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0章 润叶的惊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润叶忽然回想起几年前父母去参加他们婚礼,回来时啧啧夸赞他媳妇的完美。还有雪天里,在集镇上曾目睹,亲自见证过她的惊骇美丽。

    可眼前,这?

    真的还是她吗?她的皮肤没了粉白,头发不再是高贵的盘头,比过去变化了不少,标版式生完孩子落魄不讲究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浮肿,或者是邋遢。总之,不再有女孩特有的气韵,那长长的脖颈不再骄傲,鬓边的花朵也不那么艳丽。

    红色高跟鞋呢?米白色贝雷帽呢?还有那荔枝红的大衣呢?

    不光没了这些,而且周身没有了半丝半毫的仙气,就像尘土里的土喀拉,怎么拾捡也都无法将之分辨。她已彻底与凡俗融为了一体,难看如田地里棕色的老头蚱蜢。

    这家庭,怎就成了人间炼狱?

    梦遥看着润叶,友好礼貌笑着。思路单纯的她根本不晓得润叶心中的澎湃,也更不晓得她曾经见过自己。

    润叶眼底,闪现出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怜悯与苦涩。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吃饭菜,然后一推碗筷,旋即就进了东屋,埋头学习去了。哥姐都大学生,毕业后都成为了国家干部,只有自己是中专学历。

    怎么办呢?

    只能是除了学习,别的都不去想,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争取到一年一度有限的名额——那就是考城里大学的机会。

    想想比自己大不了2岁3岁的梦遥,心底瞬间颤栗。

    她真心不希望自己长大,即使长大,也不要嫁人而且用反复生孩子来糟蹋自己。看来只有学习读书,去外面工作,成为有固定收入的人,或许才能改变农村女人特有的婚后厄运缠身。

    在那一刻。

    润叶便想当爱情的鸵鸟,想逃避,想一辈子都不要嫁人。梦遥似天仙,婚后几年都折磨成了如此,而自己远不及她的天生丽质,所以又能好到哪去?润叶澎湃着,内心无限发酵,外表看似沉默,其实已然埋下对未来婚姻抵触的种子。

    这一天,阳光普照。

    虽然周六,但润叶还要去学校弄一趟板报,只是不用出门那么早。她与一个有美术天赋的师姐,约好了上午十点半在学校见。

    早五点,润叶温习完一遍《心理学》、《教育学》的功课后,便要用早餐。

    不得不去西屋。

    一挑门帘,爸爸已出去忙乎活计,只有母亲和梦遥在闲聊。

    玻璃窗处的阳光很暖,直射到整个炕上,兰花的炕被显得温暖素雅。母亲平素最喜爱蓝色,她的棉袄也是蓝底白花的,穿好几年同一件棉袄,依然爱不释手。润叶也喜欢蓝色,所以对母亲的爱好,从来没有因青春期而借机发泄各种不满。

    润叶看到二嫂,赶紧点个头打个招呼,二嫂也满脸笑意盈盈,裸漏出光洁的脖颈,或许冬闲了,面部的皮肤还是缓解了很多。

    “我这也没什么擦脸油,就涂这个吧,”母亲将一枚翡翠罐,顺着茶桌往前一推。

    翡翠罐?

    润叶自小就印象深。

    母亲年轻时,从秦皇岛耀华玻璃厂,因国家运动而成为了一名下乡人员。国家的变革,将她的命运推向各处,辗转经历从城市到农村的来回奔波。

    可她一直带着这枚翡翠罐。

    秋冬到了,用它去供销社,打一毛钱凡士林油能用一冬天;天热后,一毛钱雪花膏,能擦一夏天。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从未变过,哪怕带润叶回外婆家小住几日,母亲也会带这个小罐。

    而现在,偶尔也要挤进一袋儿童霜或者硅酮霜,来作为早已买不到雪花膏的补充。她时常嫌弃塑料袋包装不舒服,也不庄重。所以这枚长方体小罐子,不光是护肤,还记录母亲对比农家女人,所经历过的颇为不寻常的青春岁月。

