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3章 男左女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梦遥逐渐苏醒。

    一有意识,手指便滑向枕边,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她又摸了摸肚皮,空空瘪瘪分明早已卸了货。可孩子,怎么听不到孩子的哭声?

    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惊诧睁开眼睛,猛然坐起,虽然起猛了感觉到一阵头晕,身下都是血水,先用纸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头发如水捞的一样湿润,然后又取更多的纸擦下体。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她询问着,可屋子里空无一人。左右上下四顾着想找人,可虽灯亮,但也空空。只有四周的无数胖小子图画,他们裸着体,炫耀着局部的肥物,在朝她一成不变地咧嘴笑。

    那笑容里,有着无尽的嘲讽。

    冷冷清清的夜啊,真的很静很静,可世界上永远没有人知道,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颤抖双腿挪下来,缓缓站直了身子,摸着空瘪瘪的肚皮,向外间屋挪动着想找人。

    可她扶着门框,掀起门帘时,就见迎面飞来一只大脚,踹向了她的胸口。

    她顿时一口气没上来,仰面朝天,无力而又迅速地倒了下去,轻飘飘如秋风里被横扫的一枚落叶。可晕过去的前几秒,她还摸着空空的肚皮,喃喃喊着,“孩子,我的孩子。”

    晕了许久。

    她虽说站不起来,但意识总算清醒了,依然在执着弱弱地喊,“孩子,我的孩子。”

    “你还有脸提,要不是因你这个扫把星,我妈能气病倒吗?”二喜狠狠骂着而且气得嘴角直哆嗦,厚实的黑嘴唇,无比颤抖。

    “你这个妨人种,这几年,你吃我喝我,简直是拿我们一家找乐子,胡乱糟改啊!你那眼子也不知怎么长的,挂金边的眼子遍天下有滴是,怎么就偏偏不是你?我真是倒了八辈血霉,怎么这辈子如此点儿背,偏偏遇到了你这个害人精。”

    “啊……又,又是个……女孩?”梦遥惨白着一张脸,喃喃而又怯懦地问。

    “我怎么……这么倒霉?”没等对方回答,她绝望之余早已捂住了脸,哀嚎。

    心里像堆积了厚厚的云层,怎么也要下一场暴雨才甘心,一场郁结,经过哭泣,过后也就只剩下淡淡的悲伤。

    “哼!造孽!”

    门外的二喜扭头走了,去东屋看望老母。

    老母已经停止叫唤,酱油貌似真的能缓解疼痛。二喜摸着黑,坐在板凳上倚着墙柜,抽烟。他其实内心也痛苦至极,摸着那800元卖孩子的钱,更是扎心难过。可如果留下这孩子,大队肯定来扒房,而且也无法上户口,听说即使上户口,也要交5000罚款。那么大的数目,可是正经娶一个媳妇的钱啊。

    我滴老天爷啊!

    二喜一边抽烟,一边老泪纵横,哭泣之余,胡子剧烈颤抖,其实他也不舍得,也大概清楚大喜的良苦用心,只能先卖了这个娃,再期待着下一个能有个男娃。就像大喜耳语的一样,长痛不如短痛,送走娃子养身体,赶紧接着再生,被迫把一步死棋改成活棋,实属无奈之中的下下策,可也总归比没有棋招被活活将死要强。

    鸡叫三遍,没缓过劲儿来的二喜,仍然愁眉不展。他坐在板凳上,依然抽着烟。老母剧烈咳嗽着从梦里惊醒,醒来后面部便是一阵一阵锥心刺骨疼。

    天亮了。

    二喜带着孩子,还要负责伺候老母和梦遥。

    第二天老母就没事了,晨鸡叫三遍,她就起来,掀开门帘进了西屋。上手一下,就扯开了梦遥的棉被,“快起来你个懒贼,睡睡睡,睡你个大头鬼,还不赶紧滚去做饭!馋懒的坑货!”

