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5章 谁在谱写年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从怀孕一直穿到现在。

    她就像二喜所说,赔钱货长相好有什么用?红颜祸水样子货。所以从今天开始,她不想照镜子,也不想梳洗,只是呆呆苦闷坐着。

    坐久了,就缓步来到院落里。

    院子角落,咸菜缸上的大红喜字,经过几年的风吹雨淋,早已破烂不堪。风门子上的红喜字,也早已不见。不过木板上,由于过去红喜字被雨水反复冲刷,红纸的颜色,便被木头吸收吃透,那几条红印记,无规则烙印在灰白的风门上,再也掉不下去了。

    时间是什么?

    年轮是什么?

    也许就是这些从完好到破损,从相爱到平淡,再到渐行渐远。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如胶似漆,再从如胶似漆归为平淡。哦不,不是平淡,而是粗鲁的暴力棍棒交加,再添上辱骂。

    莫非。

    这就是时间与年轮给的答案?

    时光,竟然是无法人为干预的无处不在。她摸摸带有花纹的肚皮,一片片斑驳的印记,也在提示着自己的时光与年轮。

    她举起手掌,向前方摸过去,想摸到时光,想碰触到年轮,可空空落落的,只有几丝春风吹向掌心,凉渗渗的,又略带着几丝暖。

    哎,想家了。

    院里那几只鸡面对着她,歪头若有所思停止了“咯咯”叫,不再走动,斜眼瞧着梦遥在院里缓缓溜达。不知她又咋了?想起过去,她被推倒后的猛打还流了很多血,几只鸡又都同情而又安静地看着,歪头思索她被打惨烈的缘由。

    但是人的世界,鸡们怎搞得懂?

    她举起胳膊,还没有怎么恢复好,腿部也隐隐痛。她忽然想,他既然死心不给娘家钱,也嫌我麻烦,那我何不做个小买卖,自己挣钱自食其力呢?对,我要靠自己。活着,有了目标,她自然热血澎湃起来,似浑身有使不完的干劲儿。

    “梦遥,梦遥。”不知哪里谁在喊,梦遥扒头,见苗婶在墙头外。

    “你还好吧?”她心疼看向梦遥。

    梦遥含糊点头,也没多说别的。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忽然说,“苗婶,我想做个小买卖,想挣点零钱花,不想种地了,也不敢在家当白吃饱。而且目前,二喜不给我一分钱,回不去娘家也就罢了……可我不想让父母伤心,想自食其力给父母邮寄几个孝顺的小钱,不能要爹妈白生我一场。而且,我爸,常年卧病在床。”

    说完沉默了。

    虽然语声轻柔,但是听起来,却是那么惊涛骇浪,那么沉重。

    苗婶看着她未好的淤青,满眼的心疼,“我小孩爷爷家磨豆腐,专给一个技校食堂里每日供货,不行你每天上货早晨卖,我让爷爷早起给你挤出半锅豆腐?”

    “哦,那当然好。”梦遥转悲为喜。

    孩子爷爷就挨着王姐家。

    “我现在就去和爷爷打个招呼,你明早取豆腐就可以,记得自己要准备秤啊,不然可没法子卖。”

    梦遥点头感激着。

    第二天早起,天刚蒙蒙亮。她戴上早已破旧的海鸥手表,打开外屋门,一声不吭,拿起杆秤。疾步走到苗婶公公家,水到渠成得到了一桶压边豆腐,压边的水分少,实在紧致有筋骨,人家会吃讲究的,也都会挑边豆腐买。

    梦遥太想自己挣钱。

    虽然内心忐忑不安的,羞得不敢吆喝,可想想经历的那些个艰难,她便努力压迫着自己喊出了声,“卖豆腐。”

    也许是太早,四周没有声音,很静。她的心怦怦个不停,面颊红到耳根,缓解好一会儿,又鼓足勇气深呼吸几下,“卖豆腐!”

