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4章 老母鸡的救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想想赵泥鳅敦厚朴实的笑容,感恩的模样。再想想这几年梦遥接连三次,也没有生出男胎的妨人种,真是一条乱贱的命。不光她的一切贼心歹意防不胜防,而且,还说不定哪天被这扫把星照拂到,难免自己也会厄运缠身。自己本来命运一般,如今也被她拉下水。

    生了一溜儿女孩儿,简直是在刻意侮辱践踏。

    此刻,二喜为那么多年自己的守身如玉,而最终没有得到善报善果而流下憋屈的眼泪。如果找个本地女,好好过日子,我现在何至于如此贫穷?再说,本地的媳妇哪家没有娘家扶植、帮衬?

    即使日子不迅速红红火火,那也不至于娘家就是个无底洞,时刻提心吊胆警惕和防范家贼啊?不知不觉,委屈无助懊悔不已的他,已流出来鼻涕,用手揩一下,随手抹在鞋底儿鞋帮子处,肩膀抽搐几下后,才幽灵般缓缓起身。

    因为他发现那个死娘们,已经骑上挂着空铁笼的大铁驴,失了踪影。

    二喜在气急败坏之际,迅速从废墟里拔出来破旧的自行车,骈腿上去坐稳车座,两腿用力,身子抬起助力含轻,迅速追赶而去。

    梦遥满身是汗,到家门口下了大铁驴,站在那里,先不着急走动,而是想一想迈对了脚没有。

    “嗯,是左脚是左脚。”

    她默念盘点,到了院里放下车。可院里的一只鸡卧在她的面前,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只鸡便“咯咯哒、咯咯哒”叫起来。

    梦遥更不明白了,别的鸡还四散挡着侧处的去路,而且排成一排。

    “怎么不让进家?我饿了累了。”

    梦遥擦一下脑门的汗水,面颊的泥沟沟顿时又换了走向。有些汗水又随着进了眼睛,她赶紧又用自认为干净的手背去揩。

    “咯咯哒,咯咯哒,”

    蹲卧在她面前的那只鸡终于挪开了,身下却留下一枚热乎乎的蛋,上面还染着一嘎达血迹。“啊?”梦遥惊喜,但见那血迹,也能看出生这枚蛋的不易。拿起那枚蛋,热乎乎的好暖。

    “谢谢,你们这么可爱。”感激之余,笑着向这群鸡摆手,并且朝送蛋的老母鸡深深鞠了一躬。

    母鸡们迅速散开,又跑到墙角阴凉处洗澡。

    “咯咯咯,这回咱们救助了她,但愿能够好运!”

    “咯咯咯,一定有转机。”

    老妪正在门后头上香,祈祷并诅咒。听见外屋风门子的响动,缓缓睁开一双闪亮的小眼睛。那一对眼珠在松老的皮里含着,似黑屋子里点了二盏煤油灯一样,只有看到这二盏煤油灯亮而转动,才知她是个活物。

    又听到坑人娘儿们进西屋的声音,不是卖破烂回来了吧?肯定不是二喜。如果是,他定会先来我屋,看看老妈问个安。哼。提到儿子的教养文化和礼数,老妪有种争宠赢了的自豪感,她翘起薄薄的嘴唇,沾沾自喜无比得意。不到十分钟,又听到风门子的响声。

    莫非这个是二喜?

    但是听声音也没来东屋呢?莫非今天盯梢儿有收获?老妪起身,拿起地笤帚假装外屋扫地,实际是窥视动静。

    “怎么就2块?钱呢?”只听得二喜一阵怒吼!

    这次老妪总算是明白,果真有情况。她便依然站到外屋水缸处,拿着地笤帚继续假装扫地、侧耳细听。

    霎时间没了声音。

    突然西屋里又传来“咚咚”的撞击声,然后就像是身体滚地和头撞柜子。

    “那10块是上货的钱,我已给你2元了,就是你说的吃喝、床板费。”只听那个外地娘儿们无耻喊叫着。

    “我不管你上不上货,老子只要钱,谁知你是不是藏起大钱,又想偷着给穷娘家。休想,哼!”

