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37章 谁是我的阳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见二堂姐笑着,“来吧吃饭。”

    大厅里已摆好桌子。

    桌上的面食从翠绿到橘红,绛红,还有雪白的馒头花卷,花卷下还压两枚绿油油的猪头,只是眼睛是2枚红豆。

    这绿色是怎么染成的?

    梦遥狐疑的神色,紧盯那些五颜六色的不敢碰,堂姐一下就明白,“这绿色是两棵菠菜剁碎挤汁,和在小麦粉里做成的。紫色的是院里栽种的老来少,揪了几把叶子挤汁;黄色的是胡萝卜……”

    她爽快解释,令梦遥茅塞顿开。

    “哈,孩子们都各自成家了,你姐夫单位里加班,所以只有凑乎这么几个菜,看合不合口味。”

    梦遥惊呆。

    二堂姐说出此话,如此谦虚,令她都语塞回不出来话。因为在二喜家,过的都是清一色玉米饼子粥的单调生活,而且这些年,她只有资格吃粥,改善了就放一口咸菜而已。

    来天津好几年,除结婚前后吃点好的之外,对了,还有躲在润叶家几个月,吃过烙盒子炖鱼几顿好饭之外,还真没吃过特别像样的饭食,而且这一桌、面食可爱炒菜刀法讲究,菜片有模有样。

    梦遥开心满意笑着落坐,只有二堂姐,自己也不用局促不安。拿起筷子端起米饭碗,几个菜都夹一圈,然后放在碗里。

    吃几口。

    她又忽然怯生生,腼腆的不敢抬头,不好意思夹菜如赶集那样繁忙。生怕被二堂姐嘲笑没规矩没礼数、贪吃大嘴巴。更怕人家讲究,比如嫌弃筷子脏,万一嘴上不说,内心嫌弃可咋办?

    梦遥缓慢吃。

    这入口即化,软软糯糯粘嘴头的人间美味,不敢随意夸赞,怕被二堂姐笑话没见识,所以只有闷头拼命吃。她毕竟很饿,再也不想遮掩。吃过一碗后,又不敢回碗,假装吃饱。

    “吃饱了吗?按说怀孕该很能吃。”二堂姐疑惑的表情。

    但是梦遥摇头说很好吃,但饱了。心虚说这些,主要是担心被笑话没出息,到头来辗转传到二喜耳朵里,那岂不是又挨一顿打?

    哎。

    或许,这就是寄人篱下吧,总是思虑过密。

    二堂姐没说什么,收拾碗筷。临端进厨房,还不忘轻声叮嘱一句,“如果饿了,冰箱里还有无水蛋糕,可以凉着吃几块缓解。”

    顺梦遥看的方向,二堂姐拉开一个灰白色大柜子的门,里面灯火通明,居然是个储藏室。

    “这里有吃的。”

    “哦哦,好的姐。”梦遥点头,她也算是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干部家庭的电冰箱。

    过会儿。

    她在客厅,跟二堂姐看电视,但只一个小时,梦遥便窝在沙发里睡了。

    沙发?

    她也是长这么大头一次见识,太软了,比熟透的香蕉还软,比今天吃的花卷馒头还软,所以就这么安逸的睡了。

    二堂姐一看,又拿来一个毛毯,盖在她的身体上,然后才回到自己屋,临走时留了一盏桔红色南瓜小灯。

    半夜,梦遥醒来。

    看自己居然失态,窝在沙发上,“啊?太过分了,怎么都没去床上就?”

    看毯子和那盏灯,梦遥流露一股承受不起的感激。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又继续睡。或许在二堂姐家养胎生活太好,梦遥的肚子很快就像八九个月的,这一胎出奇个大。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梦遥会心一笑,她对这一胎是男婴,信心满满,寄予厚望。

    经过这数个月的调养,梦遥的皮肤又润嫩许多,手指也因为涂抹二堂姐家的甘油而变得白皙无比。而且当要求帮做家务活时,二堂姐都给她戴上胶皮手套,刷碗洗衣都是如此精致讲究。

    生活在这里,梦遥就像一只打蔫的苹果,忽然一夜之间吸足水分,变得饱胀水润诱人起来。虽然怀了孩子,但面颊上一个斑点儿也没出现,这一胎养的孩儿足母润,幸福感无与伦比。

    11月还未到,忽然夜里,下雪了。

    她静静守着火炉,靠着温暖的烟囱,抚摸硕大的肚子,感知着胎动,内外呼应,似乎找到一小丝慰藉与幸福。

    窗外雪花飘零,随北风呼号,斜斜翻卷。雪片并不大,随冰冷,最后竟变成大的雪渣。

    人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鹅毛不冷雪渣寒。看来不是真的,或许说,只要下雪就都会冷。

    第二天清晨。

    夜风依然未停歇,雪渣也在簌簌。她依然稳坐,守着温热的烟囱。摸摸玻璃窗,上面冻满如凤尾一样波澜婀娜、优美舒展的窗花,参差感的花纹,像真的布面纹理一样质感。

    可仔细端详。

    这些窗花舒舒爽爽,大气自然,竟让人以为那就是课本里所描述的、东北雪后的长白山。或者是,雪后的大小兴安岭。

    逶迤婆娑的窗花,只在方形的木框内盘桓,无论上下左右,任何方向伸展出来的凤尾叶,最后都会朝玻璃正中心位置翻涌,而且在正中间的位置会自然留出一点儿空隙,顺此处,可以隐约含蓄看到外面的风景,像一幅静物画。

    虽然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凤尾花花布,但却在中间的位置留有高光,让人觉得舒爽透气。

    缓缓间,雪停。

    天光明亮,似有太阳隐隐。收紧遐思,抚摸窗台的紫色兰,竟然多了几分凉意。它会不会冷?哎呀,忽然瞧见紫色叶片,与凤尾花的根部居然冻上了。冻住的那一部分,居然变了颜色。

    哎呀,那样它会没命的。

    梦遥赶紧揪下与窗花碰触粘连的尖叶,将花盆迅速转了一个圈儿。于是未饱满的一侧,便朝向玻璃。

    这下,会不会好了?