    “卖豆腐!”

    又一声吆喝。

    四周围,只传来几声鸡鸣。

    “卖豆腐,卖豆腐。”她连续喊,声音从低小逐渐变大,一声声颤抖的娇喊声,也貌似能传很远。

    远处又传来一阵狗吠。

    “卖豆腐来,卖豆腐来……”她拎着桶的手,已经被勒红,但是也没人来,哪怕是扒个头问个价钱。

    东边的太阳已冒了头。

    显然太阳没有为她增加多少温暖,它只会给梦遥初次卖东西,无休止增加赤裸裸的窘迫。就像自己初次偷东西被人抓住一样,只会惶恐怯生,只想扒开个地缝儿一下钻进去。

    可她还是忍了忍,继续吆喝。

    拎水桶又走几百米远,忽见一个老奶奶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瓷盆,“怎么卖的豆腐?”

    这一问,梦遥就慌了。

    因为她确实不知怎么卖的,而且苗婶答应第一次先赊账,也没要钱。自己虽然拿了个杆秤,可却不认识,更是没用过。仔细看那根栗色的木棍上,零星满布的都是一堆一簇的小金星,梦遥的头嗡嗡的。

    随着奶奶的走近,她慌乱一团,急得额头冒汗。

    “2块钱一块吧,”她随机应变,顺口编着。

    “有点贵?”老奶奶不愿意。

    “那就3元2块?”她商量着。

    毕竟想迫切卖掉,很期待开一张。

    “凑合吧就,那也贵。”老奶奶终于同意了,她极不情愿从袄袖深处,颤抖掏拿出一些2毛一毛的小票,好容易凑够3元。

    梦遥挑2块最大的,递到她的瓷盆里。

    老奶奶看着两大块压边豆腐,而且随着热气冒出来了一股卤水香,也就没说什么,满意之余端着盆子离去。

    拿着这一堆碎票子,别提多兴奋了,这是她头一次挣到钱,内心无比欢呼雀跃。赶紧折叠起来,小心翼翼藏在裤兜,最后还检查一遍裤兜是不是有窟窿,一切妥当后心才踏实。

    于是她又继续吆喝,而且声音更响亮。

    “卖豆腐,卖豆腐!”

    “怎么卖的豆腐?”一个男人的声音。

    嗯?这不是村里的老光棍加老流氓,外号叫王老秃子的人吗?听说王老秃子,经常骚扰村里的良家妇女。想到此,梦遥惴惴不安加惶恐。

    “你有豆腐啊老妹?嘿嘿!”这高胖的男人大秃顶,朝这边走过来,两眼色迷迷成一条缝,不仅声音洪亮询问,还发出一串不怀好意的淫笑。

    他问:“你的豆腐值多少钱啊?不行我都包给你20块行不?然后回家给我暖被窝成不?嘿嘿。”

    梦遥听了,低头往后面撤步躲着。

    此时,王老秃子伸出手,冲梦遥的胸部就是一顿狂捏。梦遥惊慌失措更加往后躲闪,她害怕极了,可后面是一米高的粪堆挡住了退路,她无处可撤身。

    王老秃子见状,更加嚣张,趁马路没人,他忽然搂住梦遥使劲按倒,胖乎乎的黑身子一下子压过来。一边撕扯衣服,一边继续“嘿嘿”笑,梦遥挣扎着,忽然又滚到粪堆的边上。

    当抬起腿想踹他反抗时,可发现自己的胳膊腿是那样疼,根本抬不起来用不上力。

    都是被二喜殴打所致。

    此刻只听一声喊,“霍!你特么的!”

