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6章 东藏西躲刘快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门开。

    梦遥凭感觉向西屋摸去,赶紧脱掉周身湿漉漉的衣服,擦干身体,然后倒一杯水,狂饮。目前,胃口似乎踏实些,不那么翻滚云涌了,带着湿气又睡去,昏昏沉沉。

    第二天。

    她竟然发烧,居然还说起胡话,“妈,妈,您怎么来了?爸呢,还好吗?弟弟们呢?什么?二弟也有女朋友了?哦,妈,您怎么哭了?别哭,别走啊!”

    梦遥忽然醒过来。

    腮边,太阳穴处,全都溢满晶莹的泪水,烧也退大半。莫非是昨夜那一大杯水,都化成了泪水?毕竟很久,自己都没有实质的眼泪。

    梦里回乡,真好;梦里见母,更好。

    可梦里的不是妈妈哭,其实是自己。妈妈,对不起,但我好想你。哎,我还要好好干才能积攒点儿路费,还有给家里人买小礼物的钱,她暗暗鼓劲儿,便努力坐起来。

    单单过来,扒开门帘儿看,“妈妈。”

    一缕弱小的声音。

    “哦,单单。”梦遥的眼泪又流出来。

    单单一下跨过门槛跑过来凑近,她摸着孩子嫩滑的小烧饼脸儿,孩子将一碗粥,稳稳端撂在炕檐上。

    只听外面老妪在喊,“单单,你这死丫头片子,跑哪儿去了?”

    穿着花饭单棉布裙的单单听了,一缩脖儿,赶紧一扭身,一掀门帘儿躲了出去。

    “告诉你这个死丫头片子,不许再去那个屋看那个贱人。再去的话,就给你打出去,扔到很远的山沟沟里去喂雪狼,你妈就来自那个野气的鬼地方。”

    老妪俯身,捉住单单狠狠教训。

    单单点点头,头顶那朵鸡毛毽子晃动着,一听到奶奶提到狼,那肯定不是什么善类,不免恐慌,心也提到嗓子眼儿。虽然她早已是一名小学生,但在学校里,却没有听老师说过雪狼,不过看奶奶的神态,那雪狼一定是世界上最强大可怕的存在,动不动就吃人。

    又听屋里呕吐。

    老妪一听,“嗯?怎么又怀上了?”

    “二喜,二喜。”老妪喊叫。

    二喜懒洋洋刚起身,因为气大伤身、况且年龄大了,直睡到今天,也感到是浑身无力。因为大嫂胆结石,而耽误大喜外出包活,所以二喜没拿2个月的消停工资,就在家歇着。

    目前大嫂,住在北京的医院、又准备动手术,大喜回家一趟时,二喜还给了100块钱。哎,期待好起来,也好能出去。

    “你看看那个扫把星、是不是又有了?”

    “嗯?”

    二喜听了也没有特别的神态,依然没有停止思索,脑子累了后,抬头看着屋墙壁上贴的几张胖小子图画,忽然又皱紧眉头,头一次觉得这群男娃那笑容讽刺,最后他也长叹一口气。

    莫非这就是命?

    是,就看这一赌了。他虽然没有去刻意看那妨人种,但梦遥的炕檐子上,每顿都会有一碗粥,粥皮的上面,偶尔有一嘎达小咸菜。

    这些天,天气可真热起来了,梦遥的肚子起来的可真快。

    “莫非这一胎是个男孩?”二喜又忍不住信马由缰,心驰神往。

    “哎,无论是个啥吧?”

    他又黯然,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想想上上个月,村里张老九的媳妇截住他说,如果再生女孩她家想抱养的话语。

    想想就烦。

    上上个月,这他娘还没怀上呢,就铁定诅咒我造不出个男娃?

    真是太看不起人了。

    又回忆起当场不但拒绝,而且回敬辱骂张老九媳妇的恶言恶语,更是丝毫无了睡意。猛然又想起王老秃子,和废品站的老汉,便自言自语,“哼,只要不是特么野种就好。”

    “嗯?啥?”老妪没听清楚,见二喜依然自说自话,便提点着,“是不是要出去躲?”

    二喜这才回过神儿来。

    无论怎么,如果显山露水,那又要出去躲躲了。二喜想到上一次被活捉的惊险,忽然想起来这个,二喜依然心有余悸。

    夜里,和母亲一个炕头、一个炕梢头,二喜抽着烟,询问老妪出去躲的事情。

    老妪哄单单睡踏实后说,“这恐怕要去求更远处的二堂姐了。她家在北郊,那有个刘快庄,住在三条石街25号。”

    2个月后。

    早就过了夏季,白天依然很热。

    二喜拽出几件衣服,裹在包袱皮里。骑破旧自行车到了车站,把车靠在一个废弃的油桶上,油桶被人改造成了巨大的炸油条炉子,上面居然有个金属大拉环儿。链锁穿过拉环儿,勒紧自行车后座架,扣上锁。

    背着包袱,坐公交车一路去北郊天穆,坐车晃悠七八个小时才到站,终于到了刘快庄。

    梦遥晕车,呕吐不已。

    进了家门,二姐和大姐长得很相似,虽不怎么见面,二喜依然感到亲切,而且是求人来的。他半哭不笑的脸上,一副无限讨好的模样。

    假装笑着,哪怕笑抽了筋儿。

    她家屋子不大,但有好几间空闲,梦遥在这里居住单间。饭后大家都想午休,二喜便出门去找公交车站,奔向遥远的莲花池村。

    只留下她,在刘快庄养胎。

    “我告诉你啊,在这里不能出院落随意走动,因为这里也是见到大肚子就立马捉,何况你这二胎。村里上个月因为误会抓错人,一胎也被捉,你知多惨吗?最后都打官司。”

    “有这事儿?”

