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8章 拖拉机上斗法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太阳升起来,天暖和一点,梦遥披着那件猪肝色烂马肉,二喜也穿上老棉袄,推着已经掉了漆皮的飞鸽自行车。

    出了门去。

    可今天不知什么日子,刚一出门,就见一辆拖拉机冒着浓烟奔过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四五个戴着红箍的精干小伙子跑来,上前就擒住了梦遥。随手将她扔进已躺好几个,泪痕满面的妇女身上,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专门刻意蹲堵一样有预谋与胜算。

    梦遥的肚子,立刻一阵翻滚膨胀而又刺痛,但她忍着难受没有吭声。

    说好的去堂姐家,正开心呢。

    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待在家里,想起去三舅妈家的愉快日子,提起寄居亲戚家她很兴奋。最起码到别人家,说话都温文尔雅有礼貌,她不会被任意驱使,更不会被无端辱骂和殴打,自己被尊重,活的像个人,而且墙上不贴男婴图画。

    没想到出门不吉,被抓了。

    那可该怎么办?不过这样也不错。梦遥躺在这里,根本不像别人又哭又闹满脸泪痕,而是安安静静,十分享受。随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巨响,一阵黑色的浓烟冒起,车动了,她的身体也跟着左右剧烈摇晃、上下起伏颠簸。

    乡村公路的左右两侧。

    一排排高大的白杨树朝后瞬间平移,相同的景象一直平移很久。转眼又过了几个村落,这巨大声响的拖拉机自然招引来不少路人的观望,当最后看明白了怎么回事,便都沉默。

    不知是该鄙视还是该同情,毕竟同样的情况,或许在每一个家庭里,都会有可能发生,今天看到的,或许就是自己明后天将要面对的尴尬。

    所以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沉重之余,也就有了立场,领孩子回院落,关门闭户,不再去凑那个热闹。

    一个躺在梦遥脚底下的女人,被看守的小伙子猛然踹了几下腿部,那个女人便也老实很多。看守的人冷哼一声后,便警告大家:“如果谁想逃想不老实,一会儿做手术,第一个就轮谁。”

    大家听后,鸦雀无声。

    他又补充继续吓唬,“而且还要让医生,给她在窟窿里多转悠几下。”

    顿时这一车的十几个女人,更加老实很多。

    很快,车缓缓停住。

    梦遥放眼望去,这是一个集镇,赶集的人还没有撤走,依然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显得很乱。可是这个能做流产和结扎的医院却就在眼前,几个守卫下了车,叉腰站在车的四周防守,神态一丝不苟、英姿飒爽。

    梦遥远远看到门口,大块玻璃的豪华门口两侧,有几个烫金的大字:大良人民医院。水泥台阶上,有三三两两不相干的人,搀扶病人或者老人穿梭而过。

    “你,第一个。”

    被踹的那个短发黑脸女人,被2个守卫揪起双手,往医院大门口方向推搡着走去。挨着她的另一个敌对激烈的老女人,同样被2位守卫强行拽起来了,也被推着往前走去。

    梦遥依然躺在车上,纹丝不动。眼睛一直看着晴朗的天空,在刮风后,天空中的云彩最为美妙,蓝色最为浅艳轻飘。

    这也是梦遥最喜欢的。

    哎,其实她也想明白了,与其在哪里都不好受,又何必在意在这车里被拘禁的时刻?这就是她愿意待在这里,听之任之的缘由。无论去亲戚家养胎,还是被抓走,即使面临被手术刀割肉,也远好过在家里受累受辱受折磨。

    而且她什么都不怕。

    自己身体哪一处不是疤痕累累,何必畏惧再补几刀?

    那一个黑脸妇女还没有出来,紧接又押进去两个,其中一个是蓬头垢面、长头发的脏兮兮女子。听谈话讲,这个是因为生第2个了,但却躲着没有做手术。

    还有一个更为恶劣,都快四十岁了,属于第三胎怀五六个月的,还挺显着月份大的,所以这个注定要实行手术引产、来终止妊娠。把他俩排在前边,是因为这女的瞪过那几个男人,还有那老女人啐过人,所以就要先轮上动刀。

    到此刻为止。

    最后只剩下梦遥和另五个女子了,那五个人都挤堆在一处,看到又陆续被推搡走了几个,便又涕泣哽咽。

    梦遥躺在这里,木木的没有表情,因为几个月没有被晒,面部白皙了很多,鬓边那朵桃花也有了一丝轮廓。

    这么多人,目前只有一个司机和一个看守了。看守是个显着年龄大些的人,还有些臃肿的肚子,而且眼皮也浮肿。他抬起手腕,看了看当时流行的电子表。

    着急地说:“怎么还不出来领人呢?”

    片刻之余,忽然扭头,对着胖胖的秃头司机说,“哥们,我先去一趟厕所,你受累看紧这帮子人,反正都勒着呢,我去去就回啊。”

    然后扔过去一包烟,司机一见咧嘴儿笑了。

    “好嘞,放心去吧,一群妇女还能耍什么花样?何况大着肚子,量他们也跑不远跑不动。中国人口已经那么多了,本来多生孩子就是犯法的事,他们都心里有愧,不敢跑,放心去吧你就!”