    见梦遥接过翡翠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缓缓打开锈迹方形的金属盖,一股淡淡凡士林的味道扑鼻而卷。

    展开食指,奔向白色膏体轻轻一点,便将一块凝实透亮染在面颊。

    此刻,窗外的阳光,更加肆无忌惮照到墙柜边上。冬日暖阳静谧且温馨,斜斜映照着桌子底下的几株金枣树。一米多高的树上结满了疙瘩球,有的红彤彤,有的黄油油,都被密实的椭圆形小绿叶衬托着,更加透露着鲜亮无比。

    旁边的金汉莲,圆叶片上浮现清晰的淡绿色筋脉,叶片如缩小了数倍的荷叶都纷纷昂起头,婀娜追逐暖阳。舒缓袅婷的叶子层层叠叠,穿插镂空出细长的叶柄,深绿色的叶柄间,偶然探出一枚桔红色骨朵,静等几日后骨朵便会悄然绽放。那形态,宛若正在放声歌唱的玲珑少女,婀娜且蓬勃着青春的气息。

    梦遥恰好坐在茶桌旁。

    她在专心涂抹凡士林,中指和无名指都沾染油渍,从额头向两侧一点点晕染开来,最后铺满整个面颊。皮肤原本就光洁透亮,这一涂抹上凡士林,在光线的照耀下,她暂时又恢复成了一只白天鹅,虽也远远不如过去半分璀璨。

    的确。

    如能见到她几年前的模样,那么,目前的她依然是掉进了土沟。婚姻的折磨,确实令她变得平凡而又普通,美丽大打折扣。

    她涂抹完了后,又擦了擦那葱白玉手,虽然手也不如过去完美,手掌的老茧勉强刚退去一半。

    此刻梦遥似乎若有所思。

    这个翡翠罐,看着它,便想起二喜在北京西单买的擦脸油,样子是蛤蚌壳。虽然里面的油脂用光,早已变成空壳,但她已珍藏起来,放在墙柜的一角,和那双红色高跟鞋保存在了一起。

    她的变化在哪?

    润叶边默默吃,边胡乱琢磨,或许也不能说是老,莫非是熟透?

    如果一枚青果子,自然是熟透了的好吃。但如果人,被强制催熟,那只有提早臃肿糖化,就意味着外皮不再紧致光滑年轻,那岂不是提早衰老了?不过,也或许不和过去比,她依然比普通女人美丽一大截,尤其鬓边桃花。

    但目前非要弄什么三齐头?

    这个头型就明摆着,她是在放弃并糟蹋自己,彻底挥别青春,将自己打入农村妇女甚至老太太的行列,简直是自取其辱。

    但润叶还保存小女生的一切,哪里懂得梦遥居家过日子的苦衷和遭遇?

    这几年,梦遥是如何面对丈夫和老妪的虐待与侮辱的?连穿个裙子扇个风,走路抬错了脚,都会惨遭毒打,带着浑身的伤痕与疼痛,依然还要去田地里干农活。

    后背还时常背着孩子。

    干活用大力气时,往日的伤口便会瞬间撕裂崩开,依然渗出血珠,挡不住的血与汗水交织,她便如伤口被撒了盐,更如蚂蚁蚕食般,发散着细密隐隐疼。

    润叶喝粥,继续若有所思。

    母亲又坐在炕上纳鞋底,一针一线很是耐心,短粗的手指、在父亲的大鞋底上,拼命游走征服着。最后要把鞋底,纳成一个针脚一个针脚,一趟一趟的整齐纹路。那样子,像极了向日葵的脸,尤其鞋底对应的脚掌部分,最为好看。