    王老秃子忽见旁边有人,赶紧随身一滚,就从梦遥的身上下来。

    只见二喜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他上前没有踢开王老秃子,而是揪住了梦遥仅有的头发,拽着往家里走,如同拖曳个死猪死狗一样。桶也不要,豆腐也不要,秤盘子也丢在了地上,秤砣也迅速滚到粪堆旁。

    王老秃子,可是个村里谁都惹不起的人。

    听人讲,他过去是个补鞋匠,十里八村追集市,以修补破鞋为生,靠着手艺也挣点小钱,也没听说有多坏。

    但前几年听闻。

    他在赶集回来的路上居然不服老,说什么自己有处女情结,便专门追赶落单的、放学回村的五六年级女学生。放学的学生,路上肯定又渴又饿,很容易就能精疲力尽。等王老秃子快得手了,就将之圈入庄稼地,按倒了软硬兼施,往死里整。

    听说他接连祸害了十几个小姑娘,但也无人举报。因每一家的被害者,都怕因此事而蒙羞,好说不好听,将来更没法嫁人,家长也不好做人。

    所以受害者们都心照不宣统一战线,坚决不站出来指认。

    还听说后来,他终于被举报,也只有几家敢出来签字,但据他私下里与人说,几年累计下来,已经祸害过60个五六年级的女孩。但多数受害者坚决隐瞒,根本无人愿意举报和签字,所以更大的罪名也无法成立。

    被关监狱几年中。

    因岁数大,还调皮捣蛋,整天装病,监狱也决定不要他,最后来一个保外就医,此事便不了了之。所以他出了监狱的门,认为自己就是个好人了,便更加肆无忌惮继续为非作歹。

    不但小女孩偏爱,还打起了良家妇女的主意。

    所以二喜一见到王老秃子,立刻怂了。但他有的是办法,去收拾该死的梦遥,都是那个妖精没事吃饱了撑的不守妇道。于是,揪住梦遥的头发,一直拖进院落,上去一脚就蹬了过去。

    梦遥又一次趴在地上嘴啃泥。

    “别的本事没有,竟然给老子我扣绿帽子,你个死娘们!”说着左右抡开,就是一顿嘴巴子。梦遥原本还没有好的脸,又迅速叠加肿起。

    打着打着。

    忽然,从梦遥的兜口滑落出几张破旧的毛票,不多不少正好3块。

    “确实长能耐,还有嫖资啦?”说完冷笑起身,一阵狂踢,“你就这么贱,这么贱?踢死你这个小骚货!”

    梦遥捂住小肚子和胸脯,佝偻身体紧咬牙齿,瞪着眼睛不吭声。一脚一脚狠劲踢到最后,最后真累到没有一丝力气,二喜才解气,气喘吁吁捏着那3块钱,转身回到母亲屋里躺炕上歇着。

    从那800元的事件之后,二喜借机再也不让梦遥碰一分钱。这个贼一样的女人,心心念念只知惦记她那个穷娘家无底洞,臭没出息。

    尤其娘家的炕头,还躺着一个该死不死的老药罐子。

    梦遥老半天才爬起来,头昏眼花勉强走进西屋,一头躺在炕头,浑身很痛,新疼覆盖着老伤,她竟然发起了烧。

    一夜过后,已是清晨。

    她闭眼,依然还在说着梦话。在大好的春日里,而梦遥却呼喊,“孩子,孩子。”喊完之后,顺着枕头边摸索着,半天,什么都没有摸到。

    最后一个冷战就醒了,原来是做了一个噩梦。

    两周之后,身体基本恢复往常。

    但她又死性不改,想做点儿小买卖,但无论做什么,二喜也是满脸不愿意。可梦遥坚决还要去做,而且最后就像吃了秤砣,铁了心。

    “我宁愿去喝破烂卖冰棍,也要去挣钱。你不让我去,娘家辛苦把我养大,我娘家的零花钱,你准给我吗?”

    “凭啥要给他们钱,无底洞啊。我孝顺他们,谁孝顺我啊?你是我买来的媳妇,买来了,就要听说听道伺候人。每天你啥也不干,白吃着我的饭白睡了我的炕,我挣了钱还孝敬你父母?呵呵,凭啥?”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