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29章 我想离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赶紧猫腰俯身,搀起梦遥。

    二喜也过来。

    梦遥一句话不说,向外屋走过去。

    堂姐一阵忙乎,端上来热热乎乎的米粥,梦遥一口一口喝下去。一切恢复正常之后,堂姐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这第几胎?”

    “三。”

    二喜垂头丧气回答。

    “哦,这一胎要保护好,但愿是个男孩,以后二个孩子,有儿有女一样一个就圆满了,也是个伴儿哈。”

    “是啊。”听了吉祥话,二喜半哭不笑的那张脸,绽开了一丝幸福的笑意。

    得知他们是从大良医院门口、那最紧要的关头逃出来,还有发生集市上餐馆老板和商贩力挺的事,堂姐赶紧捂住心脏。

    “谢天谢地,太险了,就先住这儿吧,还有多久生?”堂姐认真问。

    “还有二个月大概,娘算过日子。”

    “哦哦,婶子算过应该错不了。”

    “刚才进村,看前后有人盯吗?”

    “没人,应该都歇晌了,我前后警惕看了,一路没人发现。”

    “那就好,如果没人发现,就把她就放这儿。你还要赶紧回家照顾老娘,家里有辆破自行车,估计车胎没气儿了,先凑乎骑吧,反正也比走着快。”

    二喜闻言,酱色的脸继续绽开半哭不笑的神态。推车走出沙坨子村外,依然没有碰到人,于是骑上车走村跨乡,奔向莲花池而去。

    自行车在土路艰难扭曲行走着,这车确实很破,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还挂带硌屁股的,最后他都抬起身子那样蹬车。可是,久了大腿根儿很酸疼。

    好容易到了家,单单已睡,只剩下老妪在炕头垂泪,以为今个被抓去医院后果不堪设想。屋里草木香味儿很大,估计也是刚刚祈祷完吧。

    见二喜进来,她一惊,“怎么样?”

    二喜嘿嘿笑着,“跑出来了,在堂姐家呢。”

    “啊?”老妪用袄袖擦了擦脸,顿时喜出望外,笑起来露出几颗断牙根。

    第二天清晨。

    老妪头一次起来做饭,这么久了,一直压迫那个缺德媳妇去做,现在坑货不在家,只能自己。依然是饼子粥和酱油拌芫荽,还有红糖拌绿萝卜丝。

    见不到梦遥,心气也变平顺了许多。

    只要见不到她,感觉自己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可只要有她在,就什么也不想做,不愿意做。看到她就会半肚子气,反正不生出儿子来,就不让她有片刻好受。你说也怪了,年轻轻的不生儿子,偏偏生些个赔钱货。

    算了,不想那扫把星了。

    每日梦遥在堂姐家,帮着给做饭,整理杂物,时间也算过得快。

    忽然有一天。

    又有亲戚传来消息,说二舅家死了人。这可吓坏梦遥,心里暗暗想,只要不是三舅家就好,她默默祈祷。因为住在三舅家那么久,那段时光也算是最快乐的。每天三舅妈吃一碗递一碗,经常一起烙盒子,都是肉馅的,而且照顾她从来都是极有耐心的,每周还有几顿鱼肉。

    此刻梦遥偷偷站在门边趴着,听着外屋有送信的人在说话。

    “二舅的大儿子,居然总和媳妇吵架,在搞对象那天,大儿子就不同意娶这女的当媳妇,但家里非逼他娶。20岁的儿子能怎么样?啥都未经历过,又有几分主见?一说不同意,二舅妈就说,‘那你还大小脚呢?小时留下病根,你就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孬样么?’

    可大儿子狡辩,‘我大小脚,但我也不缺心眼,可那个女的缺心眼,我就是不同意。’

    最后死活父母压迫着同意。

    同意后,俩人过日子也不着调。生两个孩子成天妈不给做饭,饥一顿饱一顿的,大女儿被邻村的粗汉给拐跑了,刚15岁;儿子也被辍学。”

    “辍学为啥?”堂姐边听边沏茶,冷不丁问。

    “因为儿子整天没人管,上学了被人嘲笑穿戴。结果呢?他急眼就拿起刀砍伤同学,学校自然就开除了他。哎,或许也青春期吧。”

    “这?”二堂姐也无语了,“那没有求大表姑吗?听说大表姑不是在学校当英语老师吗?”

    “求了,也找学校了,听说他砍伤的是校长的亲戚。”

    堂姐一听,彻底无语。

    “这日子过得一点儿都不好,两口子不在家好好的,怎么就都迷恋上了赌博,不过听说被打死的媳妇是被动迷恋的。其实,她的本意是想监督丈夫、是不是赌桌子上和一个外地来村的臭狐狸精眉来眼去。

    结果捉奸不成,牌桌上两人反而欠下了很多赌债,回到家时常吵架。吵着吵着,男的爱动手,拿起一个碗就扔出去,正好砸在媳妇脑门上。啧啧啧,你说这170的大个头,最后就直挺挺躺在地上,再也没起来。”

    “嗯真吓人,那就没人管?打死白打?”

