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1章 山回路转桃花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想到饶舌妇回呛,“看你媳妇,嫁给你这么多年,都没换过一件像样衣服。可惜了她给你当了那么多年忠实免费的产蛋鸡外加大劳力。哼!没良心。我看你即便将来生出个男孩,也指定没眼儿,光吃不拉的货。”

    二喜听了诅咒,顿时血往上涌。

    家里可以人不知鬼不觉悄悄关门打狗,而且还是个外地狗,打死也没烂账,丝毫不用担心有人找上门来声讨。外地狗只要打不死就没事儿,但还是要照顾外面影响的,毕竟乡里乡亲的让自己太没法做人也不对劲儿。

    而且母亲年轻嫁到莲花池后,凭借一身土针灸的好手艺,也经常帮助到村里人,积累了几十年的基础,二喜大喜沾了不少母亲的光,在村里的口碑还不错,尤其被母亲帮助过的病患,都知感恩。

    这,多年的好名声,怎们能轻易葬送在这一个外地坑货的手里?所以,对于饶舌妇的指责,他还是有所忌惮。

    回家又想了想,也的确。

    虽然她祸国殃民,该千刀万剐,但是也要堵一下这些个饶舌妇的臭嘴,以化解那句生出男娃没眼儿的诅咒。再看梦遥的裤子,依然是那条破旧的军裤。

    便说,“明天去赶集吧,扯点布料做件衣服。”

    说完,又气呼呼去了外屋。

    要去赶河西务集?

    梦遥听闻,大脑极度缺氧都没反应过来,半天才弄明白,内心忍不住一阵欢呼雀跃头晕,冰冷的内心似早春午后吹过来了缕缕微风,乍暖、熏甜。

    她笑了,很甜。

    可笑容里,却像落在玻璃窗前的阳光,虽明耀,可缺少了阳光该有的温度,总是显得有点儿隔膜。

    看了一眼院内的桃树,又已是红苞满枝。春天来到,小燕子依然没来。老妪还是成天烧香拜佛,对着墙壁男婴图,念叨她再不生男孩,会被天打雷劈,求观音千万保佑!供桌上,摆着一桶桶牙签,牙签的旁边,又多了2支半米长的大个螺丝刀。

    二喜和梦遥来到了运河大堤。

    满堤上,一人多高的桃树枝干,红色的皮闪亮润泽,枝桠上布满红艳的花蕾。还有少许粉面桃腮,含羞爆破在枝头。在未出麻叶前,红皮衬着紫红的花苞,近似色相融,浓淡疏密,错落有致,宛若一幅泼墨挥毫的大幅写意,很是美艳。

    梦遥缓缓步履,悄然长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花开,又会联想到花落。花开固然美艳喜悦,随着香消玉损,待惨白落花随东风吹卷之时,一地的,还不是落满忧伤,无助又彷徨?

    可是,待嫩绿猛钻之际,直到紫树被绿雾笼盖,任何彩色也就全然不见了踪迹,自此桃花堤,也就退却了繁华锦簇,取而代之的是新一轮的潜滋暗长。

    此时,梦遥面无表情,庄严望向桃林千里,随着内心的起伏,她时而忧郁,时而舒爽,感慨颇多。

    桃花如此,自己呢,又该怎样?

    自己早已是那残红,连消香玉损之日都不曾被谁贱怜、都没有个安身固所,被东风撵着欺负个够。最后,或死在沟渠,或死在草边,或跌落水中继续被河水浸泡,落花随水跌宕沉浮……

    忽然,她感觉好累。

    自从婚前,花大价钱买几大件后,就再也没有优待,不光如此,连随身家常穿的都落满了补丁。刘二喜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北面出?太奇怪,莫非他已不再怪罪我屡次生女婴、而败坏了风水?莫非现在的我已经脱胎换骨,再也不是扫把星了?

