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1章 槐花村的星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润叶不知为什么,想想她捧在手里的那团烂马肉,眼角似刮进了沙子一般的难受,鼻子酸胀憋忍了好久。在与师姐一同设计板报间才忘记了情绪,血液也逐渐恢复成了平静。

    可在忙碌时,师姐问,“你知道曹老师吗?”

    “嗯?没有印象啊!”

    “就是那年六一节庆祝,你表演节目那次,有个卡拉赛一等奖的。”

    润叶停下画着松树叶子的粉笔,努力想也没印象。但忽然记起往年十一实习时,有一次学校组织所有老师去北京爬长城,貌似有一个男的贼眉鼠眼。自己上车下车时,他总偷瞄,这令润叶很是厌烦。

    当时和陈老师一起,而且陈老师总墨迹着央求润叶介绍自家哥哥给她认识,但润叶努力躲闪拒绝,所以对于曹老师的眉来眼去,也根本没动脑没正眼看过,尤其面对异性,润叶更是慎重。毕竟自己原本清白,确实要避嫌,不要被无端误会什么。她又努力归拢过去烟雾般的残片记忆,依然搜找不到丝缕。

    “哎呀,你怎么那么傻,外面都风传开了,都说曹老师追求润叶,你代表实习组老师不也参加过表演吗?”

    “哦,我参加完表演就走了。”

    润叶回答完,猛然想起二嫂,内心一紧,于是决绝地说,“不,我可不知道这件事,而且谁也没和我提起过。”

    但从师姐故意提起的口吻和面部表情上不难看出,似有一丝酸味和在意。于是试探说,“谁喜欢谁就去追求吧,那人和我也没关系。而且我用心复习准备考大学,家里最我学历低,所以目前志不在此。”

    润叶对师姐其实早有耳闻。

    她已工作好几年,业绩很突出,事业强势。但她长得像个男生,说话简单直接皮肤很黑,五官模样粗糙,矮墩墩粗胳膊粗腿,所以至今还是个老姑娘。

    听润叶这么一说,已有29岁的师姐终于松一口气。

    润叶也松一口气。

    顿时师姐身心愉悦,精神大振,觉得全世界的事物,都是灿烂养眼明媚的。

    她以疼爱的口吻对润叶说,“好妹子,这个板报小菜一碟,你坐旁边看着,蹬梯子爬高的任务,都交给我好了。”于是她摩拳擦掌,挥动手臂,多彩的粉笔旋转飞舞、妙笔生花,无限极发挥一个老剩女的洪荒之力。

    一个半小时后,就忙完,润叶往家里赶。

    又是中午饭的时间。

    家里猪油葱花烙饼,听母亲讲自己去学校后,当老师的大姐夫来过,并且拎了几条鱼。鱼刚煎一半,润叶就回来了。进了外屋,润叶又刻意平静自然向梦遥简单打着招呼,“二嫂。”

    梦遥欢快答应着。

    没想到在这个家里,每个人都谦和有礼貌。所以面对招呼,赶紧点头笑着,被尊重感油然。仅仅几日里,她喜欢上了这一家人,更喜欢上了这个家。

    半小时,润叶饭后又是一推碗。

    润叶赶紧又回东屋,查看卷子和所有的复习资料。刚想走,可母亲一看梦遥去院落把角的茅房,然后就唠叨润叶。

    “你看邻居小茹,和你同龄同岁同班级,人家初中毕业后就嫁人,早就挑家过日子了。你再看看二嫂,比你才大两三岁,也都挑家过日子。你瞅瞅你,怎么就永远孩子气傻傻的,人情世故啥都不懂,家务活一分一毫也都不干。你和人家年龄差不多,为啥就差很多呢?这么大了,一丁点分担意识都没有,一个家庭的活计,永远和你无关,要不你大姐,每次来都状告你不食人间烟火。可是,你生在凡间,不食人间烟火,真做得到吗?”

    “哼!”

    润叶听了表示不服气,懒得激烈争吵,但是只一个“哼”字,就代表对母亲说的全盘否定。以前无比顺从柔弱的润叶,这两年貌似青春期,变得敏感多疑。哪怕是母亲讲的,也反感。

    二嫂一挑门帘进来。

    润叶也扭身回屋,依然饭碗一推,任凭母亲怎么唉声叹气为自己发愁,反正她就是不管。她可不像很久以前七八岁时,还给地里干活回来的父母,抱柴火烧火熬个粥。反正她也不清楚怎么,就是无比反感做饭啊扫天刮地这些无聊的家务。

    家务活?

