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吻落桃花

第41章 重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过去梦遥很排斥女士吸烟,但眼下看她抽烟的这副样子,优雅与霸气,艳而不俗到了极致竟也能生出繁茂的幻境来……还有那么点儿风尘气息。

    梦遥便又忍不住羡慕。

    莫非自从丈夫进监狱,她每日就这么寂寞活着,空虚打发闲暇吗?她又羡慕人家的夫妻情深。他们,或许就像紫色兰与阳光的追逐,不离不弃的恩爱吧。

    哪像自己?

    在思索间她消失了眼泪,任凭泪痕嘎巴在面颊和下面眼眶。

    老板娘抽完一根,又点一支,良久,便问一句,“你是怎么来到这边的?”

    “我是表哥给介绍的一个老男人,他就是运河对岸莲花池的。我那年不足18岁,他40多。嫁了之后,因生几个女孩,在家里就总被打。”

    于是梦遥不再多说。

    迅速挽起毛衣袄袖,露出胳膊上丑陋的疤痕,又掀开后背处,上面斜斜的都是一尺多长不规则,一条条密密麻麻。

    疤痕像夏日雷雨里夜空中撕扯开来的纵横闪电,扭曲且狰狞。一片片不规则的、如魔鬼的脸,看了令人胆颤不安惊心动魄,而又无力操控改变。肩膀头处,大腿内侧,还有小腿肚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针眼儿,数不清个数。

    老板娘看了,竟然忘记吐烟圈。

    直到一口反呛入了喉咙,一声声娇声的咳嗽,她才醒过神儿来,瞬间一口恶气喷向空中无自控,丝毫没有了刚才的优雅。

    “嫁到这边,不让我回娘家,也不给我钱,我出去做点儿小买卖赚的零钱,也被他洗劫一空,然后又被毒打。最畜生的是,我生的几个女婴只留下一个,其余三个,都被他千八百块的偷偷卖掉。

    听传言。

    买走的女娃,名字就是买时花的钱数,什么王八百,李一五,刘两千。”梦遥忍不住又流泪,并且捂住眼睛,“你知道,生一个卖一个。那日,夜里,我昏倒在运河上,就因追赶又被卖掉的孩子。”

    最后哽咽,她再也说不下去。

    “妹子,你受苦了。”老板娘看着她浮雕一样的脊背,心疼之余唏嘘不已。

    而且她还扯开脖子下的胸口处,三个歪扭的字迹:见人、扫巴行。

    “为什么会有脏话?”老板娘不解。

    “就因为生了女婴,婆婆用草木香烫上去的。”

    老板娘蹙眉,扔下烟不再吸,似乎又想起来什么,“你是不是还喝过破烂?是那个一年前时喝破烂的破烂西施?”

    随着梦遥的愣住。

    她继续说,“记得一个美女,来我这酒店喝破烂,弄走一堆酒瓶,少数二个。第二天,她居然退回二个酒瓶的钱。那个女人就是你,对不对?”

    “啊?”梦遥失神,黑漆漆的羽睫眨动,红唇黛眉,精致秾丽,“哦哦,确实有过这么回事。”

    她点头认可。

    “真是好人没好报,你如此善良,品德高尚,竟遭遇如此不顺。”老板娘评价完,心中的怒焰被层层撩拨,再也压不下去。

    梦遥静静垂下眼眸,嘴角噙着沉默。

    随着沉默,老板娘的纸烟落在她素白纤细的手指间,微抖,弹下少许烟灰,烟头展露出橘红色的光亮。担心梦遥呛,老板娘微微推开玻璃窗,只漏缝隙。不知不觉里,又一大串烟灰被风吹散,轻轻洒落在空气里。

    最后她把烟放下。

    烟灰缸里已经挤满烟头,“这样吧,什么老不老乡,就冲你的人品,我也要仗义帮一把。等身子好了,就在这儿端盘子,每月600包吃住。”爽快豪迈的老板娘刚说完,梦遥缓缓起身,居然感动要跪。

    “哎呀使不得。”老板娘赶紧起身,搀住梦遥,“快起来,咱们都新社会的人,不带这样的。”

    梦遥坐在床上,“我想明天就端盘子,包吃住不给钱也好。主要是,我再也不想回那个恶魔一样的家了。”

    “哦哦,好,咱不回。那你目前身子骨能行吗?”

    梦遥听了点点头,黑漆漆的眸子,闪动着晶莹与真诚。

    “那也好,如果感觉不舒服,可以先算实习,每天只有中午晚上端盘子,只工作一个半小时,卫生的活计不要做,一个月拿300,行吗?”

    梦遥听完鸡啄碎米一样。

    因为这300,她需要卖好几个月冰棍和喝很久的破烂,最后的结余也没这么多。

    “一会儿我派人送衣服来,你这些衣服就先撂一边,穿不上。”

    梦遥更加感激。

    “说动就动吧。”老板娘转身出去。

    一会又有敲门声,一个身量不高的小女孩弯腰屈膝,手里托搂一抱衣服进来,整整齐齐好几件。

    枣红色的制服棉袄,烟灰黑的制服棉裤,还有一个胸牌,大小与窄长条校徽差不多。最底下,还有夏天的一套,有白色衬衣和杏色铅笔裙,还有一条小丝巾。

    梦遥看向床上堆放的衣物,嘴角激动颤抖,外表通情达理,言辞并不匮乏的她,最终都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只能局促不安,向小服务生僵直笑着,没有多余的神态,最后双手交叉来回揉搓。

    “明天早晨,我再来带你!”

