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19章 隐匿槐花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二喜正在家里帮着老妪喂鸡,而且洗菜的水,正泼向那株已有小孩胳膊粗的桃树,见梦遥呕吐着推车进了院落,最后头晕扶着篱笆缓解了好一会儿。

    是不是又有了?

    他心里嘀咕,如果有的话那就不能出门了,怕被捉拿。于是,二喜不让梦遥出门,在家里做点家务。

    地里的活,老妪又接着登场。

    梦遥在家里忙着喂鸡,做饭,收拾屋子规整厨房,还要带孩子。

    空旷的院落,梦遥时常对着那株桃树发呆,记得早春,它开过一两朵花,但被风很快吹落了。都说桃三杏四梨五年,莫非我都结婚满3年了吗?

    哎!好漫长!

    发呆时,脑海里又闪现初领结婚证时,二喜地上打滚的欢喜。还有怀孕的那个冬天,他为自己堆雪人的逗趣……哎,往日依稀如昨,可却已是时过境迁,云泥有别。那一对手拉手的雪人,如今又去了哪里?

    角落里的那群母鸡,吃完了梦遥喂的食,便来到墙角洗澡。

    “咯咯咯,莫非她要做主人吗?”

    “怎么不是老妪来喂食我们?”

    “她因为生一个蛋,地位就提高了吗?”

    “她怎么又要生蛋?”

    “别瞎说,是生小人,你没见总背着一个小人吗?”

    “咯咯咯……”

    10月份,梦遥的肚子已经嘭隆而出,那样子已显山露水,这该怎么办?终究纸里包不住火。

    忽然有一天,二喜在地里刚回来,见一55拖拉机里,趴着十几个育龄妇女。女人的腮边挂着泪痕,有的呆呆傻傻,有的正声嘶力竭嚎啕,还有的反抗欲挣脱逃跑。但只要捉到不老实且逃跑未遂的,就会被加倍惩罚。

    二喜见有干部正在往车里拉拖着倒地装晕的妇女,衣服早已被撕扯破了,任凭好几人来回拖拽,最后,终于扔进了拖拉机。村干部大手一挥,又向后街去,凡是年龄不足55岁的妇女,都要认真严肃逐一排查。

    二喜见到这些,赶紧扭身往家里跑去。

    到了家,慌慌张张进来,拉起大肚子的梦遥拿起外套,猛推自行车,驮着她风风火火奔出了莲花池村。

    他忽然想到,去隔壁槐花村躲一躲应该可以。那里有三舅,三舅妈平时也沉稳,定可以养几个月肚子,直至生出来。

    他急速向槐花村而去。

    梦遥躲在二喜的身后,捂着肚子生怕被颠簸而动了胎气,这一胎应该是男孩了吧。

    哎!她无奈叹一口气。

    一个半小时后,就到了村口,因为小胡同里不太好走,村口还堵着几块巨大的不规则石头。

    这个村子家家后房处,都屹立几株高大的槐树,每到四月,便有洁白的槐花振翅欲飞,成串成串垂挂在枝头,全村便会晕染着香气,沁人心脾,顺春风香飘数里,与运河两岸的泥土里的桃花香交织,空中弥散足足半年的花香,久久不散。传说莲花池和槐花村,都是清朝时宫里人搬迁过来的遗址,宫里人通晓生活情调,所以村村都为后人留下了诸多美景……

    而且这里无论是石头还是槐树,也都为防止雨季里宅基地被雨水冲刷,可以阻止泥土流失。

    面对巨石。

    他和梦遥推着车选择步行,幸亏过十几户就是三舅家。

    目前是冬闲,几乎家里都有人。

    三舅家是白色的杨铁门,而且有砖垒的围墙和大气的门楼子,二喜上前去砸门,现在已是下午,过一会儿,只听院落里一阵假意咳嗽声。

    应该是三舅出来了。

    铁门“吱扭”一声,小门开了。

    “三舅。”二喜赶紧喊。

    “哦?”

    三舅打量着他俩,虽然满脸询问,但还是让开身子示意快进来说话。

    “三舅。”梦遥尾随后面,也低声喊。

    “好!”

    三舅已经五十几岁了,老兵出身,在部队时,是个坦克兵连长。他身子骨极好,同字体的身材,标准帅气。都这个岁数了,依然还脊背挺直,经常穿一身藏蓝色中山装,在村里极其被尊敬。

    尤其家里四个娃子,三个都是大学生,大女儿已当中学英语老师,二女儿已在城市里参加工作,儿子大学在读。只有小女儿润叶,目前正在附近师范读中专,将来也当老师。也正是因为这些,村里人都高看三舅和三舅妈。

    来到西屋,二喜进来落了坐。

    梦遥也紧跟进来,怀孕的人就怕热,她进屋后就赶紧脱掉已经掉色的呢子大衣,很明显好几个月的肚子。

    不用说,坐在炕上正在做鞋的三舅妈,一眼就已经明白了大概。

    二喜端着茉莉花茶水。

    未开口,先挤眼睛,那抬眉扭鼻的神态,还真是让人不忍心多看,不然会浑身酸得慌,或者很想臭揍他一顿。

    “三舅三舅妈,今天让我碰上村干部正在往拖拉机里,抓抬大肚子妇女。她这如今是二胎,紧要关头我怕被抓去医院,所以没来得及和您提前招呼,不行先在您这躲一个月吧。”