    梦遥狐疑。

    她哪知,刘二喜是为洗白自己,是为破除饶舌妇对他的诅咒,他都五十几岁了,确实禁不起应验成真的恶果,真开不起玩笑了,实在担不起。

    下了大堤,花香四溢,对面的摆渡摇摆驶过来,又是那个年轻摆渡哥,他依然那样的俊眉虎目。刚是春寒料峭的时节,这个摆渡小伙子,早已穿上黑色的跨栏背心。

    他需要用力拉着滑轮索,摆渡才得以波澜壮阔,顺畅前行。摆渡人小麦肤色的臂膀,尽是健美的肌肉,肌肉从双臂发散到浑身,一直延伸到脖颈,而且在汗水的滋养下,裸露的臂膀熠熠闪光。

    他炯炯有神的一双眼,鹰一样的敏锐,一下锁定在梦遥的面颊上,那一枚桃花还在,虽不如过去轮廓清晰。但这份奇特,又能有几人才配拥有?

    啊?桃花妹?

    她,就是我心心念念的桃花妹?错不了,他皱了皱眉调节着视力,以为眼花。揉了揉眼,没错,就是她。可是?他满面狐疑。那次,她简单梳个马尾辫清爽自然,粉面含春自带一股仙女气息。

    可如今,只有六七年的光景,怎竟会落魄如此?而且脖颈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疤痕。

    现在,她身上穿着破旧的橡皮粉毛衣,还落满了补丁。下身一条男人款的破旧绿军裤,边儿上已经开线,四处被过分清洗,已破了边儿褪成了白。

    怎么会沦落成如此?

    而且变老很多,过去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皮肤紧致,怎么就这么快荡然无存了?莫非她极其不幸福?这几年,她都经历了什么?

    摆渡人的心被揪扯疼。

    莫非认错人了?又仔细打量面前的女人,鬓边的桃花确定没有错,还有旁边跟着的那个丑八怪,应该就是她。毕竟第一次坐摆渡时印象就深。

    莫非桃花妹,就是被眼前这个丑八怪给祸害摧残的吗?摆渡人皱起眉头,忍不住又打量起她身边这个老男人。

    这老怪物,黑嘴黑牙黑瘦的佝偻身板,一身破旧的老棉裤棉袄,半哭不笑的一副无可奈何倒霉脸,完全就是一个比下等人还不如的悲催老家伙。

    他凭什么拥有这个美人?而且还任意虐待,让桃花妹急剧苍老不人不鬼?真是丑人多作怪。

    运河的河床并不很宽。

    没来得及怎么,这一摆渡的十几人便人去船空,顿时摆渡人的内心随桃花妹消失的方向,扼腕叹息而又失落难过至极。

    山回路转,任凭桃花妹急速远去。

    他在此刻,可以追上去吗?像影剧里爆发的桥段?还是?为心心念念的桃花妹……可眼前的他却直挺挺,什么都没有做,他内心黯然哀叹。哦,他,只是个路人而已,哪怕连个路人甲、都不是。

    伫立很久,摆渡上又站立十几个人催促要去河对岸,他才缓过心神,肌肉随拉伸滑轮而膨隆鼓起。本来去河对岸,但他却始终扭过头,看向桃花妹消失的方向。

    越来越远……

    桃花妹随着人们一同消失不见,如今的她,如圣物掉进土堆里一样,分秒被无情暴殄着。她眼神的飘忽躲闪,脖颈上的疤痕,还有她过分的沉默顺从,卑躬屈膝谨小慎微,唯唯诺诺,处处疑点重重。

    像极了电视里说的受气媳妇。

    等桃花妹彻底消失许久他才回过头,摆渡也停靠在岸边。当再一次摆渡时,他又把所有的不快都灌注在了臂膀,拼命卖力拉扯绳索。明明过去摆渡25分钟一轮,可现在,居然不足10分钟。只要拉上绳索,摆渡便如离弦之箭迅速抵达。