    “嗯好,谢谢!”梦遥又是满面春风般的笑意。

    这一次的她眉头舒展,身心绽放着愉快,彻彻底底,从未有过的开心洗涤着她经年堵满污垢的血脉。

    一大早,梦遥梳洗打扮自己,心情自然如沐浴春风,换了身衣服,临去一楼大厅前。她俯身,叠起那破旧污渍的棉裤,橡皮粉的毛衣,还有烂马肉,掏出红纱巾放在床上。

    那双鞋子上,依然还挂着两根浅棕色的细麻绳。所有的物件,最后用那根破旧的红裤带将它们结实捆好。拿来一块旧浴巾,将之紧紧裹起,成为很小的一团,放于洗手间对面通道的壁橱里,一个最不显眼的下层柜子。

    就让它们,永远躺在这里吧,那些只是个痛苦而又没用的过去……还是不堪回首的。

    一大早,晨曦熹微。

    早春的清晨微寒,袖底被凉意浸透,远处的薄雾似轻纱萦绕,光秃的树木枝干,沐浴在湿润的晨雾里。暖阳斜照进玻璃窗,朝霞绚丽,璀璨红艳,似一朵盛绽的繁华,丝丝缕缕透着暖融。远处的天际,朝霞将层云染透,骄阳躲在锦缎般的云后面,半遮半掩。

    今天定是个好天气,似提早嗅到了春暖花开。

    隔着宽大厚实的垂地窗帘外,投进葵园饭店的大厅中央,高档的水晶吊灯于空中悬挂,璀璨的琉璃珠成串逶迤摇曳,更加彰显着气度不凡。在米白色的桌布旁,梦遥笔直站立,她双手交叉,向每一个来用餐的客人真诚微笑。

    她此刻化着淡妆。

    鬓边的桃花,无论怎么也掩不去它的灼灼粉润,不知咋,近日桃花总在灼热,偶尔还会刺痒。但照镜子仔细端详时,又是美艳润泽无比的,似乎一改往日多年的黯然。

    细细回想。

    鬓边桃花,萌动活跃有多久了?似乎就是那次昏倒在篱笆处,做了一个梦,梦到儒雅的翩翩男子开始,才有了这种现象。

    此刻。

    阳光透过那雕花的窗棂,洒在大厅,轻尘在光束里起舞,早春的阳光清淡,柔柔染上心头,叫人心中无限明媚。

    梦遥精致的眉毛细长上扬,不用晕染,浑然天成,高高的鼻梁不用打侧影,也是挺拔高耸,鬓边桃花与鲜润的唇瓣,也浑然一体。虽然经历过去种种磨难,但她毕竟不足三十岁,还很年轻,过去的磨难已过。

    现在的她,似是涅槃重生。

    透亮的大门开启,门口陆续走来用餐的客人。梦遥赶紧迎上去。一个微笑绽放,呼气如兰,礼貌而分寸打着手势。她长长的脖颈微微往一侧,身体稍稍前倾,红唇轻启,贝齿闪亮,过去老奶奶一样的三齐头,也被整齐挽起,在后脑勺处整齐挽成一个发髻。发髻又被一个蝴蝶结的黑网子轻轻罩起,耳处戴着两枚珍珠耳饰。

    目前她的一切,似都被温柔对待。

    她的面颊红粉,心里却好像异样的满足,似乎是有什么情绪在飞扬,格外轻盈。像经过了长长的严冬,在某个早晨突然推开门,迎面吹来了春风。

    用餐的客人,顺她的手势落座,又都在她的身上逗留许久,以为走错地方,误以为自己坐上最高价的国际航班……而眼前的梦遥,则是航班里最漂亮的空姐,在为大家做最周到的服务。

    尤其她胸部的挂牌,像一枚大学的校徽,如果不知,还以为是哪所名牌大学里走出来的校花。

    在那之后,十里八乡的男子中间暗暗传开,都说葵园饭店里,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她往大厅一站,满屋的衣香鬓影,皆黯然失色……像极了失传上百年,民间悬挂供奉的桃花仙。

    来用餐的人,便更多了。

    并且饭店紧挨河西务集市,这里的生意更是红火的不行。每日老板娘待梦遥,更加热情亲切,而且还许诺给梦遥,多加几倍的工资。

    最后,梦遥月收入为2000元,是所有人中收入最好的,而且超过大厨领班。

    现在梦遥更加备受瞩目。

    从老板娘到员工,都对她尊敬友好,因为有她的到来,客流量剧增,收入好了,每个人也都加了200元的奖金。

    这都是梦遥的功劳。

    貌比天仙,还没有一点架子,尊老爱幼,态度亲切自然。哪怕是大爷身边的大黑,梦遥下了班后,都要找到它,专门喂食客人丢弃的肉骨头。见大黑吃饱后,还要搂着亲昵并且趴在耳边,说好几声谢谢。

    老板娘最后,也想不出什么奖励方案,于是,又给梦遥的胸前换一个精致的挂牌。

    那上面写着“优秀标兵”。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