    二堂姐询问。

    “不会啊,娘家闹腾啊,死这个是人家的长女,还是有说法。结果报官折腾,法医也来了。哎呀别提了,那个肠子啊心肝肺啊,都给切走了。整个人就是一个空的,最后还缝上皮,里面填充的居然是稻草。”

    “哎,真是可怜,死了都不安生,都没尊严。”二堂姐感慨那填充物之余,抹了抹眼泪。

    “谁说不是呢?看来强扭的瓜就是不甜,打那一天,这门亲事就不应该做,还是二舅妈那边也失策。不好的婚姻,除了生离、就是死别,都不得善终。”

    梦遥听个满耳,最后也潸然泪下。

    自从生下大女儿后自己每日的处境,她也感慨。是啊,我与二喜,又该算是什么?搂着疼痛的肚子,不敢太过于情绪,因为腹中的胎儿不许她难过。

    不好的婚姻后果,不是生离、就是死别,这句话,反复拍打着胸口。

    自己、可以离婚吗?

    但是娘家还回得去吗?从娘家到整个家族,也没有一个离婚的,自己这样,是不是母亲在家族乃至整个村里,都不好做人?

    自己的生命如浮萍,如草芥,如蒲公英,左摇右摆瞻前顾后,于半死不活里摇曳,可命运根本由不得自己痛痛快快喘口气。想做到照顾周全人畜无害,自己还要圆满脱身,也根本不可能。

    梦遥忍着,泪水还是滚滚流淌,为了不发出声音,她捂住口鼻,继续趴在门框处仔细聆听。

    “那被捉走了吗?”

    “肯定捉走。而且这个事儿一出来,二舅妈连滚再爬,跑到几十里地外的河北省,躲去远嫁的大女儿家猫着。不然人家娘家人那一大窝打进门来,第一个还不就是先弄死她这个老玩意儿?”

    二堂姐频频点头。

    “那后来呢?”

    “后来,行凶的当时被就被绳之以法捉进监狱。可二舅其余的孩子又找到三舅,还是三舅厉害,不用儿女帮衬,自己跑一趟县城,找以前一起在宣传队时的忘年交同事。现在人家同事飞黄腾达是个局长,局长打个电话出去,说明情况后,把行凶的只关一周,就麻利给放出来。”

    “哦,这么容易?”

    “嗯,听说给受害者家里6000元赔偿金。”

    “按说是不少,这年头娶个新媳妇,这个钱也差不多够了。”

    “是啊,这事儿就不了了之啦。”

    “嗯嗯,快喝茶。这还有瓜子。”二堂姐招待着。

    梦遥站在门框有些久,便回过身,缓缓来到床前。她累了倦了,想躺一会儿回回神。躺下,脑海里继续澎湃着“生离死别”那一句话,内心无限难受着,渐渐也就睡去。

    这一个月好快,过年也快。

    过了十五,二喜拿来老母亲手做的汤圆,骑自行车奔向沙坨子。

    那个村子可真远。

    二十几里地的样子,骑车都磨得疼。一路上庆幸今年没怎么下雪,路还好走一些。

    刚出村子。

    就听村外老杨树上的几只喜鹊,扑棱起翅膀叫个不停。或许这一个是男胎,一出村子就遇到喜鹊报喜。二喜立刻身轻似燕,热血沸腾,一路狂奔。

    进了村,赶紧奔向沙坨子堂姐家。

    拎着母亲做的碎花生红糖馅儿汤圆,白色糯米做的,煮熟了滑溜溜很好吃。堂姐拎着汤圆,笑眯了眼睛,看着汤圆紧实而又圆溜,随口问,“婶子身体还挺硬朗的吧?”

    二喜赶紧点头。

    “真好,你饿了吧?要不我这就去煮一些,给你们先吃着?”

    “不了姐,我把她接走,趁都过15呢村里没人注意,我悄悄接走就没人发现了。这么久,在姐这叨扰,已经很麻烦了。”

    “都一家人,别客气。”

    这时,梦遥一挑门帘出来。

    她依然鸭蛋脸,短头发,总不出门皮肤被养的,比一般的女孩还要水灵白皙,鬓边的桃花又粉嫩起来,上身依然破旧的橡皮粉毛衣,下身是上次怀孕就穿的二喜淘汰的破军裤,脚下黑色条绒鞋。越是朴素,越发突出她这一冬季养出来的该有的美丽。

    但愿岁月能够温柔相待,不要迅速败了美人。

    梦遥好容易在这一冬天,赶走了饱经风霜的摧残,平复了一些该有的光泽,虽然这年龄的女孩,大多正在大学校园里羞羞涩涩、兜兜转转,寻觅着心上人。

    但她,却18岁就嫁人,刚25岁就做了好几次母亲。

    肚皮上早已与女孩有了天壤之别,整个都是花色的纹路,而且延伸到膝盖整个大腿的内侧,都是密密麻麻棕白花纹,肚皮内侧厚实实的脂肪层。

    幸亏自己身材高挑,不然……

    对于女孩子来讲,这些破坏美感的一切,该是多么吓人作死的存在。

    “走吧!”二喜半哭不笑的脸上平静着。

    梦遥垂下眼帘,默许。

    搂着硕大的肚子,笨拙像揣着十个篮球,她去里屋拿烂马肉大衣披在身上,没有一点儿行李,跟着二喜走出了院落。院落的狗弹跳起身子,拉动起绳索狂吠着,所以最后分别时,堂姐叮嘱的言语,也根本听不清。

    堂姐没有远送,默默守在门口,或许在这个空儿,沉默才是最好的分寸,不被人发现,赶紧安全抵达,也是最要紧的。

    一路冷风吹拂,残雪浸润着马路,薄寒袅袅,虽然春寒料峭,但也没有了隆冬的威严,远看拂堤杨柳摇曳着婀娜,明显又是一年的醉春烟。

    二喜用力蹬自行车,还没有到家,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春天风高,湿透了,也不敢脱下破旧的外套,只能隐忍拼命往前奔。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