    摸叶片,依然冷意。搬过来一只木凳,又把花盆搬起,摆放上,距离炉子烟囱很近。

    这样呢,会不会暖?

    转眼到中午,窗花满满整片滑落,如小型的山体滑坡泥石流,最后变成晶莹的水珠肆意在窗台,有的居然从窗台上滚落在地板。

    梦遥拿来纸张,缓缓擦拭。

    又拿来剪刀,将被冰冻过的蔫吧叶子修剪,在裁剪处有齐齐的断口。梦遥看去,心忍不住揪紧,它会不会疼?仔细观察断痕处,似乎没有液体流出。还好,或许不会疼,会很快修复好的。

    屋内冬日暖阳,外面白雪皑皑,可这紫色兰,看那叶片的走向,似乎是在追逐着阳光。

    梦遥苦笑。

    既然一切都是徒劳,还是搬回去吧。于是紫色兰又稳稳撂在窗台,它们立刻向太阳舞动饱满的紫色叶片,似在尽情欢笑。

    紫色兰,阳光?它们竟然是那样彼此需要,梦遥为挪动花盆而拆散了彼此而自责。俯身,亲吻着紫色兰,表示歉意。

    紫色兰,阳光,这是一对。可泥盆那绘上的桃花,它的心头好,又是谁?自己如果是紫色兰,那属于我的阳光又在哪儿?

    脑海浮动,二喜的脸部狰狞。

    她吓得一机灵,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顿时不敢再去浮想。但纷沓跌至的,却是以往梦境里,出现过的那张绅士儒雅面庞。可那么好的男人,也是不可能,只是个虚幻梦而已。

    一定是看那张画太久的缘故,就像被母亲数落过的,看久不现实的玩意儿,就会走火入魔,脑海自然浮现奇怪幻境。不过想到他,想到接受二喜之前悄悄告别、而翻转过去的那幅画,梦遥居然笑了。

    笑自己的确不该贪嗔痴。

    快过年了,还在二堂姐家,梦遥感觉有些尴尬。因为她知这地方的风俗是30晚上,不能留宿别人家,尤其不能看娘家灯。这虽不是娘家,但也不是自家。既然有讲究,还不能走,只能在这里焦虑不安,如坐针毡,就如同那一年躲在沙坨子堂姐家一样。

    可其实她根本也不想走,即便是尴尬,也好过回家挨打。可在这里摆花侍草,抱着火炉的好日子,又能有几时?

    梦遥这几日,极度担心二喜会不会阴魂不散从天而降,她在内心无限忐忑,每天夜不能寐,便伫立紫色兰前,望向窗外月亮一日日的、于阴晴圆缺里变化着清冷,她在窗前借流星无限祈祷。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如同进入墨菲定律的怪圈。

    忽然,二喜来了。

    沉默间,听二喜和二堂姐客气着,这次二喜从乡下给二堂姐带来绿豆,大枣,爬豆,还有芫荽。

    这些小株芫荽。

    都是带着露水的,拇指粗小指长的精小鲜嫩的,还刻意留有一大截粗根的样子,收拾的比东北小人参还精致养眼体面,一看就不是寻常俗物……

    二喜全程卑躬屈膝。

    临行前,梦遥回屋,拿出自己的破包裹皮儿,又伫立在那盆茂盛的紫色兰处沉默,“保重吧,我的紫色兰。”她轻声告别,并且俯身亲、泛着浓紫的叶片,抚摸一下花盆上的桃花,才缓缓走出。

    二喜又穿上很久以前,那件破军大,依然戴着雷锋帽。梦遥也依然是那件橡皮粉的破毛衣,还有那件绿军裤。

    这次在腰间,还系一条软软的红裤带,这条裤带,是婆婆供奉在菩萨面前,烧过很多次草木香许了很多愿的,所以必然都带灵性。

    婆婆告诫不可摘下,常年系着如若女胎也都可以转变成男胎,听说在肚里就能立刻变。

    简单告别二堂姐。

    向汽车站走去,一路上也没有什么话语,梦遥想到和他最初相处时的好几个场景,不觉黯然。自己不是原来的自己,他也不是原来的他,认识十年的光景,如今早已是今非昔比,时过境迁,再也回不到从前。

    感触自己的如今,她懊恼后悔。

    即使自己生出来个男胎又能怎样?他和她不也回不到从前吗?仗着肚子没有被殴打,如果没有肚子不还是每天拳脚相向吗?什么是爱?什么是情?每天如此煎烹的日子,就是我和他这十年来相处的爱情?

    想到此,鬓边桃花更加黯然。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