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0章 休了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好容易到家,梦遥捂着肚子低头赶紧进院子,那几只老母鸡歪头看着她,似乎是在询问发生了什么。老妪从玻璃窗看到她,拉着孩子根本就没有出来瞧瞧的意思。

    看她就胀气。

    她是小辈分,凭什么我这大老婆子要远接逢迎?如果她懂情理,即便大着肚子,也应该大大方方先往我屋子里来问安。哼!既然没拿我这个老的当个啥,也别怪我不讲理。

    她刚烧完香,这次祈祷——如果这一胎再生女胎,就让天兵天将下界严惩。

    老妪郁闷听着她进外屋后,又进了西屋,内心又徐徐升腾笼罩起阴霾。这几日懒得跟她计较,先拿出风度慈悲心,放她一马。于是一日三餐,暂时先粗茶淡饭做着不叫板。

    梦遥又见到四壁贴图上,男婴摆各种姿态逞着英雄。好久没被刺激了,这一猛然乌云压顶,肝脏都有些颤,胸口淤堵,竟然极不适应。

    坐在炕檐子上,抚摸着孕肚。

    想想前两胎的失败和那么多的男婴图画,她头晕耳鸣、极度失落。

    每日望着窗外,沉默。

    只有风吹门帘的簌簌声,还有屋檐下时而光影一掠,原来是邻家的燕子归来,找错了窝。

    春雨如愁丝,转眼又下起了薄雨。

    薄雨在屋檐下一圈圈的荡开,远处的桃树被滋润,隐约泛出了嫩红的花苞。大街上,雨中行走的人们被薄雾萦绕,若是不打伞,一会儿就能将头发和眉毛染上一层白雾。

    一周后的夜里10点,西屋又开始了折腾。

    老妪不想看,也不愿看,于是躲在东屋的门后头,烧香拜佛祈求着男娃,她嘴里虔诚叨念。

    单单早已睡去。

    自打那次被铁锨抡一次,待苏醒了后总是很嗜睡。此刻她的小红嘴润泽嘟嘟起,努着小嘴疑似在吃奶。长而漆黑的睫毛,覆盖在水汪汪的面颊上,还没长大,就显山露水着美丽、如此迫不及待。

    草木香缭绕和着西屋的喊叫……单单被扰,“哼唧”两声之后,翻个身,又立刻睡去。

    老妪心里正在念叨着男胎男胎,忽然听到西屋传来“儿啦儿啦”的啼哭声,那个扫把星也停止喊叫。老妪立马站起身,挪动半大脚飞速跑了过去,一掀门帘,“男的女的?”

    她急着问。

    此刻二喜正俯身在炕上、仔细看梦遥大长腿之间的孩子,然后动也没动管也没管,就直接下了炕。对着老妪垂头丧气:“真他妈倒霉,又是个女的。”

    老妪一听,身子僵直了一下,瞬间要坐到地上,幸亏扶住了板凳,愣神许久,她才掩面而泣。

    “啊,丢人现眼的东西,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大个肚子求完了娘家求婆家,可万没想到啊没想到,又是个女胎,把这个老脸哟都给我转着圈的丢尽了!”说到这里,干枯的手指捂住绝望的老脸,她的身体还随着上下起伏,如同刚死了丈夫那般无助绝望。

    忽然手扯下来,暂时停止了哀嚎。

    指着炕上:“这个扫把星啊扫把星,二喜,你给我和她去离婚,不要这个害人精,休了她休了她。”尔后又绝望拍着大腿,“啊,啊,”叫喊着。

    不知多久,她的鼻涕已有一尺多长也不顾得擦拭,忽然一扭身来到外屋,一屁股坐到地上拍大腿,开始尽情朝天嚎啕。

    二喜耷拉着脑袋,半哭不笑的一张脸,同样写满了绝望。

    忽然,他又爬回炕上。

    拿起笤帚嘎达,就开始捶打昏厥过去的梦遥,可是他家墙头太矮,在炕上举起笤帚嘎达打人的黑影,正好被回家的大喜看到,黑影猛然抽打,四周飞溅着无数笤帚苗儿。

    腿部不停抬起又落下,似乎在踢踹着什么。

    一下一下的落脚点,是那么有力度那么实在。而且还伴随不远处母亲的哭声,那声音凄厉拖拍,浸满了悲恸绝望。

    “这是怎么了?莫非这么不幸,又是生了女婴?”大喜悠然看着前邻后房山上的大黑影疑惑。

    老妪一看,刚才一直捂了嚎风的二喜已经踢累了打乏了,便回东屋拿来牙签,向梦遥裸露肉厚实的部位猛力刺着手心手面,还有大腿部。但是猛烈刺半天,光往外渗血,梦遥就像死过去一样没有任何挣扎。

    老妪一看,顿觉无趣。

    于是站起身,扔了染满血迹的牙签,起身回东屋。她一屁股坐在佛龛前,既没有祷告也没有烧香,而是呆呆愣愣的。

    一夜无眠,鸡叫三遍,二喜家整夜开灯丧气着。孩子在一旁,坠个脐带拖拖着也没人管,她张开小嘴巴,啼哭导致大脑缺氧。

    大喜外面包活,头春节回的家,这几天就要走了。一大早,天还没有完全亮,他又来拍打二喜家的门。

    二喜出来开门。

    大喜听到老妈沙哑的哭声,似乎是在外屋发出来的,便在院里的篱笆处,和二喜耳语几句。二喜的面容异常严肃悲泣,最后又显着决绝和无奈。

    “你做主吧。”二喜黑紫着脸,失败的模样耷拉着脑袋。

    人家大喜这么多年顺风顺水。

    虽然书念的不多,但当这么多年的包工头,做事雷厉风行,说事情有理有据有板有眼,不但人情练达,而且紧跟国家形势,也赢得不少人的尊重。人家大喜连着就生出两个儿子,大儿子又一下生出了儿子。而我这,我,丢了面子的二喜、眼里含泪。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二喜彭拜着内心,一扭身回了外屋。一掀门帘到西屋,把孩子的脐带剪断,好歹包了个简单的旧被子往外奔,不顾她的啼哭,迅速走到院里。