    “快去快回!”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扭头补充一句。

    稍后,司机乜斜着眼,回头扫射这群女人后不再理会,乖乖抽起了恒大烟。在农村,这种烟不太常见,何况还有这么长的过滤嘴。他一边晒着太阳思索,一边细品麻辣的烟丝和甜香的烟味,慢慢便被一团团烟雾缭绕包围。

    他又将双腿抬起,撂在手扶拖拉机的车把上,身子往后靠了靠,惬意享受着。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儿忽然蹿上车。奋力挥舞剪刀,对着捆绑腿部的麻绳,就是一顿剪,然后剪刀又继续挥舞,向其余那几个眼巴巴期待的女人,也一剪一剪裁下去。

    梦遥被一个人突然拉拽起。

    刚看天空累了正闭眼打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到地面上被人架起,一头钻进赶集的人流中去。

    大家纷纷起来。

    见司机抽烟后,背对着大伙的方向、靠着海绵座舒适稳稳瞌睡,于是先后蹑手蹑脚爬下车子,借机一头扎进集市里趁乱逃窜。

    梦遥已经累了饿了,她努力睁开眼睛看,正是二喜。

    “你怎么来了?”梦遥询问,谈不上喜忧。

    “我跟狗蛋摩托车奔过来的,距离这五里地之外,就是沙坨子堂姐家,咱们赶紧走出集市,钻进那片树林,基本就到了。”

    被绳子捆住的脚腕又麻又疼,如不是被架着根本无法走快。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们捉回去做流产,万一这是个男胎呢?

    如果是男胎,母凭子贵可是天经地义的事。

    哎。

    但愿能够借这一胎转运,但愿能像从前一样被宠,一样说一不二。

    梦遥想到这里,更加快了脚步。熙熙攘攘赶集的人们,拥挤着不动,刚走几十米,他们就出了很多汗。后面果然听到有人,他们在诈唬着喊:“跑哪儿去了,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别躲了。没错,就是你!”

    见没人吭声,那两个看守着急抱怨。

    “这一车的死娘们,能去哪儿呢?这怎么今天偏偏是个集镇呢,这咱们回去,该怎么交差啊?”

    “不,再找,刚捉回一个。”

    耳边的对话声络绎不绝。

    忽然那个小解回来的哥们说,“我记得其中有个女的,耳朵边儿上有块胎记,刚好是朵桃花。”

    “哦好,继续找。”

    二喜闻听,一惊,赶紧把帽子脱下来,罩在梦遥的头顶,但还是遮掩不住,一着急不走了,扭身就钻进早点铺。

    早点铺掌柜,见一男一女鬼鬼祟祟,而且女的还大着肚子,附近还有嘈杂的叫嚷声音,就大概猜出个十有八九。一见二喜老成那模样,顿觉这胎要的那真是费老劲儿了,便心生怜悯之意,“嗨,这有一套白大褂,还有大白帽子,也戴着吧。”

    二喜一见,赶紧接过有点儿黑油污的行头,扒开梦遥的烂马肉,将宽大的白大褂一套。

    “躲开躲开,我这在找人呢,我们是在执行任务,耽误了正事你们担待得起吗?”精壮的小伙上衣手臂上,清一色戴着红箍。

    没想到大家早就发现了这群粗鲁的人,他们利用高大的口号,却借幌子到处欺凌百姓为非作歹泄私愤,不知是谁,率先扔在他身上几颗土豆。

    “哎呦,你们这群刁民,反天了啊!”他弯腰捡起土豆回击,没想到撅起的屁股、又被砍中了二枚大紫茄子。

    这下挺疼。

    于是又想转身捡茄子,还没等怎么,豆角西红柿茄子土豆,雨点一样打压而来,头上,后背,肩膀,根本不管什么部位。

    最后他捂着脸,想骂街。

    没想到高空,又砸压下来一只几十斤重的老冬瓜,老冬瓜“呼呼”带着风。恐惧里他张大嘴巴根本顾不得骂人,忙着奋力躲闪,那枚老冬瓜好悬啊,差点被楼头盖了顶。

    “啪嚓”一声,冬瓜碎地。

    瓤子和汤汁淹没了他崭新的皮鞋。

    还没等躲利索抬脚发怒骂粗话寻找行凶者,迎面又一波的土豆。哎呦我滴天,不知从哪里,还往外飞出几根黑黝黝的大甘蔗,那大家伙可是会穿死人的。

    光棍不吃眼前亏。

    一看势头不妙风声紧惹不起,他嗷嗷嚎叫着哭爹喊娘,为躲避被几根大甘蔗穿身而过成了串,屁滚尿流抱头鼠窜……大家看到平时颐指气使专横跋扈的家伙们,今日里狼狈如此,顿时都低头躲避着红箍们偷偷笑。

    二喜和梦遥看在眼里,无限感动。

    从早点铺出来,衣服脱给老板,“谢谢,谢谢。”

    二喜眼泪都要掉下来。

    最后向周围帮他的好弟兄抱拳,然后鞠一躬,拉着梦遥蹒跚走出集市。喧闹的声音越来越远,而且也快出了人群,他们一头扎进茂密的丛林。

    到了树林听了听确实没有声音,才放慢脚步,穿过这片树林,就是沙坨子。前后看是否有人,尽量避开,因为村村寨寨对大肚子都会到处捉拿,举报有奖。

    最后他俩已精疲力尽。

    推开堂姐家的门,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梦遥一脑门子汗,似乎因为好久没有吃喝什么,饿晕过去,堂姐正在午休,听见拴着的狗在叫,她起身向外巴望。

    “嗯?门口堆着什么?”

    “堂姐,堂姐……”二喜不停叫着。

    堂姐是个四十岁的妇女,她赶紧跑出来。

    “啊?”

    看着眼前一幕,很是震惊,“怎么不提前告诉一声就来啦,都不让我去接?”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