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5章 画中男子入梦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留下2元家里必交的费,又留下5元喝破烂的成本费,拿走9元放进暗兜,一共凑足60元。最后在兜口最深处,掏出几枚硬币凑在一起,她小心翼翼前后观察,见确实没人,就推车走出废品厂。

    梦遥骑大铁驴三拐两拐,来到绿色邮局。

    她放下车,前后看确定好没人才溜进去,进去之后,找到窗口,“同志,我要汇钱。”

    三十几岁的窗口女工作人员,抬头看一眼,丢出一小沓单子,“填。”她干净利索要求着。

    哪次都是个男的,今是个女的,梦遥心里嘀咕。她在身体两侧、抹了抹脏兮兮的手,哆嗦颤抖写全张家口遥家寨的地址,然后写满金额61元整。

    “大写的那个、我不会。”

    她羞红了脸,歉意难安向窗口怯生生承认着不会,窘迫感十足。

    身穿绿色制服的女工作人员,仔细端详单子,在大写处替她填好陆拾壹元整,然后潇洒而又帅气盖上邮政的大戳,无比庄严威风。

    梦遥长呼一口气,刚准备转身,便听到耳边一声惊天的大雷。二喜不知啥时从天而降,今天他手里居然拿一节木棍,有小臂粗细。只见他啥也不说,照着后脑勺猛砸过去。梦遥还没转过身,只觉眼前一黑,重重倒下去。

    “你是什么人?怎么光天化日之下打人?”保安模样的一个中年人走过来,呵斥。

    “你管得着吗?这是我娶的外地媳妇,她无数次偷家里过日子的钱,邮寄不知给谁。我来修理修理她,这就犯法吗?”

    保安一听,皱了皱眉头,毕竟这家务事,谁能说得清?

    “怎么着,你这老家伙,你算赶哪辆牛车的?你想三个鼻子眼儿多出一口气儿吗?你瞧上这外地娘们了吗?你瞧上了,给我10万就归你。不给钱,就少你妈在这儿胡乱逞英雄。都你妈三里村五里地儿,谁还不知道谁是个啥玩意儿了!”

    “切,同志,我说你怎么这么犯浑呢?在我们这个邮局门里头搞事情,那是行不通的,我们有权监督和制止不文明的斗殴行为。还有,你口口声声说谁看上谁?简直是离题太远、荒谬至极无稽之谈,请你这个同志,要对所说的话负责。”

    二喜不管太多,一步跨到柜台处,一向对外人吓得哆嗦的窝囊包,在钱的面前与外人也忽然鼓足斗志。他拍拍水泥面的柜台,“同志,她刚才邮寄的钱,现在反悔了,你给我还回来,赶紧。”

    二喜张开手在柜台上。

    忽然梦遥此刻摇晃站起身,虽然两眼冒金星,但也听见他在理论什么。

    “不要!”

    她向柜台里面的服务人员、颤音低声制止,然后一手捂住额头,闭上眼,另一只手赶紧扶在柜台上,努力撑住自己的身躯。

    “她是我媳妇,而且外地的,未经我许可偷了家里的钱,邮寄给穷娘家,我有权利制止她的偷盗行为。”

    女工作人员听后,冷静眨动浓黑的眼睛。

    沉默几秒说,“你家事我无权干涉,目前只能听从办事人的意见,而且戳子已盖、表格已填,已进入邮局系统,我个人无法干涉。”不清楚是不是女人同情女人,总之无论怎么,女职员就是不答应二喜的要求。

    二十分钟后。

    二喜周围接连出现了四五个保安,而且是年轻精壮些的。他一看讨不到便宜,难看的丑八怪面颊抽搐着,“好你个死娘们,好容易人赃俱获,这次做贼,居然还有同伙野汉子帮衬,看到家我不削碎了你。”

    语罢,狠狠扭身就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工作人员长输一口气,几个年轻保安面面相觑,不知行凶者在骂谁。年长的保安走过来,搀扶梦遥走出邮政大门。

    大家也都散去。

    梦遥扶着后脑勺,往外走。她依然是那件破旧的大襟袄和勉裆裤,还有那双串了麻绳儿褪了色的旧球鞋。一边走,一边踉踉跄跄,忽然她扶住二八大铁驴,呕吐起来。

    她苍白着脸,勉强推车前行。

    “哎,你看你看,外地嫁过来的女人举目无亲,活着可真不易啊。”围观的路人,在小声感概。

    走一路,梦遥呕吐一路,一直到家门,她又扶篱笆墙干呕。

    这是怎么了?

    她的双腿发沉,四肢顿感无力酸软,最后身子软软挂在了篱笆上。那几只老母鸡见状,在她的身边惊叫着“咯咯咯”。见没人出来,又跑到风门子处“咯咯咯”,最后有两只又跑到玻璃窗处。

    老妪却在门后烧香祷告。

    抬起头,看到几只老母鸡,胆子大的开始啄玻璃,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个死畜生,再讨厌,我就一锅炖了你。”然后又闭上眼睛,继续祈祷保佑,“要生男胎,生男胎。”

    母鸡听到被嫌弃的气息,也就四散了去,直到天黑,守着她的几只老母鸡,才勉强回窝,因为它们嗅到了雨的气息。

    “人的世界好残酷,人的世界太恐怖。”母鸡们无奈之余感慨着,努力挤紧身子,但它们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二喜在炕头,睡得死去活来,他因媳妇背着偷钱而感到无比震惊和耻辱。