    过一会儿。

    又是上次那个矮壮的男人,脸部捂得严严实实,从怀里掏出来1500元。结结实实一沓子,二喜接过来迅速揣在了怀里。

    顺手一松那小小的花被。

    虽然他不清楚对方要孩子有什么用,但坚信,应该不是切割器官,顶多是没孩子的家领养罢了。他也就不多想,下一步拿走钱,赶紧养身体,就像大喜劝说的,别墨迹别浪费时间和情感,赶紧去抓紧生下一个。

    期待下一个,一定是个男胎。

    天亮了,梦遥苏醒,她的下体都是血迹,周身很痛,还有一些地方又青又紫,面颊也是淤青。手面手心无数个血色的斑点,还有大腿处,也密密麻麻满是紫色斑点。

    这,我是起了疹子吗?

    她羽睫微扬,扭头再看旁边,不见热乎乎的孩子。她忽然一愣,猛然意识到什么,眼眸在光亮下,由无数碎芒转而现出幽静,似月色的海洋。

    莫非,这一胎又是女婴?

    怎么又是?莫非,我就没有生男孩的命?老天爷偏偏就这么惩罚我?她这一次学乖了,犯了罪的人有什么资格关注?她不再四处询问,也没有再寻觅,无奈之余只有嘤嘤哭泣。

    是啊,这世界上。

    自己唯一能主宰的就是眼泪,想哭泣就哭泣,虽然早就没有太多的眼泪,虽然从没有人哄……但泣啜干嚎后,便是长久的沉默而不是堵心。

    不然,郁结在心谁来陪、谁来哄?谁为自己疏散那丝丝缕缕?如今,只能自己哄,以哭泣的方式,如剥茧抽丝一般,慢慢抽掉堵在孔窍内的污渍团块。或许在没生娃之前,哭泣还可被哄被在意,可在那后,便是每日的凄凄惶恐至今。

    的确啊。

    新婚那一年多的日子,她每日都是沐浴着春风,做梦都会被笑醒,怎么会有感伤与哭泣?哎,都怪自己命小福薄,那么快,福气就享受尽了,便没了吸引力,从此再也不是了香饽饽。试想自己该如何面对,那泱泱几十年的漫长未来生命?

    为什么人的寿命,会有那么久?

    想想婆婆70多岁的年龄,还在主宰家庭,想想自己20多,啥时能够垒齐了那漫长5、60年的光阴?何况光阴被打散成细碎的一分一秒,春夏秋冬的,也并不好过。

    看着墙上图画,男娃子笑得如此纯净,而且,那肥硕腿部依然张扬。她如鱼梗在喉,艰难之余,痛苦万状地闭上眼。如大白天活吞了苍蝇,恶心但却又吐不出。

    二喜也早就看出梦遥没一点儿出息,懒得看,就不愿意在家里窝着,她生完女婴第二天,春寒料峭呢,就跟着大喜去外面打短工去了。

    这次的短工在廊坊,每发工资,二喜都会来家里看望老娘。

    老娘成天带着单单烧香拜佛,再有巨大的任务,就是修理梦遥。这个又傻又笨的东西,每天都要抽打几十遍小腿,因为她总是犯错。让先迈左脚,偏偏总是坏了风水和气运,没脑子的左右不分的大傻叉,说迈哪个就偏不迈哪个,想怎么就怎么,任意作横,一点规矩礼数教养都没有。

    这一天晚上。

    二喜拿着新开的2000元工资回到家,这是他累积好久的,老妪依然掌握着财政大权。自从梦遥当着老乡反复点数那800元,犯了大忌之后,就再也没让她碰过钱,况且也早就有那意思。

    借口之后,也就顺水推舟成了真。

    再回忆起过去谈恋爱时,她没钱,居然还扔给地铁站乞丐盆里两枚钢板,那时他早就断定,她没心眼脑子不清楚,不是过日子的料儿,要好好改正这穷大手的毛病。

    如今观察调教多年,彻底失望。

    二喜想到这里,暗暗佩服自己当年的眼光和识人的智慧与通透。

    “妈,把钱给您!”

    老妪颤抖双手接过来一沓钱,叹了口气。她感叹娶了个坑人媳妇250,过日子饶着不行,还总惦记那个无底洞穷娘家,贼心歹意。

    老胳膊老腿的自己,不撑家怎么行?

    无论咋,也指望不上那个坑货,她心术不正,作风不端,根本就没资格掌家。可自己已有70好几了,还有几天活头?

    “哎!”

    老妪黑着脸,将钱塞进大襟棉袄的内兜里,又叹了口气。

    二喜进了西屋。

    看到梦遥坐在炕檐子上发呆,经过这一个月的缓解身体,似乎又恢复不少,面色红润起来。二喜发现她的毛衣袄袖,已经破了很大一块,用近似色的棉布堵上,看着很不舒服。

    而且有一天,还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村口那几个不要脸的饶舌妇,经常对着二喜指指点点,说他虐待媳妇。

    他听了便疾步上前,去理论。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