    真是一点意义和价值都没有,就像母亲不也没啥意思,还不是嫁给爸爸才开始做的这些?而且是被动的。她每天都去做饭,什么饭都会做,但是味道全都不地道。也不知怎么想的,那么漂亮的容颜,怎么就嫁给了贫穷的爸爸,还不负责任偏偏生出来一大窝孩子。导致二女儿小时候,为哄弟弟妹妹玩,还将算盘当小车,推着弟弟妹妹,最后算盘珠子洒一地。

    更为离谱的。

    二女儿居然把母亲年轻时的几百张照片,统统剪成了扑克牌哄弟弟妹妹玩。母亲对老照片被毁事件不也是照样伤心不已,捶胸顿足了好几个月?真可惜了自己那资本家大小姐的出身,自己拿自己真不当回事。

    要不是因嫁人,何苦要将日子过得稀烂八糟?

    自己那么早就没了自我,纯粹自己挖坑埋死了自己。悲催无限不知反思,还数落别人,图谋拉我早一天入坑,休想。润叶思来想去之余,小鼻子不服气哼着。直到摊开一张卷子,心才平静下来,文化知识真好,最起码可以拯救澎湃难安的灵魂。

    二嫂早已回来,和母亲继续闲说话。

    刚说了十几分钟,忽然二嫂又想去茅房,这令润叶的母亲有些警惕,“怎么回事?”

    她大声喊润叶,润叶赶紧出来询问的神态。

    “你二嫂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去了好几趟茅房了,这?不会有啥事吧?”母亲惴惴不安,着急想让老闺女拿主意。

    润叶寻思了一下,“会不会吃了鱼,坏了肚子?”

    母亲一听想了想,“那也不能,是活的鱼我刮的鳞,应该不会。况且咱们都吃了,不也没事?”

    润叶也陷入沉思。

    “人家大着肚子呢,这,要不我去趟村医生家?”润叶征求母亲意见。

    母亲点头,毕竟村医生的女儿和润叶曾经是同学,方便说话方便请,而且人家大着肚子总闹肚子,如果滑了胎,那可就要出大事了。不等二嫂从茅房出来,润叶便快步奔出了院门,经过了十几家,很快就请来了村医生。

    这时,梦遥又去了几次。

    四十多岁经验丰富的村医生,反复端详梦遥的脸色又测了下体温,发现她除了总去厕所,别的并没有丝毫不适,也根本不是肠胃炎,简直虚惊一场。但总去厕所对孩子也是不利,担心会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

    医生在润叶家观察了2个小时,终于确定了病因,他居然问,“确实是吃了鱼的问题,但不是坏了。恕我大胆猜测,孕妇平时应该一直吃素食吧,常年不染荤腥,是不是?”

    大家听了,面面相觑。

    梦遥听了此话点头认可,并低下头去不敢回复什么,但眼圈却有些发红。

    医生又继续,“别害怕,一周适当吃几次,学会习惯和适应,你岁数小肠胃调整快,很快就会好。而且,你不吃荤腥对胎儿的成长也极为不利。”

    梦遥听了始终半低着头,在又一次点头时,咸而酸涩的泪水顺着惯性滚落而出,滴湿了毛衣的前胸。她不敢露出窘迫与尴尬,不敢也不想说自己因为生不出男胎而犯罪,所以备受家里责罚,不许可吃荤,哪怕一枚鸡蛋也不许吃已经有好几年了。家里婆婆非坚持说吃荤腥就会生女胎,吃素就会生男胎,也不知哪来的荒谬理论,然而,梦遥便是撞上荒谬的那一个。

    如果广而告之了缘由,既被人家笑话家穷,又会被嘲笑因为生不出男胎被家人制裁,无论说上哪条也都是丢人。于是为了薄面,她还是始终坚持低下头,继续隐藏掩盖、吞咽着不能言明而又刮心的一切苦涩。最后还是忍不住哽咽委屈,双颊和鼻头,便涌起坨红。

    后来她急中生智,起身拿起一团纸假装去了茅房,临时躲避这不能深入表述的什么具体详细、化解着自己的尴尬境遇。

    润叶和母亲一起,送走了村医生。

    在那之后,三舅家每周必然有肉馅包子饺子,或者肉馅盒子交替着。还买来北方满街都是的红苹果,大鸭梨青萝卜,邀请梦遥生吃。平素又穿插熬粥炒菜,吃食简直花样百出。

    梦遥的肠胃很快就适应了,正如医生所料,她再也没有因为吃荤而闹肚子,面色也越发红润了。

    这一天天,过得真快啊!

    转眼就是几个月的时光,梦遥的肚子更大了,忽然有一天,半哭不笑的二喜如乌云盖顶,又来到润叶家,他呲着黑嘴唇和黑牙齿,“呼啦呼啦”抽着旱烟。

    从认识他的那天起,润叶便总觉得二喜和父亲,都分不出谁的年龄小。虽然二喜的辈分年龄都小,但看着他又黑又老又丑,润叶总以为他比父亲年长,而且吸烟比父亲还频繁。

    此刻,只见二喜稳坐在茶桌旁椅子上,和二老交代着说要接梦遥回家,因为差不多快生了。

    梦遥坐在炕檐子处沉默。

    其实她不愿意走,在这里住了短短几个月,她便深深爱上这家人。这家人都谦和礼貌,从来不打架骂街说话都很柔声,也懂尊重人,而且总能吃上好的。可自己却不是这家的,必须还要离开,所以她很不开心,但又能咋?