    梦遥瞪眼吃惊,捂住胸口,瞬间捋不清脑回路。

    “所以你要想生下来,就黑天再出来,也是只限于这个小院。”

    梦遥严肃点点头。

    她走进自己的屋子,环视四周,平米数不大,只有十几平方,靠着2面墙是个单人床,床背处不是床头,而是一直比肩房顶的柜子,打开柜门,里面是一个一个的方格。可梦遥的包裹简单,只有秋衣秋裤和那件多年的大衣。

    现在她拿那件衣服,都不是美丑的问题,也不是遮挡风寒的问题,更不是替换的问题。或许只有那件衣服,才能让自己回忆起当初遇到二喜时,有一段多么被宠溺的时光。所以每每用手抚摸衣服,她的脸上充满温馨,尔后便又双眸黯然。

    将包裹塞进方格。

    白色的床帷,是的确良面料,上面绣着振翅平飞的蓝色天鹅,天鹅四周,飘散几朵淡蓝色云团。

    望向窗台,上面摆一大盆紫色兰,叶片密实而又尖尖,如一巴掌长。几条抽出来的短穗桀骜不驯、四处蓬勃激昂着穗稍。而超过一米的长穗,便无法高傲,只能葳蕤,显示婉约羞涩小女人的美态。

    美态久了,便潜滋暗长,不多时在叶子中间处,会簇拥出一撮粉色的花骨朵。这些细嫩柔弱的花骨朵,被长穗上的叶片爱护着渐渐爆破。

    很快便会绽放出一朵朵婀娜,芯儿里还有一点点黄色。会不会结果?梦遥思索着向别的穗子望去,看不出,又抬起手指,扒开穗上饱胀的叶片,仔细凑近一瞧。

    哦,果然在无花处结着几颗迷人小巧的绿疙瘩。绿疙瘩,由三两个小小南瓜瓣组成。一株紫色兰被放于温室,只存活在一个小泥盆里,它们便就可以如此竟相自由,绽放着生命。枝枝叶叶,花花果果,一个都不少。她俯身,将面颊凑过去,唇瓣轻吻最饱满的几枚叶片。

    瞬间一阵凉意。

    指尖再次轻轻碰触湿凉挺拔的叶子,间隙里看到泥盆上,竟绘有一枝桃花。梦遥见了锁紧眉头,摸了摸自己鬓边桃花,因喝破烂的过度日晒,早已看不出个所以然,黑乎乎一片。

    过去的桃红粉腮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癞蛤蟆般的糟糕皮囊,她站在窗前,为自己迅速糟糕的皮囊而低头、内心啜泣但也不敢出声,担心被外人听到。

    此刻,腹中隐隐作痛,心里一阵慌乱,赶紧抹抹眼睛,她必须停止悲泣,不然娃儿是会反抗的。或许娃儿只希望母亲开心,所以受不得半点儿不良情绪。一想到以往,那几个一眼都未见到过的娃子,不免又是一阵锥心,但腹中的翻滚再一次提醒她,要刻意保持愉快。

    怎么办?

    或许只有去床上休息会儿、才能够忘记一切,她有些笨拙挪动浮肿的双脚,向着床奔去。在软软的床上,睡了不知多久,做着舒心的美梦,梦到她与母亲手拉手,住上电影里才能见到的庄园。

    庄园四周绿意掩映,清水淙淙,再远处星星点点、有粉色的桃花点缀着诗意,粉色间还隐匿着幽阶青苔错落有致。别墅,草地,母亲幸福笑着,父亲身体也好了可以直立行走,儿女围着他们嘘寒问暖。她在梦里无限陶醉,嘴边似还挂着香甜的奶油。

    哦,真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咚咚咚。”门响。

    梦遥猛然睁开眼,看到四周有洁白的墙壁,身子被干净薄被盖着,薄被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味儿,只有一股艾草的清香。

    莫非美梦成了真?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

    梦遥不得不起来,坐起后,瞥见窗台吊兰,才一下明白过味儿。哪是什么梦想成真?这分明是二堂姐家,自己因怀胎,四处躲避才逃到这儿来的。

    内心一个激灵,让自己又现出原形。

    她站起来身子对着穿衣镜,捋捋乱了的三齐头,现实感浓郁,内心又一阵潮湿仄仄。镜子里猛然发现,鬓边居然浮现了几根白发。一直以白头发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可自己却不足三十岁,竟也生了白发,自己成了活生生的教科书,敢情不是因年龄才……

    操劳没营养频繁生孩子,没活好也可生,确实不记年龄。毕竟母亲那么大了,鬓边只有几根儿。郁闷之余,她忍不住蹙紧眉头。

    低眉顺眼打开房门。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