    屋里忽然又停止响动。

    二喜得手后,缓缓从她的身上起来,拔开腿就往外走,刚想走一扭头,看到墙柜茶盘上放一枚鸡蛋。

    “呦呵,还学会偷嘴了啊,竟然还偷吃鸡蛋?”

    扭回身拿起炕笤帚又是好一阵毒打,幸亏不结实,炕笤帚在抡起第50几下的时候就散开了。上面的铁丝圈脱落,扭着的钢丝花在断掉前,还狠狠划破了梦遥的手面。

    二喜拿鸡蛋想要离开。

    “这还是热乎的呢,居然连鸡屁股的主意都打,无耻的贱货!臭没出息,我呸!”

    一口痰,正好盖在她鬓边桃花上,热乎乎还散发着一阵骚臭味儿。梦遥抬起手,捋走了那口骚而腥。但接下来,二喜又脱下一只臭鞋,抡起来抽她的面颊。

    “我让你嫌弃,让你嫌弃。”

    抽了几十下停住手,抓着头发固定住,继而又恶狠狠结结实实啐了几十口,直到他口干舌燥,啥也咔不出啐不出,舌尖舌根都异样,而且一直啐到梦遥老老实实接受满脸悬挂恶痰的羞辱,闭眼静止一动不动为止。见坑货被彻底打服了问应了,他才满意穿上鞋子,扭身离去。

    院里的母鸡们,听到西屋打砸声,停止了洗澡,它们也侧耳细听着动静。

    “怎么又被殴打了?咯咯咯。”

    “她已经有蛋,怎么还被打?”

    “她的个头那么高大,莫不是嫌弃咱们的蛋蛋个头太小?莫非人的蛋就有很大个吗?”

    这么一说,几只鸡都沉默。因为它们自打生蛋就这么大,第一年的个头更小呢。

    “哎,苦命的女人啊,她怎么就这么苦命?咱们也真帮不上呀。”领头的母鸡无奈着。

    老妪见儿子气愤辛苦的样子,无比心疼。

    “快吃饭吧。”

    “嗯,”二喜一摊手心,“她果然偷钱哼,别以为我不知,她和那个收破烂的李老汉眉来眼去。幸亏发现及时,不然又被她2块小钱儿打发了,喝破烂已经那么久,不知还背着咱们偷多少钱呢。”

    老妪一听眼睛又是一亮,“哼,这居家过日子,就怕人心不齐出内奸,心不往一处想,劲儿不往一处使,害人害己!”

    老妪拿来12元钱,得意挪动半大脚向东屋而去,把钱收进墙柜。

    “看,连鸡蛋都偷,本来给您补身子的,我都不舍得吃,轮上这骚货来明偷了。明知吃荤生不出男娃还故意吃,巴不得生女娃,让咱们老少一起丢人现眼被笑话。”

    “啊?这个品行不端的坑货。”老妪骂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天天巡逻,盯住捡鸡蛋,绝不能让臭贼得逞。

    “还有那天见坑货的同乡,那几个臭娘们也鬼鬼祟祟,你要严加提防她是不是有偷着逃跑的念头。毕竟连着好几天,一出门都碰到老苗家那块货,怎么那么凑巧?而且还是好几次?

    居然有一次,我还瞧见老苗家的想扒墙头,2只手都撂在墙头,脚底下还堆起了2块砖,见我出来,赶紧慌张要提鞋。可那么明显的装样儿假动作,谁知她是不是想里外联合、把这个坑货捣鼓回老家,玩失踪去?”

    二喜一听,慌忙分析。

    可无论怎么慌忙分析,娘俩吃完饼子粥和咸菜,二喜还不忘端一碗粥底子过去给那个外地娘们,她要多少吃一口,明天好继续去喝破烂给自己创收。

    梦遥今天好不容易的好收成就如此被盘剥,她沮丧着,两眼无神呆呆躺在炕头,不知所思。

    美梦泡汤。

    积攒的23元,只能明天拿出被打流血,染满血迹的10元去喝破烂,本金被抢走,还狠狠撕破好容易缝上的暗兜。原来习惯性收走2元,竟然也无法满足他们的贪婪野心。

    梦遥无奈牙疼,从早到晚还没有吃一口饭,难过之余流淌着泪水。终于,她想到一个办法——将红色高跟鞋破袜子里的钱,也都掏出,然后卷成一个硬硬的筒,像香烟的样子放进袜子与脚底之间。