    “妈的,想捉弄老子,哼!”在炕上睡着之余依然气不忿。

    今天跳蚤特别多。

    他起身,往身上大块涂着清凉油,然后又重重躺在炕上,毕竟年龄大了,在咒骂声中,不一会儿便是鼾声如雷。

    夜里。

    窗外,雨下的淅淅沥沥,雨滴落到屋檐,却也敲疼在心上。湿润了,清凉了,喘气也均匀了。午夜时分,昏过去的梦遥,梦境里,仿佛听到一翩翩美男的歌声。

    “一纸落花,一纸悲凉,夜幕听风,淡了痴狂,岁月早在鬓边,划出浅浅的伤;悠悠岁月,袅袅花香,春花秋月,红尘阡陌,放飞无限思绪,一揽落花的殇……”

    歌罢。

    忽见穿蓝色西服的优雅男人,戴一副银丝眼镜,文质彬彬,手里举一大束桃花,不停向梦遥挥手。梦遥微笑着,赤足长裙,如神圣之女缓步向前而去,仿佛他就是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主宰期待与归宿。

    “春意浓浓,怕燕子、归来恨晚,空自说、楼头眺望,宅身庭院。纵是红河春梦好,足知缘薄幽怀怨,且任我、倚遍栏杆,谁人管?

    伤迟暮,天涯远,香梦苦,情缱绻,佳期渺无际,双眉难展。欲出京城关外客,但期携手柴门掩。灯前共,漫倚住纱窗,天天见。”

    梦境里,春风徐徐,吹花翩跹落。

    梦遥仰着幸福的笑脸,向那个倾诉相思的俊朗男子走去,衣袂长发随风舒展,如神女般飞扬……顺雨水滴答,等梦遥缓缓睁开双眸,却是趴在一节篱笆墙上。

    嗯?那位年轻的男子在哪儿?

    举目四望无果,才知晓,哦,果真只是梦里。蓝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领子,整齐的鬓角,笑意盈盈,手里举一束桃花……梦遥的脑海里,特别清晰存盘着那张俊朗清秀、而又儒雅的面容。

    嗯?

    这不就是儿时画中的那位男子吗?男神偶像从画里走出来了?复活了,会吗?哦,不,虽说是同一个人,但他比画中要青春帅气很多。可明明他变成了真人,还为我作诗唱歌,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此刻的梦遥,唇边浸润雨水,最后如吸吮甘泉纯露一般。

    她终于彻底醒来。

    眼眸又泛起亮意,黯然多年的鬓边桃花烁烁,缓缓抬起头,漫天的雨幕无垠的漆黑。可她此刻的内心,却像这雨滴,凄冷无比。

    哎,果然是梦。

    一切只是异想天开!为什么自己异想天开?为什么在家人逼迫下,就扭转过去了那张心心念念日夜所思的人?那可是孩提以来,多年的信仰!

    想到此,她的眼睛泛起雾气。

    想到自己因为现实里的诸多无奈,而背叛了信仰,无论因为什么,她都不能彻底原谅自己。倘若与家人抗争到底,那该会是怎样的结局?如果当时斗胆忤逆大家嘴里数落的、所谓异想天开痴人说梦,又该如何?轮到目前的时光里,自己究竟该是怎样的生活结局?

    哎,雨中飘来她的一声叹息。

    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以的,自己没有那么幸运、能够有自己足够任性的空间,而去为那位虚无缥缈的翩翩公子留守身心。

    不被天打雷劈,也会被家人劈。

    想当年自己的随波逐流听之任之,即便用有生以来的大病一场,换取答应家里的人安排,命运又如何了?得到的不也不是内心所盼所待吗?统统只是个眼前欢而已。想到此,梦遥为17岁时的顺从而丢掉背叛牺牲自己多年的信仰,所换来却是谁都没被讨好、不久喜也不久欢……顿觉不值。

    想起那年,默默翻转它与白墙融为一体,心又疼得无法呼吸,任凭泪水与雨水交织,咸涩冰冷,只有耳畔那枚桃花灼灼闪光,为她增添几丝暖意。

    想到画里男子,歉疚负罪之余,她对着漆黑雨的天幕长叹!她恨自己当年的不坚持坚守、自轻自贱丢了不该丢的信仰,最后换回的是空空落落一无所有。如今那么多遗憾,过去那么多期盼,到头来却被自己的无知无畏,摧毁碾灭。

    如今,梦境里再召唤与呼喊,又有何用?

    擦一把面颊的水滴,她默默祈祷,“倘若你是真的、是真的,就不要在梦境里、托梦折磨。爽快让我见到你,哪怕只一眼,哪怕得不到,此生也终究无憾。”

    忽然一个哆嗦。

    她无奈身板挺直,打开风门子。外屋门,却早被老妪插上。自己,最终,居然确实,就是那个被无情驱逐门外的可有可无的角色,还不如一群母鸡安稳有着落。

    天下之大,何处是我的归宿?

    锤了锤门,可耳畔应答的、只有风声雨声。

    此时,屋顶往下顺水流,她的脖颈,钻进去无数染满泥污的雨水,冰冷潮湿里,还有一股呛人的土腥味。这冰冷,催促她不顾被弃的难堪,主动伸出细长的手指,用力往侧处扒开木头门插,费好大的劲儿,门插儿果然屈服。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