    晚饭后,大概有八九点钟,趁黑,生怕被村里的干部发现。润叶也随着出来,只送到门口,就回屋看书了。父母却要跟紧一行人,护送着出村。

    这几个月。

    梦遥一件衣服都没换过,还是那件粗毛线编织的橡皮粉毛衣,袖口已全是球球,下身是二喜淘汰下来的破军裤,脚上穿的,依然是集市上5元一双的紫红色雪地鞋。外套依然是沉甸甸的猪肝烂马肉,这件衣服很长,可以成功遮掩肚子。

    润叶家对此似乎并未多心,毕竟二喜是多年的亲戚,所以根本没有深入思忖疑心具有别样含义的什么。而且,或许也认为她的衣服,是因为怀孕的特殊时期的特别穿戴而已。

    梦遥紧随着大家,继续沉默。

    在丈夫面前,她只是眨巴眼睛听之任之,那么小的年龄就开始被婆婆和丈夫折磨,平素里被收拾习惯了吧。一旦反对就会一场战争,而且每次还不都是以她彻底失败,灰头土脸自讨无趣而告终?所以,在丈夫婆婆面前,她只能温顺,但照样丝毫讨不得半点好处。动不动婆婆和丈夫就会骂一句,你瞧你那傻巴样儿!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一切都是揍憋的。

    包括单单。

    自己也都没有权利教育,因为她傻她笨她没文化,她年龄小不懂事!所以单单也就跟着奶奶宁可学习烧香拜佛,她这个十足的坑货,也根本没有资格和女儿多说一句话。

    白天风很大,地面被刮得异常干净,夜里,风住了。

    周围显得格外宁静。

    家家门口和后房檐处,依然满是槐树,这个季节都是光秃秃的枝丫。其实每年四月,银色风铃般的槐花便会竞相绽放了,一串串一垂垂,被春风抚弄震颤着,更加摇曳抖落着香气。可无论怎样幻想四月的馥郁馨香,都无法撼动自己此刻冰冷仄仄的心情,心底不会产生一丝一毫的氤氲。因每年的四月有洁白芬芳的槐花满枝丫,十几天后,槐雪飘落覆盖全村的街路巷,这便是槐花村的由来。

    可它又叫三百户槐花村,那建村时,莫非便是只有300户人家吗?真如传说,是清朝末年后宫人解散后的临时聚集地吗?

    毕竟周围,还有一百户,一直排到了十百户……不能不让人遐思。

    又想起莲花池,是因为60年前填平了百亩荷塘盖成了村落,所以如今的莲花池,反而没有太多莲花。

    深呼吸后,梦遥仰头看一眼那浩瀚的星空,皱了皱眉,这让她蓦然想到过去在北京的日子。二喜第一封信里提到,一起看星星。可今天,不也照样是黑色的天幕上星光闪闪吗?可谁又能想起来抬头看一眼?

    往日如昨,泪眼婆娑。

    北京那夜,她举着糖葫芦,无忧无虑笑靥如花,他还指导着教她辨认北斗,还寻找大熊星座和银河……

    可如今?

    其实,那条银河,北斗,还有大熊星座,一切星象自然未变,变化的只有越来越丑的自己。她摸向自己笨拙的腹部,还有秃子一样的农妇头发,又想起夜里的雪地上,5个人一起玩的打雪仗。

    她那会儿高高的马尾辫,扎着红纱巾发带,美丽醒目又飒爽英姿,在雪地里迈动大长腿,嬉笑着奔跑,四十好几的二喜,为自己阻挡一个个雪球……生怕泥鳅的雪球扔错了地方,他怕她冷,怕她疼。大长腿,在那时,引来二喜的无数声赞叹。可后来,曾经知冷着热的他,和婆婆异口同声说,腿长个头大,就要去田地里当骡子当马。

    想起这,她忽然酸涩。

    其实变化的,不光是自己,分明,还有人心。

    是啊,同样的夜空,同样的星星,同样的人,可这人心却渐行渐远,乃至支离破碎。

    还有北京那夜,流星下许的愿望现如今都去了哪里?试问,未曾说出口的美好秘密心愿,都可曾有实现?一起的情感,可曾有长久?只记得自己当时也仔细看过星空。

    那夜,星空也如今天一样,璀璨清澈又透亮。

    半小时后,到了村口。

    润叶的母亲说,“回去好好生活,别太多想,顺利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就多个伴了。”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