    第二天,驮着大铁笼继续走街串巷。

    梦遥继续吆喝着,“有破烂的卖,破烂的卖。”

    几个小时后又如往日一样,满满的一大包飘在上面,依然没过头顶。吱吱呀呀晃晃悠悠,后面只能看到两个脚丫。就这样,每日喝破烂,每日被二喜盘剥一部分。钱藏在鞋底的臭袜子里,这居然躲过无数次的劫难,想想久病不起的父亲。总算又给老家的母亲,偷偷邮寄过4次,一次50元。

    如今的她,会自己喝破烂挣钱,根本不用嗟来之食,所以内心充满自信,无论走在哪儿,都脚下生风。虽然给母亲邮寄,但却挤不出买新衣服的富余钱,看着日益粗糙的双手磨出的老茧,她麻木着。

    如今的她,根本不想穿的体面耀眼,免得影响搬举扛推,何况又没有,所以过去的那2身衣服,就像膏药一样粘在身体上。

    时光荏苒,又几个花谢花飞燕子起舞,桃子满树时,转眼便到下一年。

    1990年春。

    家里的桃枝舒展,爆破出来很多桃枝,有几米远伸展出来的阴凉。每次喝破烂回,她都喜欢站在桃树下,摸一摸紫红的树干,嗅一嗅花香。桃树有几岁,她就有多少年没有回过老家,没有见过娘亲。

    见证她和二喜相识的桃树,如今沦为的也只是单纯一株桃树罢了。任何都帮不上,也无法寄托见证什么,什么也不来补救,好运也不赐予,根本不是纪念物,也不是什么保护星。它被架空在院落里,剩下的也只有寻常与平庸。

    偶然见到已经上学了的女儿,折几支矮处的桃花给同学。到了夏季,孩子还摘几个最大最红的桃子,给最要好的同桌品尝,因为同桌在选班委时投了她一票。

    梦遥庆幸,这株桃树终于也有了更多的价值。

    今天,阴雨蒙蒙,嗅着花香出门,内心祈祷花气袭人能带给自己好运。村口大柳树下,一群磕瓜子的闲聊妇女,他们看到了骑着破烂车的梦遥,很是唏嘘。

    “你看你看,外地嫁过来的多受气,多可怜,多挨累。一看娘家就窝囊就穷苦,不然让女儿外地这么受罪都如此舍得?”

    “是啊,村里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破烂西施。”

    “啊,过去她还卖过冰棍呢。那就叫冰棍西施,不,还应该叫豆腐西施。”

    “哎,别说了,这外号也不知是好意还是歹意,总之目前是破烂西施。”

    急匆匆的梦遥骑着大破车,只朝这群闲聊的女人点头笑了笑。可这群女人也根本不在意她打招呼,依然继续八卦着。

    “你知道吗?她生的女娃子听说都被送人了。那个刘皮庄就有一个,距离咱们8里地。哎呀,真舍得,还听说给钱,说那个是补身子的钱,其实就是……”

    梦遥听了个满耳,但沉默着没有再回头,任凭眼泪翻涌,随风散落……闪身擦肩而过,留在饶舌妇耳畔的只有大铁笼碰触的叮当乱响……

    究竟是谁的眼泪在飞?

    悲伤的眼泪是流星,快乐的眼泪是恒星,但梦遥再也不会相信流星会带来好运,毕竟自己这么多年,所有流星的眼泪,无论哪一颗全都变成了世界上那一颗最不快乐的心。

    究竟是谁的眼泪在飞?

    似乎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梦遥来讲,姑且都已不再重要。

    最后闲聊的女人,也终于不知所谓闭住嘴巴,默默目送她沉默佝偻的背影,很远、很远。

    虽然她的破烂生涯也有很久,但今天的运气似乎并不好,接连几个村子晃荡飘零,也没有收到太多的破烂,于是提前收工,去双树村废品厂。这次鸡皮袋子大包没有那么高,居然露出头顶还有脚,车把也不用刻意努力去俯身按住,车头就稳稳抬不起来。

    轻松异常到了地点。

    大爷咳嗽着从铁皮房里走出来,招呼着她。一一过称,最后不多不少一共合计16元。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