    哪怕会有几个撑不住的呕吐。

    坐乘摆渡的人都纷纷不解,言语埋怨这个小伙子不知在抽什么羊角疯。但看他那满脸通红极不正常的神态,也就不再去理论平添麻烦,急匆匆攀爬大堤口,向着河西务集市走去。

    沉默看向堤岸的缺口处,他继续往桃花妹消逝的地方盯许久,确实没有露头,才怅然若失回身,又赶忙去另一个缺口处凝望。

    哎,或许她在和他开玩笑,在不经意间,她或许会忽然现身。如此期待,累得他来回来去,反复迅速穿梭了好几轮,也始终未见桃花妹的身影。

    最后彻底筋疲力尽。

    懈怠了,失落了,死心了后,他低头慢悠悠拉扯着绳索。片刻间,他竟然忽然感觉好累,手臂的肌肉在猛烈跳动颤抖。

    原本以为多年未见,他已经忘记了桃花妹,可就那么巧,再次遇见。像心上的尘土被暴风吹开,露出了它原本的痕迹。一切的一切记忆,原来从未褪色,它只是被掩埋尘封了而已。于是暴风雨席卷了他,摧枯拉朽将他建立起来的防设帝国,推了个一干二净。

    他傻傻立在那里,心中无数念头,像魔鬼的藤,勒得透不过来气。

    二喜和梦遥很快来到集镇。

    眼前是水果摊,后面是鸡鸭鱼肉,过了几十米才是布料市场。梦遥怯生生紧跟二喜身后,不敢吭声,怕惹来暴怒,她过分珍惜眼前,这份儿来之不易天大的恩典馈赠。

    虽自己远远不如过去容貌。

    但在这偏僻村镇,她依然是个美人胚子,尤其养了一冬天,还没来得及被过分晒,低头行走间,依然被人驻足观望,还被人指点着鬓边那枚桃花。

    包括二十几岁的女孩,也会津津有味看个不停,因为梦遥依然有着让同性无法嫉妒、无法比肩的颜值。尤其那一身破旧补丁的衣服,更衬托她的朴素原始、上天对她精雕细琢鬼斧神工的美。

    摊子前,布料都一匹一匹,素的花的薄的厚的,统统都码放在铺着鸡皮袋子的柏油路上。

    “你看你看都在这儿,哎赶紧挑赶紧选,对面就是缝纫铺,测量完下个集活儿就能交。”掌柜的脖子上绕着皮尺,大声卖力招揽客户。

    二喜半哭不笑点头。

    梦遥也点头,但面对好几十米远的各种布料,的确眼花缭乱。她高高的身形蹲在地上,从左看到右,从右又看到左,真有些无措。最后她觉得第三个位置的花布好看,可一摸,却是个沙发布,沙发布做衣裳,会不会太硬?

    她摇摇头。

    无奈放下,又打量别的花布,还有一匹看着仅次于第三个的,可就是被别的布匹压着的面积太大,无法看完整花形,还有被压处根本看不到。于是猜想,如大面积的蓝色下头会有大面积的黄色配搭,那就不考虑了。

    她起身站起来对二喜说,“我要看下面被压的部分。”

    “老板!”二喜喊着。

    远处有人颠颠跑过来,脖子上,也挂着白色的软皮尺。

    “看上哪个了您?”

    老板是个子矮墩的年轻小伙子。

    他一见资质艳丽的梦遥。哦,不,鬓边还有天生的桃花?啊!奇了,太美了!仙女吗?他一边拿起那一匹布,一边往外拉扯花色布料,一边还在痴傻盯着她皎若桃花的鸭蛋脸。

    虽然她剪着土气的三齐头,穿着补丁的破衣服,破洞都将肘部裸露出来,细嫩的肌肤,依然可将小伙子瞬间电击。

    可是再一看旁边的二喜——岁数大,个子不高,身板还比较羸弱,皮肤黑五官还差,大小眼不说嘴唇黑厚翻着,还不如自家养的那头白嘴驴好看呢。

    于是内心愤愤不平。

    不对,是不是父女两个?不可能。就这猥琐的男人,怎么能生出这么标致的美人?而且这女的身高都一米七多,比那猥琐的三块豆腐高男人高出一大截儿。

    简直是奇了奇了。

    布料在眼前一晃展开好多,梦遥又觉这花布的花朵太小,自己的身高这样,不能穿这么小气的碎花,于是又要去旁的摊位看看。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