    梦遥从睡梦里惊醒,头晕乎乎赶紧起身,穿着棉裤就往外走。可没了孩子也依然是产妇,所以棉袄整个前胸都湿透了。

    刚走到外屋。

    肿脸的老妪就拿过来烧火棍子,上来就打她的腿,“男左女右了吗?我让你走路先迈右脚了吗?”

    然后又去猫腰猛打右腿。

    梦遥顿时懵了,赶紧张开胳膊抬起手,低着头迅速往后撤退。但是老妪又上前紧跟,抡起烧火棍子继续敲击膝盖骨。

    “还不听?还不听,男左女右,先迈左,你这个傻货。真该给你回回炉,你妈怎专门就造出来你这个傻子?一看就是打着滚搞出来的,缺德不够揍的十足坑货……”

    从那以后,梦遥迈腿,就要先迈左腿才不被打。

    这个春节,乃至好几个春节,自然没有往张家口寄钱,更不许梦遥回老家,任何福利和优待都没有了,谁让她不争气又生个女孩,所以必须一切从简。是啊,生个女孩又犯错误,继而没有养好身体,梦遥这个月的面色越发苍白,找不到过去一丝的粉润。

    这几天。

    二喜从集市上,又买来了几张新的男婴图以示诚意和决心,把西屋所有墙上的空隙处,也都补贴满。最后剩下几张,居然还更为奇葩地贴向了屋顶。如今,包括躺着时都可以清晰看到男婴百岁图,也好时刻提醒,要生男娃。

    总之,只要进了屋,哪怕是母亲的屋里,也都铺天盖地贴满笑着的男娃。要想生男娃,必须要先做足了功课才可以。

    每天,梦遥低垂着头,刻意不去看,她生活在无尽彷徨压力与嘲笑讽刺中。

    这一天。

    她去小卖店买盐,路上偶遇一妇女,“嗨,妹子,去忙啥?”

    嗯?家乡话?张家口的口音?

    梦遥赶紧笑着,“你是?”

    “我是这村里王大壮的媳妇,早就听说咱是同乡。”

    “哦。”

    梦遥的眼睛有些湿潮。

    “啥时去家里来串门子吧,这就是我家。”她随手往前一指。

    王家媳妇热情张罗,显着快言快语,梦遥点头,拿着盐巴往家里走,一路上若有所思。

    在槐花村的三舅家住了三个月,三舅妈给的温暖至今难以忘却,可毕竟那是人家男方的亲属,又不是自己的。顿然感觉到了孤单,所以她也很渴望有同乡。

    吃了中饭,没有午休就出了门。

    她悄悄去了王大壮家,开门的是王姐,见梦遥果然来串门,高兴至极。她热情拉起梦遥的手,高高掀起门帘让进了东屋。孩子上学去,丈夫出去做工,老乡见老乡,梦遥似有一肚子的苦水想往外倒,但又倒不出来。

    张口结舌,如鲠在喉。

    家庭内部矛盾说直白了吧,会解气但丢人,说模糊了不解气,可别人又不知你所云,所以,这次谈话,只是压抑着简单唠家常,丝毫不尽兴。

    再说,谁会喜欢看清晰一个人的五脏六腑?何况,内脏也远不及外表好看。所以,看似梦遥时时忧郁,眉间总有一抹愁云,似有苦水倾诉,但因为刻意理智不情愿去破坏一些底线原则,便有所躲闪和屏蔽。

    说话免不了有收有放,支支吾吾,半吐半咽,或者更多的是沉默。

    最后干脆随对方的话茬走。

    殊不知,这躲躲闪闪的谈话,似乎更增添了梦遥的郁闷,毕竟她是个爽直的女人。此刻,她貌似一个饥饿而又没钱的孩子,望着橱窗里的一盘盘酱肉眼馋着,但却永远抓不着拿不到,而只有靠吸吮手指,通过边缘化的行为来缓解。