    二喜满脸赔着不是。

    三舅妈看他四十好几都奔五的人了,好容易娶上个媳妇,心急要个二胎,觉得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已经有3年,没有见到过梦遥。

    一看就是不容易的日子。

    岁月,让她不那么俊俏了,过去看着像仙女,如今对比着,有些不人不鬼。而且看那躲闪恍惚不自信的眼神,知道或许因为第一胎生了女孩,没少受气受罪挨折腾吧。娘家也不在这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顿然心生怜悯之意。

    于是模样精致,个头不高,又显非常年轻的三舅妈,点头痛快答应了。

    二喜感激,更加满脸半哭不笑。

    最后他起身,吓唬着梦遥,“在这里也长点眼力见,别那么又馋又懒,白吃白喝的不知感恩,家务活也为三舅妈多归整点。”

    梦遥也站起身,默然,低眉垂眼的,半句话也不敢多说,只是低着头,将两只长满茧子的双手,手指缠绕一起揉搓。

    三舅和三舅妈也起身穿鞋,送二喜出了院落。

    二喜骑车回到莲花池。

    又是一年的冬闲,老妪忙完一日三餐活计后,依然躲在门后祈祷,“观音菩萨,保佑多子多孙。”

    一边作揖一边重复絮叨。

    单单在炕头睡着,她长大了不少,后腰的那块青色胎记也不见了踪迹,白白细嫩的皮肤很像母亲,只是鬓边并没有桃花胎记。

    草木香的烟雾,依然缭绕,但愿今天烧香许愿就灵验。接下来,她又闭眼,双腿跪在破旧的垫子上,反复说着同一句话。

    二喜回到家里,和老妪一起忙乎晚餐。

    “每顿饭都给那扫把星吃半饱,而且从来没吃过肉和鸡蛋,顿顿吃噶头咸菜,这次应板上钉钉、该怀男孩了吧?”

    “差不多。”二喜抽着旱烟,点头认同。

    “哎,那就好,该求的神也求了,村头刘大妈说,她当年就是因为吃素才生了7个儿子。咱们这次也没惯着她,也应该错不了,还有三个月就该生了,到时候就知道了。唉,如果再生丫头片子,那可就糟心了。”

    老妪说完,皱起了眉头,闷闷不乐起来。

    “别说了,再生女孩,看我打不死她,”二喜恨恨的。

    “嗯,要再是个女的,咱们决不轻饶,你看。”老妪迈动解放脚,拿来一个小罐,猛然往墙柜上一墩。

    “这是什么?”

    “我连牙签都准备好了,生女婴就立即扎死她。”说完,就像眼前梦遥又浮现了一样。

    “哈,厉害!”二喜点赞母亲的绝招。

    不知咋,现在不光母亲,连二喜自己想起来她也极度不欢喜。结婚这几年,她既不好看,还缺心眼,还时常不说话委屈巴巴,总摆出多么无辜被欺受气的神态,饶着自己没本事挣钱,还动不动就要钱。

    而且胃口还很大,一门子心思只想拯救穷娘家,想想这些就胀气。

    “哎,算了,别提她了,先消停两天吧,如果往好处想,再生个男孩,哪怕一男一女一样一个,挨罚款,我都愿意。还听说村东头一家生了二胎,被干部扒房子,但人家生的男孩,扒房也值也认了啊。”

    娘俩吃着晚饭,忽然又没电了,于是继续点起煤油灯。

    单单一直没有醒,先由奶奶带着,晚上也是一个被窝里搂睡。她都会走路了,偶尔也模仿老妪跪拜在门后头烧香,也知一边努嘴,一边跪着点头欠着身子祈祷,偶尔还会帮助老妪提前燃起草木香。

    自从单单会喊奶奶,会走路开始,老妪貌似不那么讨厌她了,经常给她在头顶上扎一个鸡毛毽小辫,还偶尔做一件花棉服。夏天还做一件大肚兜,而且不怕麻烦地缝上一枚花朵做装饰。

    晚上,槐花村。

    润叶骑斜梁坤车进家门,一到六点,家里也必然给她留门。

    今天也不例外。

    打开角门,她把自行车推放进车棚,妥当了后,背着书包若有所思往屋里走。润叶扎着马尾辫,上身穿机车式防寒服,是黄与绿混拼成的颜色,在农村也绝对是好看的。那衣服,是在大城市里当干部的二姐买的。因姐姐,润叶虽在农村学校里读书,但穿着打扮也会稍稍有所不同,比别的女孩自然要时尚前卫很多。

    她进外屋,就听母亲在喊,“润叶,润叶,来呀进屋。”

    润叶就像没听见一样,先把书包放到东屋,才来西屋见母亲,而且也要吃饭。

    一掀门帘,看到餐桌旁坐着一个人,猛然愣住。

    “这是你二嫂,二喜家里的。”

    “哦哦,二嫂好!”

    润叶恍然,机械式喃喃应对。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