    梦遥踌躇间,似乎还想忙什么,生怕被嫌弃,但一切都被母亲制止,嘱咐她安心养胎即可。

    她闻言,心头一暖。

    于是,梦遥坐在茶柜旁的椅子上,沐浴着冬日暖阳,和母亲随意拉起了家常。

    暖阳散落在她的面颊。

    虽然毛衣破旧,衣衫可谓褴褛,但远看。古老的茶桌,椿树木纹的椅子,看似也是一团祥和安静。桌下的金旱莲,婀娜着身姿,肆意纠缠,不甘地努起橘色的小嘴,欲与美人一起争夺着冬日暖阳。

    随着言语,贝齿依然闪亮。

    此刻,她与周围的场景,或许仍称得上是一幅美人卷轴,也许过去,是现代版的踏雪寻梅。毕竟雪景里的她拉风又张扬,比明星在红毯上还要闪耀。而现在,只是改成了勤俭矜持古朴温婉、居家内敛的小家碧玉风。

    母亲时不时在额头发间磨针的空,抬头看一眼梦遥,尽量劝解宽慰着她偶然的倾诉。

    润叶吃完,端走餐碗,折叠好圆桌后稳稳立在墙角,她要准备去学校。进东屋穿好衣服想走,可一到院里,才知风大,脚下的棉裤吹进了冷风,后背也很凉。

    回身到了母亲的屋子。

    “怎么回来了?”

    看到戴好了帽子只露眼睛的润叶,母亲奇怪地问。

    “外面风太大,想找一件长衣服穿。”润叶说完,就奔向墙柜这一侧。

    没想到坐在炕檐子附近的梦遥,竟慌忙起身。

    “哦哦,没衣服穿吗?我有我有。”她热情有余、疾步奔过来,抢着打开墙柜盖子,顺手掏出来一件衣服。

    润叶看她掂在手里的,忍不住一惊,脑袋瞬间嗡嗡嗡。

    啊?

    这一件,沉甸甸托在手里的,不就是那一件荔枝红吗?

    润叶皱起眉头,心潮翻滚。

    就是她在冬雪里,在集市上宛若仙女下凡的荔枝红。这件价值三五百元的天价衣服,只有女孩在婚嫁时,婆家才给舍得买一件。而当女孩婚后过日子后,是永远都不会买如此贵重衣服的。

    这,也是四彩礼中的一件啊。

    但润叶仔细端详,几年过了,这件衣服被糟蹋蹂躏,居然变得柔软皱褶,轻薄,或许是因用水清洗过,所以面目皆非。记得那时,也正由于这件衣服的启示,在美术课上,润叶好多次想配出这荔枝红,可怎么都没有调出来纯正。

    因此,始终耿耿于怀。

    这么久,她一直心心念念向往的,几年后,却变成了令人作呕的烂马肉。

    简直暴殄天物。

    或许在没有水洗之前,它便早就疲惫不堪了吧。哎,这也不全怪她,谁让仙女早早落入凡尘?沦为了凡人护不住自己的珍奇,这也属于情理之中。换言之,或者寻常人,根本就不配不适合拥有珍奇加持。

    润叶皱眉的一瞬。

    赶紧下意识猛力推开,这件曾经价格不菲,庄严而又饱经沧桑的大衣。

    这,简直太重,她受不起。

    为了掩饰内心、由难过与心疼而带来的不自然,润叶赶紧笑着说,“不,不,我有更厚实的。”

    梦遥的面颊上,忽地闪现出一小丝落寞。但稍纵即逝后,她依然笑着遮掩起被拒绝好意的窘迫,貌似没有太放在心上。

    她做的,只是紧紧搂着那一团烂马肉出神。

    润叶掏出来长款棉服,那是大姐结婚前淘汰的。赶快扭身,一掀门帘来到外屋,丝毫不敢看她的表情,更不敢猜测她是否真不在意,还是会内心失落。但从明朗清新的笑容里,润叶能猜出她比别人的宽容大度。

    润叶扣紧纽扣,赶快仓皇奔向学校。

    一路狂奔。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