面颊,痛苦干涩地哀嚎着,那声音绝望而又无助。千言万语百转柔肠,她只有一个念想:好想回娘家。

    “我让你哭!”

    老妪不解气,气急败坏拿起草木香,揪开刚喂了奶还半敞开胸口的衣服,举起冒着火星的一把草木香,照着她的胸口,就是一顿猛戳。

    随即,便是一声声惨叫。

    “我让你作威作福、你个扫把星!”老妪一边猛力戳,一边咒骂。

    有戳断的香火没有灭掉,而是顺衣服缝隙处,狠狠滚落到腋窝被卡主,一阵阵焦糊的味道,瞬间四溢。

    又是一声声绝望的哀嚎。

    “我要给你刻上字,让你永远记得你是个贱货。让你永远有自知之明。”

    于是。

    老妪又继续戳着点着。

    那字样歪歪扭扭,大概是:见人(贱人),扫巴行(扫把星)。

    再复杂的,她也不会写。

    此刻,女婴也不知怎么,不再沉睡,竟然“啊呜啊呜”哭泣。颤抖着小下巴不自控,惨白着那张小烧饼皱吧脸,无比挣命,看着完全一副上不来气,活不下去的骇人添乱缺德模样。

    老妪见扫把星已乱成一团,孩子也拼命啼哭,这才扭头出去。

    二喜也起身。

    回到母亲的屋子,继续“吧嗒吧嗒”抽起旱烟。

    墙角的几只鸡,又在洗澡。

    一只老母鸡问,“今不太平呢?”

    “咯咯咯,你看篱笆上晒着的花花绿绿,那是什么?”

    “咯咯咯,不清楚。”

    “听着这两天,屋里可不消停,总有哭声。”

    “莫非是那个女皇生蛋了?”

    “多了一个人的哭声,细声细气的。”

    “莫非真的生蛋了?我们的蛋是皮子包裹,而人就是直接生个小人吗?”

    “可为啥生小人了,他们还不高兴?男主人和老妪来到院里,都哭泣忧愁的样子。可咱们生蛋,明明他们都很开心。”

    “或许是生小人和我们生蛋一样,我们都咯咯咯叫唤,而人呢,就是哇哇哭泣吧。莫非哭泣,代表开心?”

    “有道理,但却不像。”

    黑夜,二喜来到西屋。

    怕孩子大人吵闹影响睡眠,于是干脆把被窝卷直接搬进东屋,在母亲这屋里,基本可以不被打扰,睡个消停觉。

    一整夜,梦遥没有关灯。

    讨人嫌的女婴,每隔一个多小时,就“啊呜啊呜”哭泣,拼命踢腾皱褶的小腿。

    梦遥只能不关灯,短暂睡。

    时不时被孩子惊扰,有时都没睁开眼她就撩开衣服,直接将奶送过去。而且不经意中,睡着的孩子也叼着奶睡了。

    一个机灵。

    孩子醒后,又开始吃嚼起来。

    她似乎永远不看时间钟点,想啥时醒来就啥时醒来,很自由任性折磨人。

    不过自喂奶以来,梦遥的胸部不疼痛难忍,浑身也不难受了。似乎她与这个孩子,一个索取一个供给,缺一不可,貌似只有彼此需求平稳了,才能达到一个圆满。

    但是1个多小时,孩子就醒,拱一次吃一次,她也要随着醒一次,偶尔碰触到烫伤处的表皮,便瞬间传导过来撕裂式火辣钻心疼痛。

    她醒来,也是脑袋昏昏沉沉的,还要清醒着匍匐起身子,贴近不会动弹的啼哭婴儿。

    她醒着,梦着,睡着,呆傻着,如行尸走肉,她不知把过去快乐纯真温馨的自己,一夜之间,究竟丢弃在了哪里。

    什么星空,什么白雪,一切都是那么不切实际的虚空……什么都挡不住现在的自己,浑身隐隐地疼。

    这该是一个多么难熬的夜啊。

    胸部即使不胀痛,被灼伤的那几片表皮,和腋下火辣辣的持久痛,不知还要多久。痛点星罗棋布,顺着疼痛的痕迹,能够看到依稀的歪扭脏话字迹。

    看到这字,梦遥眼角淌出泪水。

    忽然一对乳燕,在窗前一掠而过,扑闪着稚嫩的翅膀,点缀着揪心的早晨。

    外屋又有了动静,十几分钟后,又闻到一股子烧柴禾味。刚睡几分钟的她,又猛然醒来。睁开惺忪困倦於青眼窝的双眸,又一遍提示,自己不是在母亲家,再也不是纯粹的女儿身份。一夜之间,一不小心,自己多了那么多的角色。貌似无形中,又给自己套上了莫须有的枷锁与罪责。

    想想目前婆婆对她的置之不理,不闻不问和虐待,二喜对她的冷言冷语,甚至还不和她一屋子睡,而且孩子到现在,还没有起名字。

    想想自己,从认识二喜开始到现在,一家人态度的变化,自己像是被瞬间打入了地狱冷宫般难受。

    此刻的她,忽感到活着,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甚至是一场灾难。

    她想怨怼。

    但又不知从哪开始怨怼起,更不知该怨怼谁,捋不出丝毫的头绪。想到娘家,想到二个弟弟,尤其是大弟弟的为难,想到被村干部压榨的母亲为难,想到躺在炕上命运多舛的父亲,她又流下了眼泪。

    这时,头痛欲裂感十足,她举起玉手锤了锤头顶,丝毫没有效果,又砸了砸太阳穴处,才得到了一丝的缓解。

    可紧跟一串啼哭。

    立刻惊飞得来不易的片刻舒缓,她又带着浓重的黑眼圈,起身,推枕,俯身,给持续啼哭的孩子喂奶。那星罗棋布的烫伤,又剧烈疼痛。

    分居足足有一个月。

    女婴已有十多斤重,脸部再也不是那暗红色的皱褶。整个身体开始变得肤如凝脂,小胳膊小腿,如洁白的莲藕一般好看。

    喝粥时。

    梦遥忽然低声问,“孩子叫啥名?”

    “哎。”

    二喜不但没有说名字,反而叹了一口气。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