    正谈话间,还磕着葵花子。

    从玻璃窗处,忽然见苗青的媳妇也进了院落。王姐赶紧出来迎接,再一次高挑门帘让进了屋。

    到屋里,王姐又赶紧给苗婶子和梦遥相互来个介绍。“哈哈,你看今,真是好日子。我来给介绍介绍。梦遥,这也是咱们老乡,苗婶子,她年龄比咱们都大。”

    苗婶子看着梦遥,热情点头。

    王姐又嘱咐:“别怕,小妹子,你家里的一些事,我们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嚼舌根的,总归无风不起浪,不过你要记住一点,咱从外地到这里来,是为好好过日子的,而不是受气来的。以后家长里短啊,有啥想不开的委屈,都可以来姐妹们这里说一说,唠一唠,就可以宽心顺意。咱们这些老乡姐妹,就是你的娘家人,都是你的靠山。”

    王姐的一袭暖语。

    令梦遥如一池风中的浮萍,突然靠了岸,获得归宿感,也如风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虽然稻草自身,也是弱者。可无论怎么,她终于暂时找到了组织,瞬间落叶归根。

    这样不咸不淡的日子又过了几天,一个下午,几个同乡姐妹,忽然又来到梦遥的家里串门。梦遥迅速规整一下短发,赶紧出来迎接。院里的几只老母鸡也“咯咯”地叫跟着凑趣。

    王姐笑着,“哈哈,你看,这是在列队欢迎我们呐。”

    语毕,还友善和几只鸡摆手。不摆还好,这一摆手,老母鸡反而一哄而散,都被吓跑了,迅速扎到了墙角愣神看着他们。

    苗婶跟在后面,笑着。

    跟着梦遥进西屋,坐在炕沿上吃着瓜子,有说有笑。正说话间,二喜进来,一看家里来了客人,就坐在板凳上也跟着说会话,“王哥跟着谁干活呢?”

    “他啊,跟着大宽。”

    “哦哦,不错的,这一年也弄不少钱吧?”

    “是,他这两年还可以,能挣点生活日用。哎,好容易不输不耍不打麻将了。你呢二喜,不是跟大喜哥混得还不错吗?梦遥妹子可就仗你了。看她这享福的,我们也跟着高兴呢。哈!”

    “哦。我也是这几年的事,好久没出去干活了,过几天就走。”

    “这次去哪里?”苗婶也搭着话,“看要是行的话、我家苗青也跟着大喜哥去忙吧。”

    “工地的活多能挣点,可是太辛苦。”

    二喜推托,不敢讲什么大包大揽的话。毕竟听说大嫂,近日身体不太舒服,而且不是头疼感冒类,而是怀疑肝脏有问题。这样,必然会牵扯大喜的精力,谁知到时会怎么个情况?

    况且。

    去外面包活,这又不是什么铁饭碗,都是说黄就黄,说不准的事。而且要不上钱来,被白使唤了的段子偶尔也有,所以谁也打不了什么保票。到时,一个村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真怕有哪弄不好,这关系将来不好相处。

    正在言谈间,总提挣钱挣钱的,就见梦遥在炕头坐着坐着,便往炕被底下摸索。忽然竟掏出来一沓子钱,啊?都是整票,哎呀这是哪来的?

    她吃惊拿在手里。

    不顾王姐和苗婶的愕然,她居然还忍不住兴奋点数,而且一张张大方捻开,这么久了,她确实从未见过这么多钱。

    数了数,是800元整。

    其实这,正是孩子的那笔钱,但梦遥却不知,她已好几年没见过如此大钱了,这一刻,她惊骇不已。

    二喜见状突然蒙住了,他的内心是那样难受。

    见她数完钱就站起来,拿着走到墙柜处,打开墙柜的盖子,将之稳妥放在柜里,然后回身又坐回炕檐子处,磕着瓜子,继续和同乡们闲聊,若无其事,丝毫不刮心。

    可是二喜再也坐不下去,也不想再监视同乡是否会充当挑拨离间的恶人,而是起身,黑着脸恶